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中国要永远走自己的路

作者:伏牛石 发布时间:2019-08-06 14:47:0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回归祖国而十余年的香港,一个时期以来发生了持续的暴乱。此次暴乱的持久性和破坏力,港独分子肆无忌惮的表现形式,实在令人痛心、愤恨、瞠目、惊诧。

  众所周知,回归前的香港,尚属英国实际管辖。无论它出现什么样的事情,中国政府都绝不会随便干预或者横插一手的,因为这是中国政府一贯奉行的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香港虽是中国领土,但它却属英国管辖。除非它敢公然宣布要永久脱离中国归属于英国米字旗下而逼使中国政府不得不强力干预阻止外,它彼时的内政外交与中国政府都没有直接的关系,中国政府始终都以冷静、客观、现实而公平的态度对待它。

  必定那个为时九十九年的包含着中华民族屈辱与伤痛的租赁协议尚未到期,英国人无论从哪个方面都在实际主宰着香港的内外事务。虽然它是中国的国土,其中居住的大都是中国人,可尚未收回主权的中国政府还不能对它多说什么,更不能对它多做什么。实际上,一直以来中国政府也从未对香港的内外事务说过什么,更未对它的内外事务香港做过什么。

  中国人历来是恪守已有的承诺与规矩的。人所共知,早年的香港不是在公平、公正、合理、合情、合法的前提下为英国租借去的。它是懦弱腐朽的晚清政府在大英帝国枪炮的威胁之下以极不合理的方式强行租借而去的。即便到了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国政府依然恪守着那份不合理的协议,让香港依然暂时归属在英国管辖之下。这样做,不是中国政府同晚清王朝、北洋政府和民国政府一样的软弱忍让,而是出于新中国彼时各方面的战略需要而做出的英明决定。新中国建国伊始所处的国际处境十分艰窘,除了苏联和东欧几个社会主义国家外,几乎遭到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全力封锁围堵。远见卓识的毛泽东,为了给新中国保留一个与能西方世界联系的窗口,毅然决然地留下了它和澳门这两个殖民遗产,也为新中国留存了一个通往世界的港口。这是一种纯粹而长远的伟大战略部署,绝不是少数目光短浅者们所能洞见和理解的。

  新中国成立后,励精图治,大见成效。虽然已经逐步傲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在国际舞台上一步步取得了久违的话语权和初步具备了能够完成国家统一的条件,但从来没有在香港内部事务上给港英政府添加任何麻烦。只是应港英政府所求,在民生上给予香港全力支持。

  毛泽东生前对港、澳两地和台湾的和平回归都做了久远的战略部署。如今我们熟知的一国两制,其实都是按照毛泽东的战略部署进行的,绝不是哪一个的新创造。后人只不过把毛泽东的这个战略部署取了一个简洁的名字并付诸实现而已。关于台湾的回归问题,毛泽东在自己的战略部署中给予了更大的自主空间。香港澳门可以实行一国之下的两种制度,但必须由中央政府派驻军队。而台湾不仅可以和港、澳一样实行有别于大陆的社会制度,更可以保留现行的行政体制和人员职责,保允许留其固有的军队,只需要在外交上隶属一国就行。

  香港、澳门在上世纪末次第回归祖国,而台湾问题至今悬久拖未决。毛泽东在世的时候,在一次接见外宾时说到台湾问题,不无遗憾和诙谐地指着在场的邓小平说:台湾回归问题,我是看不到了,就看他们了。然而,邓小平也终于未能完成毛泽东的遗愿,他也逝世二十多年了,令几代人揪心的台湾问题依然搁在那里,成了全体中华儿女心中一块念起来就隐隐作疼的心病。

  港、澳的顺利回归,原本是中华民族一件皆大欢喜之事。可一直以来,澳门回归后的整体局势还差强人意,而香港存在的问题却一直未能得到彻底解决。特区基本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及其一系列子法,在香港执行起来似乎效力不大。港独势力在美、英颠覆势力的一再教唆下一直骚乱不断,直至发展到今天公然焚烧国旗、玷污国徽、殴打辱骂警察、围攻立法机构和中央驻港联略处、阻碍交通、实施暴力。尽管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一再劝阻与严正声明,可黄泽泻暴乱分子充耳不闻,依旧我行我素,甚至愈演愈烈。这不仅对特区政府的施政和广大市民的正常生活带来了巨大负面影响,更是对中央政府权威的公然挑衅与直接宣战。

  棘手的问题活生生摆在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面前,谁都明白长此以往会带来什么样的恶果。回归了的香港都难以平静下来,尚未回归的台湾一旦回归该如何面对?按照第一代领导人的战略部署,台湾回归后是要保留其原有的军队呀。它一旦回归后也如香港一般任由外部势力随意插手,独派分子一直煽动暴乱,那除了出动军队之外,还有别的良方吗?因此,香港问题能否妥善解决,事关重大。它不仅牵扯到未来的台湾问题,更牵扯到中国如何彻底制止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对我们的长期战略颠覆问题。

  美国人在前苏联瓦解后,一旦从中东地区缓过一口气,就迅速把其战略重点转到亚太地区。它在亚太地区的主要战略对象是谁?当然非中国莫属。亚洲地区近邻中国的韩国、日本还有东南亚的不少国家都是美国的战略盟友,美国绝不会视他们为对手。唯一能算得上对手的也只有中国了。美国只有与他们联合一致共同对对付中国的可能,绝无与他们对垒的理由与担忧。

  台湾问题悬在那里,何时才能回归?最大问题就在美国。美国人一直把台湾看作是自己对付中国的不沉航母和桥头堡。抓住台湾就等于抓住了中国走向大洋的脖子,任你什么时候都难得自由。虽然如此,台湾必定距离大陆尚有一定距离。建国之后,大陆随着经济、科技、军力的不断发展壮大,而今以武力解决台湾问题越来越不成问题。一旦台湾独派分子胆敢公然宣布独立,大陆绝无退路,武力解决势在必行。这一点,恐怕连美国、日本的许多政客们都不会有任何怀疑。一旦武力解决了台湾问题,大陆是否再在那里实行固有的一国两制政策,那就或未可知了。以笔者浅见,武力解决后的台湾,想再像港澳那样实行一国两制政策几乎绝无可能。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建设一个新世界在很大程度上比改造一个旧世界更干脆了当得多,谁愿意去承揽问题矛盾重重纠结的旧摊子去费心费力地修修补补?真那样的话,还未必能收到理想中的实效。

  对台湾问题,中国历届政府有足够的耐心,只要不踩踏大陆定下的底线,就这样温和地保持下去,这样对整个中华民族有百利而无一害。美国人利用岛上的独派分子不停搅骚,只是给我们带来了一定麻烦,绝对迟滞不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昂扬步伐。只要中国内部不出现大的问题,任美国熬碎了身心也终究奈何我不得。区区中东北非几个微小的国家,就已经把美国人折腾得中气不足,气喘吁吁,团结强大的中国,美国人除了干缭乱几把给我们添加点麻烦罢之外,又能把我们怎样?

  如今,在香港问题上,我们所受的束缚实在太多。

  其中,一国两制政策和港人治港是最主要的。一国两制之中,两制自始至今毫无变色,而一国的体现却很式微。当初的两制构想,是鉴于香港百年来一直在英国统治下实行的是资本主义制度,一旦回归,随即实行大陆的社会主义制度,恐怕对哪一方都是不顺手也不是适应的。必定香港在全世界的诸多区域优势举足轻重,改制过快过猛,既不利于它固有地位的存在与发展,也不利于大陆改革开放中近距离对全球经贸金融等方面的观察与借鉴。但一国与两制,必须要界限分明,归属有别。它是从属关系,绝不是并列关系。两制必须服从于一国,一国必须管束着两制。实施资本主义制度的香港,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治下的一个特区,只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绝对服从,绝没有任何理与可能背离中央政府或者随意诋毁它、轻蔑它。更没有任何理由受外部势力指使,处处事事与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作对甚至试图把它从中国土地上分裂出去。

  再就是我们太容易被美国等西方国家所谓的民主人权自由束拴了自己。美国人自己的人权民主自由都存在着巨大问题,却总喜欢拿这些往中国人头上套。使我们动辄得咎,时时处在受它们监管谴责丈量的被动地位。其实,这也是改开四十年来我们我们过于依赖西方、盲目学习西方和美国带来的恶果。

  应为有了喜方太在我们头上的紧箍咒,使得我们处处受它们牵制,面对香港出现的暴乱,生怕哪一步不小心惹怒了西方国家,是他们说我们不民主、不人权、不自由了。也因此,一国之下实施资本主义制度下的香港暴乱分子,肆无忌惮,为所欲为,把香港当做自己颠覆中国的稳固阵地。反对共产党侮辱中央政府领导人的标语、宣传册、扩音喇叭在香港泛滥成灾,其中尤以法轮功势力最尤其嚣张。一零年之前笔者去香港,目之所见,几乎到处都是法轮功诋毁污蔑大陆的宣传版面;耳之所闻,到处都弥散着法轮功辱骂共产党辱骂大陆领导人的喇叭声。一个中国治下的香港,几乎成了中国的法外之地,任由别有用心之人在自己的国土上对自己国家民族肆意侮辱谩骂,这恐怕在全世界也是一个绝无仅有的特例。即便幕后操纵,长期支持煽动香港暴乱的美国人,也决不允许自己的国家有这样的情况存在。

  由于中央政府长期容忍姑息,香港问题历经十余年不仅没得到解决,反而愈演愈烈。那些所谓的反对派骨干分子,没有丰厚的资产,什么工作也不做,一味实施暴力活动,几乎成了职业暴乱分子。人们不禁疑惑,他们不知从哪里获取维持温饱的经费,竟至于整天专职专业蛊惑人心,煽动暴力,扰乱香港秩序,阻碍公共交通,殴打辱骂执法警察,随意玷污国徽国旗,公然打出美国国旗并高呼中国人滚出香港?这是什么行径?这完全是分裂国家的行径。一个国家,什么罪恶最不可饶恕?首先就是投敌叛国。

  如今的香港,虽名义上为中国之地,实际上却成了美国颠覆中国的根据地。据有关资料透露,所有独派头目,都直接或间接受到过美国领导人的接见,都从美国人那里接受过数量不菲的经费。不然的话,那些不明世事没有稳定工作没有经济来源的年轻娃娃,能够饿着肚子去鼓动不明真相的人们起来闹事?能平白无故获取经费购置那些实施暴乱的有关工具?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已经公开把香港暴乱之源剑指美国,称这是美国的一个作品。一直以来,美国人在颠覆中国的事务上,真可谓倾尽心思,不遗余力,无孔不入,无恶不作。去年至今,在由一手它发起的贸易战上,美国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朝令夕改,反三复四。一会儿要与中国政府坐下来和谈,一会又要叫嚣增加某某关税;一会儿要与中国握手言和,一会儿又在背后猛打黑枪;一会儿说自己与中国领导人已达成共识,一会儿又突然单方面宣布加征部分中国产品关税。出尔反尔如地痞无赖,随意挥洒如调皮顽童,颠三倒四如精神病患者。这就是美国人的真实形象,这就是美国人的处世哲学,这就是美国人所谓的民主人权与自由。

  实践反复告诉我们,对美国人,任何时候都不能心存幻想;与它打交道,任何时候都要防他一手。它永远以老大自居,这种狂悖心态已经使它近乎癫狂。它永远不会对任何国家讲什真正的公平,能吓唬的就吓唬,能欺瞒的就欺瞒,能打击的就打击,能讹诈的就讹诈。诚信道义在美国人那里是一文不值的,也是丝毫不可期待的。

  因此,对美国人,能硬的时候必须要硬,能识破其嘴脸的时候必须要揭破,能对抗的时候丝毫不能手软,能自立的时候千万不能上它所谓辅助的圈套。

  在香港以及台湾问题上,中国必须要有自己的清晰思路和稳健措施,再不能看美国人的脸色行事。不要再与它有任何正常的人际交往和国际之间往来,应像对待狐狸豺狼那样对它,时时识破它的花招,时时防备它的进攻,时时与它巧遇周旋,时时陷它于被动境地,让它对我心存敬畏,永不敢胡作非为。

  香港问题再怎么样,也是中国人自己的家务事,与美国人毫不相干。自己的家务事必由自己想办法处理,外人都统统靠边站。他们没有任何理由横加插手与干预。在国际事务上,我们坚守联合国宪章,时刻保持自己的自主性,永远与美国人保持你是你我是我的对等状态。你美国有你美国的民主、人权、自由,我中国有我的民主、人权、自由。你国家中发生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是如何处理的?我们没有干预也不想干预;你国内的频繁爆发的枪击事件源于何因,我们也懒得过问;你的白人警察不断枪杀黑人事件是你的家事,我们从不插手。话说回来,我们香港的大小事情,又与你何干?我们也绝对不允许你来说三道四,横插黑手。

  香港问题发展到今天,直接原因就是由于美国的直接插手。如今,既然深潜的冰山露出来了,我们就要毫不犹豫地炸毁它,清除它,使它不再成为我航船前进中的障碍。冰山一旦被彻底炸毁并清除,我们前行的航道自然就畅通,香港这弯紧紧傍依祖国的清水就会自然而然与祖国的大江大河交汇在一起,永无分离,永无恶波再起。

  香港事务牵一发而动全身,事关中华民族的长治久安与伟大复兴。我们再也不能囿于西方人对我们设置的所谓民主、人权、自由窠臼里不能自拔,我们应该有自己独特宏大的文化自信心与民族自豪感,勇敢豪迈地走自己的路,让那些蛙鸣蝉噪去徒自自我哀鸣吧。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终过万重山。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饱经忧患,我们的先祖们以自己的勇敢与智慧化解了这路途上无数的艰难险阻,碾碎了无数的惊涛骇浪,踏破了无数的险关高山。我们曾经辉煌过,也曾经衰微过。而今我们已不再衰弱,依然辉煌。我们始终以自己完整独特的文明传承牢牢地屹立在世界东方,以罕以伦比的文明成就和文明式样,为世界文明的发展创新做出了巨大贡献。惟愿我们民族的文明血脉和不屈精神,在新时期里发扬光大,惟愿我们民族的文明与智慧不仅永远惠及自己的子孙后代,更能惠及全人类。

  2019/8/6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