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赫鲁晓夫花园的浮想

作者:草民子皿 发布时间:2019-05-11 20:30:2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在前苏联吉尔吉斯共和国首都比什凯克南边近百公里处有一该国名城托克马克,城中有一赫鲁晓夫花园,曲河穿园而过,一般人不得入内。留下深刻印象的只有一个有点怪里怪气的厅子,中间一长条桌,两边各七把椅子,桌端一把,是赫鲁晓夫的专座,往上一坐确有君临天下的威风感觉。两边则是14加盟国的首脑。赫鲁晓夫爱逛,经常出没于休闲胜地,克里姆林宫中常见的只是他的秃头画像。有时也带上各加盟国的头目,做办公状。

  这是赫鲁晓夫去伊塞克湖游玩时车队必经之路。花园餐厅有一道名菜,小白鱼汤,用刚钓上的曲河小白鱼加马铃薯块西红柿和青菜叶炖制而成。其他如沙拉香肠鱼子酱等均不限量,唯独此汤每人只一小碗。新鲜鱼汤自然鲜美,刚喝出味来,没了,这是此汤出名的诀窍。当地人说,只有赫鲁晓夫不限量,随便喝,苏联特权阶层和长官特殊化,就是从赫鲁晓夫喝曲河小白鱼汤开始的。当然,这是个笑话,但俄国人常说,任何笑话都有真实的成分。

  赫鲁晓夫出了很多洋相,下场难看,最终显出是草包一个。但纵观其表现,很像是西方反共势力的一个绝顶聪明,大智大勇的卧底。百姓不用像学者详细考证,就凭宏观的史实就能看出事情的端倪。比如词组库尔特-利契纳斯基,是赫鲁晓夫的发明,很难翻译,什么个人崇拜,个人迷信,对个人的崇拜,对个人的迷信等,西方反共势力正愁拿苏联和社会主义没辙,光头就把棒子送来了,后果大家知道。今天,斯大林死了快70年了,俄罗斯多数群众又盛赞其历史功绩,证明光头当年害惨了社会主义的发明是彻头彻尾的鬼话屁话,他干的是西方卧底的勾当。

  共产主义还是个理想,被坏人骂作幽灵时,其产生地欧洲的一切反动势力就联合围剿。但列宁把它变成现实。坚决支持者是斯大林等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反对的是托洛茨基和季诺维耶夫。前者的理论是社会主义不能在一国胜利,后者是一帮富豪子弟,根本排斥社会主义。他们竟然故意泄露起义消息,向资产阶级临时政府通风报信。西方反共势力武装干涉失败,见斯大林领导的苏联蒸蒸日上,五年计划顺利实施,他们就采取收买苏联内部反对派,大搞破坏。苏联人民绝地反击,大搞肃反,胜利完成两个五年计划,这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之基。

  创业成功的政治家和军事统帅都是振臂一呼,应者云集,在斗争中自然形成威望。华盛顿如此,斯大林也如此。赫鲁晓夫不过是个集团军的政委,他篡权成功的诸多因素中,也有大家误以为他对领袖斯大林忠诚。他确实在讲话中称斯大林“亲爹”。在九评中翻译最为绝妙,“生身的父亲”。客观地说,如光头不是后来那样坏的头顶生疮,脚底冒浓,就不必那样翻译。可译为亲爱的父亲。原文中该形容词是褒词,生身的,亲的,亲爱的等。而父亲,常用来形容某领域出类拔萃者,如导弹之父钱学深。而斯大林完全有资格被称作共产主义运动之父。从这一角度而言,光头挨损是他言而无信,出尔反尔,坏事做绝,自作自受。至于中国的党国余孽,无中生有,污蔑毛主席如此赞扬斯大林,那是吠日狂犬想吠出怪声,哗众取宠,讨西方反共势力的欢心而已。党国余孽在造谣惑众,无中生有方面不逊戈培尔之流。赫鲁晓夫第一任妻子所生儿子早年间就是衙内习气,打赌击毙同事,赫鲁晓夫磕头作揖,无罪释放。卫国战争因投敌叛变,被抓回判处死刑,斯大林这次没办法保他。毕竟是大官之子,当时还是满城风雨,无人不知,军队里更是广为宣传,以儆效尤。老一辈的苏联人都知道。中国的赫鲁晓夫分子竟造谣说光头儿子是烈士云云,在媒体上大造舆论,想尽量把其师爷洗白,彰显小人下贱无耻嘴脸。

  历史的风很强劲,赫鲁晓夫抛在斯大林墓前的垃圾基本被吹光,斯大林在前苏联人民心中伟大民族英雄的形象越来越光辉,越来越高大,而他赫光头自己墓前半边白越来越黑,越来越难看。不用换墓碑,赫鲁晓夫也是小丑一个。赫鲁晓夫花园的小白鱼汤,他也只是喝到1964年,在中国原子弹的爆炸声中,灰溜溜滚蛋,再想喝,自费也没门了。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