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日寇侵华前是如何扩充军备的?

作者:记者 发布时间:2014-06-30 09:27:41 来源:海疆在线 字体:   |    |  

 \

孙子云,“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孙老先生几千年前就已将个中要义阐述明瞭,既要重战和备战,更要慎战,如此,才能确保“安国全军之道”。否则,只能如慈禧老妪那样,“量中华之物力,结友邦之欢心”。

回望日侵华之前如何扩充军备,再来对照当时中国实况,就不难明白,悲剧何以会发生。

日1868年明治新政之前,其天皇只是一个摆设,新政之后,军事大权由天皇掌握,然而,那时的天皇还只是光棍司令,至1871年天皇才有1万名陆军士兵由天皇直辖。后来日效法法国军制,设立陆、海军省,至1873年1月,由天皇直辖陆军兵力急剧膨胀到3万余人。

普法战争中法国被普鲁士打败,由是日本开始仿效德国军制,即军政、军令各成体系。1878年10月,第六局参谋局从陆军省分离,形成军政归陆军省,军令由参谋局负责,并且参谋局由日天皇直辖。

行政关系理顺之后,则“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扩充军备“名正言顺”。

从1882年到1885年短短三年时间里,日已将陆军扩至拥有28个步兵团、7个骑兵营、7个野战炮兵团、7个工兵营、7个辎重兵营,并制定“屯田兵”制度(预备兵力);海军已装备有42艘舰艇,其中新造高达到32艘(6艘大型舰艇、12艘中型舰、12艘小型舰、12艘水雷炮艇)。

1894甲午一战,不仅得到垂涎已久的台湾和成为朝鲜半岛的主人,2.3亿两白花花的银子更使日海军建立了企盼已久、想建又无财力建的“六六”型舰队(6艘战列舰、6艘装甲巡洋舰为主力的联合舰队)。

更为重要的是,依据《辛丑条约》(1901年八国联军侵华所签),日派出近千人的“清国驻屯军”驻于北京和天津。

1907年4月,日天皇批准了陆参谋部、海军令部拟订的《帝国国防方针》、《国防所需兵力》、《帝国军队用兵纲领》,据此,日陆军平时保持拥有25个常备师团,战时拥有野战50个师团。海军开始着手组建“八八舰队”(8艘战列舰、8艘装甲巡洋舰为主,辅之巡洋舰和驱逐舰的联合舰队)。

一战之后,从1922年开始,日实施“军备整饬”计划,加强“新式武器”制造从而实现装备的“军备现代化”。

1931年“九一八事件”之后,日寇轻取当时占中国政府重工业90%的东北。

1933年6月,日召开了第一次军部首脑会议,在此次会议上,认为应首先把排日、抗日最严重的中国打下去使之屈服,以解除后顾之忧,然后全身心地再来针对苏联。更为重要的是,此次大会确定的《陆军遵循皇国国策基本纲要》,标志着日本从以军为主体的狭义国防向全日总动员的广义国防迈进,即“举国一体”而制定了《帝国国策》。

1934年12月26日,为了实现一元化指导,日国内设立了“对满事务局”,在东北,则设立关东局,由日关东军司令兼任,当时伪满洲国政府及各行政机关都由日本人担任主要职务,从而为扩充战备从东北夺取一切可用于国防的战略物资。如铁矿、煤矿、盐、棉等。

1934年9月,针对当时伪满与蒙边界线上日关东军与苏军摩擦不断的情况(在1932至1934年的三年中,日苏军队之间平均每年发生摩擦176次,规模逐渐扩大到武力冲突),由此,日以此为假想敌,进一步加强扩充军备。在其参谋本部的《目前对苏形势的判断》中这样写到,“帝国应保持可靠的武力,高度的战斗准备”。

1935年以后,日参谋本部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将在1940年前后爆发”,因此决定将原由“二个步兵旅团司令部和四个步兵联队编成的师团”改编为“一个步兵旅团司令部和三个步兵联队为基干的师团”,从而扩充到在战时达到五十个师团的目标,航空工业力量则扩充到最大限度,由当时空军只有54个中队,扩充到142个中队。

同年(1935),日寇制定了如此对华作战计划,“1、对华北方面作战。第七军(中国驻屯军、关东军的1个旅团以及从国内、朝鲜调来的3个师团为基干)占领北平及天津附近要地。山东方面作战时,第八军(2个师团为基干)协同海军,于山东半岛和海州附近登陆,占领青岛、济南、海州附近要地。2、对华中方面作战。第九军(3个师团为基干)协同海军,在上海附近扬子江下游地区登陆,占领上海附近。另外,根据情况从华北方面沿京汉线南下,与此相策应沿长江和汉口方面作战。3、对华南方面作战。为防卫台湾,必要时派约1个师团兵力置于福州、厦门,必要时可占领汕头。”

当时,日寇为准备对华作战,准备了9个师团。

后来,随着中国抗日运动高涨,1936年4月17日,日广田内阁决定增强“中国驻屯军”并于次日发布“陆甲第六号军令”,将中国驻屯军由之前总人数1771名、马174头增加到总人数为5774名、马648头,同时将一年交替制改为永驻制。

同时,对了1935年度“对华作战计划”进行修改,作战兵力由9个师团增加到1937年的14个师团。

反观中国,1868年时进行的“洋务运动”最后在1894年的甲午一战中,成果毁于一旦,并且后来矫枉过正;同时,单单数额巨大的战争赔款,就将本已是病弱之躯的清政府更加贫穷落后,无力他顾。孙中山建立中华民国之后,名为统一,实为军阀割据,如山西的阎锡山、山东的韩复渠、华北(原西北军)的宋哲元、广东的陈济棠、广西的李宗仁,丢掉东北的张学良,等等,内战、内斗不断,何谈军备?

后来,国学大师南怀瑾在拍摄记录片“去大后方”时,无一心酸地这样回忆,“推翻满清以后我们武器一直没有发展,内战就没有断过,武器不行,不是不会打。我们在战场上打败了,不是中国人的精神不行,也不是体能不行,是武器不及人家。人家要打,用坦克车、机关枪打,我们用大刀,木头前面的枪在打。”

即便这样,中国人以罕有的坚韧,将日寇“三个月把中国吃掉”的迷梦打碎,一拖拖了八年,并取得抗战胜利。至于当时日寇一再声称的“不扩大事态”,只不过是说一说而已,当不了真的,如果当真的话,就不止是如慈禧老妪那样“量中华之物力,结友邦之欢心”,而是世代为奴!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