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主权”“共同开发”

作者:识丁老头乙抄 发布时间:2018-09-07 08:42:1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邓小平年谱》

  一,“主权”

  1978年1月4日

  下午,会见美国民主党参议员爱德华·肯尼迪一行。在谈话中指出: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关键问题是台湾问题。我们过去就已表明我们的立场和态度:台湾问题是我们国家的主权问题,在属于国家主权的问题上是没有谈判余地的。台湾问题何时用何种方式解决是我国内政,但在解决时我们会注意到台湾的特殊情况

  1982年9月24日

  上午,会见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就香港前途问题交换意见,全面阐述中国政府对香港问题的基本立场。指出:我们对香港问题的基本立场是明确的。这里主要有三个问题,一个是主权问题;再一个是一九九七年后中国采取什么方式来管理香港,继续保持香港繁荣;第三个是中英两国政府要妥善商谈如何使香港从现在到一九九七年的十五年中不出现大的波动。强调:主权问题不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回旋的余地。……。这个谈话已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题为《我们对香港问题的基本立场》。

  1990年1月18日

  上午,会见李嘉诚。……。在谈到香港问题时说:……。中国人在主权问题上不会放过一分一毫。中国绝对不能软,不能让人认为中国会屈服,能制裁得了。我跟撒切尔夫人谈过,在主权问题上没有回旋的余地。在考虑制定香港基本法时,我就讲不能使中央政府无所作为。

  二,“共同开发”

  1979年9月15日

  内容 上午,会见久保勘一率领的长崎县日中友好之翼访华团部分团员。谈话中表示同意中日双方共同对煤炭液化进行开发,说:这是件好事情嘛!希望两国科学家、技术人员商量,我们有的是煤,日本的技术是很先进的。煤炭的开发,一个是液化,一个是气化。

  1984年2月22日

  上午,会见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①、阿穆斯·乔丹②率领的美国战略和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代表团。……。在谈到中苏关系时指出:……。我们提出的大陆与台湾统一的方式是合情合理的。统一后,台湾仍搞它的资本主义,大陆搞社会主义,但是是一个统一的中国。一个中国,两种制度。香港问题也是这样,一个中国,两种制度。我还设想,有些国际上的领土争端,可以先不谈主权,先进行共同开发。这样的问题,要从尊重现实出发,找条新的路子来解决。……。这个谈话的一部分已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题为《稳定世界局势的新办法》。

  1984年4月29日

  上午,会见董事长阿曼德·哈默博士率领的美国西方石油公司和美国基威特公司代表团。在谈话中对中美共同开发山西平朔安太堡露天煤矿的合作获得成功表示祝贺,指出:中美双方通过协商就共同关心的问题达成协议,这是一件好事情,你们带了个好头。同中国进行合作风险最小,因为中国不是缺乏偿还能力的国家,而且潜力很大,只是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在谈到开采南海石油时指出:我们决定开发海南岛。海南岛自然条件不比台湾差,面积相当于台湾。

  1984年8月25日

  上午,会见美籍华人陈省身教授和夫人郑士宁。在谈话中希望海外科学家对中国教育工作多提批评意见。……。在谈到香港问题时指出:香港问题的解决,不仅对台湾问题的解决有积极的影响,它还将有广泛的国际意义。世界上有许多“热点”,即发生冲突和可能引起战争的地区,都存在这个问题,能否用“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方式加以解决,我看可以嘛。这些问题的解决用武力是行不通的。世界上有些有争议的领土,能否采取由争议双方共同开发的办法加以解决。所谓共同开发,就是避开主权问题,所得利益平均分配。会见后,设午宴招待陈省身和夫人。

  1984年9月8日

  内容 上午,会见意大利参议院议长弗朗切斯科·科西加。指出:我们正在按照实事求是的原则来解决中国的统一问题。一个台湾问题,一个香港问题。香港要回归祖国,中国正在同英国谈判,可以达成协议。在谈到解决国际争端问题的途径时指出:现在世界上有好多潜在的爆发点,还有一些地方存在着两国之间的主权争端问题。如果不根据新的问题采取新的方法,就不可能解决这些问题。中国有香港问题、台湾问题,与日本有钓鱼岛问题,与东南亚一些国家有南沙群岛问题。世界地图上,南沙群岛历来被划为中国领土。解决这些问题,一种办法是中国按照历史,收回这些领土。是不是还有别的办法?是否可以避开主权,采取与南沙群岛有关的国家搞共同开发的办法?中国是一个大国,要解决这些问题总要有点新的办法。

  1984年10月22日

  上午,出席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并讲话。……。在谈到祖国统一问题时指出:……。我说是不是有些可以采取“一国两制”的办法,有些还可以用“共同开发”的办法。“共同开发”的设想,最早也是从我们自己的实际提出来的。……。这个讲话已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题为《在中央顾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1986年6月17日

  上午,会见菲律宾副总统萨尔瓦多·劳雷尔。在谈到南沙群岛问题时说:现在世界上很多地图都可证明南沙群岛属于中国。我们倾向这个问题先搁置一下,不急于解决。这样做是为了不使这个问题妨碍我国同有关国家友好关系的发展。过几年后,我们坐下来,平心静气地商讨一个可为各方接受的方式。可否考虑对有关争端采用共同开发的办法?我们的目标是共同发展,我们有充分的条件成为很好的朋友。

  1988年4月16日

  上午,会见菲律宾总统科拉松·阿基诺夫人。指出:对南沙群岛问题,中国最有发言权。南沙群岛历史上就是中国领土,国际上很长时间对此并无异议。……。当时联合国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世界上其他国家也都没有提出异议。世界上有权威的地图标明南沙群岛一直为中国所控制,菲律宾舆论界也提到过这一点。我经过多年考虑,认为要真正解决这个问题,可在承认中国主权条件下,各方都不派部队,共同开发。那些地方岛屿很小,住不了人,不长粮食,无非有一些石油资源。有关近邻国家可以组成公司,共同勘察、开发。中国有权提出这种建议,只有中国建议才有效。这样就没有争端,用不着使用武力。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