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三湾改编”与“赣南三整”

作者:冯毅 发布时间:2017-09-27 08:36:10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二○一七年九月二十九日,是“三湾改编”的九十周年。“三湾改编”,奠定了创建人民军队的根本制度和原则。正是由于有了“三湾改编”,因而这才有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这才有了中国革命的胜利,这才有了新中国。

  战无不胜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中国人民的子弟兵。中国人民解放军这支伟大的军队,源自于一九二七年九月九日的“秋收起义”,初成于一九二七年九月二十九日开始进行的“三湾改编”,发展壮大于一九二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开始召开的“古田会议”。

  “三湾改编”所确立的“支部建在连上”与设立士兵委员会等这些政治建军、民主建军、思想教育和思想改造的建军思想和建军原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能够从小到大、以弱胜强、战无不胜的根本保证。“三湾改编”中所制定的“一切行动听指挥,筹款要归公,不乱拿群众一个红薯”这三条军纪,奠定了人民军队和人民群众形成“军爱民、民拥军”这样鱼水关系的坚实基础。特别是一九二七年十一月,在工农革命军攻占茶陵县城后的战斗经验总结中,毛主席为工农革命军所规定的“打仗、筹款和做群众工作”这“三大任务”,更是人民军队通过自身的努力,就能获得发展壮大的内在动力根源。正是由于有了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和坚决支持,正是由于有了发展壮大的内在动力根源,因而这才有了人民军队的不断发展壮大。

  由于特殊的历史背景,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多股革命洪流汇集而成的。而最早汇入毛主席所开创的人民战争这个汪洋大海的那支革命洪流,就是朱德和陈毅等人率领的“南昌起义”的余部。

  一九二八年四月二十八日,在参加了“湘南起义”之后,由于在当地无法坚持斗争,于是在毛主席率部的掩护、接应之下,朱德和陈毅带领“南昌起义”的余部和“湘南起义”中组建起来的农军,到井冈山前去投奔毛主席。

  二○一七年,是八•一“南昌起义”,九•九“秋收起义”和一二•一一“广州起义”爆发的九十周年,因而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的九十周年。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庆祝大会的讲话中,习近平主席对“南昌起义”和“三湾改编”,都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发端于‘南昌起义’,奠基于‘三湾改编’,定型于‘古田会议’。”

  习近平主席的“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发端于‘南昌起义’”的这段表述,已经给了“南昌起义”的主要领导人以极高的历史荣誉。可是尽管如此,却有人仍不知足。建国后才由周恩来亲自提拔为“南昌起义”主要领导人的朱德的孙子朱和平少将,就不顾羞耻地跳出来,要为其爷爷朱德抢夺创立人民军队建军原则的首功、甚至是全功。

  今年八一建军节前夕的七月三日,朱和平少将在接受《人民电视》网的采访时,对于人民军队的建设,竟然是这样说的:“就在十月底到十一月初,爷爷就发动了著名的“赣南三整”,“赣南三整”目的是什么呢?就是要解决这支军队的建设的一系列的重大问题,也就是解决在探索中国道路过程中的方法和路径问题。“赣南三整”首先是“天心圩思想整顿”,首先是整顿思想。••••••,••••••。

  第三个整顿就是‘上堡军事整训’。‘上堡军事整训’也是做了两件事,第一是宣布了军队的纪律,一切缴获要归公,不许侵占群众的利益。这在当时是非常重要的两项纪律。因为我们工农革命军,是一支人民军队,除了打仗以外,还要打土豪、分田地,做群众工作,建立农村根据地。••••••,••••••

  经过“赣南三整”以后,虽然两千多人变成了八百多人,人员只剩下三分之一,但是,这八百多人全都是自觉自愿的,是具有坚定理想信念的、愿意跟党走的、坚定的革命同志。同时,由于进行了这一系列整顿,人民军队的雏形已经出来了,它的性质、宗旨、任务、战略战术,包括它的纪律,都已经出现雏形了。经过“赣南三整”以后,粟裕同志后来写了一篇文章回忆这段历史,他说,虽然我们经过“赣南三整”以后,虽然我们的人数少了,只剩下三分之一,但是我们的力量大大加强了,部队的战斗力大大提高了。爷爷当年在云南讲武堂有个同学叫范石生,当时是国民党十六军的军长,爷爷利用范石生做掩护,这支部队又悄悄藏在范石生的部队里,然后于年底顺利地发动了湘南起义。湘南起义是我们中国共产党早期土地革命战争中一次相当成功的起义,湘南起义一共涉及了二十多个县,有一百多万人参加,其中有六个县建立了苏维埃政权。起义军也由原来的一个团发展到三个师、二个独立团,一万多人。湘南起义对我们军队更大的贡献就是,爷爷确定了我们人民军队的武装力量结构问题,就是由主力部队、地方部队和赤卫队组成,就相当于我们现在的主力部队,就是野战军、军区地方部队和民兵预备役,这个武装力量结构,是我们人民军队打赢人民战争的一个物质基础。只有这种武装力量结构才能得赢人民战争。

  以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湘南起义以后,爷爷就带着这一万多人浩浩荡荡上了井冈山,和毛主席著名的井冈山会师,红四军成立。从此,人民军队基本的性质、宗旨、任务、战略战术、编制体制就固定下来了。”(见《朱德之孙朱和平谈人民军队的创建》)

  伟大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不同于古今中外任何军队的一支新型的无产阶级人民军队。而创建新型的人民军队,那就必须要有新的建军思想、建军原则和建军模式。而创建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一新型人民军队的建军思想和建军原则,最早始于“三湾改编”,发展成熟于“古田会议”。所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军思想和建军原则,完全是毛主席的首创和独创。可是在朱和平少将的嘴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建军思想、建军原则和建军模式的创立,即使不是全部,但最起码也有一多半成了他爷爷的了。

  “赣南三整”不仅发生在朱德率部上井冈山之前,而且更是发生在朱德领着“南昌起义”的余部八百人藏匿在范石生所部中之前。然而在朱和平少将看来,经过“赣南三整”之后,朱德领导的“南昌起义”余部八百多人不仅已经变成了人民军队,而且还更是在“在探索中国(革命)道路过程中的方法和路径问题”了。

  朱和平少将可能以为他姓朱,因此就可以可脸造。且不论历史事实如何,仅是他所讲述中的逻辑,就狗屁不通。既然也创建人民军队了,既然也知道为谁扛枪、为谁打仗了,既然也创立了游击战的战略战术了,既然也知道要打土豪、分田地、做群众工作并建立农村根据地了,那么为什么还要跑到国民党军十六军的范石生所部悄悄藏匿起来呢?人民军队和国民党的军队分属于不同的阶级营垒,是水火不相容的。但朱德所部能够藏匿在范石生所部而水乳交融,那么到底是范石生所部是人民军队?还是朱德所部是国民党的军队。

  朱德的“赣南三整”和一藏,对于保存“南昌起义”的剩余部队,的确是功不可没。然而与“三湾改编”编出了人民军队的性质相比。朱德的“赣南三整”,又整出来了么?

  按照朱和平少将所说的“赣南三整”的第一整,是“天心圩思想整顿”。而所谓的“天心圩思想整顿”,实际上就是召开了一次全体人员的会议,朱德、陈毅和王尔琢分别发表了鼓舞士气的演说。

  思想教育工作是一项长期的、艰苦的、细致的工作,任何人听了一次演说就能改变自己的思想,可能性微乎其微。从三河坝走到天心圩,该走的都走了。留下来的,绝大多数都像是朱德那样革命意志非常坚定并对朱德充满信任的人。然而这些人中,也有革命意志尽管非常坚定,但却对朱德缺少信任而出走的。据陈毅后来揭发,林彪就曾经出走想到上海去另搞革命。只是由于没有走出去。所以只好又返回来,和朱德带领的大队在一起“抱团取暖”。

  “赣南三整”的第二整,是“大余组织整编”。而“大余组织整编”,不过就是把建制混乱的部队,重新进行了编组

  有史以来,哪支军队不进行整编。不进行整编的部队,也不可能成为部队。不用说正规的军队,就连土匪座山雕。都知道要整编部队。因而座山雕匪帮这才设置了“八大金刚”外加“老九”,来协助座山雕来统领群匪。对建制凌乱的部队重新进行整编,不用说作为职业军人的朱德,就是一介书生的毛主席,也都知道。

  “赣南三整”的第三整,是“上堡军事整训”。把朱德对部队进行的一次普通的军事整训,也看作是创建了人民军队。“它的性质、宗旨、任务、战略战术,包括它的纪律,都出现雏形了”,朱和平少将实在是大言不惭。

  对部队进行军事训练,是连土匪座山雕都知道的做法。所以座山雕匪帮这才不仅要演习防御,而且还要演习追击。

  “到了“赣南三整”的时候就剩下七八百人了。爷爷就把这个部队重新进行了编制调整,就是由一个师的编制改成一个纵队的编制,这里面具体的就是编了七个步兵连、一个炮兵连,为什么这么编呢?爷爷已经意识到,要由打大仗变成打小仗,要对这支部队开展游击战争的训练。这个编制,七个步兵连以轻武器为主,便于机动、便于游击”

  就连做买卖的人都知道,本钱大就做本钱大的买卖。本钱小就做本钱小的买卖。人多打大仗,人少打小仗。只要不是傻子,就都懂这个道理。以一个班的兵力去主动挑战敌人的一个团,那是唐吉歌德,而不可能是朱德。朱和平少将上一段的吹嘘,是要为其爷爷抢夺游击战争“十六字诀”的发明权了。只是也“赣南三整”了,也“它的性质、宗旨、任务、战略战术,包括它的纪律,都出现雏形了”,可是朱德却既不“游”,也不“击”,而是选择了藏,藏到国民党的军队中。

  游击战争“十六字诀”的第一诀,是“敌进我退”。力量比自己强大的敌人打来了,退到铜墙铁壁之后,才是安全的。“真正的铜墙铁壁是什么,是群众,是千百万真心实意地拥护革命的群众。”真心实意拥护革命的群众,就是觉悟了的群众。而要使千百万的群众觉悟,那就需要党和红军去宣传、去教育、去带动。因此毛主席当时为人民军队规定的“三大任务”之一,就是做群众工作。只有有了千百万有觉悟的人民群众,才能建设巩固的根据地,才能做到敌进我退。

  朱和平少将吹嘘他爷爷朱德是在任营长时带兵剿匪的过程中,发明了游击战的战略战术,这个逻辑实在是荒唐透顶。

  带兵剿匪,兵的战斗力远胜于匪,这一点,朱和平少将也是承认的。于是按照朱和平少将的逻辑,他爷爷发明的游击战战略战术就是“我进匪退,我驻匪扰,我疲匪打,我退匪追”,而不是“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了。

  不创建巩固的革命根据地,就无法做到“敌进我退”,就无法诱敌深入并运用伏击和运动相结合的战法而大量地歼灭敌人。不知道如何创建革命根据地的朱德,有创造游击战“十六字诀”和诱敌深入这个战法的本事。

  朱和平少将的军功不知怎样,但朱和平少将的吹工,那可真叫了得。(比刘少奇的儿子刘源上将稍差,少将终究比不过上将)只是朱和平少将嘴里拌蒜地替他爷爷吹嘘了半天,什么“它的性质、宗旨、任务、战略战术,包括它的纪律,都出现雏形了”,只是“它的性质、宗旨、任务、战略战术,包括它的纪律”都有哪些具体的内容,朱和平少将却吹不出来了。

  毛主席为人民军队制定的“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后增加为八项注意)”,至今仍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第一军纪;毛主席为人民军队规定的“打仗,筹款(后来有了巩固的根据地之后,筹款改为生产)和做群众工作”这“三大任务”,延续到建国后的很长时间。毛主席制定的“支部建在连上”这一政治建军的原则,不仅保证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而且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立军之本和强军之魂。

  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在组织形式上,体现在“支部建在连上”。在实际表现上,体现在每名战士都能够自觉地执行党组织的决定并拒绝与党组织的决定相违背的命令。这就是为什么张国焘在党的名义下,能够指挥千军万马。而当他背叛党的时候,却连一个警卫员都拉不走的根本原因。在“南昌起义”中,中国共产党人连自己的旗号都没有敢公开打出,那里来的什么“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国民党军没有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只有个人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这一人民军队的根本性原则和制度的确立,是在一九二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开始召开的“古田会议”上。“古田会议”的召开,不仅使毛主席的建军思想由于得到党中央的确认而在红四军中得以确立并在全国各地的红军队伍中得到推行,而且也更是结束了朱德和毛主席之间,长达一年多的争论。

  “古田会议”能够得以顺利召开,是屡战屡败的残酷事实,让朱德不仅认识到自己的那套关于军队建设的主张是完全错误的,而且自己的军事能力也是远远不如毛主席的。只有毛主席的建军思想和建军原则以及战略战术,才是正确的,才是能够战胜敌人的。

  的确,井冈山会师之后,不管和谁来指挥部队,而只要是离开毛主席,只要是背离了毛主席制定的战略战术,朱德就屡战屡败。甩开毛主席而与陈毅带兵进军湘南,遭到了二十九团哗变而全团跑得只剩下二百来人和二十八团二营营长袁崇全叛变并杀害了团长王尔琢这样惨败的“八月失败”;将毛主席排斥出红四军后与刘安恭率军出击闽中,导致“闽中受挫”。后来如果不是听从了毛主席的规劝带兵返回了闽西而没有去闽北,那么朱德和刘安恭还更有可能就此而葬送了红四军;“闽中受挫”后为了挽回颜面而“冒进东江”,此役不仅造成红四军损失兵力四分之一和二支队支队长刘安恭牺牲,而且也更使朱德无颜返回闽西根据地去见“江东父老”。幸亏此时陈毅手握中央的“九月来信”,于是陈毅就以向毛主席转达“九月来信”的理由,给毛主席写了一封检讨自己错误并诚恳地请毛主席回红四军重新担任前委书记的信。同时,陈毅还附上了自己起草的那封党中央“九月来信”。接到陈毅来信的四天之后,毛主席来到了红四军。这样,朱德就随着红四军,又被毛主席领回到了革命根据地。此后,在毛主席的面前,朱德也就噤若寒蝉了。

  通过相互吹捧来抬高对方、甚至是抬高自己的龌龊做法,长期以来就始终存在着。据说朱德在元帅授衔仪式结束后,马上给周恩来敬礼并说你也是元帅。随即,周恩来在亲笔修改“南昌起义”纪念馆的解说词时,就把朱德亲手提拔为了“南昌起义”的主要领导人。特别是自从毛泽东思想成为“集体智慧的结晶”以来,有些人便先是通过拔高周恩来,后是通过拔高朱德的手法,妄图来贬低毛主席的历史作用,来削弱毛主席的历史地位。于是这才不仅人为地整出了一个所谓的“赣南三整”,而且还更是把它拔高到了与“三湾改编”同等重要的地步。

  “三湾改编”不仅改出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这一根本制度和政治建军和民主建军的思想与原则,而且更是由此而引申出了一系列的创建无产阶级新型人民军队的思想和原则。而“天心圩思想整顿”和“大余组织整编”及“上堡军事整训”这所谓的“赣南三整”,却丝毫没有跳出旧有的范畴。江湖帮会也懂得要用江湖义气来统一帮众的思想,座山雕也知道要整编和训练匪帮,国民党的北伐军也设置了党代表,叶挺的独立团更是成立了党支部。因而所谓的“赣南三整”,没有丝毫的新意。对于创建新型的无产阶级人民军队,那个所谓的“赣南三整”,发挥不了丝毫的作用。只有朱德在范石生部队中的那一藏,倒是别开生面。共产党的人民军队能够混迹于敌对的国民党的军队中,的确堪称是一绝。

  没有“三湾改编”,便没有人民的军队。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因此中国人民,要永远记住这“三湾改编”。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