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鹤龄:再敦促杨大学者继绳先生答《百问杨继绳》且为文斥之

作者:贺合林 发布时间:2018-04-07 13:10:3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杨大学者继绳先生均鉴:

  3月打假之日发于复兴网、乌有之乡网、红歌会网之《敦促杨大学者继绳先生答〈百问杨继绳〉》一文(附二),至今已有二十三日,为防汝以“未见”为词搪塞,故于3月18日又电邮《炎黄春秋》编辑部转交于汝,亦二十天整矣。汝为《炎黄》之副社长,料无不达之理,而一直未见答,是终不敢答也,故再促之。前番之促,估摸汝作为学者,应不至于作缩头龟,故此,对于汝之“答”,尚存几许期盼。现期盼已无,故促之且斥之,寄望以敲击之痛感促汝之缩头一伸也。斥曰:

 

  汝生于乱世,家贫无以为食,幼年过继伯父为螟蛉子。伯家亦贫,受惠于新中国,土改分得良田2亩5分,而汝伯时年六十余,力弱体衰,不胜农耕之苦。旋又得益于合作社、公社及其各尽所能之制,汝伯仅为集体饲一犊,犹今人之饲宠物,闲逸自在。汝遂无后顾之忧,得以潜心攻读矣。1959年4月末,汝伯亡故,享古稀之寿。汝虽孤而未辍学业,继而又就读清华,皆赖政府之栽培也。清华学成,擢拔新华社就业,全系唯汝一人;按时分配就业,全系亦唯汝一人。共产党之于汝,可谓恩泽有加也。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禽兽尚且知恩报德。汝受共产党、毛主席深恩而以仇为报,是不如禽兽远矣!

  当年主席在日,以“红、专”取人,汝遂乔妆“染红”:“崇毛敬江”,溢于言表;赞公社颂跃进,见诸文章;文革造反,斗志昂扬(注一)。染得一身 “红透”!于是:当学生干部,自小学至大学;入团,入党;入清华;旋又入新华!

  1976年9月9日,伟人仙逝。 一时间暗流涌动,乌云翻滚,毁毛反共妖风四起。汝见时移势变,自思弄潮不可后人,遂改弦“唱黑”。“黑”共产党、“黑”毛主席、“黑”共产主义、“黑”人民公社、“黑”新中国,“黑”毛时代!“黑”得神州日月无光,天昏地暗!

  昔是今非,前扬后贬。当年今日,判若两人。何哉?此一时,彼一时,时势使然也!本性使然也!汝之本性:变色龙也、投机商也、两面派也、势利小人也!

  仰洋人鼻息,步洋人后尘,书写《墓碑》。全书谎话连篇,矛盾百出,谣言谬论无可计数,以诋毁人民领袖博取洋人欢心;造天大谣言饿毙3600万,用丑化祖国形象乞得洋人奖赏。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汉奸卖国汝辟新迳!

  将寿终先人假造饿死冤魂,领衔三千六百万 ,妄图“天谣”落于“实地”, 蒙哄世人,为《墓碑》 争可信度。孽子卖父亦出新招(注二)!

  将“死亡人口”等同“饿死人口”,转换学术概念,随心所欲;拉“外流人员”入“饿死人”队列 ,玩弄政治阴谋,不择手段;尤有甚者,未成人形之卵细胞,亦强令充饿死人(注三),如此荒诞之行,与无赖何异乎!

  毛主席国事出行之旅邸,入住几宿甚或一宿,皆视为其行宫,不吝笔墨大加挞伐,如此疯狂之举,与疯犬何异乎!(注四)

  免费“四包(包吃包住包学杂费包分配工作)”读清华,满天下哭诉渡大饥荒!人话乎?鬼话也(124问)!

  弃毛主席 指示一句话,一句话原是真相(注五);改周总理报告九个字,九个字暗藏杀机(注六)!阴险毒辣如是,蛇蝎不及也!

  当初信誓旦旦,愿“为理念献身”,一旦涉及利害,即大呼要“食人间烟火”(注七)},丑态百出矣!

  披共产党员外衣,讥共产主义为邪教,视共产党为不共戴天之仇雠。然则,何不效伯夷、叔齐,绝食“共粟”,自裁以谢天下乎!

  凡此种种,《百问》多有论及。以上乃择其要,其余不复述,留网址如下(附一),汝自去看罢!

  贺合林

  2018年4月6日

  注一、见于清华教授李定凯回忆,他大学与杨继绳同一个系,杨比他高4届。

  《杨继绳——从文革极左到墓碑反共、鼓吹资本主义道路》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zatan/201407/57706.html)

  注二、杨继绳在《墓碑·前言》中记述其父“饿死”的文字比较多,破绽也多。最明显的有: 1)、树根树皮都刨光了地里却还有花生苗留着等他回来采。 2)、1959年2月22日是元宵节,开学一般都在节后,至杨父病倒的4月底也就两个来月时间,其间杨还回家吃过一次牛肉,所以,从他离家到父亲病倒时回家也就一个多月时间,有可能不到一个月,就“发现一切都变了样:门前的榆树没有皮,白花花的,底下的根也刨光了,剩下一个凌乱的土坑”,这样快速的变化,难以置信。而且,从学校到下湾20华里沿途并没有变化,是“走到湾里,发现一切都变了样”。 3)、杨就读的浠水一中距其家仅20华里,用农民的两条腿丈量是咫尺之间,而他对家乡树根树皮啃光的荒景却一无所知。 4)、杨在《墓碑》前言中“精雕细刻”了他父亲伸出的一只手:“这只手和上生物解剖课时看到的人体骨骼标本上的手差不多”,而浠水一中没有人体骨胳标本。 5)、没有疾病仅仅因为饥饿而晕倒的人,倒地便不能吞咽稀饭,不可信。《墓碑·前言》说的“我用带回的米煮成稀饭,送到床边,他已经不能下咽了”,到了答“东方历史评论”中则变成了“我拿回三斤米回家以后,听说我父亲也没有吃到口,被别人吃了,他继续饿着”,原来,他根本就没有待在父亲身边,更没有煮稀饭给父亲吃! 6)、19岁的高中生居然说出了“其实当时他腿上已经浮肿,可我不知道是饿的”的鬼话。……(见1——6问)

  注三、杨继绳在《通渭问题——大跃进五十周年祭》中,用该县1956—1958年三年的人口平均自然增长率测算,得出结论:“如果没有大饥荒,1961年应有人口299506人,而1961年实有人口只有201255人,比应有人口少了98251人,相当于应有人口的32.8%。这98251人包括饿死人口、少生人口和外逃人口。”

  用推算的所谓“应有人口”来推算“饿死人口”,本身就非常荒谬,更荒唐的是,他明知相当于“应有人口”32.8%的“减少人口”中包括了饿死、少生和外流人口,却在该文开篇大肆渲染“虽然通渭饿死人数比信阳少,但通渭饿死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接近三分之一,远远高于信阳八分之一的比例”,毫不犹豫地把“外流人口(活人)”和“少生人口”拉进了“饿死人口”。“少生人口”是没有存在过的“人口”,如果也有过存在的话,那就是作为卵细胞。不幸得很,这些未成人形的卵细胞也被杨继绳拉来充“饿死人”了。见:

  《18问杨继绳:凭什么将未成人形的卵细胞充饿死人》

  http://www.mzfxw.com/e/action/ShowInfo.php?classid=8&id=88287

  注四、《墓碑·第十四章 大饥荒年间的城市生活》:看来,“毛泽东不吃肉”主要是造神者的宣传。即使毛泽东一段时间不吃肉,也不足以证明毛泽东与民共苦。1959年,各省、市为毛泽东(许多地方还加上政治局常委)大造别墅。除省、市首府以外,一些中等城市也竞相效尤。其数量之多,规模之大,古今中外少有。如湖南的'蓉园',四川的“金牛坝宾馆”,湖北的“东湖宾馆”,江苏的“紫金山宾馆”,山东的“南郊宾馆”,杭州的“刘庄宾馆”和“汪庄宾馆”,上海的“西郊宾馆”等等(请留意这个“等等”),都是在1960年前后建造的。这些“行宫”极尽奢华,气派非凡,有些地方的装修标准竟在北京钓鱼台宾馆之上(见58问)。

  杨继绳的这个谣言一出,网上立即掀起了一股大揭毛主席奢糜生活的妖风。为充实杨继绳的“等等”,一些毁毛者便迅速出动,在全国各地为毛主席“大造”行宫,到2010年,便造出了61座。某些主流媒体也不甘落后,如2009年6月19日,《金华日报》发表了该报记者李根荣的《金华神秘的601别墅是毛主席休息室》(应为20军的战备指挥所,毛主席从未入住。见63问)。2009年11月13日《南方周末》发表了迟泽厚的《广州南湖毛泽东住所工程风波解密》(应为广州军区的违建工程。毛主席从未入住。见62问)。

  这些所谓的行宫都是毛主席因国事出行住过一宿或几晚的旅邸,有的根本就没有住过!如济南南郊宾馆,其“酒店大事纪”记载着接待过刘少奇、江泽民、胡锦涛、温家宝以及一些外国领导人,却从没给毛主席安排过床位!可是,这个宾馆也被杨继绳强行拿来送给毛主席作了行宫(见61问)!四川金牛宾馆,毛主席虽入住过,但入住最多的是邓小平(9次),杨继绳却不把它叫邓小平行宫而叫毛泽东行宫(60问)!还有,被杨继绳认定的毛主席要湖南省委为他修的滴水洞别墅,第一个入住的却是时任湘潭地委书记胡耀邦(杨继绳隐蔽了这一事实)(59问)!

  注五、杨继绳在《墓碑·第六章》中提到“在反右斗争中,毛泽东曾希望在江苏省委常委中抓出右派,事后还派彭真到江苏传达对江渭清“打招呼”,说江“右”。江渭清还是挡住了,在省、地、县几级主要领导中一个右派也没有抓”,却不提《江渭清回忆录》中毛主席当着各省的第一书记说的这句话:“对中央的指示,你们不要一听就说这是中央的,就完全照办。正确的,你要执行;不正确的,你要过滤,打坝嘛!”江渭清对“打坝”的解释为:“是我们湖南那边的土话,就是抵制、阻止的意思。” 在反右斗争中,毛主席公开号召地方干部抵制中央不正确的指示,他会希望在江苏省委常委中抓出右派吗?

  注六、《周恩来在三届人大一次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下简为《报告》 ):周恩来总理强调指出,这一时期,我们不但没有借一文钱外债,而且把过去的外债几乎全部还清了。我们欠苏联的各项借款和应付利息共计十四亿零六百万新卢布,已经按期偿还了十三亿八千九百万新卢布,剩下的尾数一千七百万新卢布,我们已经向苏方提出,用今年对苏贸易的顺差额中的一部分来提前全部还清。不仅如此,我们还拿出了比这个时期偿还的外债数额要大得多的资金和物资,支援社会主义国家和民族主义国家(附一)。

  杨继绳在《墓碑·第十五章·二》中,引用这段文字时,将:“周恩来总理强调指出,这一时期……”,改成了“周恩来……自豪地说:在经济困难时期……”,仅仅改了九个字。杨继绳为何要将“这一时期”改成“经济困难时期”呢?因为,“这一时期”指的是二届人大任期的1959——1964年,“经济困难时期”指的是1959——1961年,也就是杨继绳指的“在气候正常的年景,没有战争,没有瘟疫,却有几千万人死于饥饿,却有大范围的‘人相食’”的时期。经他这一篡改,周总理报告的这段语意,便成了“在饿死几千万的这个时期,我们不但还清了外债,还拿出比还外债更多的钱和物资支援别人”。这就轮着他杨继绳开骂了:“可是这个周恩来竟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改“周恩来总理强调指出”为“周恩来自豪地说”其意就在于此(53问)。

  注七、杨继绳在《墓碑·前言》中说及写《墓碑》的四重意思。其中的第四是“写此书有很大的政治风险,如因此书而遭不测,也算是为理念而献身,自然也就成了自己的一个墓碑。” 2014年7月,在反驳孙经先教授对《墓碑》的批判时,硬是拍起了胸脯,摆出了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架势 ,直白地说出了“为这本书我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诽谤”的“豪言壮语”。可是,到了 2016年2月25日的《读〈环球时报〉文章有感》时却蔫了,竟然说出了 “但是,有几个奖项我还是婉拒了,因为授奖者和中国现政府关系有点紧张,如果接受他们的奖项,可能会危及我的安全,会影响我的正常生活。我毕竟是一个普通人,要食人间烟火”的丧气话。

  附一、com/e/DoInfo/ListInfo.php?mid=1

  附二、敦促杨大学者继绳先生答《百问杨继绳》

  (3月18日电邮至《炎黄春秋》编辑部转交杨继绳收)

  杨大学者继绳先生均鉴:

  我是鹤龄,即认定你父亲并非饿死的这个鹤龄,实名贺合林。本人一介草民,无党无派,无势无权,既非专家,亦非学者。只因激愤于你对新中国、对毛时代不遗余力的谣诼攻击,遂不顾人微力弱,学浅才疏,奋起予以反击,以你之矛,攻你之盾,不但论证出你父非饿死,而且认定你是一个德薄蝉翼的政治投机商、一个见风使舵的变脸艺术杰出表演者。近来又辑成《百问杨继绳》一集,认定你的《墓碑》是关于毛时代政治谣言和谬论的策源地、集散中心和大本营!特此告知,翘首以待你的《答〈鹤龄:百问杨继绳〉》面世,像你的《答“东方历史评论”》(注一)一样。或者你来红歌会网、乌有之乡网、民族复兴网“面答”也行。相信这几个红色网站一定会为你的“大驾光临”大开绿灯,也相信这几家“红网”的网友一定会热烈欢迎你的“大驾”。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忧、不必胆怯、不必畏惧,只管抖擞精神前来就是。如果你“畏红”已成痼疾,则不勉强,本人愿再赴“炎黄”一游,“当面”聆教。但请务必高抬贵手,别像前番“首游”,下逐客令!(注二)

  当然,你也可以堂而皇之的用上你在《答“东方历史评论”》中的“名言”:“他(鹤龄)提这个(些)问题就是不信任我,我当然不回答”。不过,你应该知道:信不信任你,绝对不是你答不答的理由。因此,你的这句“名言”只能算是一块笑料。

  你还可以把《读<环球时报>文章有感》里面的“乌有之乡对《墓碑》的攻击我没有理睬,因为除了谩骂以外,没有学术含量”中的“乌有之乡”换成“鹤龄”,重复一遍。但是,你也应该知道:“谩骂”必须出示证据,“没有学术含量”不是你说了就可以作数的。因此,它们都不能成为你“没有理睬”的理由。

  总而言之,新中国是13亿中国人民的伟大祖国,毛时代是新中国老一辈人在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下为子孙后代艰苦奋斗奠基创业的伟大时代。而你,鬼迷心窍、利迷心窍,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韪,肆无忌惮地向它们发起猖狂攻击。从那一刻起,你就把自己置身于13亿中国人民的敌对地位;从那一刻起,你就必须面对并迎战中国人民进行的反击!因此,答《鹤龄:百问杨继绳》就是你必须尽的义务和责任!否则,就意味着你在它的面前自动趴下!这就像战争一样,既然你向人家打出了第一枪,你就别无退路,要么拼死迎战,压倒对方,要么低头认罪,举手投降!像对待孙经先教授的批判发出的“我认为没有必要再回应”的声明就不要再弄出来了,那无异是珠峰顶上放屁——臭名远扬!(注三)

  栽在孙教授面前犹自可,因为他是一位高明的学者,你们的论战结局可以算是学者之间分出的优劣高下。面对无名之辈鹤龄的“百问”而无能作一答而自动趴下,你的这副学者脸面那就真不知该怎么说往何处搁啦!因此,为你的学者脸面计,你也别无选择,必须作答!而且必须“百问”百答!而且必须把鹤龄答成哑巴!若如此,别说得国际大奖,即使得宇宙大奖,鹤龄也服啦!

  实在不行,造父亲假饿死的问题(注四)总该撇清一下吧。千万不要再说“他(鹤龄)提这个问题就是不信任我,我当然不回答”的傻话、废话,这就等于自认是真的啦!这样,麻烦可就大了:

  连自己父亲饿死也造假,谁还会相信你嘴里能吐出真话!这就等于自曝用谣言、谎话丑化祖国形象去领洋人的奖赏,卖国的污名岂不就坐实了!而且连带着把死去的父亲也刨出来一起卖掉了!卖国求奖,是为不忠;卖父求赏,是为不孝。不忠不孝,何颜立于天地之间!何以为人乎!是故,望三思又三思。速答!速答!

  草民 贺合林

  发于2018年打假之日

  注一:原标题为:《杨继绳:为什么伟大的理想造就了“伟大”的悲剧》

  注二:我曾注册《炎黄论坛》将《一个弥天大谎——〈墓碑〉作者父亲不是饿死的》发出,但很快就被删除,同时被封帐号。

  注三:鹤龄:珠峰顶上放屁 杨继绳臭名远扬了

  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zatan/201602/107623.html

  注四:6问杨继绳:你父亲是饿死的吗

  http://www.mzfxw.com/e/action/ShowInfo.php?classid=8&id=87943

  目录

  http://www.mzfxw.com/e/DoInfo/ListInfo.php?page=2&mid=1&totalnum=91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