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毛泽东指挥工农革命军激战桂东大岭坳

作者:郭谦贵 发布时间:2018-01-27 19:28:0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一九二八年三月下旬,正是春风吹绿群山的季节。因湘南特委的要求,毛委员率领工农红军从井冈山出发,经酃县、桂东,开往湘南接应南昌起义部队。一个振奋人心的喜讯传来了,迅速地传遍了桂东山村的每一个角落。坚持在东边山开展革命斗争的桂东赤卫队,更是豪情满怀,革命情绪高涨,仿佛黑夜见到了光明,盼星星,盼月亮,终于可以去桂东四都迎接毛委员了。

  在湘赣边界上,横贯着一座诸广山,东面是江西的崇义县,西面是湖南桂东县的东边山。东边山泛指桂东的东洛、普乐一带,群山叠峰,林海茫茫,村庄分布零散,人少地多,自然条件有利于开展武装斗争,它是桂东赤卫队的老革命根据地。

  一、出谋划策迎红军。

  从东边山到西边山的四都,有一百多里山路,沿途还有桂东挨户团设防堵卡。要通过这么长的封锁线,是有困难的。为了顺利到达四都迎接毛委员,赤卫队队长刘振雄一面派了郭大叔和小方下山去侦察敌情,一面发动全体同志“献计献策”。

  太阳快下山了,晚霞映红了半边天空,一抹红色的云彩,挂在东边山顶上。“诸葛亮”会在进行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讨论得热火朝天。突然,黄新春对着大家说:“你们看,小方回来啦。”

  “小方回来啦!”“小方回来啦!”大家边喊着边围着小方问,“山下情况如何?”

  小方有二十一、二岁,个子较矮,机智勇敢,是赤卫队公认的“机灵鬼”。他迈开大步赶回东边山,迎着大家走过来,立即向刘队长报告侦察到的情报:“挨户团听说工农革命军来了,把沙田、普乐、寨前一带的匪兵都集结到大岭坳去了。加上‘灶头勇’,总共有1000人左右。”

  黄新春急忙问:“郭大叔为啥没回来。”小方接着说:“郭大叔叫我先回来,他要打入敌营,到大岭坳继续侦察敌情。”

  “老郭啊!为了迎接毛委员表现出了一片赤城之心,深入虎穴,真是好样的。”刘队长想到这里,充满力量和信心,坚定地对小方说:“你马上再下山去,配合郭大叔作战,将情报及时送到四都去。”

  刘队长关心地送小方走出村外,大步流星转回来,激动地对大家说:“同志们,刚才大家都听了吧,工农革命军来了。挨户团倾巢而出,全部都到大岭坳去了,正是我们乘虚前进的好机会,同时根据大家‘献计’的主意,我们要发扬勇敢战斗的精神,在行军途中给敌人制造混乱,搅乱他们的军心,到普乐大坪头打大豪绅郭‘三刁’,筹集军饷,以实际行动迎接毛委员。”

  二、想方设法筹军饷。

  下半夜,寒风凛冽,下弦月时而露出脸孔,时而钻上云层。桂东赤卫队像一把利剑,穿山斩棘,快步如梭,很快就来到了大土豪郭三刁家的门口。郭三刁,名叫郭仁斌,因他口刁、笔刁、算盘刁,有钱仗势,自封是“文武双全”。群众对他恨之入骨,起个外号叫“三刁”。自挨户团撤到大岭坳后,日夜不安,生怕赤卫队下山,生命难保,总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赤卫队来到他家门前时,他忽听屋外有脚步响动,便轻手轻脚爬起床,对着门缝往外偷看,可是门外月色暗淡,什么也看不见。他轻轻拉开门闩,想把门缝开大一点,不料几个高大的身影猛力推门闯了进来。郭三刁冷不防让门扇撞得眼冒火花,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他定神一看,其中一个是他出榜悬赏300大洋给捉的“匪首”刘振雄站立在他眼前,吓得目瞪口呆,六神无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刘队长手执大刀,虎着脸怒斥道:“郭三刁,你不是要辑拿我吗?现在我自动来了,把赏金拿出来吧!”

  郭三刁脸色苍白,又是“扑通”一声跪在地下,双腿直筛糠:“刘,刘,刘队长,这是挨户团何团长,不不不,何‘屠夫’要我干的。”

  刘队长双眼怒睁,“少说废话,不管你干的,还是何屠夫干的,今天我们都要清算这一笔帐,你勾结挨户团,多次围剿东边山革命根据地,屡遭失败,又施毒计到处暗探,出布告擒拿我们,该当何罪!”

  郭三刁有气无力地说:“是小,小,小人一时糊涂,有罪,罪,罪该万死,救队长开恩饶命!侥命!”

  刘队长知道这条装死的疯狗,在地下想花招:“也好,就给一个赎罪的机会。”郭三刁连声道谢,慌忙爬起来,“刘队长有事尽管吩咐。”

  一个赤卫队员正色道:“工农革命军来了,你知道吗?”郭三刁连忙点头应答:“听说过,听说过。”刘队长接着说:“听说了就好,拿出三千块银元来,给工农革命军作军饷。”

  狡猾的郭三刁一听要打他的浮财,装得像条可怜虫,苦哀求道:“队长,叫我干,干,干什么都可以,我的家景你是知道的,要这么多银元,就是天打雷劈也没办法啊!”

  忽然,黄新春从外面进来,把刘队长叫出门外来,低声说:“我们在群众的帮助下,找到了郭三刁逼跑的婢女阿珍。她说:郭三刁的金银财宝藏在他的狗窝(指睡的床)地下,现在钱由他小婆娘保管,有的是银元。”刘队长听后,心里有了数,大步跨进屋里。

  再说,郭三刁见一个赤卫队把刘队长叫出去以后,仍低着头,心跳得更加厉害。不知往下如何对付这般“穷鬼”,不时睁开那三角眼,用余光偷看站在他面前的二个赤队员,手持雪亮大刀,一点也不敢动,只竖起两耳偷听外面的谈话,时而隐约听到阿珍的名,又是什么在地下睡觉。顿时,手脚一直颤动。

  刘队长突然一拍桌子,冷笑道:“哼,你当我们不知道!老实告诉你,一切秘密我们全掌握了,事到如今,就看你想不想活命!”刘队长步步逼敌,句句打中要害。郭三刁无法再抵赖,再不答应,生命就难保了,说:“刘队长高抬贵手,我,我,我去拿。”

  这个家伙,平时穷凶恶极,如今,丑相百出,赤卫队员们心里又好笑又好气。监督着他爬到床底下,揭开活动地板盖,取出一缸银元,刘队长概略数了数,约二千多元。

  刘队长不理他的胡诌,把银元——装进皮箱,叫赤卫队员挑起就走。队伍继续在前进!

  三、深入敌阵取情报。

  第二天上午,红日高照,睛空万里,金灿灿的阳光,驱散了山谷的云雾,苍松翠柏,郁郁葱葱,使西边山显得更加高大峻拔。刘队长带着三十多名赤卫队员,胜利地来到四都牛塘里,大家抹抹额上的汗珠,就地休息。

  忽然从这处隐约传来了“……跑不了啦……捉住他……”喊声越来越近,大家惊讶地向声音方向望去。一个赤卫队员立即报告说:“你们看,有一个人从我们这个方向跑来,后面还有几个匪兵追着他。”刘队长判断,追兵肯定是挨房团的,立即命令:“干掉他,掩护来人。”

  黄春新手脚利落,选择有利地势,举起鸟铳,瞄了又瞄,扣着板机,前头一个匪兵应声倒下,吓得后面的匪兵缩头往回跑,再看来人就是队里的侦察员小方。

  却说,小方回东边山汇报后,当晚又下山,到交通站联系,得知郭大叔已充当“灶头勇”打入敌营,并记住联络的时间、地点,充满信心,连夜赶路。天亮时,在大岭坳半山腰一处秘密地点会见郭大叔,口头交换情报后,火速下山。走到大岭坳山底下,正碰上几个匪兵下山勒索群众财物回来,以为小方是逃跑的“灶头勇”,扬言要抓回山去。“杀鸡给猴看”,调头就追赶。小方眼明脚快,蹬脚就跑,几下子就避开匪兵的视线,忽听到枪声的掩护,估计是刘队长他们已在接应,就往枪声方向赶来。

  果然,刘队长站在高处向小方招手,队员们向他聚拢过来。小方将郭大叔给他讲的敌情一一作了汇报。他说:“挨户团在大岭坳只有二个中队,二百多条枪,三门土炮,修筑了掩体工事,密布在上大坳那唯一道路的两侧,直到坳下。埃户团挟在‘灶头勇’中间,一方面防止‘灶头勇’逃跑,一方面以‘灶头勇’为掩护,妄图凭借山势险陡,阻击工农革命军前进。”小方接着又说:“郭大叔还说,严重的是,山上有七、八百名‘灶头勇’,都是穷苦农民。要我们马上将情况迅速报告毛委员,他继续在山上做好宣传群众工作,里应外合,组织群众下山。”刘队长心急火燎,赶忙带领赤卫队向四都圩前进。

  进入四都圩,听群众说,毛委员的队伍已到了离四都还有20多里路的中村。大家一听说,都高兴得忘了疲劳,赶紧加快了脚步,飞速向中村赶去。踏进村口,果然看见一些穿灰色服装的工农革命军战士在来往。工农革命军知道来的是自己人,个个热情迎上前来同赤卫队员一一亲切握手,问长问短,一起谈笑风生,热情洋溢,格外亲切。刘队长由一个战士领着去见八连党代表。刘振雄进到里边屋里,一眼就看出伏在桌上办事的是他们一起搞大革命运动的老上级陈奇同志,“老陈,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你!”陈奇同志也吃了一惊,嚷道:“老刘,你们怎么来了?”

  四、分化歪解用谋略。

  一九二八年三月二十八日,毛委员率领工农革命军进入桂东境内,准备经四都挺进沙田。

  从四都到沙田,必须经过大岭坳,山峦起伏,如屏如幛,险峰对峙,仰天一线。一条石阶小径,穿插其中,高入云端,真可谓是“一人当关,万夫莫开”的军事防守要地。桂东县挨户团反动头目何鑑满以为把住了大岭坳这个古道关口,就可以阻止工农革命军前进,万无一失了。早几天,他委派他的堂弟何歪脑带领地主武装挨户团在这里安营扎寨,层层设防。还穷凶极恶地用皮鞭和尖刀威逼附近农民每家去一男丁为他们修筑工事,替死卖命,名之曰“灶头勇”。

  毛委员等师首长根据桂东县农民赤卫队提供的情况。制订了一个出奇制胜、全歼守敌的作战方案。这个方案的重要内容就是军事进攻与政治攻势相结合分化瓦解敌人,只打挨户团,不打“灶头勇”。

  作战方案传达到各个连队,战士们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唯独平时话多的九班班长张猛子一言不发,拿着一根树枝,蹲在地上划来划去。

  “嘿!张班长,在划军事地图啦!”张猛子听得出来是张团长的口音,站了起来,回头一看发现站在张团长右边的,还有桂东农民赤卫队队长刘雄。

  “张团长,只要你给我两班人,保证拿下大岭坳,完不成任务,提头来见。”张班长边说边用手比划着。

  张团长看了一眼,问道:“是这样吗?”

  “那还用说,一九二七年毛委员领我们上了井冈山后,十一月你带领我们来桂东,那时就与他们较量过。能经几下打?”张班长越讲越兴奋。

  “你呀,就只知道冲!冲!冲!”

  “打仗不冲还行?”

  “猛子,冲也好,杀也好,是为什么?”

  “消灭敌人嘛!谁还不知道。”

  “谁是敌人呢?”

  “大岭坳上的就是!”张猛子伸手朝大岭坳方向一指。

  “毛委员教导我们:要分清敌我。现在反动派连逼带骗要每一户农家来一人,编成‘灶头勇’,与挨户团混杂一起,你怎么冲,杀呀!”张团长启发张猛子想问题。

  “这是反动头目何鑑的诡计。如果不分青红皂白地打,势必要打死我们一些穷乡亲。敌人就乘机造谣了。”赤卫队长刘雄插话。

  “对了。猛子,昨天的事,你就不记得了?要是照你那么一冲,说不定我们的刘队长都吃了你的子弹上西天了。”被张团长这样一说,张猛子看了刘队长一眼,不好意思起来了。

  想到这里,张猛子猛地站了起来,大声地说:“团长,我保证服从命令听指挥,只打挨户团,不打灶头勇。”

  五、陡道仰攻大岭坳。

  大岭坳从四都圩到山顶有八里陡峭山路,从山顶到达贝溪大岭村的山脚下有七里路,俗称“上七下八”。三月二十九日凌晨,毛委员率领工农革命军,由桂东农民赤卫队带路,分三路向沙田进发。张猛子所在先遣连的任务是正面佯攻,牵制敌人。

  战斗打响了,我担任正面佯攻的选遣连,很快就占领了有利地形,吸引了敌人的火力。其他连队趁势一鼓作气,强占了制高点,在我军勇猛进攻之下,敌人已经军心动摇了。这时,张团长命令:开展强大的政治攻势,瓦解敌军。张猛子拿着喇叭筒,大声喊道:“我们是穷人的队伍,穷人不打穷人!”“只打挨户团,不打灶头勇!”“欢迎穷苦大众参加工农革命军!”“灶头勇”听了红军这番喊话,又见红军真的不打他们,于是有的丢掉武器就走,有的掉过头来用斧头、锄头向敌人劈去,夺过挨户团的武器参加了工农革命军。挨户团和灶头勇阵线分明后,我军炮火向敌人阵地猛轰。广大指战员专朝穿黄衣服的挨户团射击。张班长眼明手快,瞄准何歪脑就扣板机,何歪脑就象一条死狗向山下滚去。敌人失掉指挥官,溃不成军,丢盔弃甲,仓惶逃窜。不到两小时,战斗胜利结束,我军胜利飞越大岭坳。

  从此,一支民谣就在桂东传开了:

  “报告!报告!红军到了大岭坳,前面几挺水机关,后面几架攻城炮。毛委员赛过诸葛亮,攻心巧计用得妙。枪枪打中挨户团,不对穷人开枪炮。工农队伍爱人民,世上就算红军好。”

  (湖南桂东县委党校)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