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海外华人

我是怎样回归了毛泽东

作者:星火原 发布时间:2017-11-14 08:24:5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0521cd12c563b45b9fe404a61f97af0e.jpg

        那是好多年以前,本人正在美国的一所大学学习。同班的一个同学叫巴克,年龄比较大,是属于在社会上工作多年以后回校深造的。他知识面很广,对人又和蔼,一来二去,我们就成了朋友。有一天他请我周末到他家吃饭,我就欣然接受了。

        那天晚上我开着自己那辆花了二百美元从同学手里买了的二手车来到巴克住的公寓。他的妻子凯伦已经做好了好多种菜,都放在烤箱里暖着。他们有一个上中学的儿子,那晚上不在家,只我们三个人吃,一边吃一边聊。他们问了我许多有关中国的问题,从建国前到改革开放都问到了。特别是文化大革命那一段,他们问的十分详细,干部们怎么受的批判,群众怎么造的反,学校什么时间停的课,停课后学生们都干了些什么,等等,不一而足。我很奇怪他们从哪儿了解了那么多情况。

47b006c196a1b52c8285308aa551b313.jpg

        吃完饭端上咖啡以后,凯伦就离开了餐厅。她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很旧的牛皮纸袋。她坐下来,打开纸袋,把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拿出来给我看,就象向人展示自己的珍宝一样。东西并不多,有一本“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英文版),一本毛主席语录,也是英文版,还有其他几本主席的著作单行本,现在已记不清是哪几本了,外加几枚主席像章。巴克指着主席语录说,“我们把这叫做小红书。”(Little Rend Book)

        我真的被震撼了。问这些东西是从那里来的。凯伦告诉我,是她在大学期间参加毛主席著作学习班时得到的。他们告诉我,六七十年代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正在进行期间,美国的大学校园里也在进行着一场“文化革命。”那时巴克和凯伦正在同一个大学里上学。许多进步学生组织了各种各样的政治活动,办起了各种各样的学习班,有列宁著作学习班,斯大林著作学习班,托洛斯基著作学习班,等等。不过参加人数最多的(“远远超过其他”)是毛主席著作学习班。开始的时候只是凯伦在主席著作学习班,而巴克在列宁著作学习班。后来在参加集会时他们相识,巴克在凯伦的鼓励下进到了主席著作学习班,并在后来的学习中相爱。那些东西就是在学习班上发给学员的,她一直珍藏到现在。

        本人出国前的那些年,国内污毛化行动甚嚣尘上,妥妥的把毛泽东时代描绘成一无是处黑暗年代,把主席领导下取得的所有成就,都说成是无中生有的宣传。记得文革期间报纸上曾报道过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大学校园里有许多毛泽东思想的崇拜者。这也理所当然的被他们归于无中生有的宣传之列。那晚上的交谈一下子让我明白了,原来那时的报道并非都是无中生有编造和宣传,原来主席的影响确实很深远,原来直到现在还有崇拜他的美国人。这件事给了我巨大的震动,虽然它没有一下子让我成了一个毛粉,但它确实是一个转折点,它促使我思考,去观察,去阅读。慢慢的让我懂得了许多的道理,形成了自己的信仰,最终使自己成为了一名坚定的毛泽东思想的信仰者。

        仅以此文纪念伟大的导师毛主席。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