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桂东农民运动的领路人李壁和扶良博

作者:郭谦贵 发布时间:2018-07-04 11:38:09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在大革命时期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中,涌现出许许多多忠于革命、勇于献身的农民领袖,桂东县农民协会委员长李璧、副委员长扶良博就是众多农民运动中的佼佼者。

  李璧,1907年8月20日出生于桂东县桥头乡尚义村的一个贫苦农家。

  扶良博,1905年8月27日出生,湖南省桂东县新坊乡人,出身小手工业家庭。

  他俩同是县立初级中学学生,同窗好友,而且有胆有识,嫉恶如仇。对不合理的现象,敢于斗争,无所畏惧。

  1926年夏,陈奇回桂东筹建党的组织,秘密发展党员。经过培养、考察,李璧、扶良博加入了中国共产党。6月,桂东县第一个党支部——中共桂东县支部成立,李璧任组织委员,扶良博任宣传委员。陈奇返校后,桂东县支部书记一职由李璧代理。

  国民革命军北伐前夕,他俩组织30余人的化妆讲演团,编写讽刺贪官污吏的《脏官丑态》、揭露军阀罪行的《军阀凶恶》和反对封建剥削的《地方民情》等文明戏,在县城箭广坪公演,时达半月,观众上万人次。7月间,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北伐途经桂东,李璧、扶良博又组织群众在育英广场举行欢迎大会;发动青年参加北伐军;组织70余人的运输队,为北伐军挑运军需物资等,从人力、物力、财力等方面支持北伐。1926年秋,他俩积极领导农民开展农民运动。

  1926年11月,县农协筹备处成立后,立即发动群众向土豪劣绅、封建势力进行冲击。1926年12月下旬,在李璧等人的主持下,城厢区的劳苦大众在关帝庙举行大会。会上,李璧向大家讲述了农民协会的宗旨、任务。会后,数千群众高举“打倒土豪劣绅”,“扫除封建势力”等标语,冲向大劣绅黄靖民家中。黄闻风藏匿,不敢露面。此时,群众更加气愤,高呼着“打倒贪官污吏”等口号,象潮水般的涌进县衙门。官吏们被吓得浑身颤抖,面面相觑。这次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既显示了群众的力量,长了人民的志气,煞了反动分子的威风,也为桂东农运的进一步深入开展,起了很大的推进作用。

  扶良博来到寨前区,在农运骨干邓定昌、邓兆雄等人的努力下,尚德乡农协、云从乡农协和一些村农协先后成立。1926年12月27日,成立寨前区农协,扶良博兼任副委员长。

  他发动群众改组了不能代表劳苦大众利益的沙田区农协和寨前区安定乡农协,撤销了某些人的职务,重新选出了负责人,充实和加强了农民协会的领导力量,夺回了被篡去的那部分领导权。人民群众拍手称快,由衷拥护县、区农协的革命举措。

  在桂东县农协筹备处的领导下,桂东的区、乡、村农协如雨后春笋,不断涌现。截至1927年2月底统计,全县有区农协5个,乡、村农协95个,会员达2万余人。所有的农民几乎全部组织到了农会里面,直接参加革命斗争的群众在万人以上。

  1927年3月,陈奇以国民党特派员的公开身份回县领导农民运动。老友重逢,李璧、扶良博等更是兴奋异常,干劲倍增。桂东县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在县城举行,三百多区、乡、村农协负责人和农会会员代表,共济一堂,共同商讨农运工作。会议通过了打倒土豪劣绅、建立农民武装等一系列的提案和决议,选出了县农民协会委员,宣布桂东县农民协会正式成立。李壁任县农协委员长,扶良博任副委员长。会后,组织了县农民自卫军,李壁、扶良博为负责人。县总工会也成立了工人纠察队。县农协在寨前区的尚德乡开办了农民运动讲习所,县总工会在县城开办了工人夜校。

  蓬蓬勃勃的农民运动,打破了土豪劣绅的美梦。大土豪邓满娴,人称“忘眼婆”,家有良田一千多担,平日倚仗财势,鱼肉人民,横行乡里,用残酷的手段剥削、压榨农民。不少人经不住她高息盘剥而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些穷家女孩被强行拉住抵债,成了丫环、婢女。她与官府勾结,为非作歹,是个实实在在的土霸王。农民组织起来以后,他又拉拢、指使某些人进行破坏和捣乱。广大群众对她深恶痛绝,强烈要求惩处这个为富不仁的大土豪。县农民协会为惩办首恶,决定在寨前召开太会斗争邓满娴,并通知各区、乡、村农协派代表参加。4月1日,千余群众直奔邓满娴家中,由于先有人通风报信。邓满娴已逃跑,只抓获其二子。农协封门出谷,杀猪办饭。4月3日对已逃匿的邓满娴捉拿归案。区农协组织农民法庭对她进行审判后,令其戴纸帽游乡,然后押送县城究办。

  此后,桂东的农民运动在李璧、扶良博等的领导下开展得更有声色,从政治上打击土豪劣绅,开斗争大会、进行清算罚款、游洞游乡、审判关押;在经济上限制他们的剥削,废除苛捐杂税,开展无息派借,进行平粜阻禁。同时,扫除封建宗法思想、封建宗法制度和社会上的丑恶现象及陈规陋习;提倡男女平等、师徒平等;开展“三禁”(禁烟、禁赌、禁娼),净化城乡空气。一时间,革命势力所向披靡,真正做到了“一切权力归农会”,造成了一个空前的农村大革命。

  正当革命洪流滚滚向前之际,长沙发生了“马日事变”。

  1927年6月,桂东的各种反动势力聚集一起,疯狂地镇压人民。李璧被迫离开家乡,转至衡阳,旋赴长沙。他投入军中,一则隐蔽下来,暂避危险,再则想寻找时机,掌握武装,再展鸿图。某日,李壁离开军营进入市内,了解桂东情况。然而被逃亡武汉、途经长沙,准备回县的邓满娴之子黄岳如兄弟所窥见告发,李璧被捕送至“卫戍司令部”。敌人企图从他口中得到他们所需的东西,对他严刑逼供利诱,然而他大义凛然,严守秘密,没有吐露党的丝毫活动情况。敌人花招耍尽,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1927年9月,李壁被“正法”于长沙浏阳门外,时年20岁。国民党反动派在桂东大搞“清乡”,大打“暴徒”。扶良博被列为“暴徒魁首”之一,湖南省政府下令通缉。邓满娴许诺重金,悬赏捉拿扶良博。但扶良博并没有被反动派的汹汹气焰所吓倒、革命意志并没有因白色恐怖面衰退。扶良博曾对其兄长袒露情怀。扶良博说:一个人,第一是声誉要紧,第二才是生命。没有声誉,生命可以不要。革命人士就是这样的,我们共产党人是不怕死的,不会向敌人投降而毁掉声誉。我们死一个,敌人起码要死几十个。最后的胜利,不是土豪劣绅,贪官污吏,而是我们劳苦大众。1927年6月下旬,扶良博暂避江西崇义的上堡等地,打工度日,维持生计,暗中却通过亲戚朋友与家乡保持联系,观察动静,以待时机。不久,扶良博来到靠近桂东的金坑,以教书为掩护,继续从事革命工作。1927年秋,扶良博辞去教师职务,潜回桂东。先是躲藏在舅舅家中,20来天后才回到家里。不久,消息泄漏。邓满娴等人用数百块光洋贿赂桂东县府官吏,要求急速派兵前往捕杀。

  1927年9月,国民党桂东县政府派出军警4人,以下乡催粮为名,查访扶良博的情况。一天早上,他们突然闯进扶家,把正在吃饭的扶良博抓住,解往县城。行至江古脑木桥时,扶良博奋力挣脱绳索,猛的几脚将军警踢入河中。随即,扶良博也跳进水里,按住敌人,意在将押解他的敌人淹死,然后逃跑。怎奈寡不敌众,加之身患疟疾已久,体质已虚,结果,力不从心,扶良博被他们抓了起来推至岸上。落汤鸡似的国民党军警暴跳如雷,将扶良博结结实实地捆在岸边的杉树上。然后,扬起棍棒,进行毒打。扶良博的手臂被打断,血流如注、遍体鳞伤。可是扶良博毫不屈服,怒目以对。反动军警又找来铁丝,从扶良博的手臂中穿过,五花大绑,再行上路。见此惨状,路人目不忍睹,均掩涕而过。

  在狱中,扶良博不屈不挠,坚持斗争。反动政府机关算尽,毫无所获。1927年9月15日,坚定的革命战士扶良博昂头挺胸,迈步刑场,为人民的解放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湖南桂东县委党校)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