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青春时代

安福街文化印象

作者:太乙山人 发布时间:2017-07-06 21:24:5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新站铁路职工家属住宅区主要有:车站街、小官房,蓬莱街、天德街、大家庭、安福街、万宝街(后来划归部队大院内)等几个小的社区组成,安福街是其中的一个比较小的社区(当年叫街道),住户不多。这里是一个极为普通的街区,看起来也极为不显眼,但是它却有着非常不普通的特点。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街区不大,五业并存,信息畅通,从不闭塞,东西南北中,四通八达。

  物华天宝,地灵人杰,人们都说,安福街是一块福地,这话还真不假。这里的确是一块不可多得的平安与幸福之地,从这里曾经走出了许多大中专学生。这在文化教育并未普及,尤其是在初等教育尚未普及的年代里是十分难能可贵。小区虽然没有围墙,没有大门,也没有路灯,但是从来都不遭贼。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是当时社会和小区的真实写照,小区的居民是祥和的、平安的、幸福的。

  一般教育心理学认为遗传,环境,教育是成才的三大要素。但是,最重要的还在人的主观能动性作用,没有主观努力是再好的条件也难以成才。这个小区基本具备成才的这三大要素,而学子们主观上也都非常地努力,所以成才比较高。昔孟母,择邻处。自古以来,儒家就非常重视环境对教育成才的影响。孟母三迁,最终选择了一个理想的教育环境。最早来这里定居的邻居们都有孟母的眼光,我家父母早在五十年代中期就看好了这里,从吉林搬到这个小区,一住下就是三十年,在这里经历了三五反,反右,大跃进,四清,和文化大革命等各个重要的历史时期。同时孩子们也经历了小学、中学和上山下乡等各个历史阶段。这个小区虽然地处偏远山区,但就其教育环境而言,在城市里,哪个小区也比不上。我离开小区也有三十年了,但是回想起当年的邻居和同学和儿时一起玩伴们都还如数家珍一般,历历在目。这里不仅有我的小学同学,中学同学,而且还有大学同学。小区给我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这里有许多值得回味的地方,其中最值得回顾的是文化教育的传承。有很多的人们,一届一届,一个班级,一个班级的,无论是五十岁、六十岁,还是七十岁都经常会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去回忆那个小区和那个时代,那个时代的邻居和同学们。每年都有五湖四海的同学回到这里相聚,旅居海外的甚至不惜跨越重洋万里,也要回到小区和大家见上一面。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我曾参加过一次本单位退休同志召集的聚会活动,在酒桌上大家握手寒暄,虚情假意,推杯换盏,言不由衷,一离开酒桌,出了大门就谁也不认识谁了,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扬长而散,足见商品社会的人情冷漠,同样是在一起工作和生活过几十年,彼此间能留下点印象的实在是少的可怜,不禁要问自己这样的聚会如果还要再参加还会有多大意义?

  五六十年代里,这里的居民不足百户,房屋主要是三十年代满铁遗留的日式平房建筑,有七八栋,一栋八户人家,解放以后经过多次改建和维修,一般都是两居室。通水,通电,还有少部分茅草房。八十年代又增加了几栋新房屋。但它不是一个单一的生活区,这个小区是集工、农、商、学、兵、文化教育于一体的,这个社区是一个内涵比较全面的社区,居民全部都是铁路职工和家属,当然还有中小学教师、医生和警察。居民区周边的环境,商、学、兵门类齐全,这是一般社区所没有的。在新站的几个街区里(包括地方在内)既有学校,卫生所,部队的,仅此一家,可谓得天独厚。

  小区的西侧是铁路的商店和粮店,幼儿园,南侧与部队大院相毗邻,自然与兵联系的比较紧密,北面是学校和医院,东北部是农田,又和农民有着天然的联系。还有一所小学,一所医院,这种综合性的社会的环境造就了这里的人们思维的模式的多元化、开放化、灵活不保守,视野开阔,与时俱进,进取意识比较强烈。

  学校就在家门口,对于小区的孩子们,上学就读是极为方便的,就近就便,出了家门就进了校门,不用接也不用送,也免去了校车和住宿等的困扰。同时,那种教育是既没有乱补课,也没有滥收费的教育,却同样出很多人才,难道还不值得人们深刻地反思吗?

  对于青少年一代而言,学工、学农、学军等有了得天独厚的条件。当时在部队大院里驻扎着解放军一个团的兵力,当年他们的番号是八一二八一。在那个年代里,解放军是最可爱的人,青少年一代学习解放军有了直接的对象,拥军优属,拥政爱民等活动,对新一代的教育都具有积极正面的意义,新一代直接受到了工农兵优秀品质潜移默化的影响。

  小区是有组织有领导的,街道有主任,各个小组的有组长。日常工作是组织开会学习,传达上级精神,检查卫生,义务劳动,拥军优属,学习雷锋,批判资产阶级,维护治安,收水电费,检查户口,发放各种商品票证,教育青少年,发现阶级斗争新动向,评选五好家庭等任务与活动。小区还有一项重要规定,居民家中来了客人包括亲属留宿必须要向主任汇报。

  铁路是知识型技能型密集的大型国营企业,机、工、车、电、检等部门和单位,都需要专业知识,员工必须具备一定的专业知识和技能,火车司机和机务段工厂车间的各项工种,以及各单位都需要要有专业知识,所以居住在这个小区的站段职工都有一定的专业文化知识。在这里第一代的主人,有许多都是解放前的专业学校的毕业生,他们普遍接受过系统的专业文化知识教育,我所熟悉的几位大车邻居们都曾经是旧时的国高毕业生,文化水平都不低,所以这一代对下一代的直接影响和教育是最大的,这就是家庭教育,一般家庭都有良好的有文化教育的传承。

  这里小学基础教育在当时是最好的,无论是教学条件和环境、规模还是师资力量都是最好的,完全和城里任何一所小学相媲美。建校几十年,培养出近万名铁路子弟,都是多才多艺全面发展的,都成为了各行各业的骨干和中坚力量。当年小区的孩子们都是从这所小学毕业升入高中大学和走上工作岗位的。

  这个小区最大的一个特点是居民家庭普遍比较重视文化教育。解放以来各个年代这里都有大学生走出去,早在四十年代里,梁家的长子曾是清华大学法学毕业生。五十年代里,全国尚处在文化扫盲教育阶段,这里已经走出了新中国自己培养的第一批大中专毕业生,杨家两兄弟,徐、吴、姜、车、王、程、贺、孙等家庭分别培养出大中专毕业生,走向全国各地的重要岗位。可见这里的人们的思想意识是多么的超前。那时社会普遍对读大学的并不十分关注,升学意识还不普遍不强烈的时候,其他街区几乎没有多少有人知道他们。

  在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姜家姑姑在吉林化工学校就读,王家大哥在吉林师大就读,杨家,徐家,吴家也同时有大学生在外地就读和工作。这几家自然就联系的就比较紧密,相互之间的长辈们经常关心着对方大学生的情况,打听一下学习生活情况。大学生们寒暑假时,汇聚在一起,相互交流着各地的信息。东北、西北、华北的所见所闻,还有北京,上海,南京,西安,兰州等,小孩子们听起来既新鲜,又有兴趣还能长知识。后来,姜大姑成了西安地质研究所的高工,王家大哥成了特级教师,吴老大成了江苏省冶金系统的总工,杨老大在西北核工业基地工作,徐家叔叔从东北人大和北京政法干校毕业(中央政法大学前身)后在陕西省公安厅做刑侦工作。

  我们小时候,常听到大人们聊天时称赞哪家的孩子聪明,学习好,热爱学习的氛围形成和辐射作用是一种正面的影响力,邻里之间的相互影响的逐渐形成一种良好的社会风气。孩子学习好家里有大学生是受人们羡慕的事情。我们从小身边就有大学生,并且直接受到大学生的影响,我也逐渐萌生了上大学的愿望。受家庭和环境以及教育的影响,后来我也有幸成了家庭中的第三代大学生,终于圆了我的大学梦。

  在六十年代,后院的李家培养出一位大学生,在当时比较有社会影响,因为当时升学率比较低。后来这位李大学也成了我们的中学老师,也很受学生的欢迎。

  七十年代,庞、郑、曲,赵、车,武,孙,刘,贾家等户人家,分别培养出自己的大学生他们都成张为国家的栋梁之才,八九十年代也出了不少新一代的大学生,遗憾的是我不十分了解。

  参加工作以后,曾经听本单位有同事不无自豪地说起读到中学时才知道有一部书叫做《论语》以显示自己很有学问的样子,不禁令人暗自发笑。这对小区的邻居们而言至少要落后半个世纪还有余,怎么好意思拿出来炫耀呢?!小区里的老一辈哪一位不是读着《四书五经》长大的!但是他们却从来都不提一个字,生怕传统文化中的糟粕毒害了青少年一代。

  小区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和谐,家庭和睦,尊老爱幼,邻里和谐,邻里互助,一家有事,家家主动分忧帮忙,不同于城里楼房的邻居,对门住了二十多年都不知道人家老大贵姓,相互之间像防贼一样,彼此戒备着对方。即使是同一个单位的,虽然近在咫尺,却同样显得十分的陌生,如同陌路一般,彼此之间老死不相往来。而居住在安福街的居民几十年有许多人家都成了三代之交,多年后彼此再见面都比亲戚还热情,有唠不完的嗑,说不完的话,真有一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感觉。

  安福街还有一个被人们久已淡忘了的别称叫“台湾街”,这个雅号起源于七十年代初期,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安福街被揪斗和批判的牛鬼蛇神多,地富反坏右多,阶级敌人多,淘气的孩子也多。有一届的淘气包子凑到一个班级里,对于阶级斗争那根弦绷的紧的老师来说有些不知所措,管理起来有些力不从心,有时感到困惑,甚至是恼怒,于是又不好称自己带的班级是“台湾班”,就说他们是“台湾街”来的孩子。言外之意,还没解放,只好把他们当做统战对象。当然一时成为笑谈,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台湾班”的孩子们也都很有出息,上大学的也不少,他们当中不仅有技术业务骨干,企业、站段领导,大中小学校教师,也有政府机关干部,有的工作生活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还有旅居在海外。同样的一个班级在别人手里就是“台湾班”,而到了化普老师的手里很快就是红旗班,说明教育理念不同,思想方法不同,班级管理能力和水平不同,效果就不同。这个班级的转变无疑给现在的中学老师们留下一个非常有参考意义的课题。

  这里顺便说一下,文革后期,随着政策的不断调整,阶级阵线逐渐淡化,各阶级之间经过文革也都有所改变,原来的阶级敌人也都变成阶级兄弟,出现了安定团结的局面,小区也是一样,包括师生关系在内。

  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在这个小区里居住久了并没有意识到他的独特的优势,一旦离开了这里,在新的环境中有了比较,才能真正体会到它的价值所在,现在的城市小区,现代化气息都比较浓厚,但也很难再有安福街那样五业并存的祥和平安幸福的小区了。事物总会走向反面的,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失去的事物一定会有新的东西来代替他。在新的世纪里,随着国企改制站段的拆并,小区也早已物是人非了,失去了往日的风采,但是他留给人们的记忆却是不可磨灭的。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在现实中,我们当然不会简单地认同那种君子小人观念,但是,一定会赞同效法自然法则,生生不息的精神,生活在安福街的邻居们同学们都有一种自强不息的精神。

  在阶级斗争念念不忘的年代里,小区反而是和谐的;而在倡导和谐理念的社会里,却又很难再找寻到这样的安福之地,这又怎能不引起人们的反思。我们并不是带着一种简单的怀旧心理,眷恋着昔日的时光,对历史缺乏辩证分析,凡事昨是今非;我们是坚持唯物史观的,辩证地看待历史和现实,同时也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感谢那个时代。当然也是在思考着那个时代、那个小区,留给人们最可宝贵的精神财富。

  2017-07-01望云楼主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