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省亲大观园与形式主义

作者:伏牛石 发布时间:2018-09-12 19:23:48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红楼梦》十七回中,为迎接贵为皇妃娘娘的元春省亲,荣宁二府几乎动用了血本,不惜穷其所有,大兴土木,活生生在短时间内营造出一个颇类皇家韵味的人间仙境——大观园来。

  贾府如此大的动作有必要吗?实事求是说,一点也没有。这一切都源于宁荣二府掌权者以臣下之心过分拔高揣测皇意之故。元妃虽贵为娘娘,系天下万民之主;而贾家却是她的生命之源,无论她如何尊贵为家天下的皇室主人,作为娘家的贾家,必定不同于其他与皇族非亲非故的权贵世家,不需要过分追求表面上的所谓忠诚也未尝说不过去。在这类事情上就是打破点规矩,迎接的气氛朴素节省一些,礼节上表显得亲和随便一点,也许更恰当更合情理一些。 而对宁荣二府里能管事的大小人等来说,他们的认识可就大不一样了。贾家上下所有人谁都明白,元妃是自己最大的靠山。她虽是昔日贾府里的女儿,而今时位移人,早已转换成了天下之主,那是丝毫也不可慢待的。对她的态度,就是对皇上的态度,岂可疏忽分毫?更何况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作为皇帝的贵妃,元春已不再是贾家单纯意义上的女儿,她已经是实实在在的天下主子呀,这点家国规矩是谁随便就能破敢破的?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任何人在君臣关系上都是不能丝毫夸越雷池一步的。元妃省亲那一章节里,荣宁二福上至贾母、贾政、王夫人,中至元春的同辈兄弟姐妹,下至晚辈侄儿侄女们,在其省亲之时,无一不是按照封建礼节向她行君臣之礼。

  作为元妃父亲的贾政,平日里一副道德君子模样,言行举措无不严格恪守封建礼教。他对子女要求极其严苛,致使年里节道一家人围坐一起其乐融融之时,只要有他在场,气氛立刻就板滞了三分。以至他的母亲贾母每每在他顺理完普通礼节后,就要找个理由把他打发走,好使众晚辈无所拘束谈笑言欢,逗贾母取乐。贾府里,大小事宜上能与贾政意见情趣一致的人几乎没有,他是十足的孤家寡人。他的哥哥贾赦,侄儿贾珍、贾琏,儿子贾宝玉,没有一个能与他心相近道相同,唯一有可能继承他衣钵的长子贾珠不幸早亡。其他子孙,贾政很难与他们有共同语言。贾府里几乎所有人见了他都噤若寒蝉,毕恭毕敬,无不敬而远之。 可事情总有例外,在元妃省亲一事的筹划上,荣宁二府里包括家政在内的所有人意见出人意外的空前一致,大家一致同意穷全部能力操办此事。其实这点也毋庸置疑,所有人心里都明白,他们所做的一切努力不是在迎接自家出阁的女儿元春回娘家,而是在迎接贵妃娘娘的驾临。 按说那时候的贾府已经处于夕阳西下之时,不仅头顶的光环荣耀大不如昔,就是举家拥有的财富也远逊过去。要想构建一个气势恢宏,基本上能够勾连得住皇家豪华气派的大观园,实非易事。然而,贾府里上上下下只有一个心思,有能力没能力是一回事儿,尽心不尽心又是一回事儿。自贾母那代起就沐浴着浩荡皇恩的贾家,说天说地,岂能有怠慢主子的份儿?

  于是乎,大家挤尽钱财,挖空心思,即便高筑债台也要营造起大观园来。到底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贾府里,有贾政的点头同意,有贾琏、贾珍等人的合理操办,有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一座气派非凡的大观园终于如期营造成功。它面积宽广,设计精巧,内里科学合理地密布着亭台轩榭,楼台高阁,假山池沼。流连其中,四时之景毕现,花鸟虫鱼齐全,层次屈曲回环,处处别有洞天,活生生幻化出一幅人间仙境。以至于省亲之后即将返回皇宫的元妃娘娘一再诚恳地叮嘱家人,以后在任何事情上不要再太过“奢靡”了。豪华的大观园在元春省亲之后,因是贵妃娘娘留足之地,没有上音下达,贾府里阖家老小是不能随便趋近的。还是娘娘心怀博大,不久就发下懿旨,说偌大一个园地闲置着怪可惜的,就让两府里的众姐妹还有宝玉等人搬进去住吧。一时间,冷寂有时的大观园又热闹起来,公子小姐们在里面尽情吵闹欢愉,打情骂俏,互置恩怨,结社吟诗,演绎宝黛钗三角恋。凡是在那样一个群体里该有的情趣、情态、动能,几乎应有尽有。

  然而好景不长,不管是贾府里的姑娘还是亲戚家的姑娘,年龄大了总要出嫁,男孩们大了总要成家。欢乐时光没有维系多久,大观园里的姑娘小伙们便在命运支配下各奔东西。姑娘们远嫁的远嫁了,多灾多难如林黛玉似的魂消香殒了。只有极善心机的薛宝钗在与心性单纯的林黛玉争做宝二奶奶宝座中最终取胜,成了贾府里继李纨之后的第二个贞节寡妇而空守着独子与大院,身披着所谓的贞节虚名,聊以打发寂寞时日。林黛玉死后,贾府又遭遇了朝廷的抄家之劫。昔日繁华热闹的大观园自此便冷落荒寂下来,以至于有一个阶段竟闹起了鬼怪来。曾经的温柔富贵乡和烟柳繁华地,一时间成了人人闻之胆寒的狐媚妖孽飞窜之处。此时已经日渐寥落的荣宁二府,人丁寂寥,唯一能堪大任的贾宝玉在遭遇家族变故与爱情颠覆催打之后,终于看破红尘,遁入空门,成了形影无定的游行僧。 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曹雪芹在该书前几回中就已经给荣宁二府做了最终归宿定论。尽管该书后四十回的续写者高鹗硬要违背雪芹原意,给荣宁二府来了个尚能死灰复燃似的兰桂齐芳结局,也终究阻挡不了以荣宁二府为代表的封建王朝必然衰颓覆灭之势。

  一个封建家族,即便是一个具有皇亲国戚般身份的封建大家族,在依然死而不僵的时候,许多事情上未能也不可能走出历史所传承的传统俗套。迎接贵为娘娘的女儿元春回家,贾府动用了几乎全部的精力与财力大兴土木,大搞今人所言的形式主义,以至于最后把自己拖得筋疲力尽,不得不背上沉重的债务负担逐步走向没落。一个省亲大观园,几乎耗尽了一个封建大家族经年所积累的全部财富。虽然这样,繁华的大观园在短暂的喧闹之后,最终只落得个惨败荒凉,人迹罕至,野兔狐狸潜伏,乌鸦飞鸟喧鸣结局。细细纠来,这一切到底为了啥?其实原因很简单。一句话,这一切都是传统陋习所致。

  自古以来,我们这个国家就盛行着充满套套路路的形式主义。这种形式主义的表现有三,一是攀比心理;二是虚荣心理;三是逢迎心理。 所谓的攀比心理,大都来自周边街坊邻居或者自己的同僚同学亲戚,这类人中有谁办啥事情极尽奢侈荣华,赢得了周边人的一致唏嘘赞叹。自己一旦办事,若达不到如此气派,就担心被人耻笑。于是,你能初一,我就初二;你能乘车,我就乘船;你能撼地,我就动天。你攀比我,我攀比你,最终攀得大家财力枯竭,筋疲力尽,再无能力攀比为止。

  所谓虚荣心理,主要来自无自知之明。许多人看不清自己几斤几两,总觉得所有人都在关注着自己的一切举动。每做事,似乎不是在为自己做,而是在为别人做。自以所办之事办得气派了,自己的身份就增长了,自身的荣耀就飞腾了,自己就被人看重了。

  事实如何呢?其实这些人绝无自己想象的那样受人关注,外人根本就没把他当作一回事儿。他办起事来,阔绰大方也好,小气吝啬也罢,周围的人并不十分留意,或者根本就没留意。顶多少数人在他办事的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之时,有意无意看上一眼两眼而已,哪就会把你的事情当做皇帝登基一般高看三分?闹腾到了,你钱财花尽了,日子紧巴了,没有一个人同情你,可怜你,说你曾办事阔绰而接济你一分半毫。你该过穷日子苦日子,照过不误。

  逢迎心理是极其严重危害极大的一种心理痼疾,主要来自官场。自古以来,举凡迎来送往的官场中,不少上级官员确实有相当一部分人很看重下级官员对自己的拍马溜须。当然,也有不少官员根本就不在意下级官员在这上面所做的种种铺展与花样。他们可能会在莅临某地时,有意无意对地方官员营造的迎接氛围瞄上两眼,也可能根本就不会留心下级官员费尽心机构筑的虚假迎接情景,有的连走马观花都谈不上。

  他们身过如鸿影掠空,留不下丝毫心理印痕。可在许多曲意逢迎上级的下级官员那里,这一切都比生命还重要。他们深谙官场逢迎之道,每有上级官员下来,都会事前生尽千方百计了解上级官员的秉性脾气兴趣爱好,然后因地制宜对症下药,不惜动用血本,营造所谓的盛世景象,以求得上级官员的欢心,然后不失时机地投机取巧,好使自己加官晋级。

  元春省亲,贾府之所以不惜一切营造豪华浓郁的欢乐气氛,谁都知道他们的醉翁之意在哪里。那绝不是为了元春,而是为了皇上。如果自己的举措皇上闻之甚喜,一切努力就会如愿以偿。皇帝朱笔一批,花掉的银两有可能加倍回报,加官进爵也自然在情理之中。如此一举多得之美事,何乐而不为? 时过境未迁,历史跨越数百年,官面文章依然有人在做,而且发扬光大。今天,或者说相当长一个时期以来,官场上盛行的形式主义之风不仅未能退出历史舞台,反而有更加发扬光大之势。

  虽然迎来送往的形式主义表现,中央已三令五申,明令禁止。可在下面依然死魂犹在,暗流滚滚。大家明面上不敢做了,私下里照做不误。一旦上级领导要来检查,下边如临大敌。严防有人趁机拦车喊冤,破损的道路要及时修整、迎接的氛围要倾力打造,巨幅醒目的标语牌匾要抓紧制作,大扫除工作要里里外外,所有交警甚至村镇办人员要全部上路,地方政府全员出动,担负迎接的各级领导次第督查,所有政府机关与直属单位要不惜人力物力。

  总之,一个目的,要给领导留下最好的印象,落下最好的评价。 越是层级高的官员来访,地方上的花费越是大得怕人。

  笔者亲眼目睹过这样一次迎接上级领导前来某地检查工作的准备情况。

  据说是一位领导要来某地参观,一时间忙坏了省市县乡各级官员。在那段做迎接准备的时间里,上上下下忙成一锅煮。所有规定路线合力清扫,凹凸路面全面整治,道路两旁所有杂草全部清除,各种标语牌子鳞次栉比,省市县拨专款全力支持,地方政府各机关各尽所能。

  据知情人士透露,镇上各单位为迎接领导光临的花费都在七八万元左右,整个迎接活动全部花费粗略估算,至少在数百万乃至千万。这一切,那位领导当然一点不知,他只是在预定时间里乘车一路走来,到参观地点在地方各级领导的陪同下看了事前要看的内容,然后开一个座谈会就返回了。地方上劳民伤财做出的套套路路,领导几乎一点也没有注意。事后连地方上的主要领导都止不住叹息:咱们累折了腰,人家领导哪能看得到一星半点啊! 为迎接一次上级领导检查,地方政府动辄就花了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这实在不是一个小数目。

  这样数目的钱,要是花在民生上,保不定能解决一个乡镇多少实际问题呢。如果中央那位领导知道了真情,不知道该作何感想。我想,他一定不会赞同地方政府的如此做派,甚至很可能还会对一连串虚耗国家财力的地方领导大发一通脾气呢。必定反官僚主义反形式主义是中央几年来一直大力提倡的方针,那些骨子里残留着形式主义基因的许多地方官员,他们也真是顽固得可怜又可恨呢。 由此看来,固有的顽疾是不可能一纸文件一道命令就能够令行禁止的,是必须要经过时间的砥砺,反复的揉搓,不懈的努力,方可达到预期目的。

  贾府里为贵妃省亲兴建的大观园还是省省吧,为迎接领导检查时花在形式上的铺张浪费还是停止吧。中央精准扶贫的攻坚战激战正酣,还是把这些有限的钱财与官员们的主要精力全部用在民族复兴的刀刃上吧。

  2018/9/12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