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蔡长运:是谁害死重庆公交一车人?

作者:蔡长运 发布时间:2018-11-05 15:47:18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摘要:害死重庆公交一车人的正是错误的“理论”、错误的思想路线、错误的价值追求、错误的文化方向、错误的社会心理、错误的社会管理方式!也可以说:害死重庆公交一车人的正是“唯心主义”、“机械唯物主义”、“庸俗唯物主义”、“形而上学”的错误思想。总之,是错误的哲学方法!

  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造成13人死亡,2人失联了。据说其中还有一家四口中的两个孩子。这一事件深深的刺痛大众的心。是谁害死这一车人呢?或者说谁该对这一事件负责呢?车上的人都已经离开了人世,再纠结于他们具体哪个人的责任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倒是我们活着的人应该好好思考:从这一令人痛心的事件中我们该吸取哪些教训?造成这一悲剧的思想根源是什么?

  毛主席曾说过(大意):人的正确思想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人们通过生产实践(生产斗争)、社会实践(阶级斗争)、科学实验中形成的。任何人的行动都是受其思想支配、指挥的。错误的行为、错误的结果一定是错误的思想的造成的。同样,我们也可以说人的错误思想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从人们在社会上的摸爬滚打的社会实践中慢慢形成的。一车人的思想都有错误,那我们这个社会就一定有滋生这种错误的文化土壤、思想根源。

  所以,害死重庆公交一车人的正是错误的“理论”、错误的思想路线、错误的价值追求、错误的文化方向、错误的社会心理、错误的社会管理方式!总之,是错误的哲学方法!

  造成重庆公交车坠江,车上的人存在三个层次的错误:

  1、女乘客刘某乘车不专心,错过下车的站点,不从自己方面找原因,却无理与公交车驾驶员吵闹、纠缠,并用手机击打驾驶员;

  2、在刘某与驾驶员纠缠的五分多钟的时间里,全车没有人出来主持公道,没有能够把矛盾遏制在萌芽状态;

  3、驾驶员在被刘某击打后,不顾行车安全用手还击,有意向左猛打方向,致使公交车与对向行驶的小汽车相撞,从而失控冲下桥面掉入江中。

  下面我们就来分析分析其深层的“理论”、思想根源。

  一、女乘客刘某的无理取闹

  女乘客刘某坐公交车误过了站点,没能够及时下车,然后却无理与公交车驾驶员吵闹、纠缠。这个刘某的行为主要存在这么几个方面的错误:

  1、散慢的生活、工作、为人、处世的态度(或者叫作风、行为方式)。她坐车出行却不用心、不专心、不认真、不调查研究,结果自己错过了下车的站点。

  孔子说过:“临事而惧,好谋而成”。一个健康的社会应该是人人敬谨、小心、自强、克己、认真的。但现在的中国人好像都是“临事无惧,不谋求成”的心理状态。君不见满大街都“低头一族”?全社会上人人都在放纵自己、游戏人生、娱乐至死?

  2、自己没下车却要怪司机,自己种下的“因”却不要其结的“果”。

  自己犯了错误却要别人负责。这种心理在全社会也是广泛的存在。如有的人去自杀,其结果却也要别人负责。害得有些学校全部的门窗都要加上防护网;宾馆的窗户只能开一条小缝;政府都恨不得把所有的江、河、湖、海都加上个盖子。

  毛主席曾说过:每个人天天都在书写着自己的历史,这个历史的好坏,全在于自己而不在于他人。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对自己的历史负责。今天的因就是明天的果;你今天做出的决定、做出的事就可能滋生出、孕育着、酝酿出明天的结果。人都是会犯错的,有了错误就要面对现实,自己力争去补救过来、改正过来也就可以了。

  3、超越了做人、做乘客、做女人的本份。

  《道德经》上说:“知其雄,守其雌”。人生在世,一方面要自强,要正确主导、掌握好自己的命运;另一方面要服从——服从客观规律、服从别人的利益、服从别人的领导。这是做人的本份。公交车在运行中是一个整体,这个整体的“阳”位、“雄”位、最高权力、全车人的命动掌握在司机手中。全车所有的乘客处于“阴”位、“雌”位,其的本份就是配合、服从司机正常有效地主导工作。做为“阴”的乘客却一定要越过其本份去干拢“阳”,就一定会“阴”“阳”对立(不和谐);就会出现《易经●坤卦》中讲的“龙战于野,其血玄黄”的结局。

  俗话说:“好男不和女斗”!男人天生比女人强壮为什么不能和女人斗呢?就自然伦理而言,男人总是要与男人斗的,因为他们要向女人展示力量,以搏取女人的芳心。男人与女人斗则一定不会被女人们所容忍,也不会被男人们所容忍。因为那样是有违背自然伦理的,最终只能自取其辱。笔者小时候曾看到两个家庭的大人们吵架,一方女主人很“勇敢”地、主动地冲到对方男人面前耍横。但这个女人马上就受到全村妇女的围攻与批评。男人不应该与女人斗,女人做为明显的弱者就更不应该去招惹男人了。这应是一个女人的本份,也是人们必须遵守的最起码的自然伦理。

  八十年代有一句话曾非常流行:“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几十年来,我们提倡竟争;提倡利用一切优势出人头地;提倡把别人比下去。现在很多无耻男人运用自己的体力优势,随意欺侮、强奸、杀害女人,不也正是这些违背天理人伦的“理论”所至?

  二、全车人沉默是唯心主义的精英路线的必然结果。

  在刘某与驾驶员纠缠的五分多钟的时间里,全车人都沉默;全车没有人出来主持公道;没有能够把矛盾遏制在萌芽状态。这其实是几十年来遵循的唯心主义的精英路线的必然结果。

  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也就是说有“好人”也有“坏人”。一个村、一个单位、一个小团体要正常和谐地生活就必然要有共同遵守的准则。公交车在运行中是一个整体,这个整体的“阳”位、最高权力、全车人的命动掌握在司机手中;司机是这个车中的最高“精英”。全车所有乘客是属于“群众”、百姓,处于“阴”位,是群众。司机的工作就是保证全车人的安全;司机的工作应该依靠全车人;服务全车人。全车人有义务为自己的安全负责,有权力对自己团体内某些人、某些错误行为给予批评、斗争、打击。精英是“阳”,群众属“阴”。群众自己一定会滋生出、孕育出、酝酿出自己的“阳”——精英、领导来;精英、领导也是群众中的一个部份,必须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这样就可达到“阴”“阳”和谐的健康状态。这也正是共产党人讲的群众路线。

  但近几十年来我们遵循的不是群众路线,而是“精英”路线(或者叫资本路线、老板路线、市场化路线、权力路线)。一切依靠“精英”、一切为了“精英”。老板可以欠薪,工人却不能讨薪;资本家的工厂可以随便排污,群众在路边烤个火却以污染环境被抓;“精英”、明星逃税几亿元无罪,空姐逃税几万元被判十年;资本用激素养猪可以,农民用千百年来的方式养猪却不允许;为了成为“精英”人们可以去做传销骗人、抓人,被骗、被抓的人反抗却被控故意杀人……

  全车人都认为所有的事都应该是“精英”负责、肉食者负责、政府权力部门负责、司机负责;自己不是“精英”、没有权力、怕惹祸事,自然也就不敢多管闲事。

  三、驾驶员应当负最首要的责任

  公交车在运行中是一个整体,这个整体的“阳”位、最高权力、全车人的命动掌握在司机手中。司机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首先要保证全车人的生命安全。危害了全车人的安全的首要责任一定是司机。这是其最基本的职业道德;也是其身处“阳”位的应有的本份。

  驾驶员在被刘某击打后,不顾行车安全而用手还击;没踩杀车;并向左猛打方向,致使公交车与对向行驶的小汽车相撞,从而失控冲下桥面掉入江中。公交车在与小汽车相撞之前是受驾驶员控制的。如果说失控也就是在与小汽车相撞之后。所以,不排除驾驶员是有意想把事情搞大,有意地制造这起事故的可能性。

  驾驶员恐怕认为不把事情搞大这个女人就会不受到应有的惩罚;事表就会不了了之;自己受的气就没地方出。这一思想的根源正是“法不禁止即可为”。我们崇尚“法”制、“法”治;全社会的价值尺度只剩下一个“法”在起作用;只要“法”没判,任何人都没有错、都不会错;任何人都不能批评别人、批判别人(这样做就叫“迫害”)、更不能打击别人。

  四、结论

  认为全车的安全、命运全靠司机(“阳”的地位、权力者、精英、主脑、心)的作用,而与车上人的努力、配合、破坏、干拢无关的观点,就叫“唯心主义”。如果认为这次事故都是全车人(“阴”的地位、群众、服从者)自己不努力、自己沉默、人为破坏、干拢的结果,而与司机的错误无关的观点,就叫“机械唯物主义”,或叫“庸俗唯物主义”。这种把司机与乘客、“阴”与“阳”、主导与服从绝对对立、分裂开的思想方法就叫“形而上学”。总之,它们都是背离“唯物辩证法”的。

  “唯心主义”、“机械唯物主义”、“庸俗唯物主义”、“形而上学”是滋生“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两面人”、贪污、腐败、混乱、无序、失败、灾祸等一切错误、罪恶的总的思想根源。所以也可以说:害死重庆公交一车人的正是存在于人们头脑中的“唯心主义”、“机械唯物主义”、“庸俗唯物主义”、“形而上学”的错误思想。

  附:谁是杀害坠楼产妇的凶手?(2017年9月)

  摘要:谁是杀害坠楼产妇的凶手?杀死她的正是控制她思想的“妖魔理论”!这个“妖魔理论”就是充斥于她的整个成长环境中的只要结果不要过程;只要幸福不要吃苦;只要收获不要耕耘;只要成功不要奋斗的错误思想、错误的理论、错识的思维方式、错误的方化方向。它的名字叫做“唯心主义”、“机械唯物主义”、“形而上学”——总之都是背离、违反“辩证唯物主义”的。

  谁是杀害坠楼产妇的凶手?

  这个题目列出已经十多天了,想想就揪心,一直不忍动笔。但看了很多对这一事件的分析的文章,说的都是些枝节问题;都没有说到点子上。不能找到真正的根源,不能挖出真正的“凶手”,那将来还会有很多很多同类的事发生。谁才是杀害这个坠楼产妇的凶手呢?

  2017年8月31日,在陕西省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住院部,产妇马某某坠楼身亡。有媒体报道称,原计划顺产的产妇马某某曾多次提出剖宫产的请求,均未获得同意,因疼痛难忍跳楼坠亡。

  一、一个准妈妈怀着孩子待产,这是一个女人最伟大、最幸福、最美丽、最坚强的时候,怎么就会跳楼呢? 她是自己从楼上跳下去的,指挥她这样做是她自己的大脑,那凶手一定就在她的大脑中,在她的思想中。也就是说她的思想那会儿被“魔”、被“妖”、被“鬼”谜住了、控制了、短路了、程序出错了、操作系统奔溃了。思想问题一定是出在思想上。所以,杀死这个年青的准妈妈,造成一死两命的凶手正是控制、毒害其思想的“妖魔”。

  二、这个年青的准妈妈(也还是个孩子),她一定喜欢当女人,一定想当妈妈,一定渴望获得女人的幸福。但她并不知道:要当女人就必然有许许多多女人的苦脑;要想当妈妈就一定得承受生产时的撕心裂肺的痛苦;任何人的幸福都是战胜苦难后的结果,没有吃苦就不可能有幸福。这个年青的准妈妈——可怜的孩子,想当妈妈却没有承爱疼痛的准备;想要幸福却不准备吃苦;喜欢当女人却不知道人生之道正是沦桑之道。所以,害死她的正是这个只要结果不要过程;只要幸福不要吃苦;只要收获不要耕耘;只要成功不要奋斗的错误思想。既然是思想性的东西那就不仿叫它“妖魔理论”。

  三、这个可怜的准妈妈头脑中的“妖魔理论”是天上掉下来,砸到她头脑里吗?肯定不是!是她从她自己妈妈的子宫中带来的吗?也肯定不是!既然这样,那这个“妖魔”就一定来源她成长所经过的文化环境。如父母的教育、学校老师的教育、影视剧的影响、主流社会的思维方式……

  四、你这话说得!难道你认为她生长的环境——也就是我们生活的环境有“妖”、有“魔”、有“鬼”?我说的“妖魔”指的是错误的思想、错误的理论、错识的思维方式、错误的方化方向。这种“妖魔”多了去了。如:

  1、我们要“富”不要“穷”的理论思想。富与穷是对立共存的,穷一定是相对于富而存在的,富一定是要以穷为存在的基础。要富不要穷永远也做不到!就象没有一楼做基础想要建二楼永远也做不到一样。

  2、只要结果不管过程的理论思想。学生学习为的是分数与名次。到底这个学习的内容一辈子会不会用得上?不管他!到底这个玩命儿的学习对学生的身心健康是有利还是有害?不管他!运动员拚着命去就为了名次(世界冠军)。到底这个拚命是有利自己的健康还有伤害了自己的健康?不管他!既然只要结果不要过程,那人的最终结果都是要死的,人生不就没有了意义了吗?那是不是就意谓着任何时死都一样呢?

  3、要幸福不要吃苦的理论思想。曾经有很多“专家”、“学者”认为中小学教材中有《刘胡兰》、《草原英雄小姐妹》、《赖宁的故事》等内容,这还了得!让我们的孩子们学习她们勇于面对困难、与危险,这太不人道了!!在这些“专家”、“学者”、“公知”的主导之下,我们把这些课文统统去掉。结果是,我们的孩子们一辈子不知怎样面对危险、一辈子不知怎样克服困难、一辈子不知道人是要吃苦的!我们很多父母也是认为自己帮孩子一辈子的苦全部吃掉,留下一大笔钱给他(她)们,自己的孩子就可以一生、一辈子都泡在“幸福”之中。

  ……

  这些“妖论”,也就是错误思想理论有没有比较正式的名字?有!一般哲学上把这种“妖论”叫做“唯心主义”、“机械唯物主义”、“形而上学”。总之,都是背离、违反“辩证唯物主义”的。

  五、那正确的人生观,或者说“辩证唯物主义”的人生观是什么样子呢?

  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毛泽东说:“人间正道是沧桑”之道。在天地面前、在圣人(神、佛、仙)面前、在自然规率面前,任何人都是“人生一世,草木一秋”,都逃脱不了生、老、病、死。佛教也认为:“万物皆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也就是说:你看到的、你拥有的都是“空”——都不是你的,连你自己也不是你的!《诗经》和孔子都说做人就要“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易经》说:“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无疚。”

  人生的过程就是劳动、自强、奋斗、受苦、受难、失败、成功、生、老、病、死的过程。既然逃脱不过这一过程,那我们就平平安安、踏踏实实、自由、幸福地享受这一过程不就得了!

  老子说过:“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贵”与“贱”,“高”与“下”是矛盾的着两个方面,他们是矛盾的、对立的,但又是相互依存的、统一的。同样,人生的幸福要以吃苦为本;成功要以奋斗为本;享受要以劳动为本;富是相对于穷而存在的。只要不怕吃苦,你就找到了幸福;只要你认识到人的一生就是奋斗的一生,你就成功了;只要你愿意劳动,你就自然能享受收获;只要你知道满足,你就是富了;只要你能低调做人,愿意把自己定位在卑贱的位置,你就自然成为尊贵的、有尊严的人。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