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1949,中国何以避免“划江而治”

作者:郝在今 发布时间:2019-09-30 09:16:1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历史永远是新鲜的。

  2019回看1949,人们不禁有了新的疑问:那时的中国解放是否一帆风顺?

  不是没有其他可能。东西德、南北朝鲜、南北越南……

  中国1949,何以避免分裂的局面?

  美苏两国同步做出反常举措

  1949第一天,南京的“总统”发布一份“新年文告”:“……只要和议无害于国家的独立完整,而有助于人民的休养生息;只要神圣的宪法不由我而违反,民主宪政不因此而破坏;中华民国国体能够确保;中华民国的法统不致中断;军队有确实的保障,人民能够维持其自由的生活方式与最低生活水准……则我个人更无复它求,个人的进退出入绝不萦怀,而一惟国民的公意是从……”

  有记者评:此公告不再言战,而是提出议和要求,也许能结束内战带来和平?高层官僚却是人心惶惶,文告中隐含的意思分明是:总统引退,政府求和!

  美国大使对文告初步印象甚佳,仔细琢磨文意之后,司徒雷登的判断改变:蒋介石还继续推卸责任!司徒雷登的结论是:“共党之反应甚易揣度,其态度必然为不妥协者。”

  司徒雷登猜得不错。

  就在蒋介石发布新年文告的同时,毛泽东也发表一篇“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

  毛泽东好像预知蒋介石的招数:“已经有了充分经验的中国人民及其总参谋部中国共产党,一定会像粉碎敌人的军事进攻一样,粉碎敌人的政治阴谋,把伟大的人民解放战争进行到底。”

  对于两篇新年文章,各界议论纷纷。有人数落:第一次国共合作,共产党吃过亏,被老蒋杀了几十万人;第二次国共合作打败日本是成功,可老蒋又背信发起内战;现在共产党不会再上老蒋的当,共产党这次不会饶过老蒋!

  其实,蒋介石发布这篇文告也是不得已。尽管蒋介石自己坚决主战,但国民党内部的主和派却是越来越多。掌控重兵的上将白崇禧,居然发表公开电要求和谈!白崇禧身后有军力强盛的桂系,桂系头领李宗仁刚刚抢得副总统,白崇禧这电报显然为李宗仁逼宫!

  一时间李宗仁成为国内外关注的焦点。1月4日,蒋总统御驾亲征,来到傅厚岗副总统官邸,当面提出引退。李副总统则提出武汉与徐州指挥不统一的问题,白崇禧拿不到军事指挥实权,李宗仁的位子是坐不稳的。为了解除李宗仁的顾虑,蒋介石主动表态:五年之内不干预政治。

  1月5日,美国大使司徒雷登的私人顾问傅泾波登门看望李宗仁。李宗仁竞选副总统时就得到美国的有力支持,此刻,大老板的态度又出现了……1月8日,蒋介石派张群约黄绍竑,乘专机到武汉与白崇禧商讨引退之事。白崇禧当机立断,派黄绍竑乘专机到香港接李济深。

  白崇禧判断:李宗仁在国内向有“民主将军”之誉,且得美国支持;李济深是广西人又属广东军界,还有黄埔军校资源;这两人联合,必可主导大局!

  黄绍竑在香港没有找到李济深,就去接触中共潘汉年。桂系上台执政,必将与共产党平分天下?

  桂系谋划排除老蒋,可蒋介石岂肯轻易让权?1月16日,蒋介石下令把中央银行和中国银行的黄金、白银、外汇转移到台湾,把存在美国的外汇化整为零存入私人户头以免他人接收。正在忙碌中,1月19日美国政府换马,宋美龄的老朋友马歇尔去职,新国务卿艾奇逊就职。蒋介石的最后一线希望破灭,当即约见副总统李宗仁,表示引退之意。

  李宗仁也在筹划接班!

  1月21日总统蒋介石宣布引退,由副总统李宗仁任“代总统”。本来说好让“总统”,现在前面加了个“代”字。1月27日,李代总统的私人顾问黄启汉和刘仲华飞到共产党的北平,向北平市长叶剑英表达“求和诚意”。

  2月1日,尚在西柏坡的中共中央发电指示北平,要刘返回南京面告李宗仁,如有诚意“即应迅速与蒋决裂”,“中间道路是万万走不通的”。

  周恩来此刻,正忙着接待外宾。1948年4月26日毛泽东在城南庄致电斯大林提出访苏,就政治、军事、经济和其它重要问题向苏共中央商量和请教。可斯大林不肯答应毛泽东访苏。什么安全问题,什么战事离不开,什么苏联领导人要下去征粮,所有的借口统统难以服人。合理的解释是:苏联要避免国家关系上的被动。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后,苏联和中国政府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斯大林致电中共中央:“如果打内战,中华民族就有灭亡的危险!”现在中国内战胜负未定,苏联何必急于选边站队?

  斯大林不想让毛泽东去苏联,于是就得派代表来中国。1949年1月31日,苏共政治局委员米高扬飞到石家庄,乘车到达西柏坡。米高扬在回忆录中记载,当时中共与苏共的主要分歧是:就国民党政府1月8日请求苏联调停国共内战事,苏共征求中共意见,认为中共应同意和谈,使人们不能指责中共愿意继续内战。毛泽东则认为,苏联的建议会使美、英、法认为参与调停是应该的,中共认为应该义正辞严地否定国民党的和谈骗局,今年夏季过江,直捣南京。

  米高扬离开西柏坡回莫斯科不久,斯大林4月向毛泽东发出一份很长的电报。斯大林认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下之后英美军队在解放军后方登陆的危险性明显增加了。斯大林向中共中央建议,中国人民解放军不要匆忙南下及进军边境地区。

  有些历史学家认为:斯大林的意见,限于建议中共从策略上考虑争夺和平旗帜、防止急躁冒进,这不是反对过江,而是主张暂缓过江。

  也有人认为:斯大林担心中共渡江直接威胁西方在上海等地的利益,会引起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的干涉,以致把苏联拖入新的大战。因此,斯大林虽然没有明说,但实际上以外交辞令劝阻中共过江。

  劝阻过江还是劝缓过江?

  也许,这将成为又一个千古之谜。确定的事实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德国、朝鲜、越南三个国家,都被一分为二,呈现两边分治的局面。分治局面损伤这些国家的主权,却符合大国博弈的利益。

  当时中国也有怪事:国民党政府败逃广州,一向支持国民党的美国把大使馆留在南京不走,一向支持共产党的苏联大使馆随迁广州。两大国为何同步做出反常举措?只能解释为都在两头押注。

  这也不难理解,除了中国人自己,又能指盼哪个外国希望中国统一而强大呢?

1.webp (53).jpg

  谁想划江而治?

  “国家统一”还是“划江而治”?这是1949年初中国最大的大问题。

  “划江而治”古已有之。长江是难以逾越的天险,魏晋、唐、宋都出现过“南北朝”,就是民国初年也有“北伐”之役。现在内战的主战场在长江以北,江南的桂系还保有相当的实力,可以独霸江南,同共产党平分天下。

  “代总统”李宗仁一上台,就派甘介侯博士带巨款去上海,恭请社会名流出面推动和谈。抗战胜利时,民盟等中间党派积极推动国共和谈,设计出“第三路线”。现在,“民主将军”李宗仁和“民主人士”联合,未必不能形成“第三势力”。

  共产党也在警惕这种态势。在金陵女子大学当秘书的地下党员薛若梅此前得知,司徒雷登再三邀请女大校长吴贻芳会面。地下党组织调查发现,司徒雷登正在广泛邀请民主人士会面。多般铺垫之后,李宗仁登台,“第三道路”之说甚嚣而尘上。

  不过,此刻的中国民主人士,大多已经不信这条路了。抗战胜利后,上海各界发起“反美扶日”运动,美国大使公开反对。1947年国民党取缔民盟,一向声称支持民主的司徒雷登也劝民盟解散。现在,上海的民主人士正在打算逃出国统区去解放区,参加共产党号召的新政协。李宗仁的代表到上海,找了宋庆龄、张澜等多人总是碰壁。又到重庆去请毛泽东的老朋友梁漱溟,那大儒收下了钱却依然不行动。原来大家都要看看,这位代总统是否真有和谈诚意。

  1949年2月8日,李宗仁亲赴上海,终于请出邵力子、颜惠庆、章士钊、江庸四位德高望重的老人。这下中共方面不好拒绝,又不肯承认他们是南京政府的代表团,于是四老就以“上海和平代表团”的名义访问西柏坡。经过四老的斡旋,还有苏联的劝说,西柏坡终于同意与南京和谈。

  1949年4月1日,南京政府和谈代表团飞到北平。6位代表全是同中共纠葛甚深的政坛名士,首席代表张治中更是与周恩来关系非常。毛泽东去重庆谈判,周恩来担心国民党制造飞机失事,张治中就亲自到延安迎送,到重庆又请毛泽东到自己府邸安居。国共和谈破裂,美方派4架飞机送中共代表团返回延安,国民党代表张治中、邵力子,民盟代表罗隆基、叶笃义到机场送行。董必武风趣地对张治中说:“两三年以后,我会在北平接你,你就变成客人了。”

  张治中惊讶,两年后董必武的预言果然实现!不过,今日来机场迎接张治中的没有周恩来也没有董必武……感到慢待的张治中来到六国饭店,只见门口悬挂标语:“拥护真和平,反对假和平!”

  进得饭店张治中才见到周恩来,顿时爆发:“恩来兄,我们即使打了败仗,也还是政府代表吧?”

  周恩来出言反诘:“文白兄,你出发前去溪口做什么?”

  张治中顿时语塞。张治中出发前特地去溪口请示蒋介石,那是因为他和李宗仁都知道,没有老蒋的同意,国民党什么事情也做不成。可是,人所共知,只要老蒋干预,和平肯定没有希望。何况那老蒋已经声称下台了,你为何认可他幕后操纵?

  正因为请示老蒋名不正言不顺,所以张治中才秘密出行。不承想,还是被情报准确的周恩来知道了。南京中央党部潜伏着秘密共产党员沈安娜,张治中代表团里有个秘密共产党员金山,周恩来掌握李宗仁谈判的底牌呢。李宗仁也怕泄密,在政府代表团之外另派一个私人代表,岂知这个亲信刘仲容也是秘密共产党员。

  南京代表团与中共方面商定协议的全部文字,张治中特派代表团中的桂系干将黄绍竑回南京说服李宗仁签字。而毛泽东,也特地在黄绍竑行前会见。

  桂系主将是李、白、黄,现在黄绍竑坚决主张签字,可白崇禧主战的决心也不小,关键在于李宗仁。

  “李是中间派?”毛泽东笑道,“请告诉德邻先生,调桂系部队到南京保驾,或是随时准备转移,他到哪里我们都同他签字,请他来北平出席政协,担任中央人民政府的副主席。”

  刘在旁插话:“您打麻将是喜欢平和呢,还是喜欢清一色?”

  毛泽东立即会意——这问话是借喻。清一色,是指新政权全由共产党和民主党派等长期反对国民党的力量组成;而平和,是指各种政治力量包括国民党官员只要对革命有利一概容纳。

  毛泽东笑道:“平和!平和!”

  刘斐和黄绍竑顿时放心。这两位在国民党中都是方面大员,联系军政高官甚多。眼看国民党大势已去,就连军政要员也在寻找出路,但未免担心中共不肯接纳。这下好了,共产党最高领袖当面承诺,这意味,自己,以及国民党阵营的其他人,只要投向革命阵营,都有出路!

  可惜,此时的南京却没有这般胸怀。傅厚岗,副总统官邸,满屋人个个沉闷沉重,空气紧张得要爆炸。

  黄绍竑知道带回的协议文本不受欢迎。南京的谈判意图是划江而治,但稳操胜券的共产党哪里会那么好哄?黄绍竑苦口婆心地解释:“我何尝不想划江而治?可是,中共说,搞南北朝,就是分裂民族的罪人……”

  “谈不成就打!”白崇禧恼羞成怒地拍桌子,“我们还有半壁江山,百万大军!”

  黄和白大吵,李控制不住。“划江而治”还没搞成,这江南的小朝廷已经分道扬镳。

  蒋介石妄图利用青岛“这枚棋子”

  主战的白崇禧是军界闻名的“小诸葛”,他要划江而治,军事上还是有所依据。

  长江古来称为“天堑”,淝水之战、赤壁大战,强悍的北军总是难以跨越这道天堑。现在解放军也要渡江,可船呢?解放军的陆军确实已是所向无敌,可海军却根本没有。李宗仁在长江下游的南京督促国防部制定江防计划;白崇禧到长江中游的武汉现地督战。解放军也许会饮马长江,但必然将止步赤壁。到那时,桂系同共产党对等和谈,平分天下。

  共产党当然也知道长江的厉害。中共领袖个个家在江边,朱德在上游四川,毛泽东在中游湖南,周恩来在下游江苏。面对渡江这场大战,共产党谋略周全。前线部队战地侦察,战略情报员窃取敌军内部的机密情报。国民党军的江防作战计划、江防兵力部署图,纷纷送达渡江指挥部。

  解放军登船渡江!扼守长江最窄的段落的江阴要塞,国民党军的江防大炮向国民党守军轰击。巡防江面的海防第二舰队,机动铁甲舰足以撞翻解放军的木帆船,可这支舰队在南京江面起义。

  1949年4月23日这天大事件真多,国民党舰队起义,解放军华东海军成立,还有——南京解放!  

1.webp (54).jpg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胜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毛泽东以这首诗将渡江作战的胜利入史册。这首诗也使人想到:难道当时有人主张穷寇勿追?

  济南、长春、沈阳、天津、北平、南京、太原、上海……大城市纷纷落入解放军手中,解放区连片展势,江河大地无可阻挡。只是,环顾北方,却发现还有一座孤城——青岛。

  青岛仍由国民党军驻守。整个山东只剩这一处还有国民党军队,可国民党军败而不走。城外不远就是解放军,可解放军围而不攻。

  谜底就在青岛港湾的军舰——美国太平洋舰队。

  中国北方有两大良港,两大港口就是列强炮舰政策的兩大入口,多年被外国海军交替占领。东北旅顺:沙俄军舰——日本军舰——苏联军舰;山东青岛:德国军舰——日本军舰——美国军舰。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后,中国这两大军港还驻扎着美苏两大国的军舰。

  青岛的复杂在于涉外,停泊在青岛港湾的美国炮舰表明:中国的内战,又同国际大国的战略博弈相关。

  青岛著有美国领事馆、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美国海军陆战队。国民党青岛当局处处让着美军,港口最好的泊位都是美舰的,中国军舰只能在港外系水鼓。美国人以青岛为据点,干预中国北方局势。抗战刚胜利时,美国海军出动军舰帮国民党运兵抢东北,所运部队大多来自美军指挥过的中缅远征军,滇军的两个军也受过美军训练,东北国军历任司令都和美军关系密切。

  大决战中,国民党军的战区司令敢于暗顶老蒋的命令,背后其实有美军撑腰!蒋介石下令北方国军南调,集中兵力防守长江。可是,东北的卫立煌拖着不走,华北的傅作义也不动。原来,美军太平洋舰队司令白吉尔越过中央直通战区,答应直接提供军援。淮海大战蒋介石调华中部队增援徐州,华中司令白崇禧拒不执行,还公开通电要求老蒋和谈。国民党各派系背后都有列强的影子,美国随时可以换马。

  青岛,实质是美国干预中国内战的前进基地。孤城青岛威胁解放区腹地安全,当面部队早想将其拿下,也有把握拿下。但中共中央并不着急,留个观察国际政治的窗口。

  密切注视美国的动态,秘密情报小组发现:最近青岛的美国人很忙碌。3月美国大使司徒雷登来青岛视察,同时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司令也来了,两人关在房间里密谈。两人刚走,领事馆就忙于登记陆战队的移交物资。这表明陆战队要撤?4月,美国领事馆的雇员把自家的落地收音机卖给当地华人,高级设备要价很低。5月,领事馆又开始遣散中国雇员。这表明领事馆也要撤?

  发现美国动向,防范青岛的山东解放军抽调主力大举南下渡江,只留少量部队继续围困青岛。胶东军区始终没有放松对青岛的情报监视,过去盯着青岛要看美军会在多大程度上干预中国内战;现在还要盯着青岛,要看美军撤不撤。美国是否会以保护侨民的名义赖着不走?

  这个动态关乎国际格局。青岛有美国军舰,旅顺有苏联军舰,蒋介石一直盼望美苏两家打起来。蒋介石总是忽悠:第三次世界大战很快就要爆发,美军将从中国登陆打苏联,国民党军可以乘机反攻!

  青岛将成为美军在远东大陆的总基地,青岛将成为大战爆发时美蒋联军的登陆点,青岛是全国解放战争的战略要地。

  蒋介石的战略图谋,被毛泽东的“百万雄师过大江”打消了。1949年5月23日蒋介石下令,将25日撤离青岛推迟到6月2日。青岛国民党机关向来依赖美军,这撤离计划肯定与美军同步!

  蒋介石的秘密手令被中共情报系统拿到,国民党部队前脚刚走,地下党立即跟进,完好地接受青岛的工厂和港口。

  百万雄师过大江!

  国民党兵败如山倒,第三道路走不通,地方势力纷纷转向共产党。

  解放军奔向祖国的边疆!华夏大地没有再现南北朝。

  多年之后,李宗仁在书写回忆录的时候感叹:“幸亏划江而治没搞成,否则我就是分裂国家的千古罪人!”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