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青春时代

曙光:进步青年队伍中的某些弊病

作者:曙光 发布时间:2017-07-10 08:13:2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近几年来,随着社会矛盾日甚一日地尖锐化,震醒了一些沉睡中的青年。青年开始共商国是,探索中国的出路问题。中国社会已然处于变革的前夜,各种思潮早已六面袭来,如何在这诡谲多变的时局下,把握正确的方向,坚定纯洁的信仰,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毛主席曾经说过,希望寄托在青年身上。“但青年又何能一概而论?有醒着的,有睡着的,有昏着的,有躺着的,有玩着的,此外还多。但是,自然也有要前进的。”(鲁迅语)鲁迅先生对青年素来抱有热望,在作品中对青年的优点赞美有加,小心翼翼地呵护他们的某些脆弱,并歌颂他们的勇敢。同时,他对青年的认知也是在变化中,当他看到了更多青年遭受打压、迫害,而且青年之间的内部分化也让自己人接连不断地牺牲,某些年青人变成了凶手,甚为震惊。在此基础上,他又有了深刻的认识:“我一向是相信进化论的,总以为将来必胜于过去,青年必胜于老人,对于青年,我敬重之不暇,往往给我十刀,我只还他一箭。然而后来我明白我倒是错了。这并非唯物史观的理论或革命文艺的作品蛊惑我的,我在广东,就目睹了同是青年,而分成两大阵营,或则投书告密,或则助官捕人的事实!我的思路因此轰毁,后来便时常用了怀疑的眼光去看青年,不再无条件的敬畏了。”这是他和所交往的青年们分分合合、浮浮沉沉的体验中得出的结论,从而更理性和热切地支持有志气有理想的青年。

  笔者在网络中和现实里摸爬滚打些许年,对进步青年中有些问题心有所感,现记录几条,以期使进步青年能正视自己的问题,不断提高水平。

  1、擅于吹牛、不务实事。

  干事情的精神不够强,吹牛都挺厉害。列宁在《论革命空谈》里说:“革命政党在它直接或间接实行无产阶级分子和小资产阶级分子联系、联合和结合的情况下,在革命事变进程发生巨大的、急剧的转折的情况下,最容易害革命空谈病。革命空谈就是在这种事变发生转折、既成局面已经造成的情况下,不顾客观形势而一味重复革命口号。口号很漂亮,很诱人,很醉人,但是毫无根据,——这就是革命空谈的本质。”

  现在左派(“左派”这个门槛太低,只要看了毛主席的一点著作,或某些大腕人物的文章,叫几声口号,都是左派了。列宁在《论革命空谈》里说到“于是,‘左派’(别叫我难受了)布尔什维克就上了圈套,滔滔不绝地大谈最革命的空话……”)队伍里,无论是一些老知识分子,还是一些所谓左派青年,似乎每个人都有一肚子主意,各个都显得那么高明,各个都指手画脚,给别人提意见好得很,但就是不实干,不愿意默默奉献。比如,反转基因,口头上说说头头是道,就是不愿去做宣传工作;比如对于上访人员,往往敬而远之;比如学习马列毛原著,找借口溜之大吉;比如做社会调查,又觉得无从下手……这样的人,很难称为“左派”。革命事业不需要夸夸其谈者,不需要口头革命派,而是需要实干的人才。

  2、缺乏思考,随波逐流。

  进门太容易了,或许是一朝裂变,所以看问题不够全面。现在左翼网站不少,每个网站都有自己的特色。有一些人,容易跟着大腕人物走,即使大腕人物是大忽悠,也在所不惜。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只能人云亦云,有时一些空洞漂亮的口号,就会令这些人激动不已,以为天快亮了,其实夜幕才刚刚降临。对于任何人,都要观其言、察其行,不要看他说了些什么,要看他做了些什么,不管他的地位有多高、身份有多显赫、资格有多老。这是培养独立思考能力的基础。

  3、志大才疏,轻视实践。

  有些人动辄为解放全人类而斗争,口号喊着震天响,却不见行动。而摆在现实面前的问题,却搞不清楚。究竟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究竟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斗争,还是官僚与群众之间的斗争、中华民族与美帝国主义的斗争?究竟是要革命还是要改良?这都是亟待澄清的,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其它问题就难办了。

  有人总批判群众愚昧,受压迫受剥削,还麻木不仁、苟且过活。好像真理掌握在自己手中,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群众不起来,与现实社会发展状况是密不可分的。群众中既有觉悟的、清醒的,也有得过且过、安于现状的。这需要深入群众中间,了解他们的生活和思想感情。群众也是有缺点的,由于近些年来,资产阶级宣传机器的洗脑运动,群众被小资产阶级思想形态的汪洋大海包围着,沾染了许多不良习气。这就需要有大智慧的进步人士“耐心地教育他们,帮助他们摆脱背上的包袱,同自己的缺点错误斗争,使他们大踏步地前进。”(毛主席语)思想是一方面,只是感性体验,主要还是现实的教育。

  进步青年获取真理的唯一方式是社会实践,书本知识太有限了。因为“任何书本知识只有在书本的作者们在实践中反映了客观真理,才是真正有用,否则,书本上的道理便只是无用的假道理,决不是能够改造世界的有用的真理。”(毛主席语)只有在实践中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才能在革命事业中担当大任。

  4、私人之争多于主义之争。

  毛泽东1921年复彭璜信中写到:我觉得吾人惟有主义之争,而无私人之争,主义之争,出于不得不争,所争者主义,非私人也。私人之争,世亦多有,则大概是可以相让的。其原因多出于“占据的冲动”与“意力之受拂”。兄与礼容之争,吾谓乃属于后者。此情形,弟亦常经过,并常以此施诸他人。意力受拂,最不好过,修养未纯如吾人,一遇此情形,鲜有不勃然奋起者,此则惟有所谓“眼界宽”与“肚量大”者能受之,兄以为何如? 足见青年毛泽东的胸襟与气度。

  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有些人观点不一致,争得面红耳赤,直至老死不相往来,这样的事情还少吗?青年人中有这种现象,老年人也有。他们不是为追求真理而斗争,而是凭借个人关系的深浅,拉帮结派,这是可笑的宗派主义在作怪。

  英语有一句谚语:你永远不可能把一个老成的头颅,放到一个年轻的肩膀上。但是首先要谦虚,这是个方向问题。只要谦虚、敢于解剖自己,即使是国民党特务打进延安,也可以被“抢救”成为革命者。如果不谦虚,个人主义膨胀,像王明、张国焘,最后都跑了。像周恩来、张闻天、凯丰,本来都是王明路线上的人,但是他们一心为公,不搞私人交情,不是个人膨胀,他们都是苏联回来的,对没去过苏联的毛泽东,没有搞帮帮派派,没有搞内部哥们义气,而是坚持真理,王明路线错了,就跟他决裂,自己搞错了,就承认错了,不是顾着自己的面子,所以他们是真正的共产党人。

  世界上的事情,情和理都是相通的、相辅相成的,比如诗歌,主要是通过具象来抒情,实际上也都是在讲道理,所以文艺形式才是教育人民、打击敌人的武器。当然,事物是由矛盾组成的,事物的各个矛盾方面不一定总是那么和谐,他们经过斗争才走向新的平衡。当情与理发生矛盾时,就看哪个更大了。毛主席说,小道理服从大道理。所以,哪个重、放在第一位,哪个轻、放在从属,这要做一番思考和调查研究。

  以上四点只是笔者的一些肤浅经验而已,之所以指出来,是望引起注意。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万丈高楼靠一砖一瓦堆砌而成,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人类进步归根结底还是要靠青年的。用鲁迅先生的一句话结尾: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