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杨汀:探访甲午海战“定远”舰残骸

作者:杨汀 发布时间:2014-06-28 21:31:12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字体:   |    |  

 

“定远馆”台阶前已经杂草丛生。杨汀/摄

北洋海军旗舰“定远”号铁甲舰如今在山东威海有复原模型景区,但“定远”号当年自爆炸毁后的残骸下落却鲜为人知。实际上,甲午战争结束一年多以后,“定远”号的部分残骸被一位日本福冈县的商人打捞起来并建成一座房子,取名“定远馆”保存至今。

日前,记者来到福冈县,探访了这处几乎已被当代日本人遗忘的、甲午海战的历史记忆。

甲板制成的铁门上弹孔犹存

从福冈市火车站博多站乘电车(火车),大约50分钟抵达太宰府。前往当地的日本游客很多,这条线路也是当地的著名观光路线,但主要景点是位于太宰府的天满宫和九州国立博物馆。记者询问同车的游客,没有人听说过“定远馆”。

太宰天满宫是当地供奉学问之神菅原道真的神社。“定远馆”为何建在这里?已无法找到确凿的文献记载。可以猜测的一个原因是出资打捞定远舰残骸的日本人小野隆助出身天满宫的神职家庭,本人也曾任天满宫神官;另一个原因是日本有将战利品供奉于神社,祭祀战殁者和慰灵的文化。

从太宰府车站穿过一条百余米长、两边都是纪念品店铺和食肆以及茶屋的小街后,在接近天满宫地界的右手边有一条小道,往里走数十米,两扇约一人宽、锈迹斑斑的红色铁门赫然扑入视野。门旁竖立的解说牌上书:“定远馆明治28年2月,日清战争威海卫海战,联合舰队大破清国北洋舰队,翌年打捞自沉的(北洋)旗舰定远号残骸,以舰材建成(定远馆)。铁门上大小孔为炮弹命中痕迹。”解说牌上有天满宫的梅花标志,“定远馆”现在归天满宫所有。

1885年10月,中国向德国订购的铁甲舰“定远”号作为北洋海军的旗舰开始服役,在甲午战争前,“定远”号曾出访俄罗斯、朝鲜半岛、日本等地。日本一度对这艘强大战舰极为忌惮。在前几年日本热播的电视剧《坂上之云》中,还有剧中主角日本海军中将秋山真之等人为“定远”号所震慑的场面。1894年9月大东沟海战中,“定远”号中弹百五十余发仍顽强作战,但在次年2月的威海卫海战中因遭日军鱼雷舰偷袭而搁浅。为避免被日方掳走,管带刘步蟾自尽,并下令“定远”号自爆炸毁。

“定远馆”的红色铁门,即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板制成。触摸这历经百年沧桑的甲板,手感有些粗涩。门上有多处明显的弹孔,至今看来仍触目惊心。

竟成为“日清战争”的日方“胜利标志”

今天,在日本关于“定远馆”的文献寥寥无几,国会图书馆的联网系统检索文献仅5件,基本是仅有只言片语的上世纪初出版的地方杂志。最详细的一本文献是2009年出版的研究者浦边登所著《太宰府天满宫的定远馆》,日本维基“定远馆”一条的参考文献也来自此书。耐人寻味的是,该书的书封上写着这样一段话:“定远馆为何物?在古来国防重镇太宰府,作为日清战争的战利品遗留着清朝北洋舰队的旗舰定远的残骸。揭开其中寄寓的先人的愿望。”

根据此书介绍,甲午战争结束后,出身旧福冈藩的众议院议员、太宰天满宫的神官小野隆助向日军大本营申请打捞“定远”号残骸,1896年3月终于获准,小野自雇潜水员,耗时约一年打捞起部分舰体残骸,在自己的老家建造了“定远馆”。但据作者多方调查,关于小野是否曾在此居住,“无法确认”。或许,他的目的原本就是要建一个纪念甲午战争日本战胜的纪念馆。

“定远馆”后一度为民间公司所有,后天满宫将其购回,并曾用作职员宿舍。2009年前后曾有民间人士租用“定远馆”做老玩具和展览馆。记者到访时室内已基本搬空。

门内相当大的庭院如今被租用作停车场,有近30个停车位。“定远馆”就矗立在停车场后面。外玄关的石阶前已经杂草丛生,玄关门紧闭。正面屋梁下有一长方形青铜件装饰,装饰下面是这家的门牌号——“宰府2町目7-39”。

这是一座单层建筑,面积跟普通的日本独门独栋的人家差不多,房子的地板比地面高出约半米,用台座支起来,俯身从围护台座的短木空隙间窥望内部,依稀可见散落着一些木料,像是没有用上的“定远”号的残骸。正面一高一低两个三角形的屋顶,尖部有中国风格的装饰纹样。装饰屋梁的横木形似船桨。

最引人注意的是正面右侧的小玄关。右侧有雕刻精美的半截镂空木屏风,歪过头看,竟是祥云海兽护栏。如此精美的装饰,想必是官舱才能有。抚过已被百年风雨打磨得温润光滑的扶手,当年,舰上的指挥官许就是这样凭栏观察战势,运筹帷幄。

“定远”的历史与传闻

从正面绕到左侧,草木已蔓延上石阶。侧廊下的支撑梁上有一排锈迹斑斑的菱形铁钉,这显然不是日本木结构房屋的固定技术。侧廊屋梁下圆柱形的横梁赫然是定远的横桅杆,锈迹斑斑的铁皮箍末端,还留存有铁制的帆缆环。

侧廊的玻璃窗下半部糊了纸,踮脚从上半部眺望屋内,几乎是空室,灰白墙壁,木地板。老式日本房子一般都用榻榻米地板,在明治时期更是如此,那浅黄泛光的木地板的由来很明显。定睛一看,好几个蝉蜕挂在梁上、窗边,在风中微颤。但历史却没有那么容易从“定远馆”脱壳飘逝。

围绕“定远馆”有各种传说,比如有人在半夜里隐约看到穿着中国水兵制服的人影走动;有盗贼到此,被类似胶东话的威严声音喝退等,但都无从考证甚至询问。“定远馆”旁有一家小店,贩卖当地特产的梅枝饼和甜酒。小店主人从1975年就开始在此营业,她将“定远馆”称为“定远宫”,但却又对“定远馆”的一切讳莫如深,只让记者询问天满宫的观光中心。而观光中心的导游小姐除了“定远馆”由天满宫管理以及那解说牌上的内容,再说不出个一二。不过,记者感到,不管是小店主人还是讲解员言语间都带着敬畏之意,这也许与日本原本就有“镇魂”、“慰灵”的文化有关,又或许是因为那些传说并非空穴来风?

站在“定远馆”前,想象着120年前舰上将士浴血奋战到最后关头,并为避免被日军掳去而自沉的悲愤心情,以及这样一艘“烈士之舰”最终仍未逃脱被日本人夺走的厄运,心情久难平复……

“定远”号的遗物并不仅存在于“定远馆”。在日本长崎的名胜——格拉瓦园至今保存着一张咖啡桌,其桌面就是“定远”号的舵轮。格拉瓦园的前主人格拉瓦是一名常年在日经商的英国商人。19世纪后期,他与三菱财阀及军方往来甚密,还曾全力为日本海军筹备武器。甲午战争结束后,联合舰队司令伊东佑亨将“定远”号的舵轮赠与格拉瓦。在20世纪70年代之前,这具舵轮改造的咖啡桌曾长期在格拉瓦园展出,现在则已收入了储藏室。

追寻散落在日本的甲午战争遗物

与“定远”号残骸的命运相似,甲午海战后,不少北洋海军的遗物被当时的日本军人或民间人士掳走或打捞带回日本。至今,有大约百余件甲午战争和北洋海军的遗物散落在日本各处。其中,部分还被供奉于神社寺庙,做所谓“追悼”和“镇魂”之用。

与“定远”号同型号的姊妹舰“镇远”号就是一例。日本冈山市的有木神社保存着“镇远”号的铁锚。“镇远”号触礁和威海失守后,两位管带先后自尽殉国,“镇远”号则在“定远”号自沉后不久被日军掳走编入日本海军,并曾参加日俄战争。1912年4月,“镇远”号在横滨被解体出售,包括铁锚在内的遗物还曾在东京上野公园展出。

1947年,我国向日本追回了部分遗物,其中包括镇远舰的另一具锚,但仍有部分遗物流落在日本。冈山县的铁锚就是被出身当地的日本海军舰长在拍卖中买下捐赠当地的,后来供奉牛灵的有木神社将形似牛鼻环的镇远铁锚作为不动尊祭祀,不过据说现在当地也鲜有人知道它的来历。

还有在1894年丰岛海战中被俘的“操江”舰,1894年被掳走编入日军,此后被转售为私人使用。即使在二战结束后,它仍被日本人使用至1965年才报废,成为甲午战争中留存时间最久的一艘军舰。但是,其战后的命运却鲜为中国人所知。

此外,日本各地不少神社以及与前日本海军有关的设施都保存着北洋海军的炮弹。如和歌山县有田市的须佐神社、奈良的冰室神社和长崎佐世保海军墓地保存着“定远”号的炮弹;群马县相马原自卫队屯地、横滨的新善光寺、青森县八户市的三八城神社等保存着北洋海军的炮弹。与这些遗物相伴的常常是建于甲午战争后和抗日战争中的“忠魂碑”、“忠灵碑”等带有神道教和前军国主义色彩的设施。

战后,作为破除日本军国主义威胁的措施,驻日盟军曾撤除和禁止再建类似设施,但日军遗族和保守组织阳奉阴违,将碑和炮弹等秘密埋入地下隐藏,随着1952年占领结束,它们又重见天日。至今在日本的右翼网站上,还有呼吁人们如果发现附近有类似遗物“敬请通知”的信息。

日本《太宰府天满宫的定远馆》一书结尾写道:“实力远远落后于清朝的日本能在甲午海战中取胜是一个奇迹,就好像当年抵挡元寇来袭的‘神风’。定远馆正是甲午战争中‘神风’的证物。”

对于中国人来讲,让“定远”号被赋予这样的意义,不能不说是耻辱。有一些学者提议,在坚持历史教育的同时,应加强对散落日本的甲午战争遗物的追回和搜集、整理,这样做不仅是对历史的一个交待,也具有敦促日本建立正确历史观,防止军国主义再燃的意义。(记者 杨汀)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