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方志敏:坚定信仰铸就的英雄

作者:刘明钢 发布时间:2018-02-07 16:29:59 来源:人民网 字体:   |    |  

            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民族英雄方志敏,在狱中文稿中曾多次谈到共产主义信仰,并初心不移、坚定地践行着自己的誓言。坚定的信仰是方志敏崇高革命精神和坚强革命意志的坚实基础,铸就了这位英雄气壮山河的不凡一生。

从此,我的一切,直至我的生命都交给党去了

1924年,方志敏经赵醒侬介绍,在南昌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之初,他满怀激情地写下了这样一段话:“不管阶级敌人怎样咒骂共产党,但共产党终究是人类最进步的阶级——无产阶级的政党。它有完整的革命理论、革命纲领和最高尚的理想,它有严密的党的组织与铁的纪律,它有正确的战略和策略,它有广大经过选择而忠诚于革命事业的党员群众,并且它还有得到全党诚心爱戴的领袖。”

他还记下誓言:“共产党员——这是一个极尊贵的名词,我加入了共产党,做了共产党员,我是如何地引以为荣呵!从此,我的一切,直至我的生命都交给党去了。”从入党的第一天起,方志敏就把自己的一切交给了党,无论个人身处顺境还是逆境,他都兢兢业业为党为人民工作,理想和信念从未动摇过。

1935年1月底,陷于绝境的方志敏不幸被俘。为了“以免他们问东问西的讨厌”,方志敏坦荡从容,挥笔写下简短的《自述》:

方志敏,弋阳人,年三十六岁,知识分子,于一九二五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第一次大革命。一九二六至一九二七年,曾任江西省农民协会秘书长。大革命失败后,潜回弋阳进行土地革命运动,创造苏区和红军,经过八年的艰苦斗争,革命意志益加坚定,这次随红十军团去皖南行动,回苏区时被俘。我对于政治上总的意见,也就是共产党所主张的意见。我已认定苏维埃可以救中国,革命必能得最后的胜利,我愿意牺牲一切,贡献于苏维埃和革命。我这几十年所做的革命工作,都是公开的。差不多谁都知道,详述不必要。仅述如上。

这篇自述虽然只有245个字,却铿锵有力,表现出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执著的爱国主义精神,以及愿意为苏维埃和革命事业“牺牲一切”的决心与意志。

我们心体泰然,毫无所惧,我们是视死如归

自被捕之日起,方志敏就没有指望活着出狱。在《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一文中,他写道:

我们是共产党员,当然都抱着积极奋斗的人生观,绝不是厌世主义者,绝不诅咒人生,憎恶人生,而且愿意得脱牢狱,再为党工作。但是,我们绝不是偷生怕死的人,我们为革命而生,更愿为革命而死!到现在无法得生,只有一死谢党的时候,我们就都下决心就义。只是很短时间的痛苦,碰的一枪,或啪的一刀,就完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们常是这样笑说着。我们心体泰然,毫无所惧,我们是视死如归!

方志敏还写道:“心平气静地等候着那一刻儿的到来,等候着那一颗子弹,或是一刀!”他强调:“我们必须准备口号,临刑时,要高声的呼,用劲的呼,以表示我们的不屈!”

这样“笑说着”“心平气静”地谈生死,只有树立了坚定信仰的人才能达到如此的境界。

方志敏还写道:

死神在祥松(方志敏)与他同时入狱的三个同伴面前狞笑,像一只猛鸷的鹰一样,正在张开它的巨爪,准备一下子就把他们四个人的生命攫了去!死是不可避免的,什么时候死,我们不知道——生命是捏在最凶恶的敌人的掌心里!这是他们入狱后常常说起的话。

敌人们明明告诉了他们,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投降,而得暂时的苟生,一条就是死!他们不约而同地选定了后一条路。

生命,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只有一次。没有什么比生死抉择更为艰难。方志敏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死,是因为决不能“抛弃自己原来的主义信仰,撕毁自己从前的斗争历史”。

一个共产党员,应该努力到死!奋斗到死

方志敏身系囹圄,心里却日夜惦记着党与革命事业。他说:“屈辱,痛苦,一切难于忍受的生活,我都能忍受下去!这些都不能丝毫动摇我的决心,相反的,是更加磨炼我的意志!我能舍弃一切,但是不能舍弃党,舍弃阶级,舍弃革命事业。我有一天生命,我就应该为它们工作一天。”他还写道:“一个共产党员,应该努力到死!奋斗到死!”

自觉时日不多的方志敏,决心用“写作”将未竟的事业推向永恒。他利用敌人要他“写点东西”的纸和笔,进行废寝忘食的写作。方志敏早年染有肺病,入狱以来,脚戴重镣,饱受折磨,身体极度虚弱,写作时间稍长,头就发晕,全身无力。他咬紧牙关,靠着桌子坚持写,或者拖着铁镣在室内移动几步,实在支撑不住了,倒在床上躺一会,起来再干。

因为随时都有可能被处决,方志敏没有长远的写作计划和系统的安排,只能想起什么就写什么,而且要抓紧时间写。在一篇文章中,方志敏写道:

我亦因之被俘,囚禁于法西斯蒂的军法处,历时已5个来月了。何时枪毙——明天或后天,上午或下午,全不知道,也不必去管。在没有枪毙以前,我应将赣东北苏维埃的建设,写一整篇出来。我在这炎暑天气下,汗流如雨,手执着笔,一面构思在写,一面却要防备敌人进房来。我下了决心,要在一个月内,写好这篇文字。

狱中的写作十分艰辛。方志敏写道:“不管怎样,祥松还是天天在暗中努力着,为着这,用去了许多思想和心血,他头上的白发,差不多增加了一倍了。”

面对死神,方志敏信念如磐,生命不息,奋斗不已,用手中的笔作战斗武器,写下了《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可爱的中国》《清贫》《狱中纪实》等重要文稿和信件,把对党、对祖国、对人民的爱,化成了血铸的13万文字,用生命谱写了爱国主义的千古绝唱和革命英雄主义的如虹浩歌。在他的笔端流淌着对自己一生清贫岁月的总结、对革命的坚定信仰以及对美好未来的企盼。不仅如此,他还殚精竭虑保存与传递文稿,并将文稿一次又一次地从监控严密的国民党监狱送到白色恐怖的上海,并大部分交到地下党手中,创造了中共党史上的一个奇迹。

我不爱爵位也不爱金钱

按照当局的规定,凡是新犯人都要审问一次,方志敏也不例外。

一天晚饭后,方志敏突然被“提审”。由于他戴着脚铐,行走不便,被看守背上了法庭。这是方志敏第一次与法官面对面的交锋。

法官先打亲情牌,不起作用,进而以死相逼,并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信仰的辩论。

法官说:“我向你进一忠告。你们既已失败至此,何必固持己见?到国方来做事好了。”

“哼!我能做什么事。”

“你能,你能做事的。不然杀了那么多人,何以还留下你们呢?老实说,上面就是要用你们收拾残局。”

“我告诉你,留在苏区的共产党员,都是经过共产党的长久训练,都是有深刻的主义的信仰的。”

“嘻嘻!”法官发出一声奸笑,“都是有主义的信仰?而且有深刻的主义的信仰?那也未必吧,我想大部分不过是盲从罢了。”

“你不能这样去诬蔑共产党!”

“当然,我不能说都是盲从,里面有主义信仰的自然也有,或者不少。好了,先不说这个问题,现问一问你们的主义会不会成功呢?据我看来,你们的主义是不得成功的,即使能成功,恐怕也得500年,就算不要500年,顶快顶快也得要200年。总之,在我们这一代是不能实现的。既然如此,你们为什么要做傻子,为几百年后的事情去拼命呢?”

停了一下,法官又说:“人生在世,公私两面都要顾到。一心为公,完全不顾个人,我看那不能算是聪明人吧。我也这样想过,万一共产主义成功了,谁能料定我不会转身?这是我的心里话。中国有句古话:知时务者为俊杰,随风转舵,是做人必要的本领。”

“朝三暮四,没有气节的人,我是不能做的。”方志敏冷冷地答道。

“你晓得孔荷宠吗?”法官又换了一个话题。

孔荷宠曾是功勋卓著的红军将领,不过后来叛变革命,成为著名叛徒。

方志敏答道:“听到他的名字,没有见过面,他是个无耻的东西!”

“他无耻?你们说他无耻,我们却说他有觉悟。他现在极蒙上面信任,少将参议,每月有500元的薪金!”

“我不能跟他一样。我不爱爵位也不爱金钱。”方志敏斩钉截铁地答道。

“哼!”处长突然变得严厉起来,“枪一响,人就完了,什么也没有了。机会千钧一发,稍纵即逝,确不是好玩的!”

“我完全知道这个结局。但既然不能两全,我只有选择一死。”方志敏坦然答道。

两人都沉默了。

“还有什么话要问?”方志敏早就不耐烦了。

于是,法官只好悻悻地令看守将方志敏背回牢房。在离开法庭前,他还警告:“你要细想想看,千钧一发,确不是好玩的!”

在这场关于信念的唇枪舌剑中,法官败下阵来。

我们相信,中国一定有个可赞美的光明前途

方志敏始终坚信中国革命事业必然成功,自由、民主、富强的新中国一定能够建立,对于革命成功后的中国充满着憧憬。在《可爱的中国》一文中,他写道:“不错,目前的中国,固然是江山破碎,国弊民穷,但谁能断言,中国没有一个光明的前途呢?不,决不会的,我们相信,中国一定有个可赞美的光明前途。中国民族在很早以前,就造起了一座万里长城和开凿了几千里的运河,这就证明中国民族伟大无比的创造力。中国在战斗之中一旦斩去了帝国主义的锁链、肃清自己阵线内的汉奸卖国贼、得到了自由与解放,这种创造力,将会无限的发挥出来。到那时,中国的面貌将会被我们改造一新。”

他还写道:“我相信,到那时,到处都是活跃的创造,到处都是日新月异的进步,欢歌将代替了悲叹,笑脸将代替了哭脸,富裕将代替了贫穷,康健将代替了疾苦,智慧将代替了愚昧,友爱将代替了仇杀,生之快乐将代替了死之悲哀,明媚的花园,将代替凄凉的荒地。这时,我们民族就可以无愧色的立在人类的面前,而生育我们的母亲,也会最美丽地装饰起来,与世界上各位母亲平等的携手了。这么光荣的一天,决不在辽远的将来,而在很近的将来,我们可以这样相信的,朋友!”

如今,方志敏心中美好的愿景已经成为现实。“可爱的中国”正在经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我们亲历了这一翻天覆地的巨变,都是共和国大厦的建设者。

方志敏的一生虽然短暂,但他不忘初心,始终坚定地践行着自己的誓言。方志敏的狱中文稿中留下了一首题为《死!——共产主义的殉道者的记述》的短诗,开篇即以诗明志:

敌人只能砍下我们的头颅,

决不能动摇我们的信仰!

因为我们信仰的主义,

乃是宇宙的真理!

为着共产主义牺牲,

为着苏维埃流血,

那是我们十分情愿的啊!

这表明了他心甘情愿地为“信仰的主义”流血牺牲的决心。信仰的旗帜造就了英雄的传奇。研读、品味方志敏关于信仰的荡气回肠的诗句,你会体验到一种久违的感动。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