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青春时代

林深:浙江名校炮轰衡水中学 谁让穷人买不起素质教育?

作者:林深 发布时间:2017-04-12 23:45:0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高考加工厂衡水中学在浙江嘉兴平湖的乍浦小镇开分号了,浙江名高中的校长们担心浙江省的素质教育将遭到洗劫而“破口大骂”,但另一面,报名的学生却蜂拥而至。其实,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并非摆在同一张桌子上的两个选项,而是反映着不同阶层的命运。

  作者 | 林深 Catherine

  美编 | 黄山

  以“魔鬼式”训练闻名的高考加工厂河北衡水中学在浙江嘉兴的平湖开了分号——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不少人担心浙江省发展相对成熟的素质教育将遭到洗劫。对此,一轮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之争再度引爆。

  作为一所民办学校,平湖衡中学费不低,奖金不少。该校将开设144个班级,吸纳6000名在校学生,并向全国招生。学费定价为每人每年3.5万(不含住宿费)。为了争夺优质生源,鼓励学生上清华北大等名校,推出3-50万元不等的优秀生奖励。

  该校将带来以精细化管理著称的衡中模式。学校法人代表、执行董事肖家兴表示,“孩子们来到这里,会没有时间想别的,每天都在充实的学习中度过。”现在平湖衡中的每个教学楼里面都挂上了励志标语:“两眼一睁,开始竞争”、“教师职业,今天工作,明天还要工作!教育事业,今天工作,明天还想工作!”

图片来源:人民网

  入驻嘉兴的衡水中学如同投入沙丁鱼鱼桶中的那条鲶鱼,一时间群情激动。对于衡中,浙江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处长方红峰放话说:“他是个应试教育的典型,他眼睛里只有分数没有人。跟我们浙江以人为本的素质教育理念不符合,他们认为是先进,我们认为是落后的,我们浙江不需要。”

  也有当地学校的校长称:“浙江有自己的教育主见,浙江教育关注人的发展。衡水落户浙江,要拿捏浙江教育的本质、内涵和节奏,不要搞小动作,不要破坏浙江教育生态。否则会是一场闹剧。”

  面对浙江本省教育界的强硬态度,河北衡水中学党委委员、副校长王建勇则淡定回应:“不欢迎就不欢迎吧,反正现在分校的存在是事实。这个事我们没有发声,他说就说去吧,我们走自己的路……有人说我们衡水中学只有分数没有人,这完全是瞎说。衡水中学的毕业生考上清华北大的多了,考上香港高校的那都是用英语面试的,没有两把刷子能考上吗?”

  衡水中学背着应试教育的锅,在进入“素质教育大省”时被当地的教育精英视为狼虎。但吊诡的是,平湖衡中招生开启后,报名者涌至,其中包括已被省重点中学录取的学生,当地考生及家长对衡水中学期待满满。当然,选择应试教育还是素质教育这本身就是个伪命题,现实中,决定你和你所接受的教育的,是你所处的社会阶层。两种教育,不仅意味着不同的教学模式,更意味着不同量级的资本投入。

  那么,家长趋之若鹜的衡水中学是如何开展应试教育的?浙江素质教育自诩的“以人为本”又是怎样一番景象?

  衡水中学再“魔鬼”,河北人民也需要它

  河北省是一个高考大省,人口多,名额少,本省唯二的211大学,一所落户天津,一所被北京分走一半。2015年河北省985录取率为1.63%,211录取率为1.82%。同年,地处河北内部的北京天津,高考一本录取率足足有24.13%和23.39%,排名全国前两位。就在这样的地狱难度中,衡水中学却制造出了耀眼的数据:2014年高考,衡水中学一本上线率86.6%,二本上线率99.3%,104人被清华北大录取,包揽全省文科、理科状元。衡水中学在河北堪称鹤立鸡群:在2016年该校理科710分以上考生占全省84.2%,文科670分以上考生占全省76.9%。

  如果我们以升学论成败,衡水中学是当之无愧的王者。

  当然,闪亮的数据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在中国教育向“素质教育”转型的时代,衡水中学付出了名誉蒙尘的代价。2014年,中国青年报专题报道《衡水中学到底哪里不正常》,直指衡水中学“洗脑”。“魔鬼十八式”、“军事化管理”、“高考工厂”,这些标签打上去后,我们好像看到了一间人性磨灭的监狱。央视主持人白岩松甚至形容,这是一所“成批成批的像韭菜一样批发生产状元的学校”。

图片来源:新浪

  网络上流传的校规校纪更加强了这种印象:“上课禁止行为:看表、朝外看、擦眼镜、翘二郎腿”;“全校实行统一就寝时间管理,学生睡前必须上好厕所,10 点到 11 点,学生不准上厕所”;“不准在食堂和宿舍以外的任何地方吃零食。不准带手机、mp3 等入校”……等等这些对于一线、二线城市的学生是不可想象的,没有社团活动,没有自选课,没有出国交流,更不用说国产电影必备早恋堕胎打群架。

图为衡水中学学生宿舍,校方对学生的管理要求精细到被子的折角,图片来源:搜狐教育

  但奇怪的是,衡水中学的毕业生对于母校却鲜有怨言。知乎上,“怎样看待衡水中学这样的「超级学校」的存在?”这个问题下有738个答案,其中出身衡水中学的答主一面倒的维护母校。他们最常说的是,“不得已”,是“河北孩子的罪”。

  而河北省本地希望摆脱衡水模式的尝试,也告失败。2014年,河北涿鹿县教学改革,主打“三疑三探”模式,鼓励自主、合作、探究性实践形式学习,与学生们等着往嘴里“灌”有很大不同。不过,部分学生家长并不买账,认为课改后课堂上教师讲课不足,希望恢复到“满堂灌、题海战术”等传统模式上去。改革被全面叫停。

  看过浙江素质教育,才懂啥叫高大上

  相比于河北的地狱难度,浙江虽然还没有到京津沪这种躺着高考的轻松模式,只看2016年,2.5%的985录取率,40.13%的985本地率,再算上为数不少的“剑桥班”(4.5万人民币/学期·人)、“SAT班”不参加高考的留学生,比起河北省也算得上从容。

  据搜狐教育的数据,浙江的几所超级中学升学率并不比衡水中学差。2016年高考,杭州二中上一本重点线504人,上线率96.55%;另有74人参加海外名校选拔,被美国哈佛大学、芝加哥大学、杜克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剑桥大学等世界名校录取。另一所名校镇海中学,包揽了2014、2015年的文理科高考状元,2016年的文科状元。更不用说外校系统的杭州外国语学校,2016年,该校本届学生在高考前已有167人被国内外著名高校预录取,约占毕业生总人数79%。

  也难怪在接受记者就衡水中学一事采访时,杭二中学的校长会底气十足地说:“浙江教育比较理智,注重教育的内在规律,不是一味追求分数的;浙江的家长也是开明的,希望孩子是多方面发展的。”

  对于浙江超级中学的学生,高考并不是唯一的路,他们追求关心的东西更多。国际竞赛、国际会议、人大政协的提案和各种才艺。

  然而,浙江重点中学学生所受到的“素质教育”在衡水中学的学生看来几乎是难以想象的。一方面是学生因专攻高考,没有精力;另一方面,全面发展的成本很高。就拿强调发展学生兴趣的校园社团来说,无论是COSPLAY社还是摄影社、天文社,只装备一项就基本拒绝了大部分低经济水平家庭的学生。

  素质教育不吃素

  素质教育,在西方的对应概念为心智教育(liberal education)。相对于偏重考试的应试教育,它较为注重培养体育、艺术能力和多元智能的成绩,这类教育鼓励学生通过在艺术、体育等更多样的考试来比赛,发挥个人潜能,展示兴趣所长,并培养良好品格,而不仅仅是学术才能。中国官方所提出的素质教育概念中,最根本的要求就是学生在德、智、体、美、劳等方面全面发展。

  素质教育起源于15世纪的欧洲,如在文艺复兴时期,学生被灌输阿拉伯地区和古代的罗马时期知识。后科学、商业兴起,探险人才和灵活性的商业通才需求大增,个人创新、方向思考的教育元素被引入北美等英式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人才培育。

  为商业资本社会设计的素质教育被称为比赛教育,强调竞争。竞争的范围从考试拓展,透过生活中不断推动能力斗争、激烈且开放的发展环境,思想、道德质素、能力培养、个性发展、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教育都可以成为竞赛。而考试如何,也不过是个人专长的一部分而已。在我亚洲现代社会中,这样的竞争往往以筛选的形式呈现。

  所以,一个在素质教育竞赛中的优秀学生,不可能不懂应试,反而是懂得应对各种五花八门的考试。在素质教育搞得较好的地区,这些技能在校内不可能完全获得,而需要家长花额外的学费:

  大量学生反映,除了上课学习英语、课下复习和作业以外,许多家长都为孩子报名了英语补习班。课外补习占据了学生原本就有限的课外活动、休闲娱乐时间,不仅使学生感到负担沉重,甚至也影响了睡眠和休息。上海儿童发展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只有17.2%的小学生、19.1%的初中生达到了标准的睡眠时间;来自深圳的调查显示,超过42%的深圳中小学生处于睡眠不足的状态。

  ——未来网 《人大代表李光宇:建议高考取消英语科目 改为选修》

  图片来源:灿度益智大比拼

  要在素质教育中取胜,除了看孩子的天分,更重要的还要看孩子是否有一个有支付能力的爹。这样的教育是否真的有利于孩子成为一个完整的人,却还要打一个问号:

  然而,这样的教育过分依赖天生的差异,菁英可以被选入私校读知识,反之能力差的人只能分到技术或体育班的专业,也是西方头痛的问题,值得大多东方国家反思,尤其是在种族歧视严重的时期,许多孩子因为天生表现受到不公平的待遇,还有漠视霸凌的问题,许多人因而足不出户。

  ——维基百科

  没有应试教育,游戏规则将彻底容不下底层

  那么当今中国的应试教育又属于谁呢?

  与浙江重点高中校长所说的不同,浙江嘉兴平湖乍浦镇的人,对于衡中的到来却表现出积极的态度。

  教育资源的缺乏、生源流失是促使当地开平湖衡中的一大动因。平湖当地高中教育资源的缺乏,仅有平湖中学是排得上号的重点。而平湖衡中所在的乍浦镇,更是一所好学校都没有。一位在当地打工的慈溪人表示:“女儿现在在乍浦上小学,今后要回慈溪去读书,那边的学校更好,乍浦的教育太落后了。” 镇上唯一的高中乍浦高中校长称,当地周边基本是农村,生源一般,好的学生都流去外地,其校舍大量空置,“希望衡水第一中学的介入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留住学生。”

  平湖衡中计划首届高中招生90名,现在已吸引400多名学生报名。女儿被平湖衡中录取的葛先生称,“衡中这块牌子我们很早就听说过,现在办在平湖了,据说河北的老师都会过来教学,我们还是挺期待的。”

  被涂上“哈佛红”,但周边是农村的平湖衡中校舍。图片来源:传送门

  这么看来,那些口口声声称赞浙江人支持素质教育,而对河北应试教育口诛笔伐的重点学校校长们,恐怕并不足以代表平湖衡中周边农村地区的本地人以及拖家带口来当地工业区打工的人。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之间的这条线不能划在河北和浙江之间,也不能划在衡水中学和杭州二中之间,而是划在了不同的社会阶层之间。

  教育的不同模式并不是摆在同一张桌子上两个选项,应试教育总是属于社会底层,全世界都一样。

  美国社会底层接受的教育,目的是什么?就是让娃够着一个饭碗,说白了,把娃变成一个有用的社会工具就可以了。它不是在培养一个人才,只是在打造一个工具。……(学校)一直管到吃饭,包括上厕所,怎么用哪个卫生纸,用多少,这都是有规定的,接近军事化管理。

  所以你看,我们中国的那个什么毛坦厂中学,大家都说他是高考集中营,你到美国去上KIPP你才知道什么叫集中营。因为只有这种方法,才能让底层的孩子能够克服自己的那些习性,然后进入一个大学的门槛,他们的一生的命运才能被改变。

  ——英华兰的DrBing《底层应试教育、中产素质教育、顶层精英教育,美国教育的今天会是中国的明天?》

  所以对应试教育的渴望并不独属于衡水中学或者河北人,而属于任何地区的社会底层。底层何尝不知应试教育的“目中无人”,但这是底层家庭孩子“向上走”的唯一渠道,对于他们来说,素质教育充满诱惑但太过奢侈,花不花这个钱,是一个中低层不得不斟酌再斟酌的事。

  围绕“衡中模式”的意见分歧,照见教育转型期弥漫全社会的双重焦虑:一方面,害怕被应试教育的列车甩下来,掉入社会底层;另一方面,一部分家长又深感应试教育不如素质教育那么能激发孩子的天性,对未来在素质教育竞争中失去先机也有隐隐的担忧。

  ——人民日报 《怎样让素质教育真正硬气起来》

图片来源:微信好文章

  在一定意义上,衡水中学代表了中国最极致的应试教育状态,杭州二中则代表了较高的素质教育水平。他们的背后,的确存在地区之间的文化差异,但更多的是地区间不平衡的发展,还有整个社会不断拉大的阶级分化。而那些更加边缘的教育机构,如城市中的打工子弟学校、落后小城镇的中小学校以及残破不堪的农村学校中,财政学生们甚至连受到良好应试教育的资格都可能被早早剥夺。

  北京打工子弟学校学生在初中后的教育和就业前景堪忧。一项长达五年的跟踪研究发现,1493名学生仅88人上了大学,大学入学率不到6%。大多数学生初中后没有回到家乡,而是留在北京。就业的学生,六成从事低端行业,延续父辈打工命运。

  ——财新网 《研究显示北京打工子弟身份难改变 教育梦想多数破灭》

  只要教育提供的阶级流动渠道继续缩小,就会有无数个衡水中学开起来。而另一头,素质教育给家长与学生带来的竞争压力,将以透支钱包的方式释放在校外的万千种培训班中。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