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猪年说猪

作者:佛兰次小区 发布时间:2019-02-02 17:17:38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猪年最是让人感怀。一向不怎么写诗的思想家龚自珍先生这一年竞写了一本厚厚的诗集《已亥杂诗》,而且篇篇都是不朽的精品。以致百多之后的伟人毛泽东主席都多次引用其中的句子舒发感慨。此如“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再具体点:老祖宗写完《已亥杂诗》的第二年就是鸦片战争,第三年便辞世了。可见猪年之所以让人感怀是有原因的,仿佛冥冥之中有种东西会使世事变得波诡云谲,给人暗示一般,这种玄机,大人物小人物都会有所感觉而撬动莫名的情绪。

  天机如雾。也许,远古时候的中华太祖,规定猪年的时候便参悟着天道的玄机。天道至此,只能用猪方能有能力对之进行表达。然而,后代子孙却由此演绎出了猪文化,这可能只我们的远古没有想到的。猪文化的演绎,每到猪年,人们便憧憬着坐享其成,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幸福生活,年景之肥让人醉美极了。既无须偷鸡摸狗,也不必做牛做马等等。特别离谱的是,无猪不成家。“家”的本义便是“宀”(房子)有“豕”(即猪)。一代圣僧要取回真经修得正果,也是需要一头变种的猪陪护的。由此可见,《啥是佩奇》之所以火遍中国,这是有原因的——中国有猪的思想土壤。

  我不知道远祖们规定猪年之时猪是个什么样子,那个时候的猪是野猪还是已有训化了的家猪。但我想,以远祖的智慧,肯定不会是指或完全指家猪的。因为,没有人不希望子孙后代奋发有为,更何况是吾华肇造的赫赫始祖呢?

  野猪是凶悍的强者,勇猛敏捷,自力更生,不依不靠,战死犹威,尊严不屈。家猪则是嗷嗷乞食,等待屠宰,虽生犹死。野猪和家猪完全不是同一类猪!就此,我们更相信远祖关于猪年的猪属不是家猪,纵是有这个意思,那也是为了警示后人——危险正在降临。应该是指野猪,用以号召和激励子孙后代,捕猎野猪的时候到了的告诫,不能沉沦了,至少也应该保持野猪一样在大自然中的生存能力。

  沉迷于家猪的愿景,肯定不会有好结果。而中国人中抱有家猪思想、过家猪日子的却大有人在,当其产生集聚效应的时候,国家就危险了。而且,常在猪年会有体现。

  呵,理解猪年,何等重要!

  龚自珍先生理解了,毛泽东主席理解了。并提出了改变国家家猪命运的处方——不拘一格降人才——或者说,改变家猪的习性,保持捕猎野猪的精神,至少也要有野猪的精神。

  猪年很快就要来了。但愿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在面对美国敲榨和复杂的国际国内的破坏势力的时候,高昂捉拿野猪之勇,至少也要像野猪一样英勇无畏,一路向前……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