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我看《邪不压正》及其他

作者:伏牛石 发布时间:2018-08-01 21:16:30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姜文新导影片《邪不压正》上映以来已经被炒得沸沸扬扬了。在当今中国几位大牌电影导演里,姜文算得上是后起之秀,也算得上是大牌导演群里一匹独具特色的黑马。他作为演员成名早,作为导演却落在陈凯歌、张艺谋、冯小刚等之后。他所执导的几部电影我没有全部观看,只有《让子弹飞》和《鬼子来了》在电脑上粗略看过。说句不大恭维的话,姜文执导的这些电影和其他几位炙手可热的导演执导的片子一样,引不起我太大的观看欲望,虽然勉强看了,留下的印象也谈不上有多深刻,甚至说简直有点模糊。

  记得当年在儿子的介绍下观看《让子弹飞》时,我刚开始学写博客,于是就根据自己看后的粗浅感受,一连写了三篇所谓的观后感。内容多是对影片中所反映的社会现实进行分析的文字。后来在博客群里和部分网站上看了不少高人们撰写的评论文章,才深感自己的无知与浅薄,因此也未敢把这些东西发往任何网站,只在自己鲜为人知的博客上了无声息地沉寂了几年。后来博客写得多了,难免就有不小心触犯时代禁忌之嫌,终于在几年后的一天被莫名地关闭了。致使里面花费了不少心血涂抹出来的不少文章因未留底稿而永远难见天日了。

  实话说,一部电影的容量必定有限,很难与同类型动辄就几十上百集的电视剧相比。电影的编导演员即便再想表达自己纷繁复杂的思想愿望也一定会因容量问题难以弥补太多的缺憾。正像一篇短篇小说,它的容量无论如何都难以与长篇小说相比拟。既是手法高明如鲁迅、莫泊桑、欧亨利、契诃夫等世界级的短篇小说巨匠们,他们的每一篇传世经典作品也不可能蕴含太多太深邃的意蕴,只要在某一方面能达到别人难以企及的艺术水准与思想高度就十分难得了。

  关于姜文的几部电影作品,自出世以后,似乎算得上是同时代影片中获得赞誉较多,拔高成分也较突出的宠儿。就拿他的新片《邪不压正》来说,一经上映就已经赢得了广泛的叫好,迎来了太多的溢美之词。有的论者直把自己对生活的认识与见解移情到电影的每一细节中,相加分析,深入挖掘,似乎剧中的每一个镜头都蕴含着无尽的寓意,昭示着深刻的意蕴。他们把自己的心思当作姜文自己独运的匠心,对影片的场景与人物抽象再抽象,拔高再拔高,赞美再赞美,简直里面的每一景、情、人,都是能反映出宇宙大世界的智慧水滴了。

  说句实在话,面对这些评论,我怕姜文自己看到后都会窃笑或者吃惊,甚或至于因自己制作该片之时没有这么丰富的联想而隐隐而生愧疚之意了。

  一部只有一两个钟头时间的电影,能有多大吞吐天地般的城府与气象?能包纳多少人世间的风云变幻与奇思妙想?更何况电影制作者们不会也不可能在一部两个钟头左右的影片中渗透进那么繁杂玄奥的人生内涵。若电影里真蕴含着那样繁多伤人脑筋内涵的话,观众看这样的电影不是在享受,而是在受折磨。那么深奥玄乎的影片,绝大多数观众即便看上十遍百遍也不可能悟出其所谓内涵的十之二三。即便电影的内涵确如论者所言,试想,谁看一部电影愿意花费那样的功夫去劳神费思地一一揣摩?倘若电影都看成这个累人样子,那它的娱乐成分何在?它使观众看中看后受感动受教育与心灵不自觉地受到某种震颤进而产生强烈共鸣的成分又有多少?大家以后还能于摆脱繁杂事务之后通过看电影求得一时的欢快与解脱吗?还能从中求得观看中油然而生出的感情愉悦与心理发散吗?

  时下的中国电影,我是经常不看的,即便偶尔看了,也多被其搅得云里雾里的咋着也难捋出个头绪来。当红影片中,什么《满城尽带黄金甲》啦,什么《无极》啦,什么《无间道》了,我愣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看它们竟比早些年刚开始看西方影片时还吃力百倍千倍。这些电影,没有完整系统的故事情节,只有断续破碎的玄幻镜头。许多如我辈庸碌之人从头看到了,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些电影,民族化风格荡然无存,故事情节离奇古怪支离破碎,过分夸大的特技镜头比比皆是瞒天过海,人物言语动作表情非土非洋犹如来自未知的宇宙边角。影片中不管什么人都必会暗藏几招可升天入地的惊人功夫,时不时都要在各种场合陡然间一显身手;所有人都心怀叵测,无时不在挖空心思与人斗心机。影片中的世界处处充满玄机,时时浸透杀气;里面的人物,人人危机重重,个个朝不保夕,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什么地点会被什么人有端无端地算计,遭遇什么样的杀手,顷刻间让自己陷入困境或遭遇不测而一命归西。

  说到姜文的这部新作,我几乎是在半昏睡半清醒的状态中勉强看完的。看后的感觉犹如当年看他的《让子弹飞》和《鬼子来了》一样,较之其他几个大牌导演的作品来说,姜文的作品好歹还能人看出某些头绪,因此也还能写出一点观后感受来。

  《邪不压正》的主要内容并没有走出传统影视剧复仇模式的窠臼,主人公依然是由个人之间的恩恩怨怨与打打杀杀,在剧情发展中逐步演变,最后升华到家国情仇人间正义相交织的高度。影片的主要故事情节就是师哥朱潜龙勾结日本人根本一郎威逼师父将自己的家园交出来改为种植毒品的园地,师父恪守民族道义断然拒绝,朱潜龙恼羞成怒,与根本一郎一起不假思索地拔枪打死了师父一家。师弟李天然由于具备躲子弹本领侥幸免遭屠戮,但还是被师哥朱潜龙抓住后泼油焚烧。就在李天然命悬一线之时,正好遇到美国医生亨德勒与其中国好友蓝青峰而获救,随后被送到美国学医,并加入了蓝青峰所在的革命组织,最后接受组织召唤回国。彼时正是中日战争全面爆发前夕,身负国仇家恨的李天然便开始了自己的复仇历程。最终在红颜知己关巧红等人的帮助下,杀死朱潜龙和根本一郎,复仇成功。

  该剧留给我的最深印象是李天然朱潜龙师兄弟俩之间的恩怨纠纷。灭绝天性的朱潜龙,为了一己私利,不惜出卖灵魂,早早就与日本人勾结在一起,种植贩卖毒品,祸害自己同胞,赚取不义之财。最可恶的是,朱潜龙自己作孽杀了师父一家,却居心险恶地嫁祸于师弟李天然。他为师父立了一尊塑像,把师弟李天然污蔑为杀人凶手,还塑一尊李天然的跪像在师父塑像跟前。随后,他大造舆论,混淆视听,终于颠倒黑白成功。原本是杀害师父凶手的朱潜龙一时间成了恪守人间道义的道德化身,遭杀戮侥幸未死的李天然却被污蔑成了杀害师父全家的罪人。

  朱潜龙的所做所为及银幕形象,在生活里极具代表性。仔细想想,人类历史上此类人此类事还少吗?现实生活里此类人此类事灭绝了吗?非也。自古以来,我们熟知的历史上,颠倒黑白之事不仅比比皆是,而且经久不绝,在某些时候甚至愈演愈烈。

  朱潜龙为师父塑像绝非是他一时良心发现所致,更不是他幡然悔悟后带着忏悔之心以此向师父一家谢罪。他为师父塑像的唯一目的就是借此掩盖自己杀害师父一家的事实真相,把罪债强加到师弟李天然头上,好使自己堂而皇之地既做妓女又立贞洁牌坊。

  朱潜龙之流灭绝人性的道德的乱伦行为,一旦被当时之人或后世之人澄清事实,均会被无情地打入历史暗角,但朱潜龙之流的不死灵魂却时刻盘桓在中华大地上。一部历史,谁能分辨得清里面的真假面貌?绝大部分史书都是取得政权者钦命下的产物,它体现的必是统治者的意志意愿。能抬高统治者身份形象业绩的,即便没有著者也可以被授意将其写得言之凿凿活灵活现,最终以不可撼动的文字以假乱真;不利于甚至有损于统治者光辉形象的东西即便是真实的,也会被掩盖被阉割被嫁接被篡改。

  煌煌二十四史中,只有司马迁的《史记》最具作者个人的主观成分,因为他是唯一未受统治者授命而独自写作的人。虽然如此,司马迁的笔下也并非全是公平正义之言。他也自觉不自觉地会把个人的恩怨好恶倾泻其中。譬如他对刘邦的评定,我认为就未必真实公正。一个成就帝业之人,哪能是一个如他笔下所描绘的刘季一般的小混混,小泼皮?刘邦若真是那副德性,如何能威服众人,如何能招引四方英才与之共谋大业?司马迁之所以把失败的项羽写得那么悲壮高大可敬,而把成功的刘邦写得那样下作龌龊甚至满身无赖气?主要原因还不是刘邦的后代汉武帝给他实施了宫刑,使他蒙羞了奇耻大辱?倘若汉武帝一味重用高抬司马迁,把他视为心腹,对他恩爱有加,他笔下的刘邦一定又会是另一番模样。只要稍稍思考一下,开辟了大汉几百年基业的一代豪杰刘邦,一定有同时代人中难以企及的超群智慧与超凡人格,一定具有一统天下吞吐四海的雄才与大略,一定具有光芒四射无以伦比的人格魅力,一定具有慑服天下的满腔豪情与盖世英气。倘若像司马迁笔下所写的那样猥琐与不堪,不要说韩信张良萧何之流的时代奇才不可能归顺他鼎力辅佐他,即便如樊哙之辈的军中莽汉也决不会死心塌地地追随他。

  然而,如椽巨笔一旦攥到了司马迁手里,司马迁就有了挥洒自如的使用权力。正如汉朝的政治大权攥在在汉武帝手里一样,司马迁面对那样至高无上的权威只有无可奈何的依附,即便心有万般怨愤但为了苟延残喘,也不得不接受宫刑这一足以诛杀人灵魂的严酷惩罚。而司马迁一旦回到史学家的位置上,他手中的笔就是汉武帝手中的权杖,具有除他之外任何人都无可替代的无上威力,即是他再带着史学家的公允之心去撰写历史,也难免在写刘氏家族人和事的时候不掺杂一星半点个人私怨。作为文字的史书一旦定型并传之后世,那就是难以撼动的金科玉律,谁也不可能扭转。从此,刘邦在历史上在后人心目中的形象,也就永远败给了他手下最终的败将项羽了。

  司马迁的形象在历史上一直都是正面的,他接受宫刑受尽屈辱完全是为了完成自己的未竟大业,这一点谁也不可否认,笔者也绝无有意轻慢他,这里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时至今日,生活里的朱潜龙还少吗?一部人类历史其实就是一团团远去的迷雾,史书上留下的点点蛛丝马迹顶天也只能是真实历史残留下的几粒未必真实的碎片,这些碎片无一可以完美无缺地粘连出历史事实的原始品相。后人也只能据此去发挥自己无限丰富的想象空间,根据时政需要和个人好恶去虚幻率意地揉搓它,再造它。

  古人说的尽信书则不如无书,除了传统意义上的解释外,另有其深意。它其实也道出了如何对待历史典籍的奥秘所在,今人如果再固守史书信其所记并视之为铁律,那也真怨不得古人了,最后只能怪我们自己。

  远的历史已经远去,留给人思索的空间太广阔,里面的矿藏因太迷蒙而显得太丰富,足以永远让后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而现实的历史呢?它就一定比古代历史真实明朗吗?我看也不一定。既然朱潜龙能够篡改历史,把自己道德沦丧的罪过嫁祸到师弟李天然身上,生活中的不少人一定也会如法炮制。远的不说,就说新中国前三十年的历史吧。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饿死人的主要责任到底由谁来负?至今主流舆论依然众口一词说应由毛泽东来负。为什么?原因很简单,毛泽东是党中央主席,出了那样的问题你一把手不负责谁来负责?再就是六十年代初期召开的七千人大会上,毛泽东自己都说国家经济建设中出现的所有问题自己都要负主要责任。而这一历史真相距离我们不过也就几十年时间,那时的人许多今天依然健在,他们都亲历了那段历史。事实的真相他们基本都一清二楚,可又有谁愿意站出来秉笔披露历史的真实呢?没有,至今没有。为啥?还不是为了和党中央保持一致。既然中央依然坚持原来中央结论的一切,那个人就得服从组织,全党就得服从中央。这是政治纪律,也是组织原则,谁也不可违拗,谁也不能跨越。

  再就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究竟饿死多少人?被肯定的杨继绳的《墓碑》一书至今依然是最具权威性的著述,那上面得出的数字至今依然是不容置疑的确凿事实。近几年,一位大学数学教授,以最科学的手段查阅了大量历史资料,对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饿死人的数字得出了令人信服的结论,他叫孙经先。可他的科学论断至今仍未被主流舆论所接受。他的学术成果,只能在非主流媒体上很有限度地传播,根本引不起绝大多数人的注意。

  杨继绳所谓的墓碑不知为谁而立。为自己,为历史,为真实的死难者,为心里臆造的死难者,为现实需要,为受人之托?反正谁也说不清道不明。有学者在某网站上就饿死人事件连续向杨继绳发出上百篇质疑文章,希望他能站出来回答,可杨老先生一直保持沉默,至今没有一星半点的答复。

  由此看来,现代人亲自经历的历史经历者之间就难以廓清是非,久远的古代历史真相我们能仅凭几部史书就彻底信服吗?看来没那么简单。还是毛泽东主席看问题入木三分。他在自己的词作《贺新郎·读史》中就对历史及历史真相发出过疑问,做出过科学结论。“一篇读罢头飞雪,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五帝三皇多少事,骗了无涯过客。”不是吗?今人的历史今人都说不明白,哪能指望后人去说明白?三皇五帝的历史,真就如书中说的那样吗?值得人思考。

  朱潜龙深谙此类学问,他知道谁掌权谁就能掌控所谓历史真相这一规律,于是他就为自己亲手杀害的师父塑像,把自己打扮成十足的道德孝顺仁义化身,把从他枪下侥幸逃生的师弟李天然污蔑成不仁不义不孝的魔王。

  虽然历史不容假设,但朱潜龙必定是一个虚构的银幕形象,我们就姑且对他和他师弟李天然假设一番吧。假若朱潜龙在与李天然的决斗中,朱潜龙赢了,李天然输了,那他们之间所谓的历史事实就永远成了朱潜龙颠倒黑白捏造的所谓历史永远蒙骗世人了;假若朱潜龙依靠的日本人后来在中国站住脚了,朱潜龙依然掌握着生杀予夺大权,他颠倒黑白的历史也就能水到渠成地按他的意愿而定型同样永远欺世盗名下去了,他杀害师父一家的罪名也就永远扣在了无辜的师弟李天然身上,人们将永远被虚假的历史蒙骗下去了。

  好在姜文是有良心有正义感的导演,他们没有让观众在对朱潜龙制造的黑白颠倒的历史中既气愤还失望,而是给了观众一个闪亮的大团圆的结局。李天然代表的正义一方最终取胜,朱潜龙代表的的邪恶一方最终失败,邪终于没有压得住正。这是人间正义,也是绝大多数人内心向往的结局。朱潜龙为师父塑造雕像一事所遮掩的虚假历史面貌,终于在李天然、关巧红的联手合作下轰然倒塌,历史的真面目终于在血与火的博弈中艰难地浮出水面。

  然而生活必定是残酷的,有时也是让人很无奈的。导演演员可以把剧情根据自己的主观意愿演绎得悲壮而理想,真实的生活就未必能如人所愿地如此顺利推进。谁都知道,阳光灿烂的时间越长,阴霾存留的机会就越短;正义的力量越大,邪恶的势力就越弱。银幕上的朱潜龙最终死掉了,他依傍的外来恶魔根本一郎也死掉了,剧情故事完美落幕了。可生活在继续,朱潜龙们的幽灵依然在生活里到处漫游,颠倒黑白的事情依然堂皇地在人们生活中进行着,既往的虚假历史依然躺在史书中继续欺骗着世人。

  如此看来,时代与历史永远需要李天然们。只有有了他们的存在,朱潜龙们才会慢慢地收手、遁迹乃至最终消亡。

  呼唤李天然,铲除朱潜龙,灭绝根本一郎!

  然而,我们更呼唤铲除朱潜龙们生存的土壤!

  2018.8.1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