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三线建设 战备时期“西部大开发”(组图)

作者:记者 发布时间:2014-06-25 09:57:00 来源:重庆商报 字体:   |    |  

三线建设 战备时期“西部大开发”(组图)

       c4f8cc7461df623dcba7216c64e3da32.jpg

 位于重庆市长寿区的中国石化集团四川维尼纶厂,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经毛主席、周总理亲自批准引进的四套大化纤项目之一
 

4a08d265e74954693496aac01ca2df96.jpg

1965年,邓小平与李富春、薄一波视察重庆
 

15934e4eb935e2cb6f9668315ae99756.jpg

 西南铝加工厂是国家特大型企业。图为该厂的三万吨水压机,被誉为中国工业的四大国宝之一

 《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

  路旁的花儿正在开

  树上果儿等人摘

  等人摘

  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

  丰润的谷穗迎风摆

  期待人们割下来

  割下来

  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

  指挥纲领

  20世纪60年代初,中苏关系恶化,中美关系尚未解冻,而美国在越南战争中投入的兵力却越来越多。在1964年五六月间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期间,毛泽东指出:在原子弹时期,没有后防不行,要考虑解决全国工业布局不平衡的问题,加强“三线”建设,防备敌人入侵。8月,中央书记处会议作出了加速“三线”建设、增强国防实力的决策。从1965年起,“三线”建设进入实质性实施阶段。

  “三线建设”,对如今的90后来说已经是一个很陌生的词,但是这个词对于经历过那个时代、在那片“特殊战场”上挥洒过青春和汗水的老一辈来说,却有着特殊的意义,那是新中国史上一项前无古人的伟大工程。在这项史无前例的伟大工程中,一批又一批热血青年从祖国的四面八方奔赴“三线战场”,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将自己的一生甚至自己的家庭都献给了这项伟大的工程。

  毅然从东北出发扎根贵州

  王荣福很早就在沈阳老地下兵工厂工作,为八路军、解放军生产枪支,解放后也一直在沈阳兵工厂工作,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兵工厂迁址到黑龙江的一个小镇,他服从组织的安排,放弃了沈阳的大城市生活,随厂北迁,一干就是14年。1964年,北迁后的兵工厂各方面的条件已经转好,他的家庭也从动荡中安定下来,他还成为了厂里的技术科长。

  然而,国家“三线建设”的决策又让王荣福的一家面临新的动荡。1964年9月,组织上找到王荣福谈话,希望他到贵州参与筹建新的军工企业,面对组织的安排,王荣福再一次选择服从。命令来得很紧急,只有三天的准备时间,正值国庆和中秋节前夕,但王荣福还是毅然踏上了前往贵州的“征程”。他没有想到,这一走,就在贵州扎下了根,一直到他去世,整整41个春秋。

  没有食堂就露天搭锅煮饭

  当时在贵州选址和筹建之初的条件非常艰苦,筹建组只有工地主任王荣福和另外两位同志。他们每天不仅要走很多地方,还经常风餐露宿。经过三个月的考察和慎重考虑,新厂的厂址终于选定在花溪桐木岭石头寨,系列号确定下来为国营346厂,对外称国营花溪机械厂。

  厂址选定后,王荣福回到黑龙江招了100多个工人,没有在家呆几天,就马不停蹄带着工人赶到贵州,开始新厂的建设。那时,没有正规的办公宿舍用房,只有三栋破烂的没有窗户的砖房。王荣福他们利用砖房较高的空间,在上面搭建阁楼,下面办公,阁楼上住人,楼梯就是那种非常简易的竹梯子,当时100多号人,全部住在三栋破旧的建筑里,没有食堂,大家就在露天搭锅煮饭。经过艰苦奋斗,各种基础设施和厂子终于搞了起来。

  三线建设改善了西部交通

  “三线”建设是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是在当时国际局势日趋紧张的情况下,为加强战备,逐步改变我国生产力布局的一次由东向西转移的战略大调整,其建设的重点是西南、西北的11个省区,王荣福从东北来到贵州支援“三线”建设,就是响应党的号召的一个典型缩影。

  “三线”建设改善了中国的国防工业体系;在西部地区建成一大批机械工业、能源工业、原材料工业的重点企业和基地,极大地改善了中国的工业布局;先后建成一批重要铁路、公路干支线,改善了西部地区的交通条件,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为以后解决东西部发展差异,进行西部大开发,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重庆和声  16万人参加过重庆“三线”建设

  地处西南的重庆作为“三线”建设的重要城市,1964年9月,中央决定成立重庆地区“三线”建设规划小组。同年10月,规划小组编制出《重庆地区三线建设规划》。该《规划》提出以重庆为中心迁建、新建的项目有200多个,仅重庆地区的投资即达42亿元。1965年2月,中央决定成立中共中央西南局“三线”建设委员会,由李井泉任主任,下设朱光、鲁大东等组成的重庆地区常规兵器配套建设指挥部,负责指挥重庆地区的“三线”建设。

  随后,沿海大批企事业单位开始内迁。据不完全统计,从1964年到1966年,涉及中央15个部的企事业单位从北京、上海、辽宁、广东等12个省市内迁到重庆,内迁职工达43488人。“10余年间,来自全国各地的16万人参加过重庆的“三线”建设,其中技术人员达13000人。”西南兵工局相关专家介绍称。

  高材生献出青春

  讲述人严仲奎,曾任原红泉仪表厂党委书记

  1966年,时年26岁的严仲奎从杭州大学中文系毕业(5年制),毅然放弃到北京、广州和上海等大城市发展的机会,服从组织分配来到了南川金佛山脚下的红泉仪表厂。

  “刚来那年,道路、电和水都不通。”回忆起当初情形,严仲奎苦笑了一下。

  作为知识分子的严仲奎,领导让他去筹备学校。学校办起来后,他亲自教书育人。1969年他被任命为校长。

  1984年,他被任命为厂里的宣传部长,3年后任命为单位党委书记。

  他在工作中认识了同事薛惠华,二人结成了夫妻。因单位条件太差,他在广播室睡了两年,而妻子则与其他3名女同事一起住。

  1971年女儿出生后,夫妻俩分到了一室一厅的房子。“女儿本来也有很多机会出去当公务员,但她一直舍不得离开自己的单位,现在还在大江集团的销售公司当计划员。”严仲奎笑称,自己为重庆的“三线”建设献了青春,还献了子孙。

  严仲奎说,来渝工作后因工作任务重,平时很少有时间回温州老家。1997年7月父亲去世时,他当时正忙着筹备单位的党代会,根本无法脱身,只得在电话里给母亲道个“对不起”。直到两年后母亲因病去世时,他才抽空回了老家一趟。“回到老家后,他扑通一声跪在父亲坟前,哭着给他赔礼道歉。”妻子含泪介绍称。

  与大山为伍30春秋  讲述人田学良,曾任原重庆铸钢厂厂长

  田学良1949年参加工作,当时在太原一家工厂上班的他,为支援“三线”建设,于1966年乘火车来到重庆,第二天被一辆卡车拉到了江津一个山洞前。从此,他与大山为伍整整30个春秋。

  当年他们走的是泥泞小道,住的是草棚。因当地无河,吃水就从稻田里面直接舀起来,然后放进锅里煮一会儿后会发现上面是水,下面沉了一团泥土。“当时没有白矾,烧开后就当成开水来喝。”田学良回忆当时的艰难生活,摇了摇头。当时他到稻田去舀水,好几次摔了进去,衣裤打得全身透湿。

  首席记者 黄平

  专家点评

  如果没有“三线”建设

  西部大开发任务将更重

  “三线”建设客观上初步改变了我国生产力不合理的状况和交通运输落后的状况,以及工业东西部布局不合理的状况,促进了内地省区的经济和科技文化发展,给西部以后的建设提供了条件。

f41cd6994f66adb76eca265a9cd8ba20.jpgdce4ded288207fad987706e901c85436.jpg

(图文无关)


  “如果没有当年的大规模建设改善了西部的工业、交通和科技基础状况,今天中国东部与西部地区的经济差别将更加悬殊,西部大开发的任务将更加繁重和困难。”他说,历时10余年的“三线”建设,对重庆的工业经济、城市建设、道路交通等方面产生了巨大影响,在较大程度上加快了重庆的现代化进程。

  他分析称,“三线”建设还大大改善了重庆的交通状况,使重庆成为长江上游的水陆交通枢纽。便利的交通还带动了沿线经济和小城镇的发展,使重庆初步形成了规模不等、职能各异的城镇体系,对经济的发展起着重要的促进作用。

  ——大江集团军品研究所所长白大军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