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盛世穷人谈:再读毛主席《将革命进行到底》

作者:老愚民 发布时间:2018-12-29 19:48:43 来源:自写、引录 字体:   |    |  

  1949年元旦,新华社发表毛泽东主席撰写的新年贺词,题目叫《将革命进行到底》。其时,正值淮海战役准备发起总攻的前几天,胜利在望的这场硬是以我军60万对蔣军80万的“夹生饭大战役”,在一月十日彻底结束。如此,断绝了蒋介石要傅遵义部南下的念头,而傅则不想南下,我军淮海战役的胜利也使傅即使想南下,亦无丝毫的可能,最后傅选择了起义,北京宣告和平解放,三大战役以胜利告终,长江以北从此再无大的战事。人民解放军则饮马长江,百万雄师驻扎于500公里长的江北岸边,随时准备随着一声号令而杀过江去。这样也就奠定了彻底地打败残余国民党蒋军,最终取得人民解放战争伟大胜利的坚实基础,从而达到解放全中国人民大众的伟大目的。而这也就是表达了决不让革命半途而废,必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意思!

  70周年即将过去,而再读毛主席《将革命进行到底》这篇重要文章,不仅还是令人振奋不已,而且更感文章仍具有深远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掩卷沉思,心血如潮,感慨不已!历史让世人明白了一个道理,即欺压剥削劳动人民的反动派是极其愚蠢与自负的。不是吗?手握美式枪械、拥有美国的战机大炮坦克汽车等等的“精锐国军”,竟然会在小米加步枪的解放军面前兵败如山倒,只折腾了短短3年,民国破厦终于彻底的倾覆,蒋氏逃亡到了台湾岛上做了“渔夫”。试问,不愚蠢不自负会至于如此的境地吗?!当然,反动派还有狡猾、装死与装可怜相的可笑一面。听听毛主席是怎么说的吧:【值得注意的是,现在中国人民的敌人忽然竭力装作无害而且可怜的样子了(请读者记着,这种可怜相,今后还要装的)。最近做了国民党行政院长的孙科,在去年六月间,不是曾经宣布“在军事方面,只要打到底,终归可以解决”的吗?这次一上台却大谈其“光荣的和平”,说什么“政府曾努力追求和平,由于和平不能实现,不得已而用兵,用兵的最后目的仍在求得和平的恢复”。合众社上海十二月二十一日的电讯,马上就预料孙科的声明“在美国官方人士及国民党自由主义人士中,将遇到最广泛的赞扬”。美国官方人士现在不但热心于中国的“和平”,而且一再表示,从一九四五年十二月莫斯科苏美英三国外长会议以来,美国就遵守着“不干涉中国内政的政策”。应该怎样来对付这些君子国的先生们呢?这里用得着古代希腊的一段寓言:“一个农夫在冬天看见一条蛇冻僵着。他很可怜它,便拿来放在自己的胸口上。那蛇受了暖气就苏醒了,等到回复了它的天性,便把它的恩人咬了一口,使他受了致命的伤。农夫临死的时候说:我怜惜恶人,应该受这个恶报!”外国和中国的毒蛇们希望中国人民还像这个农夫一样地死去,希望中国共产党,中国的一切革命民主派,都像这个农夫一样地怀有对于毒蛇的好心肠。但是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真正的革命民主派,却听见了并且记住了这个劳动者的遗嘱。况且盘踞在大部分中国土地上的大蛇和小蛇,黑蛇和白蛇,露出毒牙的蛇和化成美女的蛇,虽然它们已经感觉到冬天的威胁,但是还没有冻僵呢!中国人民决不怜惜蛇一样的恶人,而且老老实实地认为:凡是耍着花腔,说什么要怜惜一下这类恶人呀,不然就不合国情、也不够伟大呀等等的人们,决不是中国人民的忠实朋友。像蛇一样的恶人为什么要怜惜呢?究竟是哪一个工人、哪一个农民、哪一个兵士主张怜惜这类恶人呢?确是有这么一种“国民党的自由主义人士”或非国民党的“自由主义人士”,他们劝告中国人民应该接受美国和国民党的“和平”,就是说,应该把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残余当作神物供养起来,以免这几种宝贝在世界上绝了种。但是他们决不是工人、农民、兵士,也不是工人、农民、兵士的朋友。我们认为中国人民革命阵营必须扩大,必须容纳一切愿意参加目前的革命事业的人们。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需要有主力军,也需要有同盟军,没有同盟军的军队是打不胜敌人的。正处在革命高潮中的中国人民需要有自己的朋友,应当记住自己的朋友,而不要忘记他们。】【一九四九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向长江以南进军,将要获得比一九四八年更加伟大的胜利。一九四九年我们在经济战线上将要获得比一九四八年更加伟大的成就。我们的农业生产和工业生产将要比过去提高一步,铁路公路交通将要全部恢复。人民解放军主力兵团的作战将要摆脱现在还存在的某些游击性,进入更高程度的正规化。一九四九年将要召集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以完成人民革命任务为目标的政治协商会议,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并组成共和国的中央政府。】当年,毛主席的话给党政军民等以极大的鼓舞;向前、向前、向前!一切为了胜利,一切为了人民的解放!

  今天,在改k中,公然谈论gm是违反“改k教”教义的,而只认钞票不顾现实才符合最讲实惠的“中心论”。但是,最无情面的也当属社会现实。毛主席去世了,而“JJ斗争”啊,“JX革命”啊,“ZZ挂帅”啊,等等,好像都被他老人家顺手带走了?——不是,当然没有!然而,一大堆棘手的社会问题却肆无忌惮地显现在光天化日之下,其中有许多令人们不寒而栗,防不胜防,深恶痛绝。比如“假与毒”啊,暴恐啊,黑恶啊,凶杀啊,抢劫偷盗诈骗啊,“诸多难”啊,“n不起”啊,反共反毛反社啊,干部的腐败堕落啊,卖淫嫖娼啊,等等等等,有些还相当的严重,且并非人民内部矛盾。假如“一法就灵”的话,在现今法律已经多如鷄毛的背景下,社会上还会存在如此这般的乱象吗?可见,风景並不像猪妹告诉我的那般靓丽,社会也非那般的“河蟹”,说的也总是比唱的更加好听。所以,深刻的反思,对历史经验的借鉴,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再讳疾忌医,则悔之晚矣。

  当今的世界纷繁复杂,持强凌弱依旧,资本主义虽已日薄西山奄奄一息,但其仍属几百年老怪,杀人的招数与顽固的老习惯犹在,所以其绝不会自行滚下历史舞台而消亡,换言之,它死亡的前提条件是世界人民起来与它作坚持不懈的斗争、消灭它!这也是我们必须和世界人民一起将革命进行到底的理由。

  将革命进行到底,也是人类社会继续向前发展的需要。原苏共正是在此问题上翻了跟斗,修正主义头目赫鲁晓夫就曾宣称苏联实现了土豆加牛肉式的“共产主义”,而把社会主义革命忘了个一干二净;赫鲁晓夫的一任又一任的继任者们,都乐此不彼地在修正主义歪道上速滑,直至一个原由共产党领导的联盟大国蜕变为社会帝国主义国家,而最终的结果不亚于一次世界级的政治大地震,地球上作为两个巨无霸之一的苏联,竟出人意料地解体了,让世界又多了十多个国家,并由此导致东欧阵营的整体剧变,世界“两约”剩下了“北约”一家独大。之后,戈尔巴乔夫“同志”“荣获”了“诺贝尔和平奖”——是的,帝国大厦坍塌、资本主义成功复辟之时,的确是够“和平”的,并没有“伤亡巨大血流成河”的报道,——假如赫鲁晓夫们不搞修正主义,坚持马列主义,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事业一起上,又何致于落得如此不堪的下场呢?这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毛主席没有能够看到苏联的可悲结局,但他高瞻远瞩,早在延安时期,就回答了黄炎培提示的关于“历史周期率”的问题,要求高干们阅读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建国后没多少年,面对苏共背叛马列主义的丑恶无耻的行径,与苏修集团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捍卫了马列主义真理,为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再掀高潮埋下了伏笔。…………

  毛主席生前留话:“要搞马列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所谓“要搞马列主义”,难道不就是在马列主义指引下,共产党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去完成最终的伟大历史使命吗?!

  2018.12.29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