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青春时代

北漂谈生活状况:繁华很多与我无关 未想过离开

作者:记者 发布时间:2014-05-02 22:32:54 来源:北京青年报 字体:   |    |  

北京外来劳动者调查

  北京外来劳动者调查

  北京外来劳动者调查

  据统计,到2013年底,北京常住人口达到2114万,而其中的常住外来人口则高达802万。更有甚者,北京市昌平区的常住外来人口甚至超过了常住户籍人口。时至今日,北京的服务行业以及各类体力劳动行业工作岗位,已经大部分被“农民工”以及各种各样的“北漂”占据。他们在为北京提供服务的同时,感慨无法获得相应的公共福利;另一方面,不断增加的人口、日渐拥堵的街道,也让“北京人”叹惜被分薄了有限的公共资源。那么,这些外来务工者在北京的生存状态究竟如何?本报从今天起推出“北京外来劳动者调查”,从技术工人到服务员,听各行各业的劳动者讲述他们的北京故事。

  劳动者档案

  石志伟,男,34岁,高中毕业,河北保定人。

  工作:2005年来到北京,现在北京合盛万佳商贸有限公司担任热水器的安装服务。

  居住地点:朝阳区崔各庄乡奶西村

  月收入:旺季8000至9000元,淡季5000至6000元,公司缴纳各种北京社保。

  导读:石志伟六岁的儿子从出生后就一直住在北京,但直到几个月前才第一次去北京动物园。他现在对工作很满意,说“比好多北京人挣得都多呢!”

  4月30日下午1点多,北京青年报记者与采访对象、北京合盛万佳商贸有限公司的热水器安装服务工石志伟终于见到面。

  本来之前约定好是一早就跟小石碰头,然后记者跟他到住户家中边安装热水器边进行采访的。不过头一天晚上小石匆匆打来电话说要推迟时间,因为第二天上午要去给孩子办在北京借读小学的手续。他的儿子今年9月份该上学了。

  幸运地给孩子办完借读手续

  这一天,石志伟像往常一样还是早上6点起床,吃了几口早饭就出门了。由于办借读手续要提供租住房屋房主的身份证和产权证原件,他只能请求房东跟他一起去。还好,几年下来跟房东处得关系不错,房东答应同行,所以小石出了家门后要先去接上房东再一块往乡政府赶。

  7点多到乡政府的时候,门口已经排了十多个像他一样来办借读手续的外地孩子家长。其实,乡政府开门办公的时间是8点半。由于之前已经来过一次,该补的手续都已经补齐,所以一切还算顺利,中午11点多成功办好。尽管花了一上午时间,但他反复说自己“太幸运了”,“今天排的七八十位家长,真正办成的不过十几人,我能是其中一个太幸运了!”

  办完手续他先送房东回家,然后自己回家匆匆吃完午饭就出门工作了。所以,小石这一天的工作也是从下午才开始,比往常整整推迟了半天。

  这天的工作地点是位于回龙观的西城区安置房项目“融泽嘉园”。这是个新楼盘,基本都处于装修阶段,集中安装热水器的比较多,所以这天的几个用户都在同一个小区,免去了路上来回奔波,节省了不少时间。

  每天“早六晚八”的工作

  石志伟所在的公司是万家乐燃气具公司在北京的特约服务商之一,主要负责北部和西部地区的安装服务。根据他的工作节奏,每天早上6点起床,吃几口饭就出发,到第一个客户家时通常都能赶在8点之前。由于专门为一个品牌服务,所以小石对这个品牌各种型号的热水器都已经相当熟练:通常安一台电热水器大约一个小时;燃气热水器要复杂一些,大约得两个小时。一天顺利的话能安五六台,旺季的时候要七八台。

  对于堵车和等人,小石可能比很多人有更深的感受。如果一天的活儿都在一个区域还好,要是不在一起,光路上可能就要耗费三四个小时甚至更多。而好不容易赶到又发现用户家里没人就更让他心急了,由于安装热水器的用户基本都是正在装修的,所以业主不在家的情况很多,有时在门口要空等一个小时甚至更长都曾遇到过。虽然嘴上不能埋怨用户,但这确实让石志伟很心焦:这些耽误的时间都是他自己的,如果不耽误就能早点完工回家,可以多陪陪家人或者早点休息。

  经常是工作一整天,石志伟也不喝一口水,是来不及更是不敢喝。“怕上厕所,所以就不喝水呗!”不过每次趁着安装间隙,他都会在自己的车里狠吸几口烟。

  现在他是公司里资历最老的几名员工,也很受公司重视。去年底万家乐在全国合作商里评选“安装、售后、服务十佳”时,石志伟成为其中一员,他也是北京地区唯一的获奖者。

  全能型热水器安装工

  虽然作为一名安装工并不是很起眼儿,但其实像石志伟这样安装热水器的工人并不简单,特别是安装燃气热水器要涉及水、电、天然气的管路改造,这些都有严格的技术规范,其中天然气管路改造还需要专业资质认定。另外,安装时还涉及墙壁或者玻璃的打孔,不能把墙打坏、不能打到墙里的管路电线,所以还要懂点装修知识,一到用户家就能把墙里的线路走向摸个八九不离十。另外,由于他们大多是带货安装,还要随身带很多工具,所以他们必须都自己有车、自己会开车,还要熟悉北京地理和路况。

  七年多的安装工生涯,不仅让石志伟在技术上成了老手,在待人接物的交际上也完全变了一个人。“原来刚来北京时特别腼腆,人都笑我像个姑娘,不敢跟人说话,但现在跟谁都能聊了!”

  石志伟确实快人快语。他说,干这一行,虽然需要过硬的技术,但毕竟是服务行业,天天跟人打交道,嘴不甜不行。

  他每天至少要跑五六家客户,自然什么样的人都会遇到。有热情的也有冷漠的,甚至也有看不起人的;有层次高的也有层次低的,更有人处处防着你。不过对于这些,石志伟都能轻松应对了,“只要对人家客气就肯定没错,遇上脾气不好咱就别惹,好说话的咱就多聊。”石志伟也想得挺开,“现在谁都不愿意让陌生人到自己家里,所以有点戒备心也是人之常情,咱就装着看不见吧。”

  除了要跟用户打好交道,石志伟跟用户家里的装修工人、小区里的保安甚至门卫也都是客客气气的。多数装热水器的都是正在装修的新居,这时往往业主最信赖的就是装修工。“如果跟他们处理不好关系,给你找点麻烦甚至跟业主说句‘这东西买的不好’或者‘这人安得不行’,都可能带来麻烦。”

  北漂九年,从月薪八九百到八九千

  今年34岁的石志伟生于1980年,也算个“80后”。不过按照老家的习惯,他习惯说虚岁35。

  小石出生在保定农村,高中毕业后本来可以继续上学,但他当时考上的一所师范学校要一下交三年的学费总共3万元。由于家里困难,他只能放弃,随后来到北京打工。

  选择北京,是因为他弟弟之前还没上完初中就已经来北京了。石志伟刚到北京学的是汽车修理,不过那时候这行并不太挣钱。“后来我当上师傅了,一个月也就八九百块钱!”

  当时石志伟的弟弟就在合盛万佳公司安装热水器,收入远比他强。所以干了两年汽车修理后,石志伟也来到了弟弟工作的这家公司。最初是干销售,也就是在家电卖场里当促销员销售热水器,那时收入虽然比干汽车修理好些了,但一个月也就能挣一千多块钱。

  干了两年以后,石志伟转行到收入更多的热水器安装服务,但工作也辛苦了很多。从2007年到现在,石志伟一直没有再转行。“一个月多的时候能挣八九千,少的时候也有五六千,每个月攒下5000元钱应该不成问题。”他现在对工作很满意,说“比好多北京人挣得都多呢!”

  最愧对的是孩子

  一直让石志伟很愧疚的就是陪家人的时间太少。由于是计件工作制,多干多挣钱,所以石志伟的日程表上基本没有休息日,唯一可能休息的就是车限行那天,但他也尽量找点五环以外的活儿干。

  石志伟六岁的儿子从出生后就一直住在北京,但直到几个月前才第一次去北京动物园,还是石志伟的姐姐来北京时带去玩的。屈指算来,他儿子去过的北京的大公园只有香山和动物园,其他就是在家附近的花园玩了。“没办法,我得挣钱,实在没空陪孩子!”对于这点,石志伟说对孩子太愧疚。

  “明天争取多干点,把今天少干的补回来!”虽然这一天石志伟少装了几台热水器,也意味着收入少了些,不过他仍然特别高兴,因为孩子在北京上学的事终于有眉目了。本栏文并摄/本报记者 张钦

  记者手记

  我很满足,所以我不离开北京

  小石很满足现在的工作,虽然辛苦但很踏实,凭本事吃饭多劳多得。他告诉北青报记者,干这行太辛苦,所以基本没有北京人做,在北京安装热水器的以山东人居多,另外安徽和河北的也不少。

  不过比起小区门口卖菜的或是餐馆、理发店等其他服务行业的,像石志伟这样的热水器安装工基本不会给客户留下什么印象:去客户家时都是装修最忙碌的时候,乱乱哄哄根本记不住你。不过尽管跟绝大多数客户都只是一面之交,但石志伟还是尽量给人留下个好印象,他说“干好了自己心里踏实”。

  在他的心目中,钱挣得不少而且挣得踏实是让他最满意的。虽然在跟北青报记者交谈时反复说自己“很满足”,但石志伟想融入北京、融入北京人圈子的愿望仍然强烈。

  在石志伟的心目中,从没有想过要离开北京,虽然在他的心目中也在感叹北京太挤了:人太多了,车也太多了。但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也是当年“挤进”北京的一分子。石志伟希望能够融入北京,被北京真正地接纳。但即便不行,他也不会离开,因为他对现在的生活已经很满足。

  对话

  最大的理想就是能租个环境好点的房子

  问:你怎么评价北京?怎么评价北京人?

  答:我觉得自己是北京人了,现在我对北京比老家保定还要熟悉。我每天开车出来基本不用导航,路全都知道。不过我觉得自己还是外地人,自己还没有融入北京。不仅北京人这么看,我自己也这么看。我很想融入北京,但很难。北京虽然繁华,但很多都与我无关。不过这几年区分北京人和外地人的地方越来越少了,去用户家里服务时多数都很热情,甚至有人会说“这个外地人比北京人还好”,我会心里热乎乎的。

  问:想过以后吗?会离开北京吗?

  答:从来没想过离开北京,想一直在这儿干下去,直到干不动了,但到那时怎么办现在还没想过。我现在收入不低,也有社保,但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自己的房子。所以我最大的理想就是能钱再宽松点儿,租个环境好点的房子。主要是为了孩子,我们无所谓,在哪儿都能睡着。

  问:眼下在北京最大的困难和愿望是什么?

  答:最大的困难就是孩子上学,希望孩子能融入北京。现在上学的问题基本能解决了,不过孩子的学校里基本上全都是外地孩子,孩子玩的圈子也基本都是外地孩子,跟北京孩子还很少能融到一起。我希望北京能够给我的孩子一个快乐健康的成长环境,让他不要感到有北京人和外地人的区别。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