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检阅台下,走过一支司号员方队

作者:张善亮 发布时间:2018-10-20 10:17:40 来源:解放军报 字体:   |    |  

作者当年吹军号留影

 

 

  虽然离开部队已多年,听不到如今军营重新响起的军号声,但关于军号的许多往事,还是从记忆深处一下子就浮现在我的眼前。

  1969年1月,我入伍来到江西省军区独立师三团。5月底,我从司号员培训班结业,带着心爱的军号,到二营五连任司号员。

  刚到连队,连里给我买了一个漂亮的新闹钟。我十分喜欢,还特地请木匠师傅做了一个精致的盒子,把闹钟放在里面,并在盒子外面写上“时间就是军队”六个字,提醒自己要准确掌握全连的作息时间。每天早上,连队起床前1小时,小闹钟会把我唤醒,我先去营房后面的一座小山上练号,到了起床时间,我再回到连部门口吹起床号。看到全连战友在军号的召唤下以排为单位整齐地奔向操场,我特别开心。连队也几次让我组织全连战友学习号谱,帮助大家学会听懂各种号声。连首长还要求哨兵,听到团部营部的军号声时,要及时告诉司号员辨听。

  我这个司号员的到来,让连队生活中多了一种声音,军号也让军营生活变得更加生机勃勃。看我年纪小,几位连首长对我关心备至,连长毛六元特地交代负责采购的上士买来白糖和鸡蛋,在我每天早上练号回来后,冲一碗糖水鸡蛋给我补充营养。在一个战士一天伙食费只有4角5分钱的上世纪60年代末,这是非常特殊的待遇了。

  我在部队服役6年,当了2年司号员,4年司号班长,最难忘的一次经历,是1969年吹着军号走过了检阅台。那一年,江西省要举行国庆20周年大型庆祝活动,省军区安排驻江西各部队的200多名司号员组成一个方队,参加国庆检阅。8、9月的南昌,骄阳似火,我们200多人在南昌市一所放了暑假的学校里,顶着烈日,冒着酷暑,坚持每天上午、下午和晚上3场训练。当时部队没有夏装,我们穿着长袖军装,扎着腰带,每场训练下来军装都能拧出水,好多人脸上晒脱了皮,但没有人打退堂鼓。经过1个多月的训练,10月1日上午,我们吹着响亮的进行曲,迈着整齐的步伐通过了设在南昌八一广场的检阅台接受检阅,是当时所有受阅方队中最吸引观众的。

  1969年底,江西省军区独立师奉命调入福建省厦门市,改为厦门守备区。记得部队刚上厦门岛时,通信条件较差,连队没有装电话,营部和连队联系多用军号。司号员吹号进行通信联络时,有时也会出现差错。一次,参加过解放战争的老营长王招荣,习惯性地像战争年代那样,让司号班长毕家斌吹号调四连连长来营部。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四连连长张德盛带着全连跑步来到营部。营长当场问毕家斌:“让你调四连连长来,你怎么调来了四连全连?”毕家斌坚持自己没有吹错号,四连司号员坚持自己没有听错号。营长也左右为难,还是毕家斌脑瓜子转得快:“刚才我吹的号,六连司号员也听到了,把他找来一问就清楚了。”六连司号员刘永才跑步来到营部,回答营长的提问:“报告营长,刚才的号声我听到了,调的是四连连长。”王营长很生气,对四连连长说:“回去好好管管你的司号员,连个号都听不清楚,怎么搞的?”真是难为了四连只有16岁的小司号员,回去后被连长狠狠批评了一通。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