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李文田率部天津抗战

作者:李慧兰 发布时间:2020-09-10 14:03:14 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体:   |    |  

  1937年7月29日,在日本侵略军向驻守北平的二十九军发动大举进攻之际,驻守天津的第二十九军三十八师官兵,在副师长李文田等的率领下,向天津的日本侵略军发起主动进攻,给骄横的敌人以沉重打击,显示了中国军队用鲜血和生命誓死捍卫民族尊严的决心和勇气。

  天津二十九军官兵严阵以待

  卢沟桥事变发生后,日本一面假意谈判,一面增兵华北,为发起更大规模的进攻做准备。天津形势十分危急。作为日本的华北驻屯军司令部所在地,驻天津的日本侵略军不断演习,加紧进行攻击天津的准备。7月12日,日军强行占领天津总站(今天津北站)、东站,接着又占领了东局子机场和西站等军事、交通要地。7月27日,日军在天津日租界实行戒严,第二天,日军“临时航空兵团”兵团长德川好敏中将率大批战机抵达东局子机场。

  当时,驻守天津地区的中国军队是二十九军三十八师等部队,总兵力只有三十八师的一个手枪团1000余人,独立二十六旅(属三十八师)的两个团约3000人,加上三个保安中队的武装警察1500人,总共有5000人左右。双方相比较,中方军队人数占优,但装备差于日军。7月25日,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赴北平与日本人谈判,临行前将天津军政事务交由副师长李文田(兼天津市警察局局长)主要负责。

  李文田戎马一生,以尽职、果敢著称。有感于形势急迫,他积极调整三十八师重新布防,命令分驻在塘沽、汉沽、廊坊、小站、东大沽、马厂、韩家墅等处的各部队,适时向天津市区靠拢,随时听候命令。7月26日,日本中国驻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向二十九军发出“最后通牒”。27日,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在北平发表声明,拒绝日方无理要求,通电所属各部队要“自卫守土”。同日,日军向北平中国守军发

  动大举进攻。

  七人会议决定对敌作战

  27日,李文田接到宋哲元通电后,决定立即作好抗战准备。上午10时,李文田召集在津的主要军政负责人到他家中开会。当时参加者除李文田还有第一一二旅旅长黄维纲、独立第二十六旅旅长李致远、第三十八师手枪团团长祁光远、天津保安司令刘家鸾、天津保安总队总队长宁殿武以及天津市政府秘书长马彦翀等七人。

  这次会议时间长达12个小时,大家一致同意抗战,李文田最后决定:对即将形成包围圈的日军主动出击。他说:“战争已迫在眉睫,时间已不允许我们再犹豫不定。”此言一出,立即得到与会者的全体拥护。大家共同推举李文田与刘家鸾分别作为部队临时正、副总指挥,决定在日军兵力尚未大增、二十九军兵力占有优势的情况下,攻其不备,迅速消灭市内日军。同时明确这次突袭战时间定在29日凌晨2时。为表达抗日决心,大家同意在发动攻击的同时向全国发布抗日通电。

  会上,李文田作出部署:宁殿武指挥保安队第一中队,攻取东车站(今天津站);祁光远指挥手枪团、保安队第三中队及独立第二十六旅一个营攻击海光寺日本兵营;李致远指挥独立第二十六旅及保安队第二中队攻击天津总站和东局子日本飞机场;武装警察负责各战场交通指引和疏导;驻地离津较远的黄维纲旅作为总预备队。

  会议结束时已是27日晚10时,大家迅速行动,按照部署很快完成了部队调集与备战。当时,参战官兵每人配备了几张大饼,军用水壶灌满绿豆汤,作持续作战和转移准备;负责进攻东局子飞机场的部队,每人多配发了一小壶汽油和火柴等,计划烧毁日军飞机。

  7月28日晚,二十九军副军长秦德纯以宋哲元名义命令李文田:立即集中全部兵力,组织出击。

  “喋血抗战,义无反顾”

  29日凌晨2时,战斗打响。第三十八师各部按照既定部署,在海光寺日本兵营、火车站、东局子机场以及市区日租界等处,同时向敌人发动攻击。

  7月29日上午6时,天津《益世报》刊出通电,电云:“自卢案发生后,我宋委员长始终为爱护东亚和平维护人类福祉一再容忍,乃敌人日日运兵,处处挑衅,除无端分别袭击我平郊各处外,竟于今晨复强占我特四分局,分别袭击我各处。我方为国家民族图生存,当即分别应战,誓与津市共存亡,喋血抗战,义无反顾。敬祈各长官讯予援助,共歼役(彼)虏。临电神驰,无任慌悚。”署名者为天津市各部队临时总指挥李文田、副总指挥刘家鸾与天津市政府秘书长马彦翀。

  战斗打响后,李文田将总指挥部设在了西南哨门,与刘家鸾沉着指挥,随时听取战况报告。拂晓时分,各处的战报显示:战事进展顺利———东局子处,攻进机场,烧毁多架日机,给日本驻津空军以重大打击;日租界处,日军被三面包围,只得集结日本侨民发给枪支,龟缩在工事内胡乱向外开枪;海光寺处,日本兵营守军较强,战斗极为激烈;火车站处,三十八军官兵占领天津东站、总站和北宁铁路总局,并将守卫东站的日军逼退到一个仓库里;三十八师一一二旅二二四团第二营在大沽,打退了敌人从海上的多次进攻。在公大七厂的战斗中,保安队士兵攻占日本人的据点……

  天津市民听到三十八师对日军开战后热情高涨,冒着敌机的轰炸扫射,自发组织起车辆运送兵员和弹药,给阵地送水送饭,有些商店甚至将自家家具献出,运往前沿阵地用以构筑防御工事。学生组织进步青年以南开大学为基地进行宣传鼓动、救护伤员、运送弹药。

  中国军队的突然进攻,给日军造成重创,完全打乱了日军的计划,只能凭借工事各自为战。当时日本驻津总领事堀内干城曾在仓皇之中给日本驻北平大使馆参事森岛守人发出急电惊呼:“从29日午前2时左右起,由于中国方面的攻击,我方处于甚为畏惧的状态。”

  日军中国驻屯军司令部向关东军要求增援。日军连忙利用其机械化优势,调集援军疯狂反扑,大举进攻天津市区中国军队。29日下午2时半左右,数十架日机对东车站、天津总站、市政府、电话局、邮务总局以及南开大学等数十处目标施行狂轰滥炸。中国军队伤亡惨重,天津市民罹难者达2000多人。李文田的总指挥部也被日军发现,遭到敌机的轮番轰炸,指挥部和前线各部中断联络,李文田不得不将指挥部搬到1公里外继续指挥。

  29日,山海关、廊坊及大沽方向的日军也携带重武器向天津赶来,而三十八师各部在激战15小时之后,兵力消耗很大,逐渐陷入孤立无援的状态,敌我力量愈加悬殊。李文田得到各处报告:三十八师和保安队伤亡严重,战斗力锐减,一些据点和要害部门得而复失。不久,在敌人的轰炸扫射下,三十八师各部队间的联络逐渐被切断,形成各自为战的局面。为避免全军覆没,李文田在请示后,决定于29日晚撤退。7月30日,天津沦陷,一些受伤的二十九军战士被居民背回家包扎伤口并掩护起来。夺取公大七厂的保安队士兵在主力部队撤出后仍坚持战斗,遭到敌重兵合围,一直到31日才突围撤离。多名保安队员留在厂内英勇战斗,直至壮烈殉国。

  二十九军将士在天津英勇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壮举,在华北抗战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在李文田的带领下,由三十八师和保安队警组成的这支抗日力量,且战且退,经独流、静海,转移到沧县、唐官屯一带,继续与日军作战。后该部奉命经马厂、大城,辗转抵达保定,向军长宋哲元报到。李文田被宋哲元任命为三十八师代理师长,命其率领所部奔赴华北抗日前线。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