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海外华人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 纽约唐人街餐饮、旅游业受重创

作者:韩杰 发布时间:2021-09-28 08:31:41 来源:中国新闻网 字体:   |    |  

  中新网9月27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一些研究唐人街的专家指出,疫情对美国纽约唐人街影响最大的是餐饮业和旅游业,因为这两个行业都是唐人街的支柱产业。

  纽约富瑶粤菜馆老板认为,疫情期间,纽约唐人街的餐饮业“损失最重”。他的餐馆正好位于唐人街的主街坚尼路上,靠近百老汇大道。他说,2020年3月16日至7月27日,富瑶粤菜馆被迫关门。“餐馆营业额2020年下降了80%。”现在重开已有一年,但营业额仍达不到2019年的水平。“与2019年相比,2021年营业额还是下跌了50%。”

  美国纵横集团是华人经营的一家旅游公司。公司总裁孙先生表示,疫情对纽约旅游业是一个“致命打击”。2020年3月,纽约市暴发新冠肺炎疫情后,纽约市政府决定封城。旅游业是非必要行业,只能关门。2019年,纵横集团员工有300多人,疫情暴发后锐减至四人。现在,公司业务开始恢复,人员增加到20多人。“但是,公司业绩只有过去的10%。”

  新冠肺炎疫情改变餐饮生态

  富瑶粤菜馆老板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前,在唐人街勿街上的餐馆中,游客大都占到70-80%,而他的餐馆客人中的游客和中国留学生只占60%。因为疫情,许多留学生回去了,而新的留学生不来了。餐馆中40%的客人是当地人,但现在当地客人也减少了。过去,90%的午餐客人都是附近办公室的白领,但现在家里上班。餐馆附近商店大都关门。餐饮生态改变了,他估计,四分之一的餐馆没有重开。

  他说,许多餐馆年底都比较忙,而他的餐馆恰恰相反。“我们是每年5月大学生毕业季最忙。”每到5月,一批留学生要毕业,学生父母要到美国参加毕业典礼。“孩子们就会把他们的父母带到我的餐馆。”但是,疫情发生后,毕业典礼都在网上举办,学生父母也不能到美国。“今年5月,一个这样的客人都没有。”

  随着疫情的缓解,虽然餐馆业务逐渐恢复,但现在主要靠外卖。“疫情前,堂食占到80%,外卖只有20%,而现在比率反过来了。”他透露,他与七家外卖平台合作,餐馆里摆有七部机器。“这些外卖平台各有优势。”例如,熊猫外卖只送当地,而优先购可以送到外州。“另外,我们还有自己的配送服务。”

  他表示,唐人街的餐馆减少有几个原因。由于通货膨胀的关系,物价贵了。但是,餐馆很难提价。生意好一点,费用就要提高,还要多雇人手。但是,有人宁愿领取失业救济金,也不出来工作。纽约的餐馆员工流失也很严重。另外,唐人街的治安也变差了。“如果疫情结束,若治安不好,游客也不敢来。”他说,过去客人在餐馆吃饭,有时吃到很晚,也不担心。“现在,他们一看天色已晚,就说不吃了,快回家去。”

  富瑶粤菜馆的菜品属于新式粤菜,与传统的粤菜不同。他说,这些菜品都是他们的厨师设计的,要求比较高。同时,他们要三个月更新一次菜单,迎合年轻人的需要。“年轻人先用手机搜索,造型好的菜才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因此,他的粤菜馆吸引许多中国留学生。这些留学生多在纽约大学、哥伦比亚大学读书,晚上就结对到唐人街吃中餐。

  纽约谭头王记老板说,谭头王记成立十多年了,目前在唐人街有两家分店,法拉盛和布鲁克林各有一家分店。他说,唐人街分店的生意近几年都不好。过去,唐人街是一个旅游景点,中国大陆人要看。现在游客主要来自美国国内和欧洲,没有中国大陆游客。他说,由于华裔年轻人搬出唐人街,剩下的多是住在政府楼里面的华裔老人。“这些人消费能力较低。”过去,唐人街有许多大型酒楼,主要靠结婚庆典和社团聚会,但现在庆典和聚会没有了,大型酒楼也关了。

  没有旅游 唐人街失支撑

  纽约资深旅游业者袁先生表示,旅游业是唐人街的支撑点。但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游客没有了。唐人街众多旅游公司所剩无几。“只有个别的公司还在运营,主要是去机场接人。”旅游公司把旅游巴士停了,摘掉车牌,省去保险。有的旅馆改为收容所,住进流民,由政府埋单。

  他说,国际游客到纽约必须要看几个景点,如自由女神、华尔街、唐人街等。而这些景点都在曼哈顿的下城。他说,游客来到唐人街主要是吃饭和购物。过去,一到夏季旅游旺季,中餐馆都因为客人多而忙不过来。他说,游客到唐人街吃饭有个原因,就是唐人街的中餐物美价廉。他说,餐馆可以做外卖,上网做生意,但旅游业无法这样做。

  最大损失 旅游人才出走

  孙先生表示,对华人旅游业来说,最大的损失是人才的流失。这些人是纽约旅游业的骨干,包括销售人员、导游和大巴司机。他说,美国旅游业正在恢复,但要完全恢复可能要两三年时间。“我估计,即使旅游业完全恢复,只有部分人会回来。”

  第一类是销售人才。不管是大的旅游集团还是小的旅行社,都有这种情况。销售人员都改行了,有的去卖口罩,有的做网上销售,还有的在淘宝上做代购。他估计,在2019年,纽约市大大小小的旅行社有300多家,但坚持到现在的只有10%。

  第二类是导游。他说,导游是一些思路清晰、头脑灵活的人才。他们对时间把握比较好,还能随机应变。但是,疫情一来,游客止步,导游失业。于是,许多导游去开Uber车,有的去送外卖,还有人去餐厅打工。“他们对做导游仍有热情,但是没有办法。”

  大巴司机是第三类。因为没有游客,大巴都停在停车场。有的公司的大巴车是贷款买的,因为还不了贷款,银行把大巴拖走。于是,许多大巴司机就去考了一个开大货车的牌照。过去,从纽约开到洛杉矶这条线最缺大型货车的司机,因此大巴司机去跑这条线。他们开集装箱货车,运送家具、木材和砖头,每天能挣两三百块。

  纽约旅游业资深业者袁先生对旅游从业人员的改行速度感到吃惊。他说,唐人街的华人导游大约千人以上。没有生意后,导游迅速改行,有的开驾校,有的去亚马逊公司送货,还有的在法拉盛摆地摊,卖些古董、挂件、工艺品等。部分大巴司机把旅游车座位取下,去给人送货。“他们八仙过海,各显其能。”

  孙先生说,疫情前,纵横集团的总部设在唐人街。但是,疫情来到以后,他们将唐人街的公司退租,全部搬到皇后区的法拉盛。同时,留下的员工在家里上班。因此,疫情对曼哈顿唐人街的商业楼宇影响更大。

  政府加税 酒店受灾严重

  纽约林氏集团总裁林先生说,曼哈顿酒店业伤害也许大于餐馆,因为酒店房间不能外卖,也没有任何赔偿。目前,国际航班不能飞到纽约,故没有国际游客,只有国内游客。虽然客户有增长,但收费只是以前的一半,入住只有六成多,而开支比以前大。他说,疫情中倒闭的酒店可能永远消失,少了3万个客房。

  他估计,疫情中,航空、餐馆都可根据生意损失,从政府处获得补助,唯独酒店业毫无补助。他说,每个房间每年要交约12万美元地税。若是有350个房间,就要缴纳约400万美元地税。同时,还要加入住税超过10%,要缴纳600多万美元。这样,一间酒店每年向政府缴纳1000多万美元税。而且,政府还要去酒店预缴地税6个月,不预缴要付利息,预缴又不给利息。

  酒店业最关心的就是地税及未来前景。他说,酒店生意跌了八成,但是政府2020年用2019年生意额征收地税,所以酒店收入全部用来支付地税,政府多收了八成地税。2021年,政府不用2020年的营业额计算,却用地产市值计算,生意起时马上加税,生意跌时又不减。于是,有的酒店控告政府多收八成地税,结果赢了官司,可退回几百万美元。“酒店商会发动所有酒店起诉政府,追回多收的地税。”

  他估计,疫情过后,纽约酒店收费会更高,因为酒店少了。因此,大量旅行社会安排游客住到临近的新泽西州,将影响纽约商业及夜商业。

  结构单一 容易受到冲击

  洛杉矶加州大学社会学与亚美研究学杰出教授周敏早年曾经研究过美国的唐人街。她认为,由于唐人街的商业产业结构单一而且比较集中,所以打击比较严重。“许多店面关闭了,整个唐人街显得十分萧条。”

  她表示,疫情对市内唐人街要比郊区唐人街影响要大。一般来说,市区唐人街的规模都较小,传统的中小企业较多,产业结构单一。“一旦关闭商业,社区就会受到直接的冲击。”而郊区唐人街的经济多元,而且转型比较容易,影响也较小。“这与行业结构有关,也与客源有关。”

  在唐人街里,中小企业占大多数,其中又以餐饮服务业为主。企业服务的对象是当地居民和海外游客。“疫情一来,政府要求非必要的企业和商业暂停营业,限制国际和国内旅游。”餐馆和商铺失去客源,受到直接的影响。业主没了收入,打工者失业。即使有的华人餐馆立刻改为外卖,但是由于外卖量不够,还是不能维持生计。

  她指出,对唐人街影响的另外一个方面是国际供应链断了。唐人街的一些零售业销售的货物来自海外。“各国都在封锁,交通受阻,劳工短缺,引起供应链断裂。”这个影响是一环扣着一环,产生了连锁反应。(韩杰)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