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解放海南岛:开我军渡海作战胜利先河

作者:记者王晓樱 发布时间:2021-02-22 10:01:41 来源:光明日报 字体:   |    |  


临高角解放公园陈元才摄/光明图片

游客在海南省史志馆参观。本报记者王晓樱摄/光明图片

  位于海南西北部的临高角,有一条突出的岬角直插大海,琼州海峡在此形成自然奇观:岬角东侧波涛翻滚,白絮阵阵,西侧却水平如镜,波光潋滟。

  就像这岬角造就不同的海面,71年前历史在此发生转折——1950年4月17日,人民解放军主力部队大规模抢滩登陆,进而解放海南,创造了“木船打军舰”的奇迹。

  71年后的今天,记者来到临高角解放公园。碧海蓝天下,“热血丰碑”雕像庄严宏伟,两位手拉着手的战士为胜利高声呐喊,望向远方,仿佛在诉说着身后那场彪炳史册的渡海战役。海南省委党史研究室主任毛志华说:“从琼崖革命到海南解放再到建设自贸港,三者时间跨度近百年,精神力量却一脉相承,都是共产党人初心和使命的生动写照。今天建设自贸港,必须永远保持革命战争时期那么一股子气、一股子劲,坚忍顽强、无私无畏、知重负重、攻坚克难,以‘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百折不挠,迈开坚实的步伐。”

  海上练兵陆军练成“海军”

  1949年秋冬,随着人民解放军在全国战场节节胜利,亡命台湾的蒋介石集团陈兵海南岛,妄图依靠其残存的海空优势,凭借琼州海峡而长期固守,与万山、台湾、金门、马祖、舟山诸岛构成封锁大陆的一条海上防线,要把海南变成第二个台湾,幻想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以海南岛作为反攻大陆的跳板。

  1949年12月18日,正在苏联访问的毛泽东主席向四野发出“以第四十三军及第四十军准备攻琼崖”的渡海作战命令。同时指出,渡海作战完全与过去我军所有作战的经验不相同,要吸取金门战役失利的教训。

  当时的海南岛上,国民党军队以薛岳为总司令的海南防卫总司令部,总兵力约10余万人,拥有大小舰艇50余艘,作战飞机25架,运输机20架。薛岳精心部署了一道严密的海陆空立体防线,并以自己的表字伯陵,为其命名为“伯陵防线”,以示坚不可摧。

  我军负责渡海作战的43军、40军,从松花江畔战斗到南海之滨,一路所向披靡,锐不可当。然而,两军都没有渡海作战经验,不懂海洋气象,不熟悉海情,很多官兵都是“旱鸭子”,生平第一次看到大海。再加上只有大量木帆船,少量机帆船,没有海、空军的配合,如何才能突破敌人由陆、海、空三军组成的立体防线?

  面对严峻形势,党中央、毛泽东主席正确估量全国革命形势,着眼海南和全国大局,高度重视海南岛的解放问题,作出一系列战略部署,提出争取春夏两季内解决海南岛问题。渡海兵团在筹备船只的同时,抓紧一切时机进行海上训练,提出“把陆军相当地变为海军”的口号,要求部队既能陆战,又能海战,敢于近战、夜战和打敌兵舰。战士们将大海当操场,木船当课堂,实兵实船,先昼后夜,先近海后远海,先单船后多船联合编队,进行紧张的海上练兵活动。

  经过三个月的海上练兵,部队逐渐克服了不熟悉水性和晕船的困难,学会了游泳、划桨、掌舵和识别风向等航海技术。在海练中,第43军128师副排长鲁湘云带领8名战士,驾驶一只小木帆船出海训练,与敌人的兵舰遭遇。国民党军舰先开炮打坏了鲁湘云的船,然后企图俘获他们,鲁湘云临危不惧,待国民党军舰靠近,突然下令开火,扔炸弹手榴弹,打了敌人个措手不及,终将敌舰打退,自己安全返航。这一“木船打兵舰”的英雄事迹,大大增强了渡海作战的信心。

  军民同心红旗插到天涯海角

  春节前夕,海口有名的商业街——龙华区解放西路,商品琳琅满目,热闹非凡,采购年货的人们沉浸在一片喜庆氛围中。

  穿过一条小巷,来到一栋典型的海南民居,竹林里131号。正屋内悬挂着一面中国共产党党旗,屋子中央摆放着一张方桌,12张旧木椅围绕在旁,墙上大幅油画再现中共琼崖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时的场景——1926年6月,中共琼崖第一次代表大会在这栋民居秘密召开。“正是这群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青年人,在这个小屋子内选举产生了琼崖党组织的最高领导机构——中共琼崖地方委员会。琼崖共产党人从这里走来,建立武装,建立革命根据地,创造了‘二十三年红旗不倒’的奇迹。”中共海口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符中介绍。

  在海南岛解放过程中,琼崖革命武装力量作为内应发挥了十分关键的作用。1950年1月10日,毛泽东主席从苏联发回的电报中指出了海南之战与金门之战情况不同的地方,“一是有冯白驹的配合,二是敌军战斗力较差。”第40军在总结海南岛登陆作战中也指出:“我军在渡海登陆作战中,自始至终是在琼崖纵队紧密配合和广大人民群众直接支援下进行的,这是取得战役胜利的根本保证。”

  1949年12月下旬,就在第四野战军雄师浩浩荡荡地向雷州半岛挺进的同时,琼崖区党委和琼崖纵队接到中央军委关于接应野战军渡海登陆的命令。1950年1月3日又接到华南分局指示,琼崖“应集中全部力量,进行迎接并支援大军渡海作战解放琼崖之准备工作”。

  为迎接、配合野战军渡海作战,在琼崖区党委的领导下,各级政府成立了支前委员会,组织起了6万多人的支前队伍。全岛开展了筹集钱粮的“一元钱”“一斗米”运动,广大群众在生活十分困难的情况下,宁愿以杂粮、野菜充饥,也将大米捐献出来,以支持解放军作战。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即筹集了5万多石粮食。征集了170多艘木帆船,动员了400多名船工,冲破敌人的重重封锁,分批驶到雷州半岛,向渡海军团及时报告海南守敌设防的变化和沿海各港口、海岸线的水文、气象资料等情报。为了支援琼崖纵队的反“围剿”斗争,加强海南岛上人民解放军的接应力量,摸索渡海作战经验,决定第40、第43军各以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实施偷渡。

  1950年3月5日至26日,渡海兵团分两批四次8500多人偷渡琼州海峡,并在琼崖纵队的强力配合下胜利登陆,打开了国民党军队侧面和正面防御的缺口,既减轻了国民党军对琼崖纵队的军事压力,还取得了渡海登陆作战的经验,为主力大规模登陆作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渡海兵团一鼓作气发起大规模渡海作战,4月16日黄昏,40军和43军2.5万余人,分乘380多只帆船,从雷州半岛南端并肩启航南渡,向着预定的登陆目标驶去。17日2时至6时,渡海部队在海口以西至临高角一线强行登陆,与接应部队共同歼灭海岸守敌后胜利会合。接着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全琼各地纵深挺进,到5月1日就解放了海南岛全境,将红旗插到了天涯海角。解放海南登陆战,开创了我军渡海作战胜利的先河,创造了古今中外战争史上用原始木帆船打败现代化铁甲兵舰的奇迹。

  敢闯敢试红色热土成改革开放高地

  海南岛解放1个多月后,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渡海作战主力部队之一的40军是首批入朝参战部队之一。6月27日,美军第七舰队隔断台湾海峡。

  毛志华说,解放海南岛战役,具有十分重大的历史和现实意义。对海南而言,它使灾难深重的海南人民翻身做了主人,迈步走上了社会主义康庄大道,掀开了海南历史的新篇章。有了海南的解放,才有海南的改革开放、建省办经济特区、国际旅游岛建设的历史机遇,才有海南自贸港建设的今天。对新中国而言,海南的解放打破了国民党“反攻大陆”的海上部署,斩断了国民党封锁大陆锁链上至为关键的一环,使海南岛一跃成为祖国南海国防前哨,保证社会主义建设事业顺利进行的钢铁堡垒。对于祖国统一大业而言,海南的解放,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当局变海南岛为“第二个台湾”的妄想,为完成中国统一大业创造了重要条件。对维护国家主权安全而言,海南的解放有利于捍卫祖国南海海疆和南海诸岛主权,为国家经略南海发挥了无可替代作用。

  71年沧桑巨变,海南从昔日封闭落后的“蛮荒之地”,成为我国对外开放高地。2018年4月13日,在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郑重宣布,党中央决定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分步骤、分阶段建立自由贸易港政策和制度体系。这是党中央着眼于国际国内发展大局,深入研究、统筹考虑、科学谋划作出的重大决策,是彰显我国扩大对外开放、积极推动经济全球化决心的重大举措。

  在海南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自由贸易港,是一项全新的探索,面临的各种挑战前所未有。“当年面对国民党的陆海空立体防线,人民军队一无舰艇渡海登陆,二无空中火力支援,三无渡海作战经验。但决定战争胜负的从来都不是武器和装备,而是‘道’和‘气’——‘道’是人民解放事业的正义,‘气’是人民军队浴血冲锋的亮剑精神和战斗意志,‘道’和‘气’让解放海南岛战役气吞山河、光耀千秋。今天建设自贸港,仍需发扬革命传统、传承革命精神,不惧艰难险阻,知难而上。”毛志华说。

  2020年4月30日,海南省委举行纪念海南解放70周年座谈会。会议指出,要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沿着革命先辈开创的道路奋勇前行,把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赋予我们的重大机遇把握好,把新时代交给我们的历史使命完成好,把中国特色自贸港建设好,争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动范例。

  如今,解放思想、敢闯敢试、大胆创新成为海南发展的主旋律。在解放军大举抢滩登陆的临高角,沿海岸线继续向西,洋浦港巨轮靠港,岸桥伸缩。洋浦经济开发区作为海南自贸港建设的先行者,2020年主要经济指标实现逆势增长,中国内地首个境外高校独立办学项目在此落户,海南自贸港首条洲际越洋航线在洋浦小铲滩码头正式运营,实现了海南洲际越洋航线零的突破。当年海南最后解放的村寨附近,一座科技新城正在崛起……

  海南,正在为人民的美好生活而不懈奋斗。

  (本报记者王晓樱)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