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历史经典

桂东会议前毛泽东在桂东县城的革命活动

作者:郭谦贵 发布时间:2018-04-29 20:08:48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1928年8月22日晚至24日晚,毛泽东在桂东县城召开了革命影响深远、历史意义非凡的桂东会议。会议召开前,毛泽东在桂东县城及其周围开展了一系列革命活动。

  1928年8月17日,毛泽东在永新九陂村召开的连以上干部会议,会议开到深夜。其间,一个叫贺礼昌的为第28、29团挑伙食担子的农民,向毛泽东报告了朱德、陈毅率领的第28、29团在郴州失败,损失了一个团的兵力,已退到桂东,正在休整等情况。

  在这次永新会议上,毛泽东决定31团1营、特务连和袁文才、王佐所部共同留守保卫井冈山,在井冈山坚持斗争。毛泽东亲率31团第3营从永新九陂出发,经茅坪、荆竹山、大院、桂东黄洞等地往桂东县城方向,准备与朱德等红军大部队会合。毛泽东率部途上与小股敌军遭遇,毛泽东巧计避开,并设计打击敌人。

  1928年8月18日清晨,毛泽东、宛希先率领罗荣桓的红31团第3营经茅坪来到宁冈。毛泽东率队经井冈山荆竹山、炎陵大院、桂东黄洞等地,冒着盛夏酷热,忍受饥渴疲劳,急速向湘南行进。

  1928年8月19日到达桂东县城。与此前一天占领桂东县城林彪率领的28团1营会合。毛泽东当时住在县城唐家大屋。28团1营营长林彪立即派人送信到普乐东水的朱德军部,报告毛泽东率部来桂东的消息。

  1928年8月20日,31团3营、28团1营和湘赣边区游击队一道在县城周边的肖家、草堂等地开展革命活动。游击队队长陈奇向毛泽东陈奇汇报了游击队近期的工作情况,桂东县城周围的阶级斗争状况,毛泽东还到光明村陈奇的家中做客。毛泽东这次率部来到桂东,迎接朱德部队。陈奇十分高兴,特意叫五弟陈祖勤买了几条鱼,请毛泽东来自己家中吃饭。中午,毛泽东等人来到他家。当看到陈奇家里的夫子墙上还贴着一幅对联:“身范克端,绳其祖武,家规重训,贻厥孙谋”后,毛泽东风趣地说:“陈奇投笔从戎,已经身为‘赤匪’,何能‘绳其祖武’?但‘家规重训’却可以为儿孙后代绘下革命宏图”,引得满座欢笑。当知道陈奇号“贯一”时,毛泽东又诙谐地说:“夫子之道,一以贯之,只是我们的夫子是马克思。”饭后,陈祖勤跟随毛泽东上了井冈山,投身革命。

  1927年5月,长沙发生马日事变。这时陈奇正在赴长沙的途中,得知消息后,他马上向桂东县农民协会发出一封急信,要求作好应变的准备。他冒着生命危险,在长沙察看了工农群众被屠杀的惨况。6月上旬,他怀着极为沉重的心情返回衡阳。他在“清香阁”赵老板店里住了半个月,打听各方情况,考虑了下一步工作如何开展的问题。这时他已身无半文,无法结帐离店,幸得同学罗增美卖掉了自己的行李相助,他才得以脱身。

  陈奇感到革命的敌人是武装的军警,工农革命不能赤手空拳,也要有自己的武装。他来到耒河口工人党员刘德义家,与党组织取得联系并组成区委,筹谋举行武装起义。他们到东阳渡兵工厂通过关系搞到部分武器,还伺机夺取了泉溪市警察所的枪支。10多天时间内,他们频频出击,先后缴获两挺机枪和一批步枪、子弹。这些活动引起了桂东当局的警觉,一天晚上,军警突然包围了刘德义家,区委委员黄文彪被捕,隐蔽的武器也被搜去,陈奇因上厕所脱险。后来,陈奇几经周折找到毛泽东,参加秋收起义,任红四军第一团三营八连党代表,随部队上了井冈山。

  1928年3月,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到桂东沙田一带,策应朱德、陈毅领导的湘南暴动,并成立了桂东苏维埃政府,将赤卫队改编为湘赣边区游击队,陈奇被留下担任第一任桂东县委书记、县苏维埃政府主席兼游击大队长。

  到任后,陈奇第一项工作就是抓迅速扩大游击队。他率罗有缘、郭秋林来到资兴龙溪杨家坪瑶族聚居的山村,做发动群众的工作。在瑶族青年赵己祥的带动下,许多青年纷纷参加红军,游击队迅速扩大到103人。

  陈奇在杨家坪组织游击队的消息很快被敌人知道,县当局派出300多人来攻打杨家坪。陈奇巧布伏兵于敌必经的山口狭路两侧,当敌进入山谷后,随着他一声令下,游击队从两侧山上将无数石头、粗木头滚向敌群,枪声和喊杀声响成一片。敌人掉头就逃,游击队又乘胜追击,缴获不少枪支弹药,取得游击队组建后第一个胜利。

  1928年6月初,黄度藻与袁三汉率红军独立游击团从井冈山来到龙溪,与陈奇的游击队配合,建立以龙溪为中心的游击根据地,并组成苏维埃军事委员会,袁三汉为书记,陈奇、李奇中为委员。

  1928年8月,朱德率领井冈山红军攻打郴州失利,撤到资兴、汝城、桂东边界,中共桂东县委陈奇领导的湘赣边区游击队闻讯后,急忙赶到汝、桂边界的南洞迎接,配合红军行动。8月3日下午,部分红军从汝城进入桂东沙田,在沙田老墟里与桂东县清乡总队进行了激烈战斗。8月5日,红军一部又在沙田等地与桂东县清乡总队特务队的两个排进行战斗,给敌人以沉重打击。桂东县长兼清乡总队长吴愚山“因援军急切难至”,退至酃县境内待援,龟缩于酃县下村等地。红四军在桂东沙田收容队伍。当时红四军将军部和前敌委员会设在普乐东水老屋里,朱德等亦住在东水老屋里。并引导红军28团1营于1928年8月18日进占桂东县城。

  1928年8月21日,天将蒙蒙亮,桂东县城周围,驴马嘶鸣。县城群众一听到声音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非常热闹的事情。哎呀!这一看就不得了,只见城垣上、广场上、街道和村道上到处都是军队。

  突然,锣鼓喧天,人声鼎沸,街上涌来黑压压的一大片人。前面走着十几个豪绅模样的人,但都被背梭镖的穷人捆绑着走。中间是持枪的士兵,有长枪、短枪、还有背水机关的。再后面是一长列担箩担筐的“泥脚子”,其中还有几个穿灰色、黄色军衣腰束皮带的人,一边走一边用桂东话高喊:

  “毛委员来啦!毛委员来啦!”

  “毛委员来啦!穷人又出头了,大家打土豪分田地去。”

  群众兴奋不已,非常高兴,大家跟在人群里跑向桂东街欢迎毛委员的红军去了。

  街道两旁的屋墙上,贴满了还没干水的五彩纸标语,也有用石灰水,土烧红写的墙壁大标语。人们像洪流从各个街道巷口潮涌过来。“你记得吗,这就是今年二月间到过桂东的红军!”“是!是!我也记起来了!我们桂东人民还这样的唱着:朱德、毛泽东、陈奇打先锋!”“那标语上不是明明写着: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吗?”

  育英广场上人山人海,个个喜笑颜开地等候着,象办喜事赴宴会一样,大家的兴奋心情溢于言表。

  一会儿,戏台上的陈奇同志向大家喊话:现在是毛委员向大家讲话。顿时,全场掌声如雷,人们昂头踮脚,伸长脖子朝前看:只见毛委员穿着灰布衣裳,身材魁梧,个子高高的,一种和霭、慈祥的仪容出现在群众面前。毛委员讲的话,由于是不懂外地口音,群众回忆起来:太概的意思是:……土豪劣绅压迫人,剥削人,是寄生在我们肠胃里面的吸血虫,是穷苦人的冤家对头。穷人要摆脱千年的痛苦,只有团结起来打倒土豪劣绅才能做到,我们的红军就是帮助穷人打土豪,分田地的军队……。毛委员的话,句句打动了穷人的心,获得全体农民的赞扬。鼓掌声、欢呼声响彻云宵,最后是分东西,戏台上的红军同志把打土豪劣绅得来的胜利果实全部分发给到会的贫苦农民。感谢毛委员。一个贫困农民和妻子分到一床棉被,白面被底,褐色条纹布的被面,里面的棉花虽也不太柔软,但比起家里的“吊碎烂布片”的烂棉絮和棕垫、蓑衣,不知好上多少倍。夫妻俩抱着它,如获至宝,左看看右看看,脸上现出会心的微笑。

  当天上午,整个桂东城都欢腾起来了,人们的脸上喜笑颜开,看到这一切,大家明白确实是红军到了。大家一边走一边想:红军来了,穷人总算熬出头了,这一次要能见一见毛委员就是最大的福气了。还不到一袋烟的时间,这附近的村子顿时都沸腾起来了,大家都急先恐后地向大街上涌去。

  一会儿,兵分三路前进。人们象赶集一样,来来往往,络驿不绝,穷人都在红军战士的带领下,打土豪,分田地,大家都挑了满满的一担谷子就往回家的路上走,刚走到村口,就看见一位长着络腮胡、高个子的红军同志在讲话:“老乡们!辛苦啦,只要有力气可以尽量担满,我受毛委员的嘱托,代表第四军向大家表示慰问,并祝贺我们这次斗争的胜利。”

  红军同志的话刚一落音,顿时响起一阵阵响彻山谷的欢呼声:“我愿意!我愿意!”

  “我们都愿意。”“毛委员万岁!”“红军万岁!”等口号声经久不息地在空中回荡着,很久没有散去!

  “好!感谢老乡们。马上就回来,咱们都欢迎!”红军同志说完后,笑眯眯的点着头,左手挥动着一条长汗巾,不停地向走远的担谷子的行列招手!

  这一天,大家实在太高兴啦,心里总是甜滋滋的。想到我们终于有了穷人自己的军队,想到红军处处为老百姓着想,想到这一年可不用向土豪借谷子度荒了,几乎到了半夜也还睡不着觉。

  1928年8月22日,桂东县委书记陈奇在县城城隍庙还主持召开了有各界人士2000多人参加的群众大会,会上,毛泽东在会上发表了演说,号召工农商学兵各界人民团结起来,开展革命斗争。散会时,红军指战员把打土豪得到的财物散发给到会群众,还给到会群众每人分了一斤猪肉。毛泽东在桂东期间对县苏维埃政府进行了整顿,充实了领导骨干,再次拨枪支、子弹充实武装陈奇率领的湘赣边区游击队,派何理(礼)任该队党代表。毛泽东还陆续在关帝庙、育英广场等处召开了几次大会,扩大了红军在桂东工农群众中的影响。

  桂东会议前毛泽东在桂东县城的革命活动,是发展和巩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重要举措,为桂东苏区的人民指明了革命道路,推动了桂东苏区革命活动的逢勃发展。

  (湖南桂东县委党校)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