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逢先知主编的《毛泽东年谱》“注”说:李锐“任”“秘书”。

作者:识丁老头乙 发布时间:2017-12-01 13:57:4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逢先知主编的《毛泽东年谱(1893—1949)》“注”说:李锐“任”“毛泽东的通信秘书”。

  《毛泽东年谱(1893—1949)》:

  1958年1 月 18 日 下午,主持南宁会议。会议讨论长江流域的综合开发问题,就是否立即兴建三峡工程昕取两种不同的意见。毛泽东肯定了李锐(1) 的意见,决定推迟三峡工程上马。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会议决定由周恩来主持治理长江的工作。

  (1)李锐,当时任电力工业部部长助理兼水电建设总局局长。 1958 年 8 月任水利电力部副部长、毛泽东的通信秘书。

  这是《年谱》第一次对李锐“注”。

  记住:这是1958年1 月 18 日 ,“注”说:李锐“1958 年 8 月任…、毛泽东的通信秘书。”

  《毛泽东年谱(1893—1949)》:

  1 9 5 9 年4 月 5 日 上午,在上海锦江饭店礼堂主持中共八届七中全会,作题为"工作方法"的讲话,共十六个问题。毛泽东说:……。(十四)我想找几位通信员名字叫做秘书,先在三委(计委、经委、建委)二部(冶金部、一机部)找,然后再找几个部。(十五)李锐( 2 )怕鬼。你前怕龙后怕虎,很多顾虑。(十六)我批评的这些人,以及没有批评的,都是好同志,我没有偏心。但是要批评,批评的目的是使同志们找到一个较好的工作方法。你们的缺点我要批评,我的缺点你们也批评。

  ( 2 )李锐,当时任水利电力部副部长、毛泽东的通信秘书。

  这是《年谱》第二次对李锐“注”。

  注意到:

  1,“注”( 2 )说:“李锐,当时任……、毛泽东的通信秘书。”显然,这个“当时”是“1959年4月”。这与“1958年8月任…、毛泽东的通信秘书”的说法差了八个月。

  再查:逢先知主编的《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中,共13日有李锐这名字,13日中,均无李锐受任“毛泽东的通信秘书”的记载。13日分别是:1958年1月18日;1958 年2 月 21 日 ;1958 年4 月 25 日 ;1958 年4 月 27 日;1959年4月5日;1959年6月11日;1959年7月11日;1959年7月13日 ;1959年7月17日;1959年7月29日;1959年7月30日;1959年7月30日;1959年8月11日 。

  2,“主持中共八届七中全会,作题为‘工作方法’的讲话”。因此,这不是小会,不是座谈会,不是大事谈完之后的交谈。在“中共八届七中全会”上,对全体与会者用称谓:“李锐”“你”讲述:“(十五)李锐怕鬼。你前怕龙后怕虎,很多顾虑。”这能解读为:李锐受任“毛泽东的通信秘书”吗?显然不能。

  4,“我想找几位通信员名字叫做秘书”。这里有两名词“通信员”、“秘书”。

  “通信员”:

  查《毛泽东年谱(1893—1949)》:

  1921年 8月16日 —20日,有“自修大学在国内外各重要大学和学术昌明地方以及湖南省内中等以上学校、学术团体,设通信员以进行联络和交流学术。”

  “秘书”:

  查《毛泽东年谱(1949—1976)》:

  1958 年1 月 16 日 上午,“省委书记要研究理论,培养秀才。”“部长、书记请个学习秘书,增加编制。”

  1958 年11 月 30 日 下午,真正地讲,杜勒斯这个人比较稳,我就跟我的秘书吹过这一件事,他是专门给我看参考资料的。你们一个省委搞一个秘书,别的都不做,只叫他看参考资料,指导他一些看的观点。

  1964 年3 月 28 日毛泽东还讲到官僚主义问题,他说:有的人,自己不写东西,要秘书代劳。我写文章从来不叫别人代劳,有了病不能写就用嘴说嘛!现在北京当部长、局长的都不写东西了,统统让秘书代劳。秘书只能找材料,如果一切都由秘书去办,那么部长、局长就可以取消,让秘书干。

  5,《年谱》说:“找几位通信员”,“先在三委(计委、经委、建委)二部(冶金部、一机部)找,然后再找几个部。”但是“注”( 2 )说:“李锐,当时任水利电力部副部长、毛泽东的通信秘书。”显然“水利电力部”不在“三委(计委、经委、建委)二部(冶金部、一机部)”之中。

 

  综上述:逢先知主编的《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不能证实李锐曾“任”“毛泽东的通信秘书”。

  附:

鹤龄:115问杨继绳:李锐是“毛泽东的秘书”吗?

 

贺合林 · 2017-11-29 · 来源:乌有之乡

  因为李锐以“毛泽东秘书”的虚假身份制造了大量诋毁毛主席的谣言,而杨继绳则将他的一些谣言塞进《墓碑》当“信史”,并在前面冠之以“曾任毛泽东的秘书的李锐”如是说,蒙骗世人,混淆视听,好像挂着“毛泽东秘书”这块金字招牌,谣言就真的成了“信史”。

  鹤龄:115问杨继绳:李锐是“毛泽东的秘书”吗

  为什么要向杨继绳提出这个问题?因为李锐以“毛泽东秘书”的虚假身份制造了大量诋毁毛主席的谣言,而杨继绳则将他的一些谣言塞进《墓碑》当“信史”,并在前面冠之以“曾任毛泽东的秘书的李锐”如是说,蒙骗世人,混淆视听,好像挂着“毛泽东秘书”这块金字招牌,谣言就真的成了“信史”。事实上,李锐打出这个招牌也确实迷惑了一些人,而杨继绳利用这个招牌同样也迷惑了一些人。所以,我们必须问个明白:李锐是“毛泽东的秘书”吗?

  李锐是不是“毛泽东的秘书”?最好的回答是他对这个问题的自述。而他的自述有两个不同的版本。

  一、两个不同的版本

  第一个版本(1999年)

  李锐在他的《毛泽东秘书手记》中说:1958年年初南宁会议接近尾声时,我是为三峡问题去与会的。我与林一山关于三峡的问题发生争论。就我个人来说,虽然三峡的争论结束了,可是一种“百年难遇的幸运却降临到我的身上,完全出乎意料之外,辩论结束之后,毛泽东以秀才的名义嘉奖我,要我当他的秘书。我以工作繁忙作推辞,结果还是要我做他的兼职秘书。”(《手记》第373页)

  在《手记》的第220页,李锐还讲到,毛泽东在上海会议讲到这个问题时,把这种“兼职秘书”称为“通讯员。”他说:我要找通讯员,一部一个,人由我自己找。……我已经找了个李锐。

  第二个版本(2016年)

  在《毛泽东秘书李锐自述人生百年: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由崔敏代笔)一文中,李锐说:

  南宁会议快结束时,毛泽东出人意料地对我说:“李锐,你来当我的秘书。”对此,我完全没有精神准备,立即回答说:“我搞水电,很忙。”他说:“不要紧,兼职嘛。”这我就不好回嘴了。随后,我给毛写过三封信,委婉地反映了“大跃进”中的一些问题。毛看了这些信,对我能够反映一些真实情况,当时还是比较满意的。曾说:“李锐我感谢你呀,是共产党感谢共产党。”

  有一段时间,毛不断地表扬我,那时真可以说是被捧到了天上。万万没有想到,仅仅几个月后,庐山会议上风云突变,我又从半空中摔了下来,几乎粉身碎骨。

  二、两个版本的比较

  第一个版本的表意是:毛主席要李锐当他的(专职)秘书,李锐显摆资格不愿干而以工作繁忙为由推辞,毛主席无奈,但又丢不下他这个“大才子”,结果还是要他做了个兼职秘书。

  这是十分明显的扯乱谈。根据此说,可以断言:李锐不但没有当过毛主席的秘书,而且,历史上也不曾有过毛主席要“李锐当他的秘书”这回事!如果有,岂是李锐可以“以工作繁忙作推辞”的。你李锐算哪根葱?你的“工作繁忙”竟然比毛主席的工作需要还重要!

  为了挽回这个“败局”,于是,李锐在第二个版本中对这个说法作了修正。“以工作繁忙作推辞”改成了受宠若惊的不知所措的(“没有精神准备”)回答“很忙”;“结果还是要我做他的兼职秘书”修改成“不要紧,兼职嘛”。说明毛主席本来就不是要李锐做专职秘书,毛主席本来就是要他做兼职秘书的。这一改又是画虎不成反类犬:“我搞水电,很忙”再摊上一个“兼职”岂不是忙上加忙了?怎么能说“不要紧”呢!这个“毛主席”也太不通情理了,为何不赏李锐一个专职秘书当当!

  第一个版本的另一个表意是:毛主席把这种兼职秘书称为通讯员,并说“一部一个”

  通讯员怎么和秘书搭上钩呢?哪家报社没有通讯员,每家都有一大把!这“一部一个”也不少哇,二三十个,也是一大把!二三十个通讯员,为何只有一个李锐修成“正果”成了“毛泽东秘书”呀?这个问题实在难回答!所以,第二个版本,索性将“通讯员”免提了。

  三、综合两个版本的分析结论

  综合两个版本分析,所谓的“毛泽东秘书”,就这么回事:毛主席为了及时了解政府各部门的工作情况,决定每部找一个通讯员。“一部一个”,这就意味着通讯员的职责是把本部门的重要情况及时向毛主席汇报。水电部就找了李锐。李锐这个通讯员,和别的部门通讯员是一回事:一样的头衔(通讯员),一样的职责,……没有什么特别了不起的本质区别。 至于“兼职秘书”之说,如果李锐不能给出此语是毛主席所说的证据,则可以认定是他自己为把“毛泽东的通讯员”演变成“毛泽东的秘书”而搭建的桥 。因为,不借毛主席的口,而将“通讯员” 直接自号“秘书”,脸皮再厚的人也说不出口!

  李锐担任“毛泽东的通讯员”,时间十分短暂,“仅仅几个月”就“从半空中摔了下来”。履职期间,本部门工作情况没反映一次,却“给毛写过三封信,委婉地反映了‘大跃进’中的一些问题”。三封信仅凭其口说,无据可考,很难当真。倒是在毛主席去世几十年后,这个由“通讯员”演变到“兼职秘书”再演变到“秘书”的身份才真的发挥了作用——写出了厚厚的一本大曝毛泽东秘闻的《毛泽东秘书手记》 !这和“104问” 提到的法国作家马尔罗会见毛主席半小时竟然写出厚厚一本《反回忆录》很有一拼。不过,马尔罗好歹还在《回忆录》前加了一个“反”字,明示读者切不可将它当真。套用马尔罗的这个“命名(书名)法”,我以为,李锐的《毛泽东秘书手记》应改为《毛泽东秘书脚记》才行!

  一个连身份也造假的人,谁能相信他的嘴里会说出半句真话!

  还有必要说明一下,鉴于至今没见当时其他各部有“毛泽东的通讯员”露面,所以,李锐曾任过“毛泽东的通讯员”还得打上一个问号!

  四、叶永烈对李锐的一次“解剖”

  李锐在《反思大跃进》中说:

  毛泽东秘书田家英问毛泽东:“你也不是没当过农民,你应当知道亩产万斤是不可能的。”毛泽东说:这是我看了大科学家钱学森的文章,才相信的。后来毛泽东检讨说,他是上了科学家们的当。

  《直言——李锐六十年的忧与思》记载:

  一天晚上,毛泽东找秘书李锐谈话。在谈到粮食“放卫星”问题时,李锐特地问毛泽东:你是农村长大的,长期在农村生活过,怎么能相信一亩地能打上万斤、几万斤粮?毛泽东说看了钱学森写的文章,相信科学家的话。

  这同样内容的文字,还见之于李锐的《庐山会议实录》和李锐笔记。

  叶永烈先生经过苦心搜索后发觉:关于毛泽东谈论那篇以钱学森名义发表的短文的相关记载,都出自李锐笔下。而李锐提及的当时在场的田家英、周小舟,都已成故人,死无对证。

  为了查清事实,2010年5月13日叶先生在北京走访当事人李锐。叶先生的 《钱学森“万斤亩”公案始末》(网址附后)一文中有如下记载:

  李锐回忆说,毛泽东跟他谈起以钱学森名义发表的那篇短文,总共有两次。

  一次是在1958年11月21日至27日的武昌会议期间,在武昌的东湖别墅,毛泽东找他单独谈话。

  李锐说,还有1959年3月25日至4月1日,中共中央在上海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他出席了会议。毛泽东约他单独谈话。

  李锐说,在这两次谈话中,他问起为何相信万斤亩,毛泽东都提及了钱学森的文章。

  我问,当时还有没有别人在场?

  李锐说,只有他与毛泽东。

  我又问,当时做笔记了吗?

  李锐说,没有。但是毛泽东的话,他记得很清楚。

  我说,这么一来,你所回忆的毛泽东关于钱学森的谈话,并未见诸档案记录,也未见诸别人的回忆,成了孤证。

  李锐回答说,本来就是我和毛泽东两个人的谈话。

  叶先生的这次走访,无异是对李锐进行的一次“解剖”。一刀切开皮囊,看到的是一个黑古窿冬的满满的窖藏着“毛泽东秘闻”的深井。这二人世界中的“秘闻”,反正没有第三人知道,要多少就有多少……

  这是些什么样的“秘闻”?简单分析一下这条“秘闻”就什么都清楚了。

  毛主席找你李锐谈话,由你提出问题,毛主席作答!你以为你是谁?是毛主席的老师啊!而且,同一个问题,你问了又问,毛主席答了又答!你以为毛主席闲得无聊,特意把你李锐请来,听你训话!?如此这般的“小儿科”,亏你也说得出口,见你的鬼去吧!

  附:叶永烈:《钱学森“万斤亩”公案始末》

  http://finance.southcn.com/f/2011-03/07/content_20852209_6.htm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