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毛泽东怎样做新闻评论标题

作者:胡文龙 发布时间:2019-09-06 09:03:50 来源:新闻与写作 字体:   |    |  

  革命伟人、杰出报刊政论家毛泽东同志深谙此理,在他数十年主持和领导报刊的革命实践中,亲自撰写并审阅修改了大量的经典性新闻评论,形成了他的独具特色的标题艺术和宝贵经验。

  原编按:新闻评论的标题是对文章的论题、论点、立场、意向的简洁而又概括的文字体现。标题具有两重性:吸引或挡驾。好的评论标题“以目传神”,有着吸引读者阅读的艺术魅力;反之,文章虽好,标题却一般化,这样的标题对读者就会产生挡驾的负面效应。

  革命伟人、杰出报刊政论家毛泽东同志深谙此理,在他数十年主持和领导报刊的革命实践中,亲自撰写并审阅修改了大量的经典性新闻评论,形成了他的独具特色的标题艺术和宝贵经验。

  今天我们跟随胡老师的笔墨,一起来学习毛泽东同志是如何给新闻评论做题的。本文发表的时间虽然距离现在比较久远,但对于今天的新闻评论写作者来说,此文仍然有着非常重要的学习和借鉴意义。

  毛泽东新闻评论标题的主要特色和超凡艺术魅力,我以为突出表现在这样三个方面:精当贴切、鲜明醒目和生动引人。下面试以实例作些具体的介绍和赏析。

精当贴切

  精当贴切,是毛泽东拟制新闻评论标题一个明显的艺术特色。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忌费解,求准确。1949年9月16日发表的新华社社论,原题为《迅速召开各界代表会议》。由于没有标出会议性质的界定,阅后容易使人费解,引起猜忌:究竟召开的是什么性质或什么范围的代表会议呢?是妇女代表会、工人代表会,还是别的什么代表会。毛泽东同志在审稿时随即将其修改为《迅速召开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增添了“人民”二字,顿使题意准确得体。

  二是忌冗长,求精炼。发表于1945年1月31日延安解放日报的社论《游击区也能够生产、也必须生产》,是由毛泽东同志撰写后送交报社以社论形式发表的。在编辑出版《毛泽东选集》第三卷时,作者又将题改为《游击区也能够进行生产》,比之见报题省略了三个字和一个标点,显得更精练了。再如,1945年7月11日发表在延安解放日报头版头条的新闻述评,其报面标题原为两行题:《评蒋介石参政会演说,赫尔利、蒋介石的双簧似将破产》。此文收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时,就改为单行题:《赫尔利和蒋介石的双簧已经破产》。改后不仅文字精练,而且,将“似将破产”改为肯定语气“已经破产”,就更准确了。

  三是忌空泛,求贴切。1948年9月14日,正是解放战争胜利在望的紧张战斗时刻,毛泽东同志在审阅新华社社论《中等教育问题》时,曾在稿件上写了批语:“凡论文标题,亦须有内容。原题没有内容,不能引人注目。”同时,提笔将原题改为《恢复和发展中等教育是当前的重大政治任务》。改后突出了中心论点,文题也变得更为贴切了。再如,抗日战争中,湖南衡阳市被日寇侵占。应该说当年守卫衡阳的战士是英雄的,但终因国民党政府及其统帅部消极抗日、防制人民的战略错误的制约和误导,得不到政府和民众的大力支持而导致失守。可见,抗日战争的根本出路有赖于国民党政策的改变,变消极抗战为积极抗战,变防制人民为依靠人民,变积极反共为加强国共团结抗日。然而,衡阳陷落之后,当局却仍然奉行其既定方针,依然故我。延安解放日报就此于8月12日发表社论《论衡阳的陷落》一文进行剖析和批评。毛泽东同志在审阅该稿时对文章作了重要的修改和增补;同时,鉴于原题大而笼统,也当即改题为《衡阳失守后国民党将如何》,由论述性标题改为警示和质问性的标题,尤显得切中要害,主动进击,贴切机智,发人深思。

鲜明醒目

  毛泽东同志历来重视并强调新闻评论标题要鲜明醒目。1957年夏,毛泽东对时任人民日报总编辑的吴冷西提及改进人民日报工作时,曾经指出:“文章要写得短些、通顺些,标题要醒目些,使读者爱看。”(见吴冷西:《忆毛主席》,43页)他不仅这样要求别人,也总是在他的评论作品中身体力行。这就成了他所拟制标题的又一特色。

  新闻评论标题的鲜明醒目,我的理解不外乎表现在要有观点、有意向、有立场、有态度,倡导什么,褒贬什么,反对什么,爱憎力求分明。实践表明,一个一般化或套话式的标题,常常会对读者的眼球起消极的淡漠甚至“挡驾”作用;相反,一则鲜明醒目的标题性往往易于发挥提示文意、先声夺人和诱人阅文的功能。毛泽东同志在这方面的拟题艺术也是相当高超的。来看下面的例子。

  ——对于阐述型评论的标题他总是务求意向明朗。例如,他为延安解放日报撰写的社论《一个极其重要的政策》(1942年9月7日),文章内容论述落实党中央当时制定的精兵简政政策的重要意义。全文说理肯切,理情并茂,娓娓道来,议论风生。标题读来也响亮明朗,其中“极其重要”四字构成明确而又醒目的评价。新中国成立前夕的1949年7月31日,新华社为建军22周年发表重要社论。毛泽东在审阅时对社论原文作了精心的删改和重大的增补,并将原题《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建》修改为《我们是能够克服困难的——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的22周年》。原题显得缺乏鲜明的观点、意向和时代气息,落入模式化。改后的题则侧重揭示了社论的主旨,表达了我党我军我国人民敢于迎接并战胜革命和建设事业中所面临的重重困难以及严峻挑战的坚强决心和意志。

  ——启迪型评论标题则重在解惑鼓劲。毛泽东同志写过不少启迪型新闻评论,常常用以引导、解惑、动员和组织广大干部和群众提高认识增强信心进而投入到具体的行动中去,为着实现一定的政治目标和经济利益而奋进。诸如,他为新华社撰写的重要社论《将革命进行到底》(1948年12月30日)、《丢掉幻想,准备斗争》(1949年8月14日)等等,这些评论的标题无不反映了作者对于中国人民革命斗争的必胜信念,反映了作者坚定不移地动员人民,团结对敌,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坚强决心。语词铿锵有力,旗帜鲜明,有着强烈的宣传鼓动、解惑示趋的感召力和动员力量。毛泽东同志在日常审阅通讯社、报社的有关重要社论稿件时,也同样十分重视并善于将平淡的标题改为鼓动和启迪色彩较为鲜明的标题。例如,1952年1月9日人民日报发表的一篇重要社论,原题为《在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伟大斗争中,发动群众和领导群众的关键所在》,毛泽东则将其修改定题为《在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伟大斗争中,发动群众的关键何在?》,改后的标题不仅文字精练了,而且将陈述语气“所在”改为疑问句式“何在?”就避免了一般化,而显得警醒提神,引人思考了。

  ——赞誉型评论标题要突出其激励这一主旨。1942年10月12日延安解放日报发表了重要社论《红军的伟大胜利》,高度赞颂当年苏军英勇反击德寇侵略,使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取得初步胜利的重大意义。这篇震世之作的社论正是出自毛泽东的手笔。当此文收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时,他又反复斟酌修改,最终将题目改定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转折点》。不难看出,原题着眼于揭示一种兴高采烈的心情,表达了一种热情颂扬的态度,尚未表露文章的中心论点。改后的标题则对上述具有战略意义的战役的胜利作出了高瞻远瞩、光彩夺人的评价,有观点、有内容,十分醒目,既出奇制胜地揭示了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取得胜利的历史意义,又言简意赅地表达了评论的中心论点,且突出了科学的预见性,给国人和世人激励斗志的精神动力。

  ——论战型评论标题贵在主动进击。例如,人民日报1963年11月13日发表的批评苏共霸权主义的重要社论,原题为《坚持原则,消除分歧,加强团结,共同对敌》,正式发表时毛泽东同志将它改为《我们要团结,不要分裂》。显然,改后此原题显得精练、醒目而又鲜明有力了。再如,由毛泽东撰写的延安解放日报社论经典名篇《质问国民党》(1943年7月12日)。当时,国民党政府中的反共顽固派曾蓄意破坏国共两党团结抗日,掀起了又一次反共高潮,竟擅自撤离抵抗日寇的河防大军,调转枪口企图后退并转向进攻延安地区,以重开内战。社论以事实为依据,及时地向国内外舆论界揭露了这一无耻图谋,并以主动进击的姿态,针锋相对地进行有理、有利、有节的说理斗争。社论以《质问国民党》为题,仅仅五个大字,却字字千钧,掷地有声,使心怀鬼胎的敌人陷于十分狼狈的境地,并引发了国内外舆论的纷纷谴责,终于迫使其阴谋未能得逞。

生动引人

  据曾任人民日报社长、总编辑的著名报刊政论家吴冷西回忆,毛泽东同志不止一次曾向他示意报纸评论标题务求生动引人。早在1958年1月15日,那天毛泽东正在广西南宁主持中央会议,当晚就找来胡乔木和吴冷西两人到他住处就新闻宣传问题进行谈话时,曾这样指出:“你们办报的不但要会写文章,而且要选好题目,吸引人看你的文章。”(见吴冷西《忆毛主席》,53页)继而,还反复强调:“标题要吸引人看,这很重要”。(见《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204页)毛泽东同志不仅这样要求别人,也同样如此律己,身体力行。

  举个例子,正当我国革命力量节节胜利,反动势力连连败北的1949年初,战争罪犯蒋介石却装模作样地于元旦发表了一篇求和声明。显然,他之所以这样做并非出自本意,而是为了赢得喘息时间,为了保存中国反动势力和美国在华侵略努力。对此,毛泽东同志立即亲自为新华社写了一篇记者述评。原先,人民日报于同年1月6日发表此文时,所拟题目是《揭露战犯蒋介石求和阴谋,妄想保存四大家族和美国侵华势力》。后来,收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时,毛泽东同志却将它改为五个闪光大字《评战犯求和》。此题形成了辛辣挖苦的讽刺效果,一个凶神恶煞似的战争罪犯,却又装做“求和”的一副慈悲相,何其虚假?由此提醒国人仍需百倍警惕才是。

  再如,《别了,司徒雷登》这篇毛泽东精心撰写的新华社重要评论,连同其题目本身正是一幅绝妙的讽刺画。我国解放前的两三年间,司徒雷登出任美国驻华大使,他曾竭力支持国民党反动派进行反人民的内战,鉴于美国阻挠中国人民革命胜利的一切努力均告失败,他于1949年8月2日只得灰溜溜地夹起尾巴离华而去。这一行径,标志着美国侵华政策的彻底破产,也标志着近百年来帝国主义侵华史的终结。这对帝国主义来说是悲惨的下场,对我们中国人民来说却是天大的喜事。评论标题《别了,司徒雷登》,不但幽默、形象、引人,而且蕴含着机智而又辛辣的讽刺和嘲笑,着实诱人深思,耐人寻味。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