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从“三月扑城”到“攻打长沙”

作者:刘标玖 发布时间:2018-01-02 11:31:26 来源:湘潮 字体:   |    |  

——开国少将喻缦云早期革命历程

  

 

  说起平江起义,必然要说到“三月扑城”。

  1928年3月,中共湖南省平江县委组织20万农军武装攻城,史称“三月扑城”。由于敌强我弱,最终未能完全占领平江县城,但“三月扑城”为我党积累了武装暴动的经验,为平江起义和红五军的建立奠定了扎实的思想基础和群众基础。电影《怒潮》就是“三月扑城”的光辉再现。

  在这20万农军中,有一个25岁的青年,他的名字叫喻缦云。

  当时,他是平江县长寿镇赤卫队的副队长,后来随彭德怀领导的红五军攻打长沙,并参加了红军。历任司务长、会计科长、财政处长、太岳军区后勤部部长、华东野战军后勤部副部长、总后勤部军需部部长、总后勤部顾问(大军区副职)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他是如何走上革命道路,又如何成长为我军高级将领的?这要从他的家庭说起,从他参加农民赤卫队、参加“三月扑城”“攻打长沙”等重要战事说起——

  一

  1903年9月27日,喻缦云出生于湖南省平江县长寿镇邵阳乡蔡家湾村一个农民家庭。

  父母仅种着几亩薄地,根本不够一家人糊口,只能租种地主家的土地来维持生计。可是,终日辛苦劳作,收成却依然不够维持全家的日常生活。

  家里虽然穷,但父母知道读书识字的重要性,还是支持小缦云去读书。

  1910年,7岁的喻缦云和大哥永昌的儿子喻谷贻一起,来到四里外的花园里村,在他大姐夫方挹棻家念私塾。

  从蔡家湾到花园里虽然不算远,但都是土路,遇到下雨下雪天,满地泥泞,又粘又滑,不小心就会摔跟头。在这条路上,喻缦云赤着脚,风里来雨里去,不知摔了多少跤,但他坚持每天去学堂念书,始终没打退堂鼓。

  辛勤的努力换来了丰富的知识。在姐夫的私塾里,喻缦云先是念“三字经”“百家姓”“四书”“五经”,后来又写模本字,打下了较好的基础。

  1912年11月,喻缦云的父亲去世。弥留之际,父亲拉着他的手叮嘱他,一定要好好念书。

  1913年秋天,喻缦云转到嘉义镇柏树山的喻家族学念书。因柏树山离家很远,他只能住在学校,每个月要交40斤大米,伙食费200文钱。虽然不用再交学费,但这些米和钱家里也很难拿出,总要东拼西凑。不管怎样,大哥永昌和二哥楚杰每月都会把米和钱送到学校,保证他继续读书。他住校不能常回家,母亲也会抽时间来看他。母亲带着糖果,拐着小脚,走十几里路来到学堂,总会累得气喘吁吁,但她总是乐此不疲。

  年终,学堂考试,喻缦云又考了个第一名。

  1915年,平江县在长寿街成立了公办学校,命名为“平江县第二高等小学”(简称“平江二高”,今维夏中学)。12岁的喻缦云在他大哥和叔父的劝说下,参加了“平江二高”的入学考试,并在80名应考生中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

  喻缦云来到“平江二高”后,语文教员易先生很喜欢他,每次班里作文,易先生都用他的卷子做展览,当范文来念。这年底,期终考试,他在班里又考了第一名。易先生很高兴,直称赞他功课好,将来一定会有出息。

  可是,“平江二高”的学费太贵,每月要交45 斤大米,一块半光洋伙食费。因家境困难,喻缦云虽然还想继续念书,但终于无力再交学费,不得已辍学回家。后来,他在回忆录中说:“我文化水平不高,是经济条件限制和社会的不公平造成的。”

  失学后,喻缦云回到蔡家湾,帮哥哥做一些轻松的农活。哥哥心疼他,不愿让他干重体力活,便去长寿街找到做生意的二叔,让他去二叔在长寿街开的铺子里当学徒。

  二叔开的铺子名为“万丰源”,经营的是日杂百货。喻缦云虽是自家人,但二叔安排他干的活并不轻松。每天清晨天刚亮,他就起来下门板,打扫屋内屋外卫生,给二叔擦烟斗、打洗脸水,一直忙到二叔起床吃早饭。饭后,他就开始站铺面,随时招呼过往前来买货的客人,给进店的客人拿烟斗、倒茶招待。晚饭后,二叔开始打麻将,他就在旁边侍候着,直到二叔玩累了去睡觉,他还要收拾好房间,常常要忙到深夜。13岁的少年正是睡不够觉的时候,他一天晚上只能睡四五个小时,经常又累又困。更让小缦云受不了的是,二叔并不因为他是自家人就放松对他的要求,不仅让他干很多重活,还常会拿棍子打他。有时,他觉得,他不是在这里当学徒,简直就是当牛作马。

  喻缦云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坚持着,最重要的原因是想学点东西。他迷上了打算盘,店里无客人时,他就练习打算盘,不久就把算盘打得又快又好。算盘打得好,账目清楚,这为他后来在军队做后勤工作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1918年,“万丰源”由于经营不善,股东们又不团结,一夜之间倒闭关门。喻缦云在这里做了3年牛马,从白天忙到深夜,说好每年给20 吊钱工资,但他一文钱也没拿到,就莫名其妙地失业了。

  这年,已经16 岁的喻缦云怀着满腹无处诉说的愤怒,离开了生他养他的家乡,走向外面的世界。

  二

  喻缦云出发时,只带着一把旧雨伞、一身换洗衣服,还有哥哥给他的几百文钱。他和堂兄喻洞舟一起,一路步行,走到了长沙。

  到长沙后,他们找到了湖南军阀赵恒惕的部队——湖南陆军第二师,主动报名参了军,被安排在师部骑兵二连当勤务兵。全连共有120个兵,都佩有统一的马枪,每当赵恒惕外出,前边是骑兵一连开道,后面是骑兵二连压阵,很是威风。

  骑兵二连驻守在长沙曾子庙,连长是广西人,名叫舒麟,字瑞生。舒连长是个有文化的军人,见喻缦云不但识字,还会打算盘算账,人又实在,就很喜欢。每次外出或去部队领银饷,他都要带着喻缦云同去。在生活上,他也很照顾喻缦云,不让喻缦云早起床出操,不让干重活、苦活,只为他整洁内务、洗衣服就行了。

  连里的司务长是个大老粗,识字不多,也不会打算盘,经常算错账。舒连长不喜欢他,又很无奈,每次全连发饷时,连长都叫喻缦云去帮他算账,实际上代替了司务长的工作。

  喻缦云拨弄算盘,很快就把每个战士应发的钱数算清楚了。他把每人应扣除的伙食费、杂支费扣除,算出每人应得的钱,告诉司务长。司务长就按他算好的钱数,发给每个战士。

  当时,喻缦云是三等兵,每月扣除伙食费,可以领到一元五角钱。每当发饷算账时,舒连长都会坐在一边看他算账,见他把账算得清清楚楚,总是特意让司务长多给他几文钱。

  1918年底,赵恒惕将师部两个骑兵连合编为骑兵营,喻缦云的二哥喻楚杰也来到这个营当了兵。随后,部队开拔到岳阳,在牛皮厂驻守训练。

  训练中,喻缦云不但每天要操课,还要搬砖抬瓦建营房,劳动量很大。由于过度劳累,他的身体吃不消了,经常肚子疼,有时操课训练劳动都很难参加。营部军医检查后,诊断是“疝气”,报告了营长。营长当即宣布开除他。

  当天晚上,喻缦云和二哥喻楚杰挤在一个床上,几乎一夜没睡。兄弟俩说了很多心里话。哥哥让他先回家好好养病,身体养好了,有机会再出来。

  第二天,二哥喻楚杰及连里几个好朋友陪他吃了一顿饭,与他挥泪告别。他拿着大家凑的一串钱当路费,独自踏上了返乡的路。

  三

  回到家休养了一段时间,喻缦云的身体渐渐好起来。但是,他在家里除了种田,再没什么事可做,想去读书又没有钱,心情很郁闷。

  “想想做学徒失业,当兵因生病又被除名,我当时的心情非常糟糕。我常常问自己,为什么社会这么不公平?为什么老天爷对穷人这么狠心?却找不着答案。”他后来回忆起这段日子,感慨颇多。也就是这种思考,在他的内心深处埋下了革命的种子。

  母亲看到喻缦云整天郁郁寡欢,就劝儿子万事要想开。“既然干不了别的事,就在家好好跟着哥哥种田,将来也许会有好日子过。”大哥永昌也劝他安心在家种田,并说:“锄头拿得稳,种田不亏本”。在这种情况下,喻缦云只好拿起锄头,和哥哥一起种田。

  可是,光靠地里的收成,一家人很难维持生活,喻缦云和哥哥只好利用空闲时间,外出帮人打短工。春天插秧时,地里的水还很凉,他就下到水田里,帮地主、富农家插秧;秋天收获时,他又和哥哥一起帮地主家收稻子,收茶子榨油;冬天,地里没活可干,他就和侄子喻谷贻等人去给有钱人抬轿子。他们抬着轿子走到平江县城或长沙市,来回上百里或几百里路,才能挣到一两串钱。有时,他还和堂兄银龙去长寿街,帮着商家运货物。

  连续几年,喻缦云除了在家耕田种地,还不遗余力、想方设法去打工,成年累月不休息,却也挣不到多少钱。一家人的日子还是过得很穷苦。

  “这种生活给了我历炼。劳动锻炼了我的身体,外出打工让我开了眼界,了解了封建制度的残酷剥削性,从而渐渐诱发了我的革命热情。”喻缦云后来回忆时说。

  四

  1924年1月,中国国民党在广州举行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实行联俄联共政策,与苏联和中国共产党合作。在这种大好形势下,湖南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农民运动,湘潭、礼陵、浏阳、平江等县的农民运动都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农民们拿起标枪、大刀、扁担,把地主、土豪劣绅打倒,给他们戴高帽子游街,让几千年来压迫在穷人头上作威作福的有钱人威风扫地,穷人扬眉吐气。喻缦云参加到这场洪流中,觉得特别解气,感慨“穷人终于看到好日子了”。

  邵阳乡成立了农民协会、赤卫队、妇女会、儿童团等,喻缦云加入了农民协会和赤卫队,积极参加抗租、抗捐、抗税斗争,并逐渐成长为农民协会的骨干。他们经常聚会,听上级派来的共产党员作宣传,讲共产主义,讲工农当家作主,讲打土豪分田地。每次聚会,他们都会高喊:“打倒土豪劣绅!打倒帝国主义!打土豪分田地!”呼声震动了全乡,融入了全体农民心中!

  1925年春天,在共产党领导下,邵阳乡开始丈量土地,陆续分给农民,喻缦云家分到了一些土地。为了帮助贫苦农民耕种土地,在农民协会的领导下,各村又成立了互济会,喻缦云被选举为互济会主任。

  互济会是让农民互相帮助的组织,还负责让地主、富农捐钱捐粮,再分给生活困难的穷人家。在大风涌起的怒潮中,只要互济会通知地主、富农捐钱捐粮,他们都会积极地送到农民协会来。然后,互济会根据讨论意见,把钱和粮食分给困难户,这个办法得到了贫雇农民的欢迎,也帮助这些人度过了春荒。

  1926年9月,在农民协会的负责人、共产党员方炎甫(又名方雪元)介绍下,喻缦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发到了一枚共青团证章。他十分珍惜这枚团章,千方百计保护好,遗憾的是,后来在苏区的反围剿战争中遗失了。

  一年多的时间里,大革命风暴席卷了湖南全省。然而,好景不长。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叛变革命,大肆捕杀共产党人。4月23日,湖南军阀许克祥也在长沙大规模捕杀共产党员和农民协会的负责人。农民协会、赤卫队被迫四处逃散,躲到了山里打游击。轰轰烈烈的农民大革命运动,就这样被国民党镇压了。

  喻缦云和喻洞舟、方炎甫等人逃到山里的四姐家,躲了三个多月,直到国民党捕杀共产党人逐渐停止,才敢回家。

  虽然国民党反动派穷凶极恶地杀害共产党员,镇压人民的革命运动,但革命之火已经燃起,人民要革命、要翻身的目标并未因此而消失,反而更加强烈。反动武装挨户团、靖卫团反复清剿游击队,但广大贫苦农民都站在游击队一边,千方百计保护游击队员。老百姓经常把敌人的情况告诉游击队,反动武装到村里清剿抓人,人们就躲进大山里,他们根本找不着。反动武装人少时,他们就主动出击,消灭敌人。于是,游击队的力量不但没被削弱,反而更加活跃频繁。后来,游击队越战越勇,越打越强,参加游击队的人越来越多,缴获的枪支弹药也愈来愈多,力量不断壮大。

  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后,中国共产党组建了中国工农红军,建立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蒋介石非常震怒,调集了湘赣两省的武装兵力,对井冈山根据地进行围剿。当时,湖南的国民党部队大部分调去围攻井冈山了,平江县城只留下少数军队和挨户团驻守,长寿街的农民趁机又拿起武器,恢复了农民协会和赤卫队,喻缦云又挺身而出,担任了赤卫队的副队长。

  五

  1928年3月,在湘赣苏区共产党的领导下,平江周边的游击队、赤卫队约20万人行动起来,攻打平江县城。这就是著名的“三月扑城”。喻缦云带领长寿赤卫队参加了这次战斗。

  当时,长寿区农民协会号召每个赤卫队员拿起能用的武器,自带三天粮食,每人再准备一条绳子,用来捆地主、豪绅、国民党兵。准备好后,喻缦云和赤卫队员一起,由长寿街出发,浩浩荡荡杀向平江县城。游击队在前面打先锋,他们得到情报说,平江县城驻敌只有一个营的兵力,还有一个营驻在平江吾口。可是,战斗一打响,这个营很快返回了县城。经过数小时激战,只有少数游击队员攻入城内,处于敌强我弱的局面。看形势,很难一下子攻破县城,游击队只好退出,跟在后面的赤卫队也不得不返回了长寿街。

  这年7年,彭德怀领导了平江起义,把平江城里的地主、土豪劣绅都抓了起来,为广大农民报了仇、出了恶气。革命风暴在平江又轰轰烈烈地爆发了,起义部队受到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许多青壮年纷纷加入队伍。喻缦云也想去参军,但当时母亲得了病,一时离不开,后来又听说部队走了,只好在农民协会里从事支前活动。

  1929年8月,彭德怀率领红五军又回到湘赣边区,建立了根据地,成立了工农政府。10月1日,部队攻克了长寿街,随后在修水、平江一带打游击。

  1930年6月,红五军攻克了平江,并在那里接到了择机攻打长沙的命令。

  六

  彭德怀受令后,决定乘国民党军队调往江西围剿红军、长沙城内防守空虚之际,直接攻打长沙,分散敌军兵力,为江西红军解围。

  平江县的党组织积极响应,号召各乡赤卫队配合红军协同作战。赤卫队员听说准备攻打长沙,个个干劲十足,精神饱满,纷纷要求跟着红军去打长沙。

  喻缦云后来回忆说,接到赤卫队员协同红军作战的命令,准备集合时,他还在田里耕作。一听到命令,他丢下还在田里犁地的牛和工具,来不及换衣服,高喊“走啊,去打长沙了!”便跑向了集合点。

  像喻缦云一样,许多赤卫队员都在做着农活。他们给家人留下话:“你们女人在家先干着,等我们打下长沙,再回来干活!”这句话,女人们心里一直记着,但他们的亲人,很多再也没有回来。

  长寿区邵阳乡的赤卫队选择了十多个赤卫队员,跟随红军攻打长沙城。喻缦云记得,当时出征参战的除了他,还有蔡家湾的喻谷贻、喻银龙、喻栋龙,嘴头山的方心龙、方青龙、方克明、喻佑应,花园里的方佑来等。

  当时,攻打长沙城的共有三个纵队。邵阳乡的赤卫队员都被分在第3纵队,也就是吴概之担任队长的纵队。红军加上赤卫队,总共约有3000人,从浏阳、平江分两路行动,直奔长沙城。他们在径井和湘军何键的部队打了一仗,消灭了敌人一个团,其溃兵退向长沙城,他们紧紧尾追,一直追到长沙,全部消灭了这股敌军。

  喻缦云后来回忆说,从长寿街、平江再到长沙,部队急行军走了一天多,顾不上吃喝休息,人人都为能去消灭长沙的敌人而兴奋。越接近长沙,人们越有精神,个个摩拳擦掌,冲锋向前。彭德怀有命令,有枪的部队在前面冲锋杀敌,无枪的赤卫队随后前进。红军杀进长沙城后,城里硝烟未尽,到处都有乱跑的敌兵,赤卫队员们就冲上去,俘虏了敌兵,用绳子捆了压倒在地。很快,赤卫队捆敌兵的绳子都用完了,不少敌兵主动向赤卫队缴枪,跟着一起走向集中地。他和七八个赤卫队员一组,押解了十几个俘虏兵,缴获了十多支步枪和不少子弹。他们背着枪和子弹,兴奋得不知说什么好,只记得有人不时高声喊口号:“红军万岁”。

  攻打长沙这一仗,彭德怀抓住了敌军的弱点,以3000余人的“杂牌部队”,击溃了敌人五个团5000余人的正规军,一举攻下了长沙。这次战役缴获了很多枪支弹药,资财无数,光大洋就有几百万元。胜利鼓舞了人民革命的信心,长沙的青壮年纷纷参军,部队扩充了一倍多。这是红军首次攻占一个省城,可以说是一个伟大胜利!

  战役结束后,第3纵队长寿区的赤卫队被指定在长沙小西门搬运缴获的物资,并给每个赤卫队员发了一块现大洋。喻缦云手握这块大洋,心里坚定了要参加红军的想法。

  红军在长沙城住了约七天,国民党调来十几个团,想收复长沙。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彭德怀做出了“部队撤出长沙城到平江县休整”的决定。

  部队撤出长沙,返回平江县。第3纵队在献钟一带休整,赤卫队员也随部队休整,并未解散回家。

  喻缦云和赤卫队员们交流了想参加红军的想法,大家都很赞成,纷纷表示也愿意参加红军。

  这时,第3纵队改编为第3师,喻缦云和赤卫队的十几个队员一起,同时参加了红军,并担任了连司务长。

  1930年9月,喻缦云跟随部队再次攻打长沙,失败后向江西萍乡、安源一带转移。10月,在安源,由连政委熊范安介绍,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从此,喻缦云正式走上了革命道路,先后参加了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和长征,参加了“百团大战”和反“扫荡”的斗争,参加了上党、济南、淮海和渡江等战役,出色地完成了各项后勤保障任务,为我军后勤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