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钓鱼岛、南沙群岛、香港、台湾——《徐敦信:钓鱼岛大局》《邓小平年谱》摘抄

作者:识丁老头乙抄 发布时间:2019-11-22 21:55:4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钓鱼岛、南沙群岛、香港、台湾——《徐敦信:钓鱼岛大局》《邓小平年谱》摘抄

  [面对面]徐敦信:钓鱼岛大局(20120916)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16日 22:5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http://news.cntv.cn/china/20120916/103929.shtml

  央视网消息: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却因为日本挑起的“购岛”闹剧,陡生波澜。最近几天,中国推出强烈反制措施。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正在品尝到苦果。为什么在这个时机上,日本会表现的如此一意孤行,它所背离的又是怎样的中日友好路线,中日关系该如何以史为鉴,大局为重。今天的《面对面》,就这些问题专访前中国驻日大使中日邦交正常化见证者-徐敦信。

  人物介绍

  徐敦信,1993年至1998年出任中国驻日本大使,历任驻日本使馆公使衔参赞,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外交部副部长等职。

  ……。

  记者:当时的话,双方对于钓鱼岛问题是怎样的一个态度?

  徐敦信:对于这个问题,很多局外的人不知道,以为没有提钓鱼岛问题,实际上不是。

  记者:实际的情况是什么?

  徐敦信:当时实际情况是这样的,邦交正常化这个大的问题谈得差不多了,可以说大功即将告成,具体讲是1972年的9月29日正式发表声明,27日,大的问题谈得差不多了,田中角荣(时任日本总理大臣)主动地向我们周恩来总理提出来,说我们之间还有一个钓鱼岛的事,这个事想听听中方的有何见解,怎么办这个事。周总理明确跟他讲,说这次我不跟你谈这个问题,谈了没有好处。这个话田中听明白了,就这次谈这个问题谈不下来,不要影响我们两国关系大的问题的解决。这个问题放一放,以后再说。田中说好,以后再说。在我看,这是很明确的,是两国就这个问题达成的一个共同的认识。从大局出发,把这个放一放,以后再解决。不是说这个没有问题,也不是这个问题解决了,也不是说这个问题不重要,而是说跟邦交正常化这个大的事宜相比,它毕竟是第二位的,或者说求大同存小异,放一放,时机成熟的时候再来解决。

  解说:1978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徐敦信随从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出访日本,参加《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的互换仪式。

  钓鱼岛问题,再次成为考验。

  记者: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对于钓鱼岛问题当时有没有一些交涉?

  徐敦信:当时去了以后,跟福田(时任日本首相)交换意见的时候,小平同志讲了钓鱼岛问题,说这个问题在北京,我跟你们的外相已经讲了,这个问题放一放,不要讲,不要影响两国关系的发展。现在条约签订了,敞开了两国之间交往的大门,我们应该很好的发展关系,不要让它影响我们。当时从我来讲,他们谈论这个问题以后,我觉得大概就是内部谈一谈,形成了这样的共识,福田没有提异议,是不是?他很明确。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记者招待会上记者提了。

  记者:问的是什么?

  徐敦信:记者提问就是钓鱼岛问题你们谈了没有,怎么处理的。坦率讲,我当时在现场,我是有点出乎预料。

  记者:你为什么出乎意料?

  徐敦信:因为我们没有向外透露这件事情,我们给他设想的,可能提问题当中没有这个题目。最后小平同志做了一段非常精彩的回答,小平同志讲,你们叫尖阁列岛,我们叫钓鱼岛,名字就不一样,可见中日之间在这个问题上是有分歧的。

  【小平当时讲话的历史资料】

  这件事情我们之间有一个约定,在建交的时候不涉及这个问题。这次条约谈判当中也不涉及这个问题。倒是有人想利用这个问题,想挑刺。这个问题放一放没有问题,放十几年,放几年、十几年都没有关系。我们这代人不够聪明,下一代人会比我们更聪明。

  解说:小平表示,钓鱼岛问题可以留待将来解决,中日双方要在更加广泛领域发展两国合作关系。自此“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被看做是中日外交上的智慧之选,理性之作。

  徐敦信:他的原话叫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是跟小平提出一国两制和平统一是同时提出来的,同时提出两个重要的构思,我看是政治家的大手笔,考虑中国的改革开放需要一段时间,需要很长时间,需要时间吧,在这个时间里面能够有一个和平稳定的环境,对我们是一种力量,对我们发展经济有利。你说是你的,我说是我的,谈不拢怎么办呢,把主权问题是你的还是我暂时不谈,这叫搁置争议,把主权问题跟那个地方的资源分割开来,主权各自维持自己的资源共同开发,大家来分享。

  《邓小平年谱》

  1979年1月30日

  △ 中午,出席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举行的午餐会。随后,同美国参议院、众议院议员谈话。指出:我们不再用“解放台湾”这个提法了。只要台湾回归祖国,我们将尊重那里的现实和现行制度。我们一方面尊重台湾的现实,另一方面一定要使台湾回到祖国的怀抱。

  1981年8月27日

  △ 上午,会见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和夫人,就中美关系、台湾问题和国际形势交换意见。指出:中美关系正常化是由尼克松总统、福特总统开创的,在你任职期间内完成的。解决台湾问题的三原则也是在你任职期间,我们共同确定的。……。又指出:在台湾问题上,我们的方针是立足于用和平的方式解决祖国统一问题。但至少在三种情况下,我们不能放弃使用武力:一、台湾领导人根本不同我们谈,使和平方式成为不可能;二、台湾当局投靠外国,台湾变成外国的基地;三、台湾用武力统一中国。……。我想,我们提出的这些条件都是合情合理的。我们希望美国不要做妨碍用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的事情。美国有力量也有条件促进双方谈判,美国在促进用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上,可以做很多事情。随后,同卡特单独会谈。会谈结束后,设午宴招待卡特夫妇。

  1982年4月6日

  上午,会见英国前首相爱德华·希思。希思问:记得一九七四年五月我第一次见到毛主席和周总理时,你也在座,我们讨论了香港问题。当时毛主席和周总理说,反正要到一九九七年,还早哪,还是让年轻人去管吧。现在离一九九七年只有十五年的时间了,你是如何考虑在这个期间处理香港问题的?因为很多人都要在香港投资,怎样才能使投资者不要担心呢?邓小平回答:香港的主权是中国的。中国要维护香港作为自由港和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也不影响外国人在那里的投资,在这个前提下,由香港人,包括在香港的外国人管理香港。我们新宪法(1)有规定,允许建立特别行政区,由香港人自己组成政府,不管是华人、英国人或其他人都可以参加,可以做政府雇员嘛,甚至成为香港政府的成员都可以考虑。香港的各种制度也不变,对外可用“中国香港”的名字发展民间关系,如贸易、商业关系。到那时可能还保留护照。对英国来说,商业方面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还可以发展。

  1984年9月8日

  上午,会见意大利参议院议长弗朗切斯科·科西加。指出:我们正在按照实事求是的原则来解决中国的统一问题。一个台湾问题,一个香港问题。香港要回归祖国,中国正在同英国谈判,可以达成协议。在谈到解决国际争端问题的途径时指出:现在世界上有好多潜在的爆发点,还有一些地方存在着两国之间的主权争端问题。如果不根据新的问题采取新的方法,就不可能解决这些问题。中国有香港问题、台湾问题,与日本有钓鱼岛问题,与东南亚一些国家有南沙群岛问题。世界地图上,南沙群岛历来被划为中国领土。解决这些问题,一种办法是中国按照历史,收回这些领土。是不是还有别的办法?是否可以避开主权,采取与南沙群岛有关的国家搞共同开发的办法?中国是一个大国,要解决这些问题总要有点新的办法。世界上还有其他问题,比如英阿马岛问题①,现在并没有解决,联合国议程上还有这个问题。这样的事情多得很。这些问题都可能是爆发点,解决的方式,或是战争,或是其他办法。和平谈判,就要双方相互让步。香港、台湾问题,从中国内部来讲,我们提出了“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办法。这是个新的问题,也是新的想法,马克思没有说过,列宁也没有说过。这是我们这一代和下一代面临的必须解决的新问题。从本质上讲,就是实事求是,这是合乎马克思主义原则的。“一个国家,两种制度”和共同开发解决争端的办法,都是为了和平而不用战争方式,都叫和平共处。

  ——————

  ① 马岛,指马尔维纳斯群岛,英国称福克兰群岛。1982年4月至6月间,英国和阿根廷就该岛的归属问题在该岛发生战争。

  1984年12月19日

  下午,出席中英两国政府《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签字仪式,并会见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会见结束后,请撒切尔夫人在过几天见到美国总统里根时介绍一下中英两国合作解决香港问题的情况,并祝贺里根先生连任总统。还说:里根总统认为“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方式是可取的话,美国在台湾问题上是可以做很多事情的,特别是里根总统本人。签字仪式结束后,再次对香港记者表示,如果一九九七年身体还行,一定会去香港看看。这个谈话的一部分已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题为《中国是信守诺言的》。

  (1)笔者注:

  《邓小平年谱》

  1979年10月下旬

  就一九八0年部分重要工作的安排问题,同胡耀邦、姚依林、邓力群谈话。指出:经中央常委研究,准备为明年五中全会、六中全会和后年十二大做点准备工作。第一,修改党章。第二,修改宪法明年二月五中全会讨论,年底六中全会讨论,然后提交十二大。第三,抓经济工作。准备十一月开计划会议,讨论两年调整计划、十年长远规划。第四,起草建国以来党的历史问题决议,现在着手,明年六中全会讨论通过。还说,有了国庆讲话,历史决议就好写了。以讲话为纲要,考虑具体化、深化。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1978年)》

  第二条 中国共产党是全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工人阶级经过自己的先锋队中国共产党实现对国家的领导。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

  第十八条 国家保卫社会主义制度,镇压一切叛国的和反革命的活动,惩办一切卖国贼和反革命分子,惩办新生资产阶级分子和其他坏分子。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1982年)》(1982年12月4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公告公布施行)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