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鹤龄:三个大饥荒“惨剧”被揭穿的真实故事

作者:贺合林 发布时间:2018-06-20 15:47:4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近日,鹿野先生提出了一个“为啥只有社会主义国家有‘大饥荒记忆’”的问题。他认为,资本主义社会和封建社会贫富悬殊,有话语权的富人没有饥荒体验,灾区承受饥荒的穷人纷纷饿死,少数幸存者又没有多少话语权,所以,就没有出现大饥荒记忆。“而社会主义国家(由于“在饥荒年代里实行的是配给制度”)则把饥荒带来的痛苦平摊到了每一个人身上,有话语权的上层人士也可以写出自己的真情实感,其他的那些亲历者同样会由于切肤之痛而产生共鸣。”所以,社会主义社会就有了“大饥荒记忆”。

  我认为,就我国所谓的三年饿死三千万的大饥荒而言,根本不是什么上层人士写出自己的真情实感,自然也算不上是什么记忆,而是一个天大的谣言。与这谣言产生共鸣的大都不是饥荒的亲历者,大都是有关三年大饥荒的谣言制造者或是受谣言的蒙蔽者。下面三个真实的故事就是很好的说明。(摘自《粉碎谣诼卫泽东》

  http://mzd.szhgh.com/pingshu/201312/40631.html )

 

 

  一、偷红薯吃的人活活烧死在红薯窖里的“惨剧”

 

  2008年12月20日,华商杂坛有网友转出帖文《四川省前政协委员廖伯康——大饥荒四川饿死1000万人》,看后,随即发出《为四川饿死千万人而发——只想问问廖伯康》。此帖一出,杂坛哗然,随即遭到数十人的穷追猛打,骂声一片。辩论到第四天,即12月24日,有古道西风瘦马网友留言:“您也没个数据或者事实啥的证明您自己的观点或者推论,您叫我们能信您的?您要是有可靠的数据说明当时没有死那么多人,我就第一个支持您!”

  针对其说,本人当即发出了调查帖《三年大饥荒饿死人情况网上调查》,这下乱子更闯大了。骂声自然没有断,有人还给我的调查起了个名,叫做“鹤氏调查法”。由于进入帖子的网友直系亲属在三年困难时期死亡的一直只有6人,随着进入帖子的人数增多。饿死率(实际是死亡率)就越变越小。

  (一)

  2009年1月1日.有位“专门注册为抬杠” 网友在这篇帖子里发了一条留言:

  “今天有空,和旁边村子里的一个小饭馆老板聊了几句。他是河南信阳人,拖家带口的在这儿做生意赖以聊生,今年也就是四十五岁左右。我问他有关所谓三年自然灾害的事儿他知道不知道,他说听老人说,那个时侯他们老家那里很惨,死了很多人,有的村没剩多少。他们村的人饿得实在不行,把红薯窖里面那些坏了的红薯都偷出来吃了;有的人偷的时候被民兵发现,就往死的打;有的人在偷的时候,红薯窖着火,被烧死了。死了的人刚开始还是一个一个埋,后来就一家子里的埋一个坑••••••”

  他在介绍了这场大惨剧以后,接着又发了一通感慨:

  “再多的我也没有往下问,就这些已经让我觉得难以忍受了!可怜的中国农民啊,当初是你们送自己的子弟参军,用小推车支前,才创立了新中国;可为什么新中国创立以后却让你们去承受如此巨大的灾难?

  在这里我不想指责谁,我想既然是人民选择了你(指共产党),你必然有人民选择你的理由,和人民选择你的道理。我只想说,请你真正肩负起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用壮士断腕的勇气,去清除自身机体内的腐败分子,焕发出新的青春的活力!”

  (二)

  这篇留言当时我没有看到,后来看到了,因要写另一篇帖子,所以没有及时给他答复。

  这位网友本就以为全是真的,见我久未作答,愈加信以为真,愈是信以为真,就愈希望我给出答复,也就是要我公开承认错误。因为他知道我在论坛是“有问必答”的,现在不答复他,肯定就是无话可答了。

  于是,他就在第三天也就是2009年1月3日11:37分,把上述内容重发在我的《不怕批,不怕骂,坚持说真话——鹤龄告华商网友书》里,接下来又说:

  “鹤龄先生,这是前天我给你回复的帖子。上次你可能没有看到,这次我再转过来希望您认真看一下!不知您看完以后做何感想,您还觉得您这个调查能做到客观、公正吗?还有意义吗?

  放弃本质性东西的探寻,只在纠缠这样的表面文章,如何告慰这些枉死的亡灵?如何还历史于真相?又如何让那些真正的作孽者受到惩罚——哪怕仅仅是良心上的?又如何避免在中华大地上再次上演这种悲剧?

  你这样的调查,看似执着,实际固执!造成的后果将是真正的亲者痛、仇者快!你的这种调查,只会让刚刚聚集起的网络正义力量声音得以分化——因为绝大多数网民对腐败、特权、虚假造假深恶痛绝,这一点本身大家是相通的,是站在一条战线上的,但是由于你这种不切合实际的所谓调查,目前已显现出分化的苗头,你难道不该自省吗?”

  9分钟后的11:48分,他又把上述内容复制到我的《上世纪大饥荒饿死人问题网上调查》里。

  见他如此心切。我决定再拖一下,把与他同观点的那些人的情绪都激起来。

  13:34分,他又留言:“我们这儿有句俗话:吃谁的饭砸谁的锅,睡哪家的炕拆哪家的窝!看看今天的那些落马高官们,不就是这样一群混蛋吗?"他们不就是历史悲剧和今天社会不和谐因素的直接制造者吗?认真想想吧!鹤龄网友!敌人不是这些看似偏激、实则苦心的网友,我们大家共同的敌人,是那些“吃谁的饭砸谁的锅,睡哪家的炕拆哪家的窝”的,制造昨天的悲剧和今天的许许多多‘周老虎’的混蛋们!”

  有位叫罗布庥的网友又不失时机的补上一条:“记得小时候,大人们讲过,有人偷生产队的粮食,被抓了,晚上下大雨,水灌进窑洞,人被砸死了。”

  14:07 分,专门注册为抬杠再次留言催促:鹤龄先生,请回答!

  有位北院门网友,是与我同观点的,见我一直不答,便连着三次留言给我提示。

  第一次留言:“看起来上面的都是听说的”。

  第二次留言:听说的。(引用“他说听老人说,那个时侯他们老家那里很惨,死了很多人”)

  第三次留言:又是听说的。(引用罗布庥的留言)

  古道西风瘦马网友对北院门不满了,说:可不是吗!饿死的。一个都没来!

  专门注册为抬杠也不满,说:是啊,是听说的。问题是,我所说的这个小饭店老板和家人,有可能参加鹤龄先生的调查吗?那么现在我就代表他们接受鹤龄先生的调查,让他算一下百分比!

  14:51,他再次催促: 鹤龄先生,请回答!

  14:53,他又催:鹤龄先生,请根据这个计算一下新的百分比!

  我只是看着,仍不作答。专门注册为抬杠就一直紧催。

  19:33: 鹤龄先生,请你把我所问到的信阳这家人所说的加进你的统计数据中

  19:38; 鹤龄先生,我看到您在线,请回答。

  19:54; 鹤龄先生,我看到您在线,请回答

  20:12; 鹤龄先生,我尊重您,同时也希望您尊重我!你一天不回复,我只要看见您在线,我就会把这个帖子重新顶起!

  20:13: 鹤龄先生,我尊重您,……(重复上句)

  21:05 :“鹤龄先生,我尊重您……(重复上句)

  见专门注册为抬杠一而再再而三的呼叫,而没有我的回应,草根小民网友估计我一定不能回答了。于是,发话:已经脑死亡了。 算了。

  在华商杂坛与我辩论最多的灵魂摆渡者网友也说起了风凉话,讥讽道:也许鹤龄老先生:当年迎风尿三尺,如今却顺风尿湿鞋……哎,老了……

  叶孤城附和:他不会老?

  七色娱乐社区:会老,但不要老糊涂!

  见我一直没有露面,与我同观点的西园公子想帮我解围,于是,留言打圆场:饿死我了!今天一天没有吃饭,头晕眼花天旋地转!老头。去遛遛鸟,逗逗小孩多好!真的累了!

  古道西风瘦马立刻把他顶到了墙壁:“你啥意思?你不让鹤老发言?你剥夺鹤老那啥的权利?”他这是用的是激将法,逼我说话。

  ……

  1月3日就这样过去。

  (三)

  1月4日 12:04 分,专门注册为抬杠又催了: 鹤龄先生,我尊重您,同时也希望您尊重我!你一天不回复,我只要看见您在线,我就会把这个帖子重新顶起!

  这时候,我开始给他回复。我说:

  专门注册为抬杠网友: 谢谢您的尊重,您也确实是一位值得我尊重的网友(他在华商一直没有骂过我,属于比较文雅的一个),我非常尊重您。因这几天有点别的事,没有回复。请谅。其实,本人早已申明,在调查贴里只接受网友提供所需的调查情况,其他问题一般是不予答复的。

  “古道西风瘦马”一听,以为我又想推脱。立即说:不管是真话假说,还是假话真说,我都支持你讲话,您不说,我们该多寂寞?

  “装大蒜”随声附和:我说呢,咋变腔了。

  他们没料到我这次是专来答复专门注册为抬杠的。

  我答专门注册为抬杠:

  (引用其原文:“有的人偷的时候被民兵发现,就往死的打;有的人在偷的时候,红薯窖着火,被烧死了。死了的人刚开始还是一个一个埋,后来就一家子里的埋一个坑••••••”)

  看了你提供的情况,我觉得这位老板所言不实。

  难道你不知道,民兵并不是联合国派的维和部队,也不是国家派的正规军和警察,他们本身就是农民,没有谁给他们发工资,也没有谁给他们发补贴,更没有人给他们发奖金!他们不但自己是农民,他们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大都是农民,他们的亲戚朋友也多是农民。他们干嘛要和自己的父母兄弟还有亲戚朋友过不去呢!

  再说,在那些树根树皮啃光了的地方,也没有人给民兵发白面馒头吃呢。他们照样也只能啃树根树皮。别人该饿死,他们同样也是该饿死的。他们怎么就会这样傻?专门和自己的父兄过不去!谁能解释清楚这个问题!

  还有,红薯窖里起了火,肯定是阶级敌人在搞破坏嘛!肯定是阶级敌人在里面堆了干柴,淋了汽油的。要不,红薯窖里的红薯是绝对烧不着的。

  请您想想看,偷红薯的农民总不会明火执仗举着大火把进窖吧,怎么有可能着火呢,就是带几个大火把进窖也无妨,您就带几个火把去试试,看能不能烧燃红薯窖!

  再说,烧死那么多人在窖里,把窖门封死就行了,多省事,还挖什么坑啊!

  (四)

  谣言一戳就破!没有人再为这个红薯窖里烧死人的“惨剧”发声。“七色娱乐社区”网友心犹不甘,对我说的民兵不会和自己的父兄过不去发起了诘难,给这场“惨剧”留了一个尾声。他留言:照你这么一说,旧社会里的那些所谓的爪牙,家丁那都是虚构的了。都是农民子弟,怎么可能为财主们欺压百姓呢?

  我答:你说的那是爪牙,爪牙和禽兽的躯体是连在一起的。你见过离开躯体而活着的爪牙吗?反正我没见过!你知道什么叫家丁?丁就是人口的意思。如抓壮丁,人丁兴旺里的丁就是指的人。所以,家丁其实就是家人,自家的人。你说说,爪牙、家丁不为主子服务还能为谁呀!而我在这里说的是民兵,民兵是像兵一样的民,而不是像民一样的兵!他们的社会地位绝对是定格为民!

  专门注册为抬杠:呵呵,你强辞夺理,旧社会爪牙保护的是财主,新社会爪牙保护的是干部,相同的。他们都来自人民,都有武器,可以用暴力打压人民。只是名字叫得不同而已,不要你用字面来区别他们。你当别人不懂下岗就叫失业?

  我答:你以为我是强词夺理?那好吧,这回我就不强词了。“爪牙家丁”与“民兵”的不同,绝对不是一个词“强”来的。本质的区别在于是否有人身的依附性。爪牙和家丁是依赖主子为生的。而当时的民兵却是和其他农民一样,依靠在生产队出工自食其力,没有任何额外的报酬!

  (没有人再答话)

  二、十一个孩子饿死九个的“惨剧”

  长发媚精灵:“楼主,我一直不愿意说话,可是就在刚才,你知道我想做啥吗?我想拿我的鞭子抽你丫的。怎么会有你这样无耻的人,你身上流的是血还是水?你还有点人的味道没有。我的外婆今年81岁,请问她的见证是不是可以是事实呢?我外婆的姐姐生了11个孩子,只活下两个,剩下九个孩子活活饿死了。我的外婆在我大舅三岁的时候,又生一个儿子,自己亲手把第二个孩子掐死了,用哺育第二个孩子的奶水喂养我大舅,才没把我大舅饿死了。单我外婆姐妹几家就死了十个孩子,你告诉我这不是饿死的,那是怎么死的?”

  长发媚精灵提出的问题其实很好回答。在生育无法计划控制的过去,由于受生活条件和医疗条件的影响,婴儿成活率低,生育多而成活少,是一种普遍现象,也是一种正常现象。淘汰一部份生命力弱的,保存生命力强的,这是人类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客观规律。因为成年妇女的生育年龄长达三十余年,生育七八个孩子是常事,像长发媚精灵外婆的姐姐生11个孩子的现象也普遍得很。如此频繁的生育,要是没有这种存强汰弱“机制”,世界人口很可能早已爆炸,人类社会很可能早已毁灭。不用说过去那种十分低下的社会生产力无法应对人类自身繁衍的高生产力,社会生产力极大提高的今天,同样如此。试想,如果一对夫妇生育七八个乃至十几个孩子的现象得不到控制,谁又能保证这些孩子都能够个个成活呢!

  至于长发媚精灵说她外婆把第二个孩子掐死,用奶水喂养大儿子才使大儿子没有饿死的故事则是一个大笑话。因为育婴妇女的乳汁不是清水自然转化的。它的来源只能是食物。如果没有比较充足的食物提供营养,她外婆的乳汁从何而来?既然还有一定的食物,又何必通过母体转化成乳汁喂养已经三岁的儿子呢?直接让孩子自己食用摄取营养不是更好嘛!这样更有利于孩子的发育和成长。

  三岁孩子还吃母奶,这是母亲溺爱孩子的一种表现,而不是大饥荒景象。所以,当时我也没客气。针对他要“拿鞭子抽我”的挑战给以狠狠的回击。我答复他:

  “请你先拿鞭子抽自己几下再说。不错,你外婆的姐姐生了11个个孩子只活两个,请问,都是在三年大饥荒生的吗?那不会叫人笑掉了大牙!即使走“高速公路”,一年一个也要从解放前生起才行呀!再说,其他人都在闹饥荒,她老人家却在夺高产,有这样的事吗!”

  长发媚精灵好久没有答话。为打虎而来留言帮腔:

  “你有没有脑子?不都是生于大饥荒的三年,难道就不能在那三年去世?还笑掉大牙?面对逝者,你还有没有良心?”

  长发媚精灵见有人帮腔了,就说:“你脑子真的病的不轻啊。大家看看这个神经病。”

  我答:“大家看看谁是精神病,他外婆的姐姐在三年内居然生了11个小孩,正常人会说出这样的话吗!”

  装大蒜说:“他没说是三年生的。”

  我答:“那又为何都算在三年大饥荒饿死人的账上!”

  装大蒜:“如果死在三年就可以算。”

  我说:“这是对的。但不可能,那时他外婆的姐姐才三十多岁,不可能就生了11个孩子。”

  为打虎而来:“你有没有脑子?不都是生于大饥荒的三年,难道就不能在那三年去世?还笑掉大牙?面对逝者,你还有没有良心?连我都想大耳光扇你。你怎么知道她外婆的姐姐那时30多岁?30多岁怎么就不能生11个孩子。”

  我说:“想大耳光扇”,那就请你把上面的内容看清以后再扇好了。看是应该扇我还是扇你自己?她妹妹今年81岁,当时只有30岁,她本人不是只有30多岁吗?

  育龄妇女,一年生一个小孩的情况很少,不间断地一年生一个一直生到11个恐怕没有。这是人的生理情况决定的,如果不间断地一年生一个,不但小孩的哺乳会受到很大影响,难成活,就是母亲亦相当的危险,不用说身体吃不消,在当时的落后医疗条件下,妇女生育死亡的也很多。一般情况下,妇女生育11个孩子,至少需要十七八年,多则二十几年至三十来年。所以,生育十一个孩子的三十多岁的母亲是不可能出现的。”

  为打虎而来:“你还有逻辑吗?妹妹30岁姐姐就一定30多?以前兄弟姐妹之间相差20岁都不稀奇吧。”

  我答:这是他自己的事,没作任何前提表述,说一句“生了11个只活两个”就骂别人无耻。中间留下这么大的“自由裁量”空间,难道别人就不可以去揣测!就依你说的,算她大妹妹20岁30岁吧。五九年她就有五、六十岁了。那她的孩子岂不都是生在旧社会,要算账就该去找蒋介石。她如果要找毛泽东算账,就只能是30多岁!

  为打虎而来:“生在旧社会,在60年前后饿死,也要算在蒋介石头上?你凭什么自由裁量别人的事情?这空间是你自己给的吧?”

  我答:“不是死在三年饥荒时就不能算是饿死,死在这三年内也不全是饿死。他不把话说清楚就骂人,我就有权对他那些不知所云的话进行揣测,回驳他。”

  为打虎而来:“你的揣测丝毫没有逻辑。”

  我答:“这只是你的看法而已。这个问题很好说明。如果当时她已经六十岁,她的11个儿子都是生在四九年以前的旧社会,又都活到了三年灾荒时候,那么,她的多数孩子早已成年,最小的也有十几岁了。正是生命力最旺盛的时期。怎么有可能他们大都饿死而六十来岁的父母却没有饿死!所以,我们可以断言,这九个死亡的孩子不可能集中在三年饥荒时一起被饿死!”

  (没有人再答话)

  三、一家七口饿死在一起的“惨剧”

  一位叫“英雄本是多孤独”(下称孤独)的网友在我的帖子《四个人口非正常死亡数据你信哪一个》中留言:

  有位网友(指我)拿死亡率说事,我颇不以为然,你是不会体会当时人们的处境,饿死人并非一天饿死,长期营养不良,造成人人走路都要拄拐杖的,风吹即倒,我庄上一家七口被发现时七人抱着一只从村干部家偷来的死鸡(当时鸡饿死的很多)临死时居然没有力气把鸡弄吃了,埋他们的人今还健在。七个人埋一个坑里,他们家三族之内全部饿死,以至无人上坟,后来逐渐坟被平了做耕地了。

  我答:我的这个帖完全是让数据在说话。当然,您也可以不以为然。

  对于“一家七口被发现时七人抱着一只从村干部家偷来的死鸡(当时鸡饿死的很多)临死时居然没有力气把鸡弄吃了”这个信息有点怀疑。

  一个能够破门进入人家偷鸡的人,应该还有比较强的生命力,居然不能把鸡弄熟吃掉,不合逻辑。你应该没有过挨饿的体验。不知道饿急了的人会怎么样吃鸡。饿急了的人吃鸡没有今天这么多讲究。点把火烧掉毛就可以用牙齿啃着吃。即使没有火,会吃生的。

  “Fjljp”网友也涮了他一把:“只能说这一家子比较讲究吃。快饿死的人了还在想着是烤着吃,还是煮着吃更好一点。结果商量着就饿死了。特别是这家人很团结,饿死也是一同死。可以进入世界之最了。”

  我又补了一句:“您这个解释极具说服力。很可能是开了几天会没有最后形成决议。干脆就不吃!”

  孤独:鹤龄兄,既称你为兄,说明比较敬重你对一些事情的分析的能力,然而看你对我所说一家七口饿死之事的评论着实令我气愤,且不说你对此人间惨剧的冷漠与嘲讽,单单你对这件事的分析上稍欠周全,当时的人们饿死并非一朝一夕就死,而是长期吃不饱造成,有好多吃人肉的过不了几天就拉稀拉死了,那是因为他们的肠道已受不起高脂肪食物了,有的走在路上风一吹,倒下就起不来了,一家七口死在一起或许不是一天死的,但当一个人的身体衰竭处于极限时,身边亲人相继死去,会产生什么情绪?反过来又会怎么样影响身体呢?我所说的事情至少我庄上健在老人都可作证,当时悽惨之事,实在太多太多,我手机上网一时很难尽述,如哪位网友怀疑,尽可去皖北各县实地调查,我是毛主席的崇拜者,他曾讲过:不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我答:网友。您好。非常感谢您对我的尊重。

  对于您提供的这个信息。因为非常的特殊且非常重要,可是,您讲述的却非常简单。这句“一家七口被发现时七人抱着一只从村干部家偷来的死鸡(当时鸡饿死的很多)临死时居然没有力气把鸡弄吃了”,没有把问题交待清楚,像“七人抱着一只死鸡”明显存在语病。故很难让人信实。如果讲得详细一些,效果可能就不一样了。

  我是根据你提供的这个简单信息通过事理分析对这一点进行质疑的。其实,你说的“当时鸡饿死的很多”也值得怀疑。从事理分析来看,很多鸡与人一同饿死的情况,与很多人守在一缸水边而渴死类同。这样的情况,如果没有翔实的证据,就很难叫人相信。

  当然,分析得出的结论不一定都是正确的结论,不一定就可以推翻你提供的事实。

  “Fjljp”又给了一个补充:一家七口竟然连吃一头鸡的时间都没有就都死了。不是一起死的还是怎么死的?要知道,一家七口有老有少,身体有强有弱。即使是同时没饭吃,也不可能同时饿死。可你的故事是鸡抱在怀里死的。不是同时死的是什么?

  的确,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但违背常理的事有必要去调查吗?我说牛在天上飞。你是不是也要来调查才能否定我的话?

  孤独:fjljp网友:我反驳下你的观点,一是我说的一家七口饿死被发现时确实是在一起,至于死亡时间上不好确定,或许相隔很久,但被发现时确是七口在一起,其中有人怀中抱着鸡也确有其事,死后埋一个坑也确有其事,至今许多老人回忆起还不免惋惜:偷鸡没吃成反七口埋一个坑,肯定犯了咒了。

  我答:如果许多老人都说过这一家“是犯咒死的”,那就说明他们当时的境况都比较好。因为他们都没偷鸡都没犯咒。所以,这一家七口死在一起只能是个特例。死得蹊跷。

  (没有再答话)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