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三战三捷中的张廖纵队

作者:贾晓明 发布时间:2018-10-24 14:51:03 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体:   |    |  

  1946年11月10日,中共中央军委决定,将晋绥野战军和晋北野战军统一组成晋绥军区第一、第二、第三纵队。其中,第一纵队由张宗逊任司令员,廖汉生任政治委员,调驻陕甘宁边区,后被时人称为张廖纵队。

  1947年2月10日,中共中央军委决定组成陕甘宁野战集团军。国民党军胡宗南部进犯延安后,中共中央军委决定,所有驻陕甘宁解放区的野战部队和地方武装,统归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彭德怀和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习仲勋指挥。同时,成立西北野战兵团,张宗逊任副司令员兼第一纵队司令员,廖汉生为第一纵队政委。

  3月19日,一纵司令员张宗逊和政委廖汉生率领一纵撤出延安后,先佯装向安塞方向行进,然后主力突然离开大路,钻入山沟隐蔽东去,留下独一旅二团第二营继续诱敌北去。这个营始终与敌主力保持密切接触,且战且走,牵着胡宗南5个旅向安塞攻击。

  3月21日,解放军破译了胡宗南发给其三十一旅的电报。接到上级部署,24日拂晓,张廖首长命令除独一旅警戒延安和安塞之敌外,一纵主力三五八旅进入青化砭伏击阵地,会同第二纵队、教导旅、新四旅组成“口袋阵”,准备伏击敌三十一旅。

  25日10时,敌三十一旅全部进入伏击圈。经过1小时40分的激战,一纵会同兄弟部队歼灭敌第三十一旅以下官兵2900余人,旅长李纪云被三五八旅战士活捉。

  胡宗南得知三十一旅被歼,急令进入安塞的5个旅调头向东,会同延安以东的部队寻找解放军主力“决战”。张廖纵队则迅速转至蟠龙西北地区待机,小部队仍然牵着敌军转动。敌军连连扑空,遂留第一三五旅守瓦窑堡,主力南撤。张廖纵队见敌军后撤,便于4月6日有意截其尾部,不断骚扰。

  4月13日,根据上级指示,张廖纵队负责把敌主力引向蟠龙、子长大道以西,以便配合二纵负责伏击敌军从瓦窑堡增援的一三五旅。从13日到14日,张廖纵队摆出一副决战的架势,以积极的动作将敌人主力吸引过来,采取“交替掩护,节节抗击”的战术,给敌军一定杀伤后又主动后撤,将敌军行军限制在一天5公里的距离。14日这一天,张廖纵队英勇抗击被胡宗南命令“两个小时之内必须赶到羊马河”的敌人主力,让敌人眼看着一三五旅在羊马河被解放军消灭,却无法前进一步。

  羊马河大捷后,张廖纵队迅速甩开敌军主力,神出鬼没地隐没在群山之中。在敌主力回撤途中,张廖纵队于新岔河予以侧击,在杀伤敌军2000余人后主动撤走,空出大道,让敌军退回蟠龙。

  蟠龙是延安东北的一个重镇。胡宗南在这里设有临时后勤基地。为给敌人造成我军正渡黄河的假象,彭德怀命令二纵各旅抽调一部,配合第三纵队向绥德撤退,吸引胡宗南主力尾追,使敌人在蟠龙只留下敌一六七旅部和四九九团及保安总队驻守。

  调开了敌军主力,张廖纵队会同二纵,从东西两面于5月3日向蟠龙守敌发起攻击。张廖纵队在攻坚缺少重炮的情况下,靠人工爆破,把粉状炸药装入干粮袋捣实,在敌军火力射击下进行掘壕作业,一步步贴近敌碉堡,把炸药袋子挂到碉堡上爆破,战士们称之为“膏药战术”。4日,全歼守敌6700余人。张廖纵队三五八旅特等战斗英雄郝万龙,在战斗中独自俘敌一个连。敌旅长李昆岗也被一纵三五八旅活捉。蟠龙战役,缴枪千余支,缴获面粉1.2万袋,军装4万套,子弹百余万发、大批辎重和骡马千余匹。

  在青化砭战役中负责骚扰敌人的张廖纵队独一旅二团一营再一次尾随回援蟠龙的敌人主力不断进行袭击骚扰,还抓了些俘虏,弄得敌人“不敢走大路,天天爬山路;不敢住窑洞,夜夜露宿山头”,当回到蟠龙时,却发现解放军主力已经带着战利品转移了。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