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梁兴初:志愿军第38军军长,血战三所里一战封神,彭德怀写下“38军万岁”

作者:夏明星 发布时间:2020-11-24 09:12:44 来源:党史博采 字体:   |    |  

  梁兴初(1912.8.23~1985.10.5),江西吉安人,红军岁月里担任过红1军团团长,抗日战争中担任过新四军旅长,解放战场上担任过第四野战军军长,成长为人民军队知名战将。抗美援朝时,他历任志愿军第38军军长、志愿军第20兵团代司令员、西海岸防御指挥所副司令员。对于梁兴初的抗美援朝征程,《中国军事百科全书》的“梁兴初”词条里特别指出:“在第二次战役中,所部受到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特令嘉奖。”

640.webp.jpg

  的确,在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中,梁兴初指挥第38军发挥关键作用,受到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特令嘉奖。彭德怀亲自起草的嘉奖电文中评价至高的“三十八军万岁”六个字,让第38军成为享誉全军的“万岁军”,梁兴初本人大名镌刻红色军史:指挥第38军一战封神。

  一、“彭总还认我们军是主力!一定要打出威风来!”

  1950年10月25日至11月5日,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序战打响,利用“联合国军”(含南朝鲜军)不意不备,彭德怀精心运筹:西线(狼林山脉以西)集中志愿军第40、第39、第38军(附第42军第125师)在温井、云山、熙川以北地区,分别求歼南朝鲜军第6、第1、第8师;东线(狼林山脉以东)布置第42军主力(欠第125师)在黄草岭、赴战岭一带,阻击美第10军及南朝鲜第1军团,保障西线主力侧翼安全。战役期间,第39军取得云山大捷,重创美骑兵第1师;第40军取得温井大捷,痛歼南朝鲜第6师;第42军实施运动防御,成功阻滞东线之敌。只有第38军表现不佳:先是攻击熙川城失机,再是隔断清川江不力。直到11月4月下午,第38军112师才打到军隅里东北龙登里、飞虎山诸地,距离清川江口甚远。由于第38军未能隔断清川江南北之敌联系,西线敌人迅速撤至清川江南,损失不大。当时,彭德怀曾对志愿军副司令员韩先楚说过:“在第一次战役中,38军动作迟缓,没有按时完成阻敌任务,让敌人逃跑了,使整个战役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战果十分的不理想。”

  11月5日9时,志愿军首长考虑到歼敌机会已失,志愿军所携粮弹已经消耗殆尽,下令各军停止攻击,结束抗美援朝序战——第一次战役。

  飞虎山位于清川江畔,俯瞰价川、军隅里,扼制平壤通往满浦公路,地势险要,直接威胁美第8集团军战线的核心部位安州。因此,志愿军第38军虽然停止扩张战果,敌人却不肯片刻休兵。11月5日起,南朝鲜第7师、美第2师对飞虎山志愿军阵地发起多次反扑,第112师第335团坚守不退。

  由于未发现大量志愿军参战,“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认定中国只是象征性出兵,又做起一统朝鲜半岛迷梦,下令:西线美第8集团军再渡清川江,卷土重来;东线美第10军继续北进,拊击中朝军队侧翼;东西两线“联合国军”会师江界以南武坪里,一举围歼中朝军队,继而挥师鸭绿江。11月6日,西线之敌开始全线反攻,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拉开战幕,飞虎山上恶战更炽。

  面对敌人汹汹而来,彭德怀胸有成竹:“麦克阿瑟不是很狂妄吗?不是瞧不起我们吗?不是不相信我们的大部队已经过了江吗?我们就利用他这个判断的失误,示弱于敌,诱敌深入,然后寻机歼灭之。”

  诚如洪学智所言,诱敌深入,一般都是用非主力部队。但彭德怀这次却决定用“主力军中的主力师”担任,“用最强的部队是因为敌军战斗力很强,打阻击的部队,既要达到诱敌深入的目的,又能顶得住敌人。”在选择担任阻击的部队时,邓华、洪学智向他建议,如用最强的部队,那么第38军第112师(原第四野战军第1师)不可或缺,得到彭德怀同意。

  西线诱敌,第38、第39、第40、第42军各有1个师担任,第38军第112师方向则是重点,恰如洪学智所言,主要“以38军112师在熙川至球场的公路线上边顶边退,把敌人引进来”。

  东线诱敌,则以第42军一部在黄草岭以北地区与敌保持接触,迟滞美陆战第1师北进速度,掩护第9兵团秘密设伏长津湖地区。

  这样,志愿军首长选择第112师以“主力军中的主力师”形象诱敌,梁兴初激动不已,指示第112师首长:“彭总还认我们军是主力!一定要打出威风来!”在梁兴初函电指导下,第112师扬威飞虎山:

  从11月5日起,“联合国军”在密集炮火和飞机的支援下,每日以1~3个团轮番进攻,炸弹将志愿军阵地炸成松土,凝固汽油弹将山丘烧得一片火海。第112师第335团坚守阵地,以“人在阵地在”的精神,与敌反复争夺阵地,以顽强的防御顶住了敌军的猛烈进攻。经过5天的激烈争夺,至11月9日放弃飞虎山阵地止,第335团共击溃敌军100余人以上的攻击57次,牢牢地守住了阵地。(《抗美援朝战争史》)

640.webp-(1).jpg

◆(左起)志愿军第38军军长梁兴初、副军长江拥辉、政治委员刘西元在入朝初期合影。

  当时,有人不理解:“第112师顶得太厉害了吧?”梁兴初见识过人:“这是力战!下一步,我们大步后撤,敌人会得出‘志愿军力战不支’印象,诱敌深入才能成功!”

  梁兴初一边指挥作战,一边反思不足。1950年11月13日,中共志愿军党委扩大会议在朝鲜北部大榆洞召开,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邓华通报了第一次战役战果,一一表扬了第39、第40、第42军。对于第38军和军长梁兴初,他则委婉而又中肯地提出批评:“特别是熙川战斗,南朝鲜两个团本来已被我军截断了退路,但113师则迟迟不发动进攻,结果让敌人跑掉了……有些军动作太慢,白天不敢行动,主要是怕飞机,夜里本来是歼敌的好机会,结果由于对敌估计过高,又不敢大胆地截断敌人的退路,延误了战机。”邓华说到这里,彭德怀怒从中来,又狠狠批评了梁兴初!

  从邓华、彭德怀的批评中,梁兴初诚恳意识到:熙川战斗失机,有点谨慎保守;迂回敌后不力,有点担心敌机!认识到自己不足,对于梁兴初打好下一仗意义重大。

  志愿军副司令员洪学智知道梁兴初心情沉痛,诚恳慰勉:“老梁,这次没打好,下次好好打嘛!”

  梁兴初掷地有声:“下一次我们一定要打好,一定打出威风来。”

  11月17日起,根据志愿军首长指示,梁兴初电示第112师且战且退,要求诱敌部队故意在阵地上、道路旁丢弃部分装备,制造“狼狈撤逃”的假象。果如梁兴初所言,“联合国军”总部得出“志愿军力战不支”结论,疯狂北犯。

  至11月21日,东西两线的“联合国军”部队均进入了志愿军既设战场,志愿军的诱敌深入取得了圆满成功,梁兴初和第38军蓄势待发。

  二、“临战准备有声有色,包打德川一气呵成!”

  在指导第112师担任诱敌任务同时,梁兴初派出第38军近1/2的侦察力量,结合第112师诱敌深入行动展开侦察,重点对德川、价川、顺川方向进行了侦察,大体上摸清了这些地区敌军兵力、番号和兵要地志等情况,为打好下一仗奠定了基础。

  按照预定作战方案,西线敌人上钩之后,第38、第42军(完成东线诱敌任务,主力西移作战)担负着打开战役缺口、迂回敌后的艰巨任务:首先,第38军攻歼德川南朝鲜第7师、第42军攻歼宁边南朝鲜第8师;而后,两军分别沿军隅里——三所里、顺川——肃川方面攻击前进,实行内外双层战役迂回,切断美军第8集团军退路,配合正面4个军从运动中歼灭向北进攻的美军2至3个师。

  当时,毛泽东特别强调“德川方面甚为重要”。

  德川,位于朝鲜北部妙香山脉中部东麓,是朝鲜北部山区的门户。德川以东、东南分别是宁远、孟山,各距德川大约20公里。这一地区恰好是朝鲜半岛蜂腰部东西海岸连线的中间位置,向南距元山——顺川铁路线约50公里,向东南距元山、向西南距平壤各约100公里,向东距咸兴、向西距安州各约80或70公里。不言而喻,占据这一地区,志愿军就可以彻底切断“联合国军”东西两线的联系,打开战役缺口,或向东南卷击元山、咸兴,或向西南迂回顺川、平壤,截断东西两线进攻之敌的后路。此外,德川地区正好位于“联合国军”东西两线部队接合部。由于狼林山脉阻隔,西线美第8集团军、东线美第10军在德川以东形成了一个宽约130公里的空隙地带。而在美第8集团军的战役布势中,德川、宁远地区部署又是南朝鲜军,这也有利于志愿军在进攻中歼灭之,打开战役缺口。

  显而易见,志愿军总部赋予第38军攻打“甚为重要”的德川,说明彭德怀对梁兴初和第38军还是高看一眼。

  志愿军总部赋予第38军攻打德川、迂回敌后的重任,在该军广大指战员中引起了强烈反响。军长梁兴初、军政委刘西元喜笑颜开,立刻行动起来,他们在球场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一面传达彭总指示,一面鼓气。梁兴初在会上说:“彭总批评我们了,说我们38军的动作太慢了,一再拖延攻击时间,没有将敌后路截断。在二次战役中,我们一定要克服一切困难,坚决插到敌人后面去,消灭敌人,完成战役迂回任务。”

  本来,志愿军首长决定以第38军在第42军一部配合下歼灭德川之敌,但该军主动请战,包打德川,得到志愿军首长的批准。不用说,第38军最“主动请战”、誓言“包打德川”的,当然是梁兴初。

  战斗发起前,梁兴初、刘西元认真研究了任务和敌情,在细致侦察所得情报基础上,准确判明了当面之敌的部署和接合部,决定:以第112、第113师从南朝鲜第7师的两翼发起攻击,迅速前出至德川以西、以南地区;以第114师从正面突击,将南朝鲜第7师合围歼灭于德川地区。

  梁兴初知道敌人一打就缩,抽调第38军军直侦察连、第113师侦察连及2个工兵排,组成第38军侦察支队,于11月24日深夜隐蔽渗透敌军后方,执行破路炸桥任务。

  11月25日黄昏,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反击作战打响,梁兴初指挥第38军动作神速:

  在阵阵松涛呼啸中,第38军将士们兵分三路,沿着人迹稀绝的崎岖山径,攀陡崖,越深涧,从兄弟峰、金谷德山一带悄悄地南下。

  当夜,中路第114师在江拥辉副军长率领下,不畏炮火拦阻,从正面向德川展开了猛烈攻击。该师第341团以神速动作,突然插入沙坪里,一举歼灭南朝鲜军第7师炮兵群,消除了正面攻击部队的炮火威胁。

  东路第113师从古城江、新坪里涉过大同江,在行进中击破敌人的数处抵抗,于26日晨占领了德川南边的左上里、遮日峰、济南里,截断了南朝鲜军第7师南逃之路。

  西路第112师(欠335团)一夜奔袭70多华里,于26日清晨进到德川西边的云松里、钱山里,从西面关死了第7师向球场、军隅里的逃路。

  第38军侦察支队于26日8时,进至德川西南之武陵里,炸毁公路大桥,击毁、截获敌军汽车40余辆,封闭了敌军南逃北援的通道。

  激战到26日上午9时,第38军攻占了德川城北、城东诸高地,将第7师主力5000余人,压缩在德川河谷一个只有10几平方公里的狭小地段。

  本来,梁兴初计划黄昏发起总攻,可是敌人突围迹象明显,不能再犯谨慎保守的毛病了!26日下午3时,他断然下令发起总攻,经4个小时的战斗,歼灭第7师大部近3000余人,缴获火炮156门,汽车218台,俘虏美军顾问团成员7人。

  捷报传来,邓华点评:“临战准备有声有色,包打德川一气呵成!梁兴初还是好样的!”

  在第38军歼灭德川守敌的同时,第42军也歼灭了宁远守敌南朝鲜军第8师的两个团。

  战役的缺口被打开了!与此同时,正面4个军碾向美第8集团军!

  三、“犹如钢柱钉在三所里和龙源里两条交通要道上”

  27日,敌人为堵塞这个战役缺口,急调美骑兵第1师一部由顺川向新仓里方向,调土耳其旅由价川向德川方向机动,企图阻止我军迂回、进攻。

  为此,彭德怀紧急电令第38军:留1个师在德川打扫战场,军主力向军隅里、三所里方向迂回进攻。“彭总在命令中强调38军一定要插到三所里,插断价川与平壤的联系,强调插到了插断了就是胜利。”(《洪学智回忆录》)

  三所里是价川——顺川公路上的一个小村镇,所处地势险要,北依山峦,南临大江,西傍公路。这条公路,是美军北犯南逃的主要交通线之一。

  任务艰巨,梁兴初机断专行,大胆用兵:

  彭德怀指示留1个师打扫战场,他要集中最大兵力,只留下第113师第339团第1、第2营及各师教导队在德川一带继续清扫战场,军主力于27日17时开始向西疾进。

  为提高第38军内层迂回速度,形成多层迂回,保证有力截击清川江以北之敌,梁兴初、刘西元果断决定兵分两路:以军主力沿德川至军隅里公路及其北侧攻击前进,构成截击敌军的对内正面;以第113师(欠第339团)沿安山洞、船街里、龙沼里的山间小路,向三所里实施穿插迂回,构成截击敌军的对外正面;第339团第3营随第113师主力行动,抵达三所里之后西插安州、肃川间,执行破路炸桥任务,阻敌后撤。

  在给第113师首长布置任务时,梁兴初掷地有声:“知道为什么让你们师穿插三所里吗?你们在熙川丢的脸,要在三所里给我找回来!”在中共志愿军党委扩大会议上,邓华曾点名批评第113师打熙川行动不力,梁兴初适时用起了激将法!第113师首长毫不含糊:“我们保证在三所里把脸找回来!”同时,梁兴初还提醒113师首长:“序战中,我军迂回敌后不力,担心敌机轰炸,不敢白天行动,这是重要原因。你们这次行动,沿途遇敌不要恋战,要敢于白天行动,直插交通要道三所里,这是我军截断敌军南逃北援的一道‘闸门’,一定要按规定的时间插到底。”

  在梁兴初激励下,第38军第113师主力沿安山洞至三所里的山间小路疾速前进,途中不顾疲劳,不顾敌机威胁,反常用兵,大摇大摆白天行军,反收意外之效:由于第113师行动无所顾忌,头顶敌机盘旋侦察,最终认定这支队伍是“自己人”!28日7时,该师前卫第338团14小时前进了145华里,成功抵达三所里,以突然的冲击全歼南朝鲜军1个连。部队刚刚占领阵地,担心后路安全的美骑兵第1师所属第5骑兵团即于10时30分进至三所里,双方展开激战。

  第113师抢占三所里,切断美第8集团军右翼第9军由军隅里经三所里向顺川南撤通路,对整个志愿军西线作战具有重大的意义。收到第113师占领三所里电报,梁兴初几近哽咽:“你们找回脸了!可不能丢了!”不言而喻,飞兵占领三所里实在露脸,守不住还是丢脸!

  11月28日15时40分,志愿军总部接到第113师电台暗语报告:“我部已占三所里。”之所以这时才打开电台,一则担心美军侦测,重兵来夺;二则担心先头部队守不住,让志愿军首长空欢喜。打开电台,证明第113师有信心控制三所里。得到这个好消息,彭德怀指示:“好!要他们像钢钉一样钉在那里。”

  至28日16时,第112师部队相继抵达三所里,先后击退了美第5骑兵团的10余次进攻,同时击退由顺川北援之敌。

  梁兴初深知,第113师方向承受最大压力,遂指挥第38军主力立即向价川及其以南地区攻击前进,争取尽快靠拢第113师:以第114师沿德川——军隅里公路、第112师在公路北侧向西开进,奔袭天险嘎日岭,歼灭土耳其旅1个营,于28日上午进至瓦院地区,切断军隅里——顺川的公路,截击军隅里之敌南逃。至此,志愿军西线部队已经开始对美9军形成了三面包围之势,特别是第113师抢占三所里,切断美第9军退路,震撼了美第8集团军的整个布势。

  第113师首长牢记梁兴初教诲,死守三所里这道“闸门”不退。这时,梁兴初通过第38军司令部提示第113师:在三所里以西约几十公里处,还有一条要道龙源里,此路北连价川,南通顺川。美第9军在三所里被堵后,极有可能转道龙源里南撤!第113师首长闻令而动,果断决定:第338团继续坚守三所里,不得有误;第337团西进,抢占龙源里;第339团第3营西插安州、肃川之间,执行破路炸桥任务。

  28日黄昏,第337团疾速西进,先头分队于29日4时刚刚进至龙源里,美第2师侦察连突然出现!在第38军先遣支队配合下,第337团果断攻击,抢占龙源里,炸毁公路桥梁。之后,第337团坚守阵地,顶住了美第2师的进攻。龙源里就像一座巨大的钢铁闸门耸立在美军面前,使数万美军胆战心惊,束手无策。

  至此,第113师胜利完成了迂回敌后,切断美第9军南撤退路的任务。

  就在11月 29日,由于前有重兵4个军来袭、后有奇兵2个军断后,西线美第8集团军开始全线退却:左翼美第1军撤至安州地区,准备经肃川向平壤方向撤退;右翼美第9军收缩至价川、军隅里地区,企图经龙源里、三所里向顺川突围。得知美第2师部队在龙源里受阻,美第9军军长库尔特命令平壤之敌英第29旅立即北上,接应美第2师南下。

  “11月30日是志愿军第二次战役最关键的一天,也是战斗最激烈的一天。被围困在价川、安州以南,三所里、龙源里以北狭小盆地内几个师的敌人四处乱窜,拼死突围。”当天,英第29旅进至龙源里以南地区,美第2师则以第9团开路,由军隅里地区南下。在大量飞机、坦克和炮兵的支援下,美英军2万多人南北夹击,向志愿军第113师三所里、龙源里阵地猛攻。第113师官兵牢记梁兴初的叮嘱,顶住了美英军潮水般的轮番进攻,“犹如钢柱钉在三所里和龙源里两条交通要道上,坚持了50多个小时,使南突北援之敌,双方相距不到1公里,却始终可望而不可及,无法会合。”(《彭德怀传》)

  四、“这次战役胜利,三十八军起了关键作用,打得好”

  30日晨,第113师压力最大之时,梁兴初指挥第38军主力及时赶到龙源里西北地区,将南撤的美第2师和土耳其旅拦腰截成数段,与敌展开激战。面对美第2师南逃洪流,梁兴初指示第112、第114师:我们已到龙源里以北,要尽量截住敌流,给龙源里“分流”,给第113师减压!

  第112师第335团第1营第3连进至松骨峰(龙源里以北1公里处),与敌遭遇。3连牢记军长为龙源里“分流”“减压”指示,立即占领路旁高地,在毫无工事依托的阵地上,英勇阻击南逃之敌5个多小时!弹尽粮绝之际,所有能战斗的人员,带着满身的火焰,奋勇扑向敌军,用枪托、刺刀、石头、牙齿,与敌人展开了殊死肉搏。后来,著名作家魏巍主要依据第3连的英雄事迹,写成了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于1951年4月11日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从此,祖国人民把一个崇高的称号——“最可爱的人”,送给了志愿军全体将士,这是第38军的光荣。

640.webp-(2).jpg

  ◆彭德怀亲自起草的38军嘉奖电报原稿。

  这时,志愿军西线各军在清川江畔西起新安州,东至军隅里,南至龙源里、三所里地域中,对美第8集团军发起猛烈进攻,展开了激烈的围歼战斗。可惜,第42军受阻于顺川以东新仓里,迂回(夺占)顺川——肃川遂不可能,美第8集团军左翼美1军见势不妙,遂经安州、肃川退向平壤。

  战至12月1日19时,美第8集团军右翼第9军损失惨重,志愿军西线部队歼灭美第2师主力、土耳其旅大部和美第25师、南朝鲜第1师各一部。眼见从龙源里突围无望,为摆脱被各个歼灭的命运,第38军当面之敌美第2师被迫放弃大量辎重装备,先西转安州,再南折肃川,狼狈南窜。

  据美国陆军官方战史透露,在第38军等部打击下,美第2师在清川江地区遭受歼灭性打击:该师按战时编制18000人,战后收拢人员时,只剩下8662人,重装备丢失殆尽,单兵装备丢失达40%。

  第二次战役,由于第38军等部将士用命,志愿军东西两线大捷,一口气把“联合国军”赶到三八线以南!在第二次战役中,第38军英勇作战,对战役的顺利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彭德怀喜不自禁,亲自起草嘉奖电稿,于12月1日与邓华等志愿军首长联名发出嘉奖令,嘉奖第38军:

  此战役,克服了上次战役中个别同志某些过多顾虑,发挥了三十八军优良的战斗作风,尤以一一三师行动迅速,先敌占领三所里、龙源里,阻敌南逃、北援。敌机坦克各百余终日轰炸,反复突围,终未得逞,致昨三十日战果辉煌,计缴仅坦克、汽车即近千辆。……特通令嘉奖,并祝你们继续胜利。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三十八军万岁!

  当时有人劝说:“在我军历史上还没喊哪个部队万岁的,这样写不好吧?”彭德怀说:“这次战役胜利,38军起了关键作用,打得好,就可以喊万岁嘛!”

  梁兴初和第38军如此出彩,彭德怀由衷高兴,洪学智回忆:

  彭总意犹未尽,又兴冲冲地问:“是不是可在38军召开个现场会,让西线的几个军长都去一下,一是对他们的胜利表示祝贺,二是总结一下经验。”

  我们都说:“很有必要。”

  于是,邓华代表彭德怀与会,现场会盛况空前。“梁兴初介绍了经验以后,大家纷纷向他祝贺,都同他开玩笑,说:‘万岁军啊,祝贺你们万岁军呀!’”“梁兴初乐得嘴都合不上,把他们缴获的好吃的东西都拿来,尽情地招待大家。”(《洪学智回忆录》)

  1950年12月16日,志愿军司令部向各军电传了现场会上总结的第38军作战经验,同时上报中央军委。12月18日,毛泽东批示向军区(军)以上党委转发第38军作战经验总结,并在电报上豪情满怀地写道:

  兹将我志愿军三十八军在第二次战役中的经验总结,转发给你们,这是极重要的经验,望注意研究。在志愿军的作战经验中证明,我军对于具有高度优良装备及有制空权的美国军队,是完全能够战胜的。

  一时间,梁兴初成为新中国最知名的将领之一。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