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恩格斯无私资助,马克思才有辉煌的成就

作者:姚忠泰 发布时间:2021-11-29 09:42:5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1

  今天是革命导师恩格斯诞辰纪念日,特作此文表示纪念。撰写纪念文字以前,我还是要道出昨日我因发表文章《林彪叛逃之前,已通过两件重大事情暴露迹象》而又受到洛阳这位老兄指责,你还倒打一耙,妄图把污蔑总理事情栽赃于我,胡言乱语东扯西拉;我不理睬,你骂我是“蠢猪”,我只好回骂你“粪桶”,你才罢休。你那说话水平,有待提高;当然不仅说话水平,还有人品。其实早在本月14日,我发表了文章《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充分肯定毛主席的丰功伟绩,我们更应该正确学习毛主席!》即遭到你的指责。那天我加你做微信好友并且摆事实讲道理,你拒劝并且用脏话骂,我只得删了你。无论怎样,你还是主席的信徒,看在主席面上,我就还视你为同志,虽然你视我如敌,曾经声称如果你担任国家领导人必然多搞几次运动杀掉我这种愚昧无知者。

  全国各地像我这种愚昧无知者,少说也有十亿以上,如果全部铲除,恐怕需要动用国家核武器,这样,老兄堪称史无前例的大手笔。还是看在都是主席信徒面上,我想请求老兄,容我娶妻生孩以后,再下命令处决我,因为我出身农家总想有个后代血脉(无论男女孩子,否则我白活了一场),而且我还想为国家人口建设作贡献。实不相瞒,长期以来我饱尝世态炎凉,活着也是受磨难甚至煎熬,也活够了,看在我这么礼貌的面上,给我一个痛快的枪决,这样,九泉之下我也会感恩你。我不贪生怕死,惟恐没有完成任务留下骂名。

  上面这些解释,老兄如果能够接受,我就要恭喜你,你幡然醒悟思想升华了。如果你固执己见,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从幼时起,我有独立思考的习惯,进入青春期犯了一点小错,外加社会猛然剧变,人生道路连续地坎坷曲折。书生本色,我这辈子不会改变。即便你是部长及以上的高级领导人,我照样不卑不亢。无欲则刚,老不求官梦也闲。本地城区官员们都知道我声明:“陶渊明不愿为五斗米折腰做县令,姚忠泰不愿为一斗米做孙子”。因为我一贯的宁折不弯,所以他们视我为另类。这也没有关系,道不同者不相与谋。

  老兄说话口气显示,你可能是一位知识分子官员,而那魄力,丝毫不亚于袁世凯。老兄,你壮志未酬啊,袁世凯担任大总统,你却没有能够担任共和国首相,唉,真是屈才。不过,你也不是全部高明。关于总理的情况,我那日特意通过微信问过原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综合局局长张勤德老师,对于你的那种评论,张勤德老师否定了。张勤德老师见过北京大世面,一直坚定崇敬并且捍卫主席,不会说错,他是经过深思熟虑以后的回答。对于张勤德老师,极度刚烈的国史学会副秘书长苏铁山老师也比较尊重,偶尔个人观点相左,但是顾全大局。很巧,张勤德老师、苏铁山老师祖籍都是河南。中原大地真是英雄辈出啊,我所知道的还有当今著名红色学者吴铭同志。也许中原大地还有更多的优秀人士,而我孤陋寡闻不知。

  当今中国红色左翼领军人物张宏良教授曾经公开地发表文章指出,总理也是当之无愧的革命伟人,大家如果随便非议,那么很不应该。张宏良教授的这种公开表态,老兄应该理解。上次我说还有已病逝的艾跃进教授曾经在毛泽东学院江西分院典礼仪式上面发表专场演讲,你推托“艾跃进不在了,无法证实”。显然,你是固执己见。你若想搜索却搜索不了艾跃进教授的那个演讲视频,可以咨询北京毛泽东学院的院长薛云同志。我们的主席是革命伟人,高瞻远瞩能够穿越历史时空。对于某人,主席总理都是基本熟悉的。

  将心比心,总理这生很不容易,始终鞠躬尽瘁甘当副手,几个人能够做到啊!中国必需主席,也需要总理。如果都像赫鲁晓夫或者韩信,中国怎么太平。主席和总理一辈子的和谐融洽,多么有益于革命和建设啊。而你叫嚷“中国必须连续进行政治运动,杀死所有的愚昧无知的人……”这话,你也说得出来。此时此刻,我还是认为你本质不坏,然而事实上你太暴戾,或者叫作偶尔神经不正常。表面上你是意志如钢,事实上你能变成丧心病狂,甚至是惨无人道,丧尽天良。

  因为你的偏执,所以你的思想观点错误。如果你的大脑能够完全正常,就请学习毛主席关于政治的精辟简单定义。“所谓政治,就是把我们的人弄得尽量的多。”

2

  下面,我就开始专门谈论马克思和恩格斯的革命友谊。

  马克思(1818-1883)恩格斯(1820-1895)都是共产主义革命伟人,然而多年里面都是恩格斯无私资助马克思。如果没有恩格斯,马克思不可能那么成功。恩格斯那么无私奉献,马克思没有道理不成功;恩格斯那么尽心竭力,马克思不成功也难。有恩格斯这样的好战友,马克思真是好福气啊。

  1843年,马克思被聘为新杂志《德法年鉴》的编辑,年薪500塔勒,这是高薪。由于经济独立而且富裕,当年他就和大四岁的美女燕妮结了婚。马克思的父亲是律师,燕妮的父亲是枢密顾问官。两个家庭都是贵族,之前都不同意这门婚事;也许是燕妮家里地位更高,而马克思家里嫌燕妮年龄大了四岁。因为马克思燕妮彼此非常相爱,所以他们能够结为夫妻;至于双方家长,仅供参考的意见只好放弃。

  1848年,恩格斯因《新莱茵报》事件被通辑躲到日内瓦。当时,马克思任《新莱茵报》的总编,而恩格斯是编辑之一。恩格斯身无分文,求援马克思,马克思将身边仅有的十塔勒寄给恩格斯。虽然恩格斯的父亲是个企业家,并在家乡拥有很大的纱厂,但因年轻的恩格斯执着追求革命理想并未得到家中很多援助,所以经济状况欠佳。四年以后,他在曼彻斯特的企业工作以后变富。

  1852年,恩格斯作为家族代表开始在欧门-恩格斯公司上班。他认为这样可以在经济上帮助马克思,而且他也是这样做的。起初,他无固定工资,是从父亲那里得到每年200英磅的生活费,后来可以从公司得到年薪100英磅和5%的分红。1854-1855年,年收入265英磅左右; 1856-1859年,年收入又从500英磅增加到1000英磅。显然,他的收入逐渐增加。

  1851年8月,马克思已有了一份经常性收入,《纽约每日论坛》请他撰写稿件。随后他向恩格斯求援,希望恩格斯每周写一篇文章寄给他去发表,因为他英文水平还不足以写这种文章。从1851至1861年都这样,恩格斯总计写了一百二十篇以上,当然马克思自己也写了一些文章,由恩格斯译成英文。两人融洽合作,马克思一人收获。

  1852年9月8日,马克思致信恩格斯,写道:“我的妻子病了,小燕妮病了,保姆患神经热。因没有钱,我不能请医生。十天以来,家里吃的是面包和土豆,今天是否能够弄到这些,还成问题。……现在,四面八方都在袭击我。……女房东赶我……。那时,我至少可以免付一笔二十二英磅……还有面包铺老板、牛奶商、茶叶商、蔬菜商,有肉铺老板的旧账。怎样才能还清所有这些鬼账呢?”恩格斯收到消息后次日就寄来四英磅,五天后他致马克斯:“我现在考虑一个节省几英磅的新计划,如果成功,我想我能在下月初以前,……再寄给你一点。”此后几年,每个月甚至每星期都有一张一英磅、二英磅、五英磅或十英磅的汇票从曼彻斯特寄往伦敦。这些费用超过恩格斯自己的家庭开支,然而他总是那么慷慨大方。

  1863年1月,恩格斯的夫人玛丽.白恩士因心脏病去世。马克思知道信息后,写信稍微安慰就又开始哭穷——叙述家中极端困难。恩格斯虽不高兴,但还是耐着性子帮助马克思。马克思后来道歉了,并取得了恩格斯的谅解。恩格斯的夫人玛丽.白恩士是一位爱尔兰女工,由于恩格斯的原因从未办理结婚手续。玛丽去世后,恩格斯与玛丽的妹妹莉希结婚。莉希在临终前恳请恩格斯履行一个正式的结婚手续,因此恩格斯与她举行了一个简单的结婚仪式,当天夜晚莉希离开了人世。不言而喻,恩格斯也有自己的难处,然而,他坚持帮助马克思。

  马克思还是有良心,曾经在一封信中这样写道:“坦白地向你说,我的良心经常象被梦魔压着一样感到沉重,因为你的卓越才能主要是为了我才浪费在经商上面,才让它们荒废。”还有一次,马克思写道:“这时唯一能使我挺起身来的,就是我意识到我们两人从事着一个合伙的事业,而我则把自己的时间用于这个事业的理论方面和党的建设方面。”

  1864年,恩格斯因家族投入资本额达到一万英磅而升为欧门-恩格斯公司的股东,此时他的分红比例已提高到20%,另外还可以从流动资本中得到年利率5%的利息收入。当时欧门-恩格斯公司除恩格斯之外还有欧门兄弟两个股东,其中兄长哥特弗利德投入资本额为四万八千英磅,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1868年,欧门兄弟表示愿意给恩格斯一定补偿,作为他退出公司的条件。随后,恩格斯询问马克思每年350英磅是否够用,他可以在五六年内保证每年至少给马克思这个数字。经过谈判,欧门一次性付给恩格斯1750英磅的补偿金,随后恩格斯逐渐撤出投入在合伙公司中的全部款项,并离开了该公司。恩格斯有这样多的资金,更好在外面干革命。

  1881年12月,马克思的夫人燕妮去世。1883年1月,马克思的大女儿燕妮.龙格去世。3月14日,马克思离开了人间。这些丧葬费用,都是恩格斯心甘情愿支付的。1895年8月5日,恩格斯在伦敦逝世。最初,恩格斯曾经指定马克思作为自己遗产的唯一继承人,但在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重新修改了遗嘱。按照最终的遗嘱,马克思的次女拉法格和三女爱琳娜各得恩格斯全部遗产的3/8,其中每人的1/3属于马克思大女儿燕妮的孩子们,由于他们还小,暂由她们两人保管。剩下的2/8以及家具都赠送给女管家路易莎。此外,他还付给他妻子的侄女玛丽一笔款项,并指定德国社会民主党应得其中的1000英磅。恩格斯一生前后共有两位夫人——白恩士姐妹,没有子女。马克思有一位夫人燕妮,他们共生了四女二子,但只有三个女儿长大成人,就是燕妮、劳拉和爱琳娜。这些孩子因为有恩格斯留下的遗产,所以丰衣足食生活根本不需要发愁。伟大的马克思,而更加伟大的是恩格斯。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