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说形式主义

作者:伏牛石 发布时间:2018-11-06 19:33:40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从外地回来,刚走到自己所在镇区附近,隔着车窗就看到镇里大大小小干部带着负责清洁的人员在镇内一条主要交通道路两旁紧张地忙碌着。

  填补道路坑洼处的人正用推车把搅拌好的沥青砂石费力地往里边倾倒并慢慢砸实压平,十数台铲草机散布在路两边发出嗡嗡的切割声,沿路大扫除的人员正手握扫帚哗哗地扫除落叶与垃圾。最忙碌的要数负责督促挪移在道路两边翻晒秋收作物人家的干部,他们时而含笑跟群众在说些什么,时而板着脸挥舞着手臂与群众不停争吵着。村镇发展中心那辆一般情况下都闲着的洒水车也在沿路喷洒着水。看到这情景,不用问就知道近两天一定有上边大领导来这里考察了。

  回到家里还未及打听,就有消息灵通的邻居迎面问我:知道不知道,中央有大领导明儿要来咱们这里检查了?我点头笑了笑,回答说:知道了。你没看一路上镇里上上下下的领导们都忙成一锅煮了?

  晚上,出去散步,正沿着街区中间那条东西走向的交通要道前行。于是便看到镇区路两边多了一条条跨街的横幅标语,内容多是体现紧跟形势、振兴地方经济和欢迎领导莅临督查指导工作的内容。走出街区,在那座约一里长的跨渠大桥两边,一色亮着太阳能路灯,大桥栏杆上彩旗飘飘,新制作的喷绘标语牌分列悬挂在桥栏上,浸透着浓郁的欢迎气氛。到了桥的另一头,恰巧碰到镇里一位领导和一群政府工作人员晃着略显疲惫的身子,往桥这边走来。彼此都很熟识,便打了招呼:还没吃饭吧?领导苦笑了一下,开玩笑道:上午的吃了,晚上的还在锅里等着呢。

  一同散步的一个同伴接着领导的话问:谁明天来咱这里?看你们忙得饭都顾不上吃。跟着领导的人中有一位带着不胜其烦的语气说道:谁?能让咱动这么大事的,绝对不是小领导。

  第二天下午,便有人打听到了来检查工作领导的名字,惊奇地说:怪不得这两天镇里大小领导都忙得底儿朝天,原来是中央一位要领导来了。听说省里市里县里的领导都跟着来了,小车跟了一大溜,人多得很。咱镇里的主要领导为这忙那么很,也没机会与中央领导面对面说上一句话哩。真可怜,忙得焦头烂额的,算是白瞎了。能面见中央领导的都是省市县的领导们,看来官儿还是得当大的,小的只能在咱瞒着小老百姓这里使点威风,到了大领导们那里,甭说耍威风,就是见上人家一面都难得很呐!

  第三天,见到一位熟悉的镇里工作人员,说起迎接大领导来检查的事儿,口里全是抱怨:哎,中央一再号召反对形式主义,咋一到下面就真难执行呢?镇里这几天啥活都停下来了,就忙着迎接领导来检查。里里外外忙活了几天,花了几十万,到了领导就在这里停留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往别的地方去了。咱匆忙摆出来的花架子不知动了多少人力,花了多少冤枉钱,到了人家或者连瞄一眼都没有,就这样咱跟搞啥大庆典一样,把人累得连气都喘不过来。真是劳民伤财啊!

  我很同情,也很无奈地说道:其实上边的大领导绝没有下面一些领导想象的那样喜欢讲排场。你们花这些功夫,扔这些钱财,做出的种种样子,绝对不是来检查的大领导们所希望看到的,也一定是他一点也不知道的。都是咱下面某些所谓精明领导自己妄自揣测出来的,真要是让中央领导知道了因为他来使地方化费了这么多人力物力,保不定还会直接摘了咱地方某些官们的乌纱帽呢。

  这位镇工作人员对我的话似有同感,他点了点头,说道:这些年每一次都这样,咱镇里的财政负担本来就大,咋能受得了经常这个样啊!

  说实话,我们这个地方近些年因为一项特殊的国家工程,吸引了世人的目光,每一年确实有不少中央或地方各级主要领导前来督查工作。这本是很平常的事情,可由于多年来逐渐蔓延开来的形式主义作怪,尽管中央三令五申要彻底清除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可中央任何好的政策决定一到基层就渐渐走了调变了味。形式主义依然大行其道,个别自一开始就是靠搞干这一行晋身到官员行列的地方官员一直把这当做至宝,明里暗里不间断使用。他们这些作为也确实赢得了与他们有共同爱好的上司的赏识,也因此得到了实惠。因此,对中央的政策方针往往就采取你说你的我做我的办法,并把这当做不变的战术手段。

  我就在一个场合里亲耳听到一位颇善此道的地方官员对人夸口说:哼,上边制定的有些政策咱不能不听,也不敢不做。那就要看你对谁了。有些二百五领导,对谁都喜欢讲个原则,你对他就得公事公办,凡事不能越雷池一步,这样他才说你好;而对那些处事活套的领导就不能一根筋了,他们脑子灵活,对原则的运用与把握因人因事因时而定,你要对他们绝对讲原则而不知变通,那就活该你倒霉。中央八项规定咱是得执行,就看对谁执行?讲原则的领导,你不执行你吃亏,不大讲原则的领导你真严格执行了你也吃亏。

  这么多年来形式主义盛行已久,并且泛滥成灾。中央制定了许许多多很适合民心的好政策,可一到下面就走了样。中央不允许利用公款大吃大喝出外旅游,高压之下,各地公共事业单位人员确实收敛了不少,可仍有胆大的人变着法儿踩踏红线。公款旅游的事情已经绝对化减少了,而公款吃喝的事情却屡禁不止。上面抓得紧了,地方上也不能不做个样子,相关单位会及时抓几个不睁眼的或者干脆说抓几个平日里头脑不够灵活的杀一儆百,也算是给上边一个交代。其实一阵风过后,该咋着还咋着。热闹处惹眼处的食堂和娱乐场所没人去了,隐秘的食堂和娱乐场所应时而生,照样生意火爆。餐饮和娱乐场所的隐秘,不仅慢慢家庭化了,更有挂羊头卖狗肉化了。有些餐饮娱乐场所就设在人家的住宅里面,参加餐饮娱乐的人必须事先约好,定下联系方式,客人一旦进去,房门一锁,外人不经同意谁也不可能私闯民宅的。一旦走进去,里面该如何花天酒地的就如何花天酒地,该弹跳歌舞洗脚按摩的依旧我行我素尽情欢乐。还有一些此类场所,隐身在看似是民营企业的内核里面,外人只知道那是某某企业,哪知道内里乾坤?由于企业占地面积大,里面帘幕重重,随便一个隐秘处,就别有洞天。餐饮内容囊括山珍海味,娱乐内容兼顾方方面面,绝对现实世界中的烟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出入里面的人,绝无一般平头百姓,全是国家机关里的头脸人物,其中也不排除某些管控这方面的特殊部门人物。这些人隔三差五光临此地,吃美喝足玩够了,再到那些半公开或者隐秘性不强的地方抓几个倒霉蛋制造一点声势,震慑一下一般公职人员,以彰显自己按政策制度办事的力度外,顺便也好给上级部门以自己的实绩交代。

  以上只是吃喝玩乐方面的冰山一角,更严重的当属国家投资的各项富民工程,诸如农田建设工程、街道排水工程、村村通工程、污水治理工程、扶贫工程、教育卫生工程等等,许多人依仗手中权力强行承揽了工程,为了利益分成,便大肆偷工减料,出现了众多粗制滥造的豆腐渣工程。国家投入大量资金实施的许多惠民工程项目,不仅没有达到惠民的目的,一个个都成了官员们暗箱操作后的中饱私囊工程。相关官员与政府职能部门人员,承揽工程的招标走的是形式,工程完工后的质检走的是形式,前来督查工程进度与质量的领导走的是形式,一切都在形式中开始与收官,谁都在形式运作中囊中丰盈,最终只能有一个结果:严重败坏党在民众中的形象,误国害民。

  更有甚者,许多地方官员把中央近几年的重大决策精准扶贫视若儿戏,明里暗里搞形式主义。国家精准扶贫有明确的政策规定与界限,可到了下面却演化成了走形式。许多地方,扶贫的实际行动极其稀少,扶贫的表册却落落大满。为了制作应付检查的扶贫表册,一个几万人乡镇几年来起码花费在百万元以上。有的扶贫干部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上级检查,因连夜加班造表册,犯心脏病的有,犯高血压的有,更有个别以身殉职的。为此,村级干部与扶贫对象户颇为不满,大家抱怨说:啥扶贫,不就是制表册嘛。有的扶贫对象因对填写繁多的表册不胜其烦,对帮扶干部说:我们不当扶贫户了,你们找别人吧。

  国家投入巨大的易地扶贫资金,到了地方几乎成了劳民伤财的形式。易地扶贫原本是国家对那些居住在交通闭塞,土地贫瘠,资源匮乏,难以生存环境里的居民实行的特殊扶持政策,可到了地方却成了某些官员误以为争取国家项目的实惠工程。许多原本就不该定为易地扶贫的地方占据了大量扶贫项目资金,为了把项目款落到实处好接受上级检查,强行把原本居住条件就很好的居民迁移到距原住地三二里远的新居住点,而把近几年村民刚建好的质量和居住条件都不错的平房甚至楼房拆除掉。这些所谓的扶贫对象户,依然住在原来的地盘上,继续着原来的生存方式,一点实用的变化也没有,有的只是在自己家门口从这里挪到那里而已。

  这过程中,没有人去核算这样的无效扶贫全国究竟有多少,没有人去关心国家为此浪费掉的资金有多大,官员们就这样你欺瞒我我欺瞒你,最后集体欺瞒中央。

  前些年,笔者曾写过一篇反对形式主义的文章,我在文章里面明白地指出:形式主义是官僚主义的衍生品。时间过去这么长时间,中央关于反对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的决定自十八大之后已经不止强调了多少次,可是它们仍然如毒瘤附体一般顽固地停留在共和国的肌体里,继续危害着国家民族,继续败坏着共产党和共和国的名声,继续迟滞着国家民族复兴理想的实现。

  真该以果决行动彻底铲除这个毒瘤了!

  2018.11.6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