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盛世穷人谈:十.一前夕,忆苦思甜

作者:老愚民 发布时间:2018-09-17 19:56:58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小序:如今,市场之内,无物不有;吃穿用玩,一应俱全。只要有足够的胆量,您尽可以尽兴购买,前提当然是您有足够多的银子。直面这个物质已经几近非常丰富的年代,老愚民便回想起了曾经亲历的那段“不堪的岁月。”儿子常对我发问:老爸你那时候每月才几十块钱,现在我每月比你多近二十倍!话语中充满对他老子的不屑,与身处“新新时代”的骄傲;而他其实并没有说错,我无词作辩,长吁短叹......

  一:二兄是于1968年下半年在他就读的高中里参军入伍的,六年海军生涯中没有回过一次家。但他的两个要好的战友因家事回过家,并按二兄的嘱托分别来我家探望家母。(均离我家几十公里远。)记得有一位是五一节稍后来的。二兄当然提前写信告诉了母亲,并在信封内附上了2元钱以作招待之用。请勿笑,就2元钱。不然,怎么会被一些人说成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时代呢?客人到来的日子是二兄跟战友说定了的——那天早上,母亲去菜市场买了斤把猪肉(0.60元。猪肉每斤是0.68元),半斤猪肝(0.32元,每斤0.64元),一条斤把重的黄鱼——正宗野生的;当时每斤0.31元。一棵毛笋及其它一些小菜。

  需要声明的是,此事绝非杜撰,我以人格担保!至于说到野生黄鱼,我还有几言顺便阐明:十来年前,我曾问一位熟悉的卖海鲜老板:市场里有没有野生黄鱼?他答曰:这里没有,批发部里还有,但价格奇高,上一斤的批发价每斤千元,我如果批发来在这里卖,有几人会买?——(实话!)

  在事事都处于“历史最好时期”的今天,我是很有必要“忆苦思甜”的。

  二:1969年下半年,我读初二。开学后的第二周便参加了学校组织的为期六天的军训。其中,活泼爱动的女生参与跟男生一样的训练,其他的女生学战地救护。我们每人都持有跟步枪(连刺刀)同样长度的竹竿,用来练刺杀等动作;我们还学习如何在地面上匍匐前进,这可是脏活累活,但是,在军事教员的严格要求下,我们还是练得很认真,因而受到了教员的表扬。军训结束的那天傍晚,我们在学校里参加了‘忆苦思甜’活动,先是唱起了‘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然后大家吃番薯粉和米糠粉和在一起做成的蒸糕,口吃得干了就喝水桶里清淡的咸菜汤。活动在大礼堂进行,天色暗下来后点亮了许多的蜡烛,使大礼堂内气氛变得有些凝重。工、农管理学校小组副组长(老贫农)孟大伯在发言时说:‘大家今天夜饭吃的东西,比我小时候吃的好多了!……’——这种形式,被后来‘与时俱进’的人们定性为‘形式主义、仇恨教育和阶级斗争为纲论的体现’。但不管如何,这种做法对于今天的孩子们来说,无疑已成天方夜谭,一种古老的传说。毛爷爷过世了,阶级斗争也随之而去——熄灭了。今年是“****”x年,大张旗鼓地庆祝的帷幕已经拉开,其中之一是‘百城百台高端采访活动’,x年x事,事事的主角都是计划经济的痛恨者与诟病者,“****”的最坚定拥护者与实践者,当代中国的富翁、国家器重的精英一族。而他们的对于自身“创业历程”回顾性的述说,从某种意义上讲,其实又何尝不是别具一格的“忆苦思甜”呢?!

  2018.09.17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