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毛泽东在重庆的超级统战:访蒋介石的忠实幕僚戴季陶

作者:李克勤 发布时间:2019-04-11 09:22:50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毛主席和马克思一样,没有一个私敌。作为无产阶级的伟大导师,毛主席有着非同一般的胸怀和超常的眼光。1945年毛主席拜访戴季陶这样的人,恐怕只有主席一个人先想得通,结果事实证明,那是行得通的。问题不在于做什么,而在于谁来做,以及怎样做。这是我们研究毛主席道器变通,必须要注意的。

<iframe frameborder="0" height="500" width="600" src="https://v.qq.com/txp/iframe/player.html?vid=a0307z7g6c8" allowfullscreen="true"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iframe>

1945年8月28日,毛主席率领中国共产党代表团从延安飞抵重庆

1945年毛主席到重庆谈判时,广泛接触各方人士,为统一战线做了大量工作,要说这其中的超级统战恐怕要数他亲自拜访国民党右派,尤其是拜访像戴季陶这样极其顽固的右派。

毛泽东在重庆的超级统战:访蒋介石的忠实幕僚戴季陶

毛主席和蒋介石碰杯

毛泽东在重庆的超级统战:访蒋介石的忠实幕僚戴季陶

戴季陶,又名传贤。早年曾追随孙中山,投身反清革命运动。辛亥首义时,为保卫汉口他奋不顾身,冲锋在前;为光复上海,他又积极策划,勇打前锋,并在以后的护法斗争中因口诛笔伐袁世凯而被捕下狱,一时名噪江南。可以说,在推翻封建帝制的资产阶级民主斗争中,戴季陶是一员革命的干将、马前卒,因而深得孙中山的赏识和信任。他常追随孙中山左右,因将孙中山的一些重要讲话记录下来,进行精心整理,辑成《民国政治纲领》、《钱币革命要义》两本书。

在孙中山去世后,他便以全权解释孙中山理论的权威面目出现,著有《孙文主义之哲学的基础》等书,在国民党内有“党国理论家”之誉。“五四”时期,戴季陶在上海主编《星期评论》时,曾参与由陈独秀倡导成立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会,翻译出版了一些关于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方面的著作,在介绍苏俄政治制度和传播马克思主义与社会主义理论方面起过一定的积极作用,还曾代为起草了最初的中国共产党党纲草案。然而,他的世界观最终还是未能转到马克思主义这方面来。

1927年,戴季陶积极参加与策划“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历任南京国民政府委员、考试院院长等职,长期充当蒋介石的谋士。

毛泽东在重庆的超级统战:访蒋介石的忠实幕僚戴季陶

右2戴季陶,右3蒋介石

1949年2月,正当中国人民解放军胜利进军之时,戴由于对蒋介石反动政权的绝望,在广州服毒自杀。

1945年8月28日,毛主席赴重庆与蒋介石进行和平谈判。在重庆,毛主席主动接触国民党的各派人物。

对于毛主席积极拜访像戴季陶、陈立夫这样的反共分子,身边的工作人员非常疑惑。

毛主席说:“国民党是一个政治联合体,也有左中右之分,要作具体分析,不能看做铁板一块。”

【毛泽东到重庆的第三天(即9月3日)就到“桃园”拜访戴季陶。毛泽东对戴季陶是很了解的,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两人就在广州共过事,后来因政见不同分了手。毛泽东对跟随他的人说,不能只拜访国民党左派,还要拜访国民党右派,因为在国民党中掌权的是右派,要解决问题还要找右派。毛泽东的突然到来,使戴季陶措手不及,局促不安,他万没想到毛泽东会来看他。
但戴季陶对毛泽东来到重庆和对他的拜访,“表示敬重”,并对毛泽东的重庆之行“寄予热切的期望”。为尽地主之谊,他还请张治中代约时间宴请毛泽东,他在邀请信中说:“……前日毛先生惠访,未得畅聆教言,深以为歉!……一别二十年,一切国民所感受之苦难之解决,均系于毛先生此次之欣然惠临重庆,不可不一聚也。”9月30日晚,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应邀出席了戴季陶的宴会。席间,他们仅叙往年共事之友情,不谈其他的敏感话题。】(参考:蒋介石“国师”戴季陶的反共人生http://history.people.com.cn/n/2013/0711/c198307-22158756-3.html)

毛主席和马克思一样,没有一个私敌。作为无产阶级的伟大导师,毛主席有着非同一般的胸怀和超常的眼光。

1945年毛主席拜访戴季陶这样的人,恐怕只有主席一个人先想得通,结果事实证明,那是行得通的。

问题不在于做什么,而在于谁来做,以及怎样做。

这是我们研究毛主席道器变通,必须要注意的。

【正因为这样,所以马克思是当代最遭忌恨和最受诬蔑的人。各国政府--无论专制政府或共和政府,都驱逐他;资产者--无论保守派或极端民主派,都竞相诽谤他,诅咒他。他对这一切毫不在意,把它们当作蛛丝一样轻轻拂去,只是在万不得已时才给以回敬。现在他逝世了,在整个欧洲和美洲,从西伯利亚矿井到加利福尼亚,千百万革命战友无不对他表示尊敬、爱戴和悼念,而我敢大胆地说:他可能有过许多敌人,但未必有一个私敌。】(《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选自《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And, consequently, Marx was the best hated and most calumniated man of his time. Governments, both absolutist and republican, deported him from their territories. Bourgeois, whether conservative or ultra-democratic, vied with one another in heaping slanders upon him. All this he brushed aside as though it were a cobweb, ignoring it, answering only when extreme necessity compelled him. And he died beloved, revered and mourned by millions of revolutionary fellow workers -- from the mines of Siberia to California, in all parts of Europe and America -- and I make bold to say that, though he may have had many opponents, he had hardly one personal enemy.】
(https://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83/death/burial.htm)

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第三乐章,如歌的柔板,相对前两个乐章显得宁静、安详,旋律虽然平缓,但是不失柔美,充满了沉思和柔情。在前两个乐章激烈的战斗场面之后,这一乐章似乎是大战中短暂的平息。

一张一弛,文武之道。

毛主席深谙此道。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