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漫谈毛泽东接见米高扬

作者:伏牛石 发布时间:2018-10-27 09:13:4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一九四九年三月二十一日,随着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接连取得彻底胜利,蒋介石政权已处于秋风落叶之态,新生人民政权的建立和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已指日可待。

  当此之际,依然坚守在在西柏坡的中共中央迎来了尊贵的客人,这就是以米高扬为代表的苏共中央代表团。谁都知道,苏联政府一直与国民政府保持着正常国事关系,在抗战和解放战争期间,因碍于与国民党政府之间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始终没有公开也未付诸实际地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武装给予大力支持。尤其是抗战时期,苏联把大批的军备物资都直接捐送给了国民党政府,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军队几乎没得到苏联的任何物资援助;解放战争期间,苏联政府也没有因与中共是自己政治理想上的同志而对我们有过帮助。有人说,如果自抗战时候开始,苏联人把援助国民党政府的战略物资全部捐赠给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新四军,恐怕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至少要提前五年甚至更多。

  此话确实有一定道理,抗战期间,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战日武装如果能得到苏联强有力的援助,它就会迅速地壮大自己的武装力量,更加有效地打击日本侵略者,凭着八路军新四军的灵活机动和英勇善战,全民族抗战真可以提前取得胜利。谁都知道,国际社会尤其美苏两国对中国政府的物资援助,在抗战过程中没能全部起到物有所用的作用,其中相当一部分都被国民政府上上下下的权势人物和军队里的腐败分子们侵吞于私囊之中。而手握民国政府重权的四大家族,更是充当了发国难财的急先锋,民国第一夫人宋美龄不就公然把美国援助民国政府的大笔军机款项存入私家账户了吗?

  历史从来都是拿实力说话。斯大林自己在毛泽东第一次访问苏联时,面对已经稳操中国未来政权的毛泽东时就说过:胜利者是不受责备的。那是因为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国产党已经用自己的实力取得了中国革命的伟大胜利,人民共和国已经成立,尽管斯大林对毛泽东当初没有接受他与南京政府划江而治的建议而耿耿于怀,可事实证明,毛泽东对了,他错了。作为同样杰出的无产阶级领袖和杰出政治家,斯大林不仅坦然接受了这样的事实,更以异样的心情与眼光重新审视这位虽未谋面却神交已久的中共最高领导人。他说出这句话,既有委婉的歉意,又不乏由衷的敬佩,当然更有一种居高临下般的自负。

  对中国共产党,斯大林早期并未真正看好,他曾对人说过这样的话:中国共产党嘛,那是黄油与人造黄油的差别。作为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领袖,他这话就说得实在太重了,这无疑在说只有苏共才是真正的共产党“黄油”,中共不过是世界共产党队伍里的仿制品“人造黄油”罢了。可见在斯大林心里,他一致认为苏共才是正宗的共产党,而中共充其量不过是他那个真共产党的衍生品而已。

  当看到中国共产党在抗战结束后仅仅用了不到三年的时间就即将催生出一个崭新的人民政权时,作为一流政治家的斯大林不得不对中国共产党重新审视或者说刮目相看了。他更会自然地想到新中国建立之后,自己如何来发展同它之间的关系,因为这对苏联今后的国际国内政策走向将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有鉴于此,他委托的代表米高扬便自然而然地就来了。尽管西柏坡是中国农村里一个偏僻的小乡村,可住在这里的一群共产党人尤其是它的领袖毛泽东,就是在这个世界最小的指挥所里,领导指挥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人民解放战争,并且取得了全面胜利。他们即将要成为这块辽阔国土上真正的主人或者说是合法的代表了。尽管米高扬一见面就把自己说成是甩手客官,但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对他的到来依然是十分重视的。米高扬说:我们是受斯大林同志委托,来听取毛泽东同志意见的,回去向斯大林同志汇报。我们只是带着两个耳朵来听的,不参加讨论决定性的意见。

  毛泽东这样在世界上绝对超一流的政治领袖,怎么会听不明白米高扬话里的潜台词?你虽然把自己说得无足轻重,可你实际的身份和此行的目的与发挥的作用绝不像你说的那样无足轻重。中苏两党交往已久,中共原本是苏共领导下的共产国际下面的一个支部。中共建党以来一直到共产国际解散,就一直接受着共产国际的全面领导。这中间,共产国际对中国共产党有过难能可贵的真诚帮助,也有过因武断决策与盲目干预所犯下的诸多失误。可以说,共产国际对中国革命来说,实在是欢喜与悲伤交加,功劳与失误一体。但不管怎么说,必定中苏两党源于同一政治理念,是真正意义上的战友和同志,政治理想和奋斗目标是一致的,短暂而些小的恩怨是不会影响因相同政治理念所构成的天然关系的。

  米高扬们既然带着两个耳朵来听毛泽东的意见,这也给毛泽东和中共提供了一个与苏共直接沟通的渠道。善抓任何时机而时刻占据主动地位的毛泽东,对米高扬一行的接见是他作为中共最高领导人后第一次与苏共高层直接交流,他当然不会放过这难得的机会。尽管他彼时百事缠身,但还是以满腔的热情接待了米高扬一行,并且全面深入地谈了中国共产党在未来建立人民政权之后的方针路线与政策。毛泽东同米高扬谈话的主要内容包括建立新政权问题、建国以后恢复生产和经济建设问题、人民军队问题、新中国对外的政策问题、正在进行中的解放战争发展问题、民族为题、中共党内状况问题。由于毛泽东时刻都在全面思虑着战争与战后问题,事事未雨绸缪,从不顾此失彼,从不固守一隅漠视全局,因此,他的战略思路总是那样全面与明晰,令所有与之接触的人都能留下难忘的印象,进而对他产生无比的崇敬与赞美之情。

  关于新生人民政权的性质,毛泽东早在抗战时期就有过深入的思考与精辟的论述,他在《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等著述及一系列讲话中,都反复强调了中国共产党现实与未来的革命思路与具体步骤。哪个阶段革命的重心在哪里,应该采取什么的政策,他都能因时因地因情做出合理的部署与规划,为全党指明正确的前进方向。他坦诚地对米高扬说:我们新政权的性质概括地讲,就是在工农联盟基础上的人民主专政,它的实质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但毛泽东从来都不急于求成,他的所思所想所行都是坚实稳健而极具策略性的。因为中国革命即使取得全面胜利,由于国情原因,也不可能一下子步入社会主义,它需要有一个逐步过渡的过程。在这过程中,为了有效地团结各民主党派和全体人民,无产阶级专政之说就稍后再提。现阶段以人民民主专政这个概念来概括新政权性质,更有利于搞好广泛的统一战线,不使社会各阶层人士对我们的政策与制度产生误解。但毛泽东同时强调,国家政权的领导权一定要掌握在中国共产党手里,共产党始终是新生政权的领导核心。由此可以看出毛泽东一直以来多么善于把灵活机动的政治策略和坚定不易的政治原则有机地结合在一起,这对中国共产党人领导下的革命和事业起了多么巨大而不可或缺的至关作用。

  关于胜利后恢复生产和经济建设问题,毛泽东首先介绍了中国的现实情况。由于连年战争,新政权建立后,百废待兴,百业待举,医治战争创伤的任务十分艰巨。只有全面恢复生产,解决了人民的衣食住问题,才能考虑经济建设问题,才能谋划国家的富强繁荣问题。他说,中国有五亿人口,工业农业都极其落后,发动、组织、安排这么多人和事都是不容易的。况且搞建设我们没有现成的经验,靠自己独自摸索是会走弯路的,这就需要向苏联等国家学习借鉴,最终建成崭新的、现代化的、强大的国民经济。谁都清楚,旧中国的工业、科技、国防几乎一片空白,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是中国社会的主体经济。落后贫穷,一无所有,几无现代化气息,是中国的实际国情。要想把这样一个极端落后的国家带入具有现代化水平的世界新时代,将要面临多少困难。毛泽东热情接待米高扬,深入地跟他讲了这么多,自有着他现实而深远的考虑。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是不会伸出援助之手支持新中国建设的,唯有苏联和以它为首的世界社会主义阵营才是新中国未来经济建设的主要依托。此时,谈及这些话题,无疑是在为以后他出访苏联打下基础,创造先决条件的。一个伟大战略家,从来都把自己的目光放在由近及远的未来。

  关于军队问题,毛泽东谈得很简明扼要。他说,我们的军队所需战略物资包括人力物力两方面大都来自战斗着的一线。由于在新老解放区我们实行了合理的土地政策,极大调动了人民群众支援人民军队的积极性,解放区青年参军热情空前高涨。同时,收容与改造俘虏已成为人民军队重要的兵源来源。但军队本身也需要现代化,只有有这样才能减少军队兵员数量,无需再负担过于庞大的军费开支。他还说,和平建设时期,要逐步实行寓兵于民的方针,这无疑是毛泽东人民战争的思想在和平时建设期新的传承、创造与发展。

  关于新中国的外交问题,毛泽东谈得很生动也很具有战略原则性。这些思想直到今天依然是我们不可撼动的重要外交策略。新政权建立伊始,战争创伤和旧政权遗留下来的诸多弊端,不可能眨眼间就随着旧政权的毁灭而荡然无存,它需要新生政权里里外外来一番彻底清理。毛泽东形象地对米高扬说:我们这个国家,如果形象地把它比作一个家庭来讲,它的屋内太脏了,柴草、垃圾、尘土、跳蚤、臭虫、虱子都有。当然,这一大串比喻所指事物绝不是在说生活里的具体事物本身,而是喻指旧中国遗留下来的一切弊端与龌龊现象,既有反动腐朽的思想意识,也有反动腐朽的人事物。如不尽早尽快对其进行清理与铲除,势必会对新生人民政权的巩固形成极大的威胁,更会影响新中国的国际形象,在对外交流上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只有把旧中国留下的一切污泥浊水都荡涤殆尽了,屋内打扫清洁干净了,陈设摆好了,再请客人来。一个国家闭关自守是不行的,它要想求得与时俱进的生存发展,就必须同外界广泛接触与交流,在接触与交流中逐步发展壮大自己。但是,毛泽东说的请客人进来不是无原则无节制的。他说,真正的朋友可以早点进来,也可以帮助我们做清理整顿工作,但别的客人要等一等,暂时不能让他们进门。谁是真的朋友?不言而喻,那就是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以及所有对新中国没有任何偏见的国家;谁是别的客人?当然是指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及其追随者。这里说的让他们等一等,到底等到什么时候?毛泽东话的潜台词很明白,那就是什么时候他们对我们没有敌意了,公平公正友好地对待我们了,再让他们进来。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在西柏坡对米高扬讲的这些话,在后来新中国的外交行动中一一得到了实践与验证。由此可以看出毛泽东深远多谋的政治眼光、灵活机动的政治原则与切合实际的斗争策略。在谈到仍在进行中的人民解放战争时,毛泽东谈得很具体。他重点谈了西藏、台湾与港、澳问题。他说,西藏是和大陆紧紧连着的陆地,尽管山高路险交通阻塞,但军队一旦开进,问题很快就能解决。这一点,果然在新中国成立后没几年就得以实现。台湾问题,由于隔着三百多海里的台湾海峡,依靠人民军队现实的海空实力是绝难能够顺利得手的。况且,蒋介石政权面对国内已经不可挽回的颓势,早已在经营台湾了,准备把那里作为他苟延残喘的最后栖息地。台湾回归问题未能如愿解决,是毛泽东波澜壮阔堪称完美一生里唯一的遗憾。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接见外宾时,他还不无遗憾地向外宾指着在场的邓小平地说:台湾问题就靠他们去解决了,我是看不到了!在谈到港澳问题时,毛泽东作为伟大战略家的智慧再次迸射出璀璨夺目的光芒。毛泽东清楚新中国一旦成立,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绝对不会欣然接受,围堵、封锁、扼杀新生人民政权,必定会成为它们相当长一个时期必然采取的手段。为新中国建设的长远需要讲,本可唾手而得的港、澳,毛泽东故意把它继续放置在英、奥手里。他说:利用这两地的原来地位,特别是香港,对我们发展海外关系、进出口贸易更为有利些。他最后对米高扬说:总之,要看形势的发展再做最后决定。建国后,毛泽东的这一思想一直未变,后来还延伸到台湾问题的解决上,他曾说:只要蒋介石愿意回归祖国,台湾的一切政治生态都保持不变,除了在外交上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外,他可以保留军队和现存政权组织,大陆不派人过去。如果台湾有什么困难,中央政府会尽力支援。对香港、澳门,毛泽东最早设想出两地一旦回归祖国,不强求它们立即纳入大陆社会主义制度体系,依然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毛泽东这些客观灵活超前的战略思想,成了邓小平后来一国两制思想的渊源。具体说,是邓小平实现了毛泽东当初关于如何解决港澳问题的构想,并把毛泽东的这一构想概括为一个固定的概念——“一国两制”。

  关于民族问题,其实毛泽东的民族思想在那时候已经十分成熟。长征时期,毛泽东自遵义会议之后进入中央核心领导层以后,就一直践行着他一直以来的民族问题思想。著名的有中央红军过彝族居民区域的时候,他对先遣司令刘伯承提出了必需尊重彝族人民民族习俗的要求,并取得了十分良好的效果;红军到达陕北后开始西征时,他对西征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谆谆嘱告,一定要尊重所到地区回族百姓的民族信仰和生活习俗,力争赢得他们的谅解与支持。彭德怀忠实执行了毛泽东的民族政策思想,果然很快就得到了回民们的信赖与支持,为西征军在当地迅速站稳脚跟并夺取一连串胜利打下了坚实基础。他对米高扬谈的关于民族政策的话,建国以后成了国家民族政策的根本指导思想。毛泽东说:中国是多民族国家,汉族人口最多,其他如蒙、回、藏、维吾尔族大多居住在边远地区。他特别强调,中国人绝不是单指汉族人,它包括一切少数民族在内的所有人。他说:我们的民族原则是,互相团结,互相有爱,互相合作,共同建国。毛泽东不回避民族之间的矛盾与摩擦,特别强调要反对大汉族主义,同时也要反对地方民族主义,认为这两者是破坏民族团结和共同发展的坏根子。最后,他说:人民解放军很快就要进入少数民族集中的地区了,尽快制定出一套相应的民族政策方针已经势在必行了。正是毛泽东正确民族政策思想的引导,解放战争和建国以后相当长一个历史时期中,中国的民族政策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五十六个民族空前大团结,彼此间亲如兄弟姐妹,毛泽东也因此成为中国各民族有史以来共同拥戴的第一位真正人民领袖。

  最后,毛泽东还同米高扬谈到了中国共产党党内情况、如何对待党内犯有错误同志的政策、党在各个历史阶段的政策、方针等。

  毛泽东西柏坡对米高扬的谈话,明里是对米高扬一行讲的,其实是他在与远在莫斯科的斯大林的一场隔空对话。必定米高扬是斯大林的代表,他眼前的听其实就是斯大林在听,他回国以后一定会如实把毛泽东的谈话汇报给斯大林,使斯大林实际意义上在近距离第一次与毛泽东对话,或者说听毛泽东陈述自己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的一系列思想、路线、方针和现实状况。无论从哪个角度讲,这都为毛泽东后来的访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米高扬西柏坡之行中,毛泽东给他留下的印象是很深刻的。毛泽东无论从思想到生活留给他的印象,每一个方面都足以使他终生难忘甚至引以为豪。人们可能只记得米高扬在西柏坡劝毛泽东喝酒而毛泽东反劝他吃辣椒的故事,其实那个看似外交之余的微不足道玩笑,也足以使米高扬从另一个侧面进一步认知了毛泽东:智慧、幽默、随和、不拘小节。而毛泽东与之谈话的过程,更使他实地领略到了一个伟大卓越的政治家、军事家、哲学家、战略家、革命实践家迷人的风采神韵,由不由得他不在心灵深处发出赞叹。他对前去机场送他回国的周恩来和任弼时说:毛主席具有远大的眼光,高明的策略,是很了不起的领袖人物。

  2018.10.26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