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海外华人

海外“民主”人士的现状

作者:记者 发布时间:2014-06-04 16:30:44 来源:四月网 字体:   |    |  

海外“民主”人士的现状

  核心提示:笔者有幸与曾经的民主运动组织者、现旅居国外的某作家就一些海外民主人士的现状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相信读过此文,您会通过他独特的视角、诙谐的调侃,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海外世界。

  关键词:原住民“告洋状”

  西方国家也有自己的拆迁问题

  记者:您在国外生活这么多年,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某作家:西方很多国家比如北欧、加拿大、澳洲等地方确实很适合生活,环境好,资源多,人少,福利高。如果你英文交流没问题,又有一技之长,找一份工作问题不大,可以过得很好。但我们看事物要客观,不能太盲目,外国也不是百分百那么完美,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问题。比如2010年胡锦涛主席访问加拿大,加拿大的原住民还组织了一帮人在胡主席出现的地方进行游行,就是咱们说的“告洋状”,我记得当时他们还写了一封很长的信,列举加拿大白人政府不尊重原住民人权的诸般事实,说他们如何被政府侵害与掠夺,希望中国的领导人能在会见中把这些人权问题列入会谈内容。这说明什么?人权问题根本不是中国独有的,这明明就是个世界问题。加拿大现在很多高楼、公路占的土地,都是从原住民手里抢来的,人家现在手里还有当年政府给写的地契呢,那政府要怎么办?他也没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记者:国外好像经常能看到各种游行?

  某作家:这是他们看起来比较自由的地方,西方国家都一样,都是宣扬民主的国家嘛。但我发现国内很多人对这个问题有误解,他们总觉得西方是完全自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笑)怎么可能?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政府都不可能放任本国的民众这样对不对?政府对游行有严格的法律规定,你必须按法律来,否则警察就会直接上来了。我记得前些年,有一波搞藏独的吧,举着雪山狮子旗在美国街头游行,结果被警察打得很惨;轮子(注:法轮功)也是,不知深浅,跑人家美联社门口静坐游行,结果也是被警察打得很惨,这群人对着外国警察根本不敢还手,一个个被打得嗷嗷全跑了,但他们到现在也不理解为什么会这样,他们就觉得,美国是好人,支持达赖支持李洪志,是保护他们的信仰自由。那为什么会被打?(笑)我们看起来都觉得他们特别好笑,小丑一样,精神不正常。

  关键词:学运“民煮”

  一群疯子跟一群傻子的闹剧

  记者:对不在国外生活只通过网络来了解世界的人来说,感觉海外的达赖也好、民运也罢,都是很积极的势力?

  某作家:(笑)不给你们这种感觉他们怎么赚钱哪?了解国外不是说你翻墙上上网,休假出国旅个游就能完全说你很懂了,必须要在这个国家住上几年才能真正感受到一些东西。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叫《海外华人为何特别热爱祖国》,是我一个朋友在加拿大参加了413爱国集会之后写的。出了国,你接触到的妖魔化中国的东西比国内更多,但你的首要标志是什么?黑头发黄皮肤对不对?甭管你是不是有居留权还是换了国籍,在白人黑人看来,你就是一个中国人,所以立即就明白自己与国家的关系了。当年华人在渥太华举五星红旗是给加拿大当局看的,是给全社会看的,是向整个加拿大世界展示我们一个少数族裔的坚强民意。你不爱国在国外根本没市场,因为就算做汉奸吧,也得是日本侵华时候在中国才有得做,你跑日本当汉奸,谁理你啊?(笑)所以你应该明白这些所谓的“反华势力”在海外华人圈子被孤立的原因了吧?道理不大,就这么简单。在国内数典忘祖还有人拥护夸你有性格啊叛逆啊,但你出了国骂街,除了被鄙视孤立,得不到什么。而如果一个人拼着被所有人孤立鄙视,他还是要搞这个东西,你想想,这中间无非就是“名”“利”,这是人性的东西,没有利益谁做啊?他就是很缺钱,想活下去,想赚钱,但他可能英文很烂,也没有专长,当工人吧可能又嫌累不去,正好有些什么民煮基金会啊提供这部分资金,这个多轻松啊,所以不要把他们想得多高尚,就是为了钱。我听过一个朋友讲,说有一次习近平主席去美国,好像是要参观什么庄园,然后这群人知道了就准备去游行。本来人啊横幅啊都准备好了,临活动的前一天晚上,组织的宣传部长说哎呀明天我去不了了,大家就说这不行啊你是核心成员怎么能不去呢?他说我明天有工作得给老板开车,刚才请假老板不批所以你们去吧我明天要工作去不了。(笑)其实脱去那些吓人的光环,他们就是美国一个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也要赚钱而且过得很不如意。

  记者:这些国内能接触到的很少,您能详细讲讲吗?

  某作家:这些人主要都是美国资助嘛,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我现在做投资,是纳税人,那我交的税政府都拿去做什么了,我有权利知道,这是西方的民众思维。我刚才讲的美国民煮基金会、加拿大难民救助金每年都是要向公众公布开支的,所以很多资料完全都可以查到。你会发现,西方的这些钱,是在亚洲、非洲都有的,分得很细,主要根据这些组织的活跃程度、造成影响的区别进行不同比例的分配。

  拿现在反华的这群人来说,大头的钱,现在全在达赖手里,一半左右吧。对,达赖很有钱,所以他现在也很郁闷,因为他已经八十了嘛,按他们藏教应该要转世了,其实达赖本人不想转世,因为根本没什么意义啊对不对?但如果不转世,跟着他混的这群人怎么办?这个问题应该是他现在最头疼的问题。再就是热比亚,就是那个吆喝新疆独立的老女人,他们两边就占了这些援助资金的三分之二还多。

  剩下不到三分之一,轮子啊民运啊这些人都全上了,好像这些年轮子分得也不少,轮子虽然也二,但是比民运那群吧,他们情商还要高那么一点点。因为我刚出国那会儿,也喜欢上网看看,然后发现什么大纪元之类吧,上面写得太假了,假得让人觉得可笑的程度。但法轮功有英文网站你知道吗?而且它英文网站内容和中文的完全不一样你知道吗?因为国外对网站运营也是有一定要求的,中文的外国人看不懂也不理你,但英文的人家看得懂啊,如果你英文也放中文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人家也肯定认定是邪教直接就给它封了。这就是轮子聪明的地方,它英文版打理得看起来就是一个宗教。提到网站,前段时间中国政府抓的那个向南夫?好像是博讯的对吧?其实国外很少有人看博讯的,全是假的一群神经病编的有什么可看的?一个网站没有有用的新闻,就不会有吸引力,大多数华人关注的还是关系本地生活、就业的那种有帮助性、服务性的网站,国内的网站啊论坛也会关注,因为要与中国的实际发展接轨嘛。(笑)

  所以数落下来,民运那帮人应该是最穷的。所以王丹去了台湾,陈水扁给他40万美元他立马就接着,因为穷啊,40万对他来说是一笔巨款了。不过王丹因为同性恋的事情在民运的圈子里已经臭了,(笑)这群人就是这样,一边喊着自由人权,一边对他们自己人是同性恋特别瞧不起。还有那个瞎子陈光诚,当年被美国大使费了好大劲弄出国,到了纽约之后还给他提供了一所房子住,这应该是很多年来美国难民享受的最高待遇了,比当年爱因斯坦条件还好啊,陈光诚当时几乎成为美国民运圈的眼中钉,都羡慕嫉妒恨哪。结果一年之后,美国人一看,这人没什么利用价值了,然后拿出一份合同说,我们和陈先生定的是一年期的房租合同,把陈光诚赶出去了,那群当年羡慕的人就一起看他的笑话,也没人帮他。你看这群疯子天天闹这么些笑话,也挺有意思的。其实真正看清形势的都不在这个圈子玩了,没前途啊对不对?说句实话,正常人都不会趟民运这滩混水。如果不是和你聊起来,我都几乎忘了今年是六四25周年,这些事情已经随着柴米油盐被我们渐渐淡忘了。早知道我就不选这个时间回国谈生意了哈哈(笑)我就是想说,大部分人都是正常人,都要生活过日子的。你看柴玲,人家也是当年的学运领袖吧?她以前思想多激进啊,后来和封从德离婚,嫁了个外国人吧,自己开公司,日子挺好。

  记者:对,柴玲女士已经皈依基督教了。

  某作家:(笑)这只是一种说法。柴玲是北大的吧?一个前20年接受中国无神论教育的人,到中年改变自己的宗教信仰?我对宗教也研究过一段时间,反正我个人是不信的。柴玲也好,余杰也好,你又没出生在西方这种宗教家庭,从小接受的也不是耶稣的教育,忽然有一天,你说你信上帝了,可能吗?这都是一些炒作的点吧,不过人各有志,我尊重他们的选择。但作为一个从事媒体行业多年的人,我必须要说,很多我们看到的东西只是一种宣传策略。比如前几年美国宣传的那个“华裔随军牧师”熊焱,它把熊焱推到媒体面前就是为了让更多的华人参军,这是一种政府征兵的宣传手段,给华裔、穆斯林的个别人进行放大,甚至他们在部队的待遇要比普通美国大兵要好一些,就是为了吸引更多人加入。这种事情加拿大政府也做过,对两个穆斯林女兵大篇幅采访报道,还请设计师给她们设计专门的服装,其实穆斯林女性参军人数在整个加拿大肯定是极少极少的,它为什么要如此大张旗鼓地设计专门的衣服?就是一种炒作,希望更多穆斯林觉得哎这个不错,也加入进来。

  记者:您刚才主要讲的是美国反华势力的生活,在国外生活这些年,您本人与这些人有过接触吗?

  某作家:没有。我去国外是做生意的,不牵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而且吧,我们周围正常人、但凡有稳定工作、有家庭的都不会与这些轮子啊藏独啊民运啊接触,他们其实就是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一小波人,和海外的华人圈子完全相融不了。我记得前些年,有一个人是从大陆以难民身份到国外的,男的,难民嘛,生活很穷,穿得也不好,他刚来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他挺可怜的,华人圈子还是挺互相帮助的,比如去超市什么的,因为距离都比较远,大家都开车,这个人没车,买东西要走很远,所以大家就会可怜他,带他一程。后来,大家就听说,这个人,就是八九年那时候,对着毛主席像扔鸡蛋被学生抓起来送给政府的三个流氓之一,因为我们那个生活圈子也不大,大家知道他的身份之后就特别瞧不起他,没人肯再载他了,完全被华人孤立,过得很惨,就靠政府的难民救济活着。我听说他们当年那三个人,剩下两个都没出去,刑满释放后一个死了,另一个疯了吧,这种人就是活该啊!八九当年是学生爱国运动,就被这群两刑释放人员、混混流氓、还有一些其他势力给利用搅合了,所以我很恨他们。

  记者:那您对国内的民运人士有了解吗?比如胡佳?  某作家:胡佳是很后面、这几年才出来的吧,之前没有听过,但作为当年八九年那场运动的亲历者,我认为胡佳根本没有资格谈六四!89年那时候他才多大啊?什么都不知道就敢出来说,说白了还是为了一个“名”,这人挺没意思的。而且他说自由民主他懂什么是真正的自由民主吗?西方的自由民主和他们所谓的完全是两套东西,反而中国政府这些年在做的一些改变,是非常符合西方民主精神的。民主自由不是空谈空喊出来的,比如我听人说,胡佳住在北京的通州吧,说他住那个房子叫“自由城”所以他选择住在那里,这逻辑本身就是很可笑的,有“自由”的名号就是你的选择吗?那如果现在中国政府建一个看守所叫“自由看守所”你进不进去住?(笑)对不对?所以我感觉,现在这些闹民运的人思想很幼稚,很不成熟,而且他们可以说缺乏最基本的政治观念,很多闹剧更多的是为了个人私利,这种背景下的任何活动,都不可能成功 ,因为根本没有人会去响应的。

  关键词:网络执法

  中国警察要向西方学习,把网络管起来

  记者:我们注意到您在新浪微博也有个人帐号,而且粉丝众多,您能谈谈对中国网络的感受吗?

  某作家:乱!作为一个微博使用人,我很生气的!现在微博什么都能说什么人都能骂,谣言满天飞也没人去管。

  记者:我们注意到从去年开始,国家开始有针对性得打击网络谣言,抓了很多造谣传谣的人。很多网友表示支持,也有人认为国家是在小题大做。

  某作家:是,我在国外也看到过相关新闻。但我个人认为,国家的力度还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加强!这一点上,中国应该向美国、欧洲多学习,国外的网络立法还是很完善的,它们的互联网都是由情报机关和警察在管,因为警察有执法权嘛,有执法权你管理起来别人才会服你。从我本身了解的情况来看,西方国家的警察执法力度比中国国内要严得多,法网之严是中国无法比拟的。小到喝酒吸烟钓鱼,大到贩卖假冒商品偷税漏税,全都有具体法条盯着。在中国,骂人吵架大概连民事也算不上吧,可在国外,语言威胁就是刑事犯罪。微博很多人说话那个程度,在国外早就被警察关起来了,你要申辩,可以,请律师吧,但请好律师在国外是很贵的,所以大家被这种法律程序设置逼得不敢去犯法。而且西方国家的刑警在涉及“儿童色情”这种零容忍的事情,是可以钓鱼执法的。他们警察在网上扮演12岁的小孩子,到处在聊天室泡成年人,只要你敢赴约,现场直接拷走。这些他们警方完全不隐瞒,破一个案子就拼命宣传,给大家造成一种聊天室小孩子全是警察扮演的假象,那些心怀不轨的成年人也就不敢轻易犯事了。我个人很欣赏他们的办案思路。

  记者:您认为中国网络自由吗?

  某作家:不是自由,是太自由了。还是那句话,网上那么多骂人的话、民族歧视的话,搁加拿大、美国绝对是要判刑的,据我所知,中国法律也不允许歧视,但现实就是,我从来没见过新浪微博谁因为骂某个民族而被罚款。从这个角度说,是不是中国比西方国家自由?

  而且,自由这个东西,我们不要被一些人忽悠,曲解它的意思。没有百分百的自由。就算是立着自由女神像的美国,他们也是搞双重标准的。比如他们的推特,你用中文推特感觉是什么都可以说什么都可以骂没人管你很自由,对不对?这背后是有国与国之间政治博弈和诉求的。但其实我告诉你,推特也是会屏蔽会删贴的,和我们的新浪一样,真的,我有朋友爆过料,推特在非洲专门雇了一帮人,因为这个工作很机械,没有任何技术含量,谁都能做,而且非洲穷啊,人工便宜,好像是1天7美元一个人,专门做删贴和屏蔽。你看他们多聪明,美国人是很精明的,很懂得成本最小化和利益最大化,但很多事情都是大家不知道的,就产生了很多假象。

  其实在美国生活的人都知道,你在美国骂政府、骂奥巴马,这是可以的,但你骂他们开国总统华盛顿试试?你公开支持一下本拉登试试?他内在是有一个我们看不到的度的。中国,我认为现在还很欠缺这方面的东西。所以我才说,中国必须要加强执法力度,我承认中国政府在进步,但很多地方做得还不够。当年,八九六四的最初诉求就是反腐败,假如,中国政府当年能像现在习近平主席这么力主打击腐败,曝光贪官,也许当年的很多事情就根本不会发生。不过从历史的角度来说,每个时期都会有它的局限性,还是那句话,我们不要太苛责完美。进步是需要时间的。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