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曾志和毛主席的特殊友情:一生追随,无怨无悔

作者:网络转载 发布时间:2018-11-28 09:34:31 来源:非常日报 字体:   |    |  

曾志和毛主席的特殊友情:一生追随,无怨无悔

陶铸夫人曾志

  1938年第二次国共合作期间,曾志名义上是荆门合作饭店女老板,实际上是荆当远中心县委书记。第二年,国民党下达了“限制令”,又搞起了“排斥异党”的老一套。曾志目标太大,无法留在荆当远地区,组织上送她去延安学习,经过辗转跋涉,终于抵达延安。

  到达延安的第一件事,是趴在窑洞的土炕上给毛主席写了封信,毛主席很快回了个条子,上写:“曾志同志,你来延安实是高兴,你明天就来我这里,我让中组部派人去接你,见面再长谈!”

  翌日,在杨家岭,毛主席一见曾志,紧紧握住她的手热情地问:“这么多年,你在哪里呀?蔡协民呢?你们还在一起吗?我一直注意打听你们的消息。潘汉年从白区来延安,我还向他打听过,潘汉年说他也不知道,我还以为你不在人世了!”

  8年白区工作,何等艰难呀!曾志诉说了自己4次无端蒙冤、一度丢失了党的关系的坎坷过程,诉说了自己的第二个丈夫蔡协民6年前被敌人杀害于漳州的惨烈悲壮……面对亲如兄长的毛泽东,她把8年来的忧郁委屈一股脑儿地倒了出来。

  天色暗下来了,主席留曾志吃晚饭,这时,他才将江青唤了过来。

  曾志在上海时见过这位明星的影剧广告,几乎有一面墙那么大,广告上的江青蛮漂亮的。也许是因为窑洞里烛光暗淡所致,这时的江青穿着臃肿的灰棉服,人显得软绵绵、懒洋洋的,对曾志不大多说话,客客气气而已。延安没什么好吃的,最好的是那盘白水煮的豆芽菜,江青没吃几口就跑出去呕吐,主席赶快举烛去给她照明,又端水给她漱口,还轻轻为之捶背。江青这是怀孕了,看得出主席很疼她,曾志不好再留,就主动告辞。

  走在路上,曾志的心里着实疑惑:像毛泽东这样的有见识的领袖人物,怎么会与这个上海滩的明星结合呢?这结合之事她早就听说了。当初听说时,曾志脑海里就浮现出与自己情同姊妹的贺子珍的形象。今天初见江青,她更觉得江青与贺子珍不是一路人。

曾志和毛主席的特殊友情:一生追随,无怨无悔

  自从下了井冈山,曾志和贺子珍经常睡一个铺,合盖一条被,蔡协民写给曾志的情意绵绵的长信被子珍发现了,看完不算,又拿去让毛泽东看。贺子珍模样清秀,外表像林黛玉似的弱不禁风,实际性格又非常倔强。毛泽东喜欢与她逗着玩,先是逗乐,小孩子那样你捅我一下,我打你一下,有时闹着闹着又当真打了起来,贺子珍发起脾气,哭得抽抽咽咽的。

  1930年夏天,曾志与蔡协民调往厦门。9年多了,她一直没见到勇敢可爱的贺子珍。这次来到延安见到主席,出现在眼前的是江青。曾志将往事压在心里,没法在主席面前去问贺子珍的情况。

  1940年5月,陶铸也由鄂中经重庆来到了延安,曾志与他建起了自己的家庭,后来又生下了女儿。女儿落下时护士慌忙,用手没能接住,“咚”一声掉进产床下的铁盆里,这就是后来的陶斯亮。曾志产后大出血,血透过油布、棉垫、草褥子一直流到了地上,险些要了曾志的性命。

  陶铸与主席两家人分住上下窑洞,靠得很近。陶铸性子野,经常在李富春、陈云那里摆龙门阵,不大回家,曾志就经常抱着小女儿到主席那里去聊天。曾志心里老是惦记着贺子珍,但在主席面前又不好提起。没想到有一天主席望着曾志,主动说起了与曾志情同姊妹的贺子珍,言辞间感慨深重:

  “我同子珍还是有感情的,毕竟是10年夫妻嘛!”

  “那为什么要离开呢?”曾志连忙发问。

  “不是我要离开她,而是她要离开我。她脾性烈,疑心大。有一次一位外国女记者采访我,美国女人无拘无束,我也爱开玩笑,这就一下激怒了子珍,她不仅骂人家,两人还动手打了起来。我批评子珍不懂事,不顾影响,她与我又吵得很厉害。一气之下子珍说要去西安,前往苏联治病,她身上有11处弹片。我希望她能回来,写了封信,让警卫员去西安接她。她却捎回一方白手绢,上面写了诀别信,自己去了苏联。这封诀别信至今还保存在我的铁箱子里。”

  曾志望着炕头那个方形的小铁箱子,心头泛起说不清的复杂滋味儿。主席说话时,流露出发自内心的伤感。这样的伤感,曾志在主席身上第一次发现。

  主席还告诉曾志:在中央苏区受到错误路线打击时,他被从领导岗位上撤了下来,自己又患了病……心里很不好受。主席表白:“我当时就这么想,读书吧!坚持真理,坚持原则,我不怕杀头,不怕坐牢,不怕开除党籍,不怕处分,也不怕老婆离婚。我只一心一意去多读书!”

  听到这番肺腑之言,曾志这才感到毛泽东有难言的苦衷,与子珍分离,子珍在个性上实在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毛泽东这样的人物,能向一个女性倾诉自己夫妻生活里的苦衷,足见这样的女性在毛泽东心目中的地位非同寻常。

曾志和毛主席的特殊友情:一生追随,无怨无悔

陶铸与曾志夫妇

  1928年春天湘南暴动后,部队到达水口进行整顿,在一座祠堂里,有孕在身的曾志疲惫不堪,倚在丈夫蔡协民的肩膀上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毛泽东与蔡协民是老熟人,不知两人正在一块儿,突然间喊着“老蔡”,兀自闯了进来,曾志不好意思地醒了,蔡协民忙为之介绍:“这位就是你仰慕已久的毛委员呀!”

  曾志一下子睡意全消,惊奇地望着毛泽东。毛泽东笑眯眯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开起了玩笑:“嗬!金屋藏娇嘛!老蔡你好福气哟!”这便是曾志第一次给毛泽东留下的印象。

  1930年秋季,厦门“攻打盐税卡”的暴动失败,曾志正在省委书记罗明的屋里谈工作,震惊中外的“厦门劫狱”的总指挥陶铸闯进了房间。突然看见这个秀发垂肩、衣着素净、举止端庄的年轻女人,陶铸一下子愣住了,那愣神的样儿,反而让曾志心里暗自好笑。

  1932年秋,曾志与蔡协民分手后,进入福州中心市委工作,担任福州中心市委秘书长,依据组织安排,与市委书记陶铸组成假夫妻,建立了一个“家庭”作为掩护。1933年春天,上海中央局调陶铸赴上海工作,福州这一分手,不知何时复聚。陶铸临行前,在一家旅馆租了个房间,他二人像真正的夫妻那样,恩恩爱爱,共同度过了10天幸福的“蜜月”。勇士美女,弄假成真,陶铸与曾志此后成为真正的夫妻。

  1932年,曾志才21岁。到1962年夏天,时光又过去30个春秋,曾志与陶铸在北戴河时,文艺界的女士柯岩在郭小川的引荐下,见到了年逾50的曾志,后来柯岩在回忆文章中这样描绘:

  我一直在美女如云的文艺界工作,眼睛早就历练得很毒,自是和当年的陶铸(1930年初见曾志的陶铸)不一样;而她,也青春早逝,已年过半百。记得那天,她身着一件极其普通的月白色衬衫,浅灰色长裤,可气度却那样不凡。坐在北戴河陈年旧绿的纱窗下,和我们轻言细语地话着家常,是那样纤柔秀丽,又那样优雅脱俗,直能令你目不转睛。

  就是这样一个令革命者见爱、倾倒的曾志,在延安5年又8个月的时间里,被组织上隔离审查、看管了1年零4个月之久。

  1942年初,新组建的党校开学,曾志被调进党校一部学习。她的经历甚为复杂,一方面她在工农红军、苏维埃、游击队、根据地的公开环境里工作过,另一方面又在白区和国统区长期从事党的地下工作,自然被列为审查的重点。曾志的丈夫陶铸时任王稼祥的政治秘书,后又调任中央军委秘书长,有人想通过整治其妻,弄出材料,再去整治陶铸。小组、支部对曾志软硬兼施,武攻文诱,及至白天黑夜对之搞车轮战,一会儿用手敲其脑袋,一会儿又揪头发、踢腿,对她推来推去。有人将板凳翻过来,逼曾志坐在一条翘起的凳腿上,形同受刑。

  曾志在延安的日常生活也并不如意。女儿生下后,换洗尿布,喂奶喂水,终日是麻烦。陶铸白天上班,晚上回来也不大帮忙,曾志心里好生难过。孩子两个多月时,夫妇二人干了一仗,陶铸发火,砸了茶壶,两个人扭在一起打得鼻青脸肿,左邻右舍都赶来劝解。曾志虽不流泪,却是心如刀绞。曾志倚住门框想了会儿,心里又迅速平静下来了。

  16岁那年,曾志从农民运动讲习所毕业,10多年过去了,她在延安又一次迈进校门,学到的却是更为高深,也更加实际的种种知识。 艰难兮革命,在审查中受此磨难,曾志便给毛泽东写了封长信。朱德、陈毅和钱瑛大姐也纷纷站出来为曾志说话。甄别之后,曾志被补选为七大候补代表。

曾志和毛主席的特殊友情:一生追随,无怨无悔

陶铸 曾志 毛泽东

  1944年12月,在王家坪为主席祝寿,组织了一场舞会,毛主席见到曾志,高兴地邀她与自己跳舞。 跳舞时曾志轻轻地问:“收到我的信了吗?” “收到了。很理解你的心情。”主席说。 就这一句话,曾志的一切委屈和幽怨烟消云散。延安时代的女人,很容易安慰。

  “七大”后,陶铸他们一批干部行将南下,中央决定女同志、家属一律不准相随。曾志在另一次舞会上对主席说:“我要跟陶铸去,死也要死在前线。我要用自己的鲜血来证明自己的忠诚和清白!”

  主席有些为难:中央已做出决定,任何女同志都不许去,何以单让你去呢? 曾志倔强地争辩:“我做过那么长时间的地下工作,怎么就不能去敌后呢?你们不要看不起女同志!”

  毛泽东见拗不过她,只好宽厚地笑了笑。就这样,中央特批曾志这个女同志随陶铸南下,到沦陷区去打游击。南下走到半路,日本投降,中央又指示他们日夜兼程赶往东北。在白山黑水之间艰苦卓绝地战斗了4年,直到北平解放,曾志才又见到了毛主席。

  1965年召开三届全国人大,陶铸是中南局第一书记,参加了人大常委名单的审定会议。散会后他对曾志说:“主席推荐你当人大常委。他还说什么‘善马任人骑,善人受人欺’,这话是什么意思呀?”(《一个革命的幸存者———曾志回忆实录》)

  曾志笑了笑:“我怎么知道呢?”

  其实曾志心里是清楚的。早在1954年筹备第一届人大时,市委推荐曾志为人大代表。名单到了陶铸手里,他一笔勾掉了曾志的名字,换上了另一位女同志。陶铸对自己的老婆“大义灭亲”,曾志生气得很,她在无处申诉的情况下,只好给毛主席去信,倾诉自己的委屈。10年后重新当上人大常委,主席又说出“人善人欺”的话,显然是批评陶铸欺负了曾志。陶铸丈二金刚傻呵呵的,反而让曾志觉得好笑。毛泽东袒护曾志,可谓几十年如一日,曾志自己心里明白,而陶铸却被蒙在鼓里。

  天热了,曾志有一次去看望主席,发现他还穿着有几个洞洞的毛裤,便问道:“这么热穿毛裤,是不是腿有毛病?”

  “腿没毛病。是我块头大,买不到现成的线裤。”

  “那江青不会给你订做吗?”“我生活上的事她从不关心。”

  “那我在广州针织厂帮你订做两套,好吗?”

  “好呀,那就麻烦你了。我有稿费,我自己出钱。”

  主席对江青关怀备至,江青在生活上却不关心主席,使得曾志又一次想起了对主席体贴入微的贺子珍。毛泽东看出曾志的心思来了,便说道:“在生活上江青同我合不来,但是在政治上还是对我有帮助的。她政治上很敏锐。”

  1959年中央召开庐山会议时,曾志与陶铸一块儿上了山。会议中间,她抽空去了趟南昌,看望贺子珍。姊妹重逢,说不完的知心话。曾志回到庐山,就去见毛泽东,告诉他自己看望了贺子珍。 毛泽东真挚地说:“我想见见她,毕竟是10年的夫妻嘛。”就这样,在曾志从中牵线搭桥下,毛泽东与贺子珍在这个世界上见了最后一面。

曾志和毛主席的特殊友情:一生追随,无怨无悔

曾志 陶铸 陶斯亮

  “文革”初始的1966年6月,陶铸调中央工作,陶铸很快成为中国政治舞台上的第四号人物。但只半年时间,他又一下沦为中国的第三号“黑线人物”。曾志随着陶铸,在北京度过了3年灰暗的监禁生活。

  1967年元月陶铸被打倒时,曾志写信给毛泽东:“我怎么办呀?我是请假来养病的,若回广州,像我这样的身体,体重才67斤,能经得起革命造反派的审查批斗吗?但我在这里什么关系也没有,中南海的造反组织要赶我走又怎么办呢?”

  毛泽东在曾志的信上批道:“曾志同志,你是来养病的,就住在北京,帮助陶铸同志做检查。你的党组织关系,去找东兴同志。”

  1968年8月,中南海里分3个场子分别斗争刘少奇、邓小平、陶铸。斗陶铸的有300多人,曾志被拉去陪斗。几个人将陶铸的双手反剪着,将他的脑袋使劲往下按,按不下去,便对之拳打脚踢。有几个造反派揪定曾志,命令她低头弯腰,立刻就有人在旁边暗示不要动这个女人,几位莽汉才松手退了下去,显然,这是毛主席有“批示”的缘故。曾志后来回忆:“如果没有主席的保护,在那么恐怖的批斗大会上,我是必死无疑了。”

  正是由于毛泽东的保护,曾志在“文革”中才免受皮肉之苦和人身摧残。在一次会议上,谈到陶铸的问题时,有人联系到曾志,毛泽东便不悦地表示:“曾志有什么问题?陶铸是陶铸。”足见毛泽东对曾志是何等的信任和关照。

  1973年,曾志在临潼干休所写信给毛泽东,要求回归部队,穿上军装。毛泽东看了曾志的信,批示说,曾志愿留在陕西,便在省委安排工作,不愿意在陕西工作,便调回北京。于是曾志回信,愿意调回北京。1973年3月8日,曾志离开陕西回到北京。

  无烟往事俱忘却,心底无私天地宽。潇湘美女曾志,在母腹中足足过满12个月,才姗姗来迟地降生于这个世界。她的第一个丈夫夏明震,21岁时被左倾政策扼杀。第二个丈夫蔡协民,被敌人杀害于漳州。第三个丈夫陶铸,冤死于十年动乱。

  自“文革”开始后,曾志再也没有见过毛泽东。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逝世,10日,曾志向他老人家的遗体作了最后的告别。悲痛的曾志心里含着深深的惋惜:毛泽东英明了一世,为什么在他的晚年要发动这么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呢?

  后来,曾志的女儿陶斯亮问曾志:爸爸死得那么惨,你怨不怨毛主席?

  曾志说:这是一个很肤浅的问题,我跟随主席半个世纪,并不是靠个人感情和恩怨,而是出于信仰。我对我选择的信仰至死不渝,我对我走过的路无怨无悔。那么我对我的指路人当然会永存敬意。

 

  非常日报 2016-04-11 14:13:14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