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青春时代

能动的主体和刚性的制度:路在何方?

作者:宋少鹏 发布时间:2017-04-14 09:13:12 来源:开放时代 字体:   |    |  

——《打工女孩》和《中国女工》的不同出路

  《打工女孩》是一部描写中国第二代打工女工生存状况的畅销书,《中国女工》是描写中国第一代打工女工的专业学术著作,曾为作者赢得很高的学术声誉。两位作者都致力于描写中国女工的主体能动性,但两位作者却为读者展示了截然不同的主体性和不同的出路。

  【内容提要】《打工女孩》是一部描写中国第二代打工女工生存状况的畅销书,《中国女工》是描写中国第一代打工女工的专业学术著作,曾为作者赢得很高的学术声誉。两位作者都致力于描写中国女工的主体能动性,但两位作者却为读者展示了截然不同的主体性和不同的出路。是两代女工所处的不同的社会环境召唤和培育了不同的主体性,还是作者透过心中不同的理想社会看到了女工不同的主体性?中国女工的未来出路到底何在?

  【关键词】《中国女工》 《打工女孩》 主体性 制度约束 出路

  一、底层生活、中产阅读:一样的世界和不一样的未来

  不久前,朋友送我一本书,是华裔美籍作家张彤禾的《打工女孩》。几天前,另一位友人又强烈推荐我看看这本引起热议的畅销书,使我对张彤禾和她的《打工女孩》产生了阅读的兴趣。

  对中国女工研究稍有关注的读者,都免不了会拿张彤禾的《打工女孩》与潘毅的《中国女工——新兴打工者主体的形成》(以下简称“《中国女工》”)进行比较。倒不是想比较两者书写的优劣或是谁描述的“女工”更为“真实”,除了写作题材的相似之外,是这两位来自境外的女性作者对于“中国女工”的书写多少搅动了大陆读者——特别是中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神经。我不知道有多少“中国女工”和“打工女孩”会知晓,甚至看过这两本写她们的书。但据说,张彤禾的《打工女孩》是机场书店的畅销书,潘毅的《中国女工》在学者中更受赞誉。某种程度上,张彤禾的《打工女孩》与潘毅的《中国女工》确实是写给中产阶级知识分子看的。

  “打工女孩”为个人梦想独自奋斗中的挣扎、现代城市生活中无枝可依式飘零的惺惺相惜,以及对故土思之念之却回不去的无奈和惆怅与中产阶级的现代都市乡愁产生着情感共鸣。张彤禾也一再在书中比附自己与打工女孩之间这份情感共鸣和因这份共鸣而产生的书写动力以及跨阶级理解的可能性:“我了解生活在举目无亲的地方那种孤独漂浮的感觉;我亲身感受到人轻易就会消失不见。但我更理解那种全新开始生活的快乐和自由”。“我是外人,但我遇到的每一个人也都一样。我想,正是这种共同的身份,让我们敞开了心扉,跨越了历史、教育背景、社会阶层的鸿沟,建立友情”(张彤禾,2013:2)。 而她的中产阶级读者也产生着跨阶级的情感共鸣:“我觉得敏就是我的一个朋友,我和敏之间没有什么不同,……她的行为、想法和奋斗,都跟我们一样”(张彤禾,2013:341-342)。只是,“理解”并不能填补阶级的沟壑,实现真正的阶级平等。

  潘毅也在研究结束时感叹道,“我所关心的人们可能永远不会有时间或者有机会来阅读这本我为她们写下的书”(潘毅,2011:194)。但是,潘毅书写女工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寻求跨阶级间的相互理解,把知识分子和工人阶级捆绑在一起的是“找寻出路的共同需要”(潘毅,2011:194)和改造社会的激进理想。当潘毅去探知女工们自己都尚未自觉的阶级意识时,她从女工的身体政治和日常实践的微小反抗中读出了一个很快要破茧而出的历史主体。从某种程度上,无产阶级是这个世界最后的掘墓者,他们是我们的希望和未来,甚至是拯救者。在潘毅的历史图景里,知识分子寻求的不是与无产阶级共享的对自由和乡愁的情感共鸣,更不是在相互理解中对孤独的自我救赎。相反,知识分子需要去理解这个伟大的历史主体及其隐藏的巨大变革力量,去理解、召唤,甚至催生这个历史主体的诞生。当然,潘毅的书写确实与当下中国知识分子的心灵产生着某种共鸣,她对中国女工恶劣的生存状况以及对多重压迫体制的揭示激起了知识分子的良知和批判精神,更是掀动了知识分子对于中国沦为世界工厂后微妙的民族主义情绪。

  这两本书还有一个共同的作用,把蜷缩在象牙塔里自言自语的中国中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目光逼进了赤裸裸的中国社会现实:血汗工厂里工人阶级恶劣的劳动条件、腐败官员和全球资本的联盟使中国的市场经济被最血腥的市场逻辑统治、歌舞升平背后是沦丧的道德和无底的欲望、厚黑学驱动着每个人渴望成功和向上爬的动力、底层民众为生存而苦苦挣扎、中产阶级为维持小资的体面而过劳生活、权贵资产阶级纸醉金迷后仍骂着“国家社会主义”的娘。不同的是,张彤禾的《打工女孩》展示的是一个丑陋却充满生机活力的社会,一个个人依凭“中国梦”的支撑通过打拼仍有可能成功的也许越来越好的社会,象征着“一个正挥别乡土和动荡过去,并拥抱光明但又忐忑未来的国度”(《打工女孩》腰封,《时代周刊》评语)。潘毅的《中国女工》展示了一个国际资本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封建父权主义共谋下重重压迫的制度之网,以及这种制度的不人道和应被遗弃的决绝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