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海外华人

中国留学生亲历法国大罢工:出门不便只能在家跨年

作者:马行健 发布时间:2020-01-01 09:17:08 来源:中国侨网 字体:   |    |  

  据《欧洲时报》报道,当地时间12月5日起,法国反退休改革大罢工开始,公共交通系统受到严重影响,四位在法中国留学生讲述了罢工期间他们学习、工作和出行的经历。

  大罢工期间,巴黎16条地铁线有11条完全关闭,3条线路仅在高峰时段少量运行,只有1、14号线两条全自动线路正常运行。

  12月4日,航空业加入罢工队伍,法航(Air France)宣布将在“12·5”全法反退休改革罢工中取消30%的国内航班和15%的中程航班。参与罢工的包括地勤人员与航管员。

  无论是初来巴黎的人们,还是见多识广的“老巴黎”,大家都不知道这轮因法国政府退休改革引起的罢工,究竟会如何发展。

  罢工减少了开口说法语的机会

  3个月前,出生于1999年的女孩姜佳明(化名)独自开启了自己的留法求学路,法语预科课程是她强化法语、了解法国社会的主要渠道。

  罢工开始前,居住在巴黎南郊94省的姜佳明,每天都要乘坐公交和地铁,耗时40分钟到达学校。从5号开始,她就读的预科学校会提前一天根据交通预报来判断第二天是否复课,但直到12月26号期末考试开始,她再也没有收到回学校上课的通知。

  无法前往学校,学校采用网课的形式来继续教学工作。姜佳明说:“我觉得很好,平时上课的时候,老师讲话很快,笔记也很快,但网课的话,他的笔记我们就有时间拍下来,不用一直狂写。但是也有不好的地方,我们和老师的互动变少了,老师提问经常没有人回答。”

  对于姜佳明来说,在所有的课程中,受罢工影响最直接,学习体验落差最大的课程是学校的口语课,“我觉得我的口语有一点退步了,本来生活中就没有什么法国朋友,课下也不会与老师联系太多,就会变得没有说法语的机会。”

  当被问及是否还会向国内的朋友推荐来法国留学时,姜佳明在思考数秒后表示:“不会推荐的。”这场已经持续了26天的大罢工,让姜佳明更加感到,在法国生活的不便利。

  姜佳明还称,罢工期间,娱乐活动成为了一种奢侈。

  “从想走就走到寸步难行”

  王梓祁已来法4年,是一名大三年级学生,现于巴黎第十一大学攻读应用经济专业。

  12月13日,家住巴黎南郊92省的他要前往19公里外的巴黎加拿大签证中心。可是罢工期间,公共交通近乎瘫痪,网约车坐地起价。通常来说,在非高峰时段,单程19公里的路程仅需30分钟左右便可完成,往返更不会超过90分钟,但那天的路程耗时4小时15分钟,部分地区的路况极为拥堵。

  12月24日,王梓祁搭乘预约的送机车辆前往戴高乐机场,为了按时到达,司机要求务必最晚早晨9点15出发,而他的飞机要到下午14点后才会起飞。罢工期间,出租车的价格已出现明显的上涨。

  他表示,因为罢工,学校的考试往后调整半个小时左右,确保每个人都能来。

  据法国媒体12月16日报道,当时已经持续11天的罢工已经对法国教育界产生影响,部分法国大学已宣布推迟或取消原定的期末考试。

  罢工期间,王梓祁为出行花费在打车上的费用超过200欧元,这笔支出十分沉重,但也不得不背负。

  罢工后连去超市都不方便

  成烁也是一名中国留法学生,正在攻读公司金融硕士专业。12月27日,成烁和女友结束圣诞假期的旅行回到巴黎。他们表示,罢工开始以来,前往巴黎戴高乐机场的大巴车受影响不大,虽然每天班次不确定,但运力总体仍有保证,“出城不太堵,但进城很堵,所以我们回来等大巴等了很久。”

  12月5日大罢工开始以来,除了汽车成为巴黎人的主要交通工具外,电动滑板车、自行车也成为替代交通工具,一时间,巴黎街道上行驶的自行车数量曾逼近汽车数量。

  “各方面都准备了,但是出行就局限在这一圈(巴黎9区附近)了,太远的地方也去不了,骑电动车又冷,打车还贵”,他说道。

  成烁谈到了女友在罢工期间上班的经历,“罢工一周,五天工作日就去了一天。”他还表示,很多法国人也因为罢工不能去公司上班。

  和所有生活在巴黎的中国人一样,中国超市是成烁和女友平日生活中必去的地方,但罢工开始至今,他们很难再去中超了。成烁和女朋友笑着说,罢工打乱了计划,买菜难,存货螺蛳粉全都吃完了,好在罢工前一天打包回来了火锅材料,近期天天在家煮菜吃。

  他还表示,罢工期间,朋友间的聚会也少了,大家见面都不方便,看病也不方便。

  “有一天在地铁上,有一个女生被挤晕了”

  公派留学生王曦(化名)现于巴黎第六大学攻读化学博士,在罢工期间她还接待了来自国内的同学,“平均每天两万步,尽量坐公交,很多地方去不了”,这是她对陪朋友在巴黎旅游的总结。

  她表示,本来地铁可以直达的景点,在罢工后,乘坐公交车要花很多时间,而且公交车班次又很少,大家往往选择走路,到最后实在走不动了,很多景点都没有去。

  虽然去学校不是必须的,但王曦依然坚持在罢工期间每天早晨前往学校实验室,她搭乘的巴黎地铁7号线在罢工期间仅在早晚高峰时段保持部分运行,在拥挤不堪的地铁车厢内,王曦看到了心酸但也温暖的画面。

  “有一天早上上班(上课)的时候,在地铁上有个女生晕倒了,被挤晕了,车那会刚好到站,周围的人下车之后就给她递水,然后大家赶紧把她扶起来,因为她当时整个人就晕了,太挤。”她说道。她很感动,“因为很挤大家也不忘关心别人。”

  王曦还分享了罢工期间的趣事,“每天在地铁上或者公交上,因为太挤,很多人就会吵架,两个人吵得可认真了,周围的人看着他俩就笑,然后吵着吵着他俩也就笑了,所以说特别逗。”

  1月11日,王曦将启程回国与家人一同过年。她表示,接送机价格随着罢工水涨船高,自己的朋友通过淘宝预定的接机服务费用猛涨一倍,从300元人民币变成600元人民币。

  在采访中,记者问及姜佳明、成烁和王曦的跨年夜安排时,得到的回答十分一致,今年的跨年看来只能在家中进行,交通不便,哪儿都去不了,只能在家中吃点东西。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