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青春时代

下岗工人儿子对话李政道儿子:我们的头要比150年前还低

作者:破土综合整理 发布时间:2015-11-17 21:26:21 来源:破土网 字体:   |    |  

 改革开放初期以前,超过40%的教育精英是工农子弟;改革开放中后期,超过50%的教育精英来自有产家庭。这是李政道之子李中清教授最近的研究成果。知识是没有边际没有阶级的,这句话是句废话。底层孩子进入高等学府到底要经历多少艰难?每个底层孩子都有相似而不同的故事。

  【破土编者按】改革开放初期以前,超过40%的教育精英是工农子弟;改革开放中后期,超过50%的教育精英来自有产家庭。这是李政道之子李中清教授最近的研究成果。知识是没有边际没有阶级的,这句话是句废话。底层孩子进入高等学府到底要经历多少艰难?每个底层孩子都有相似而不同的故事。

  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先生的儿子,香港科技大学的李中清教授对精英教育的阶层传递感上了兴趣。最近,他公布了自己多年的研究成果:

  “在过去的150年中,中国的教育精英,即受过良好教育、最具优势的职业群体有四个阶段的转化:

  1865—1905年,即清政府废除科举之前,超过70%的教育精英是官员子弟,来自全国各地的“绅士”阶层;

  1906—1952年,超过60%的教育精英是地方专业人士和商人子弟,尤其是江南和珠三角地区;

  1953—1993年,约超过40%的教育精英是来自全国的无产阶级工农子弟;

  1994—2014年,超过50%的教育精英来自各地区的有产家庭,与特定的重点高中。”

  报告还表明,21世纪以来中国的精英大学中来自农民家庭的学生比例与人数均有下降,在自主招生体系中这一转变更剧烈。但在普通高考体系中,来自蓝领阶层家庭(农林牧副渔水利生产人员)的学生总体比例则相对稳定。而以苏州大学为例,干部子弟的情况也发生了很大转变,越来越多的干部是商业或企业干部,而非传统认为的行政管理干部。

  拥有资本优势,就拥有了教育优势,几乎成了当代社会的常识。很多人说,中国当代的教育公平水平滑落到了150年前。

  破土查到了六年前的一个数据:在2009届大学毕业生中,农民与农民工、产业 与服务业员工家庭子女就读 “211”院校的比例分别为38%和22%,而就北大这样精英学校而言,2013年,北大新生中只有14.3%的学生来自于农村。同时,有学者对无锡某职业技术学院2007、2008级1250名学生的家庭阶层进行了考察,发现该高职院校学生大都来自社会较低阶层,父亲职业属于农民、个体工商户、工人的约占总调查数据的65%,母亲职业属于农民、无业、失业、半失业、个体工商户的约占总调查数据的70.9% 。精英学校的门为谁打开,一目了然。

  底层孩子到底差在哪呢?

  小刚来自一个西南边陲的“四五线”小城市,爸爸原来在银行里当保安,妈妈是纺织工人。90年代中期,父母都双双下岗了,现在只能在菜市场租个摊位卖猪肉。和他的许多同学比起来,他是努力而且幸运的,因为他最终考上了大学,虽然也不是什么重点大学,但毕竟不是留守儿童的命运。

  “我是我们高中成绩最好的,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小刚说,“即便是在我们小城市,一个人应去哪所学校上学,根据的是其所属的学区而定。但是,重点学校的房价往往都高不可攀,在我们那个小城市,学区房的房价也要7、8千一平米,只有当官的或者是很有钱的人才能在买得起那里的房子。我们家不算有钱的,不过也不算最差,但只能到这样的学校读书,毕竟,到重点中学要交借读费,我们交不起。”就这样,穷人在城市拆迁和迁移中被“赶”出拥有优质教育资源的主城区,其集中的郊区和贫民区几乎没有重点学校。

  小刚也有在重点中学的朋友,是妈妈原来工友的孩子。“她成绩也不错,上了‘自费线’(重点中学在招生时都有高、低两个录取线,达到高录取线的只需要缴纳政策规定的学费,而达到低录取线的学生需要以“捐助”或交纳“择校费”等形式才会被录取),她妈妈还是努力花了一些钱让她进了重点中学。但是她也没法像更多她的同学一样,花更多的钱上辅导班,成绩也是一般般,分数没有比我高多少。”小刚说。

  城市中,重点高中集中了更多的社会上层子女,有数据表明,重点高中来自精英阶层的子女比例是城市非重点高中的 1.7 倍,是重点高中内下层阶层子女的 1.6 倍,在非重点中学中,来自下层的学生比例最高。如果将社会群体划分为高中低三个社会阶层,高层家庭的子女约 62%在重点中学学习,而低层家庭的子女恰好相反,约 60%在非重点学校就读。即在不同的高中,学生家庭背景的趋同性在增强。

  但就算底层有运气好的孩子,聪明、勤奋、成绩好,真的就能脱颖而出进入重点大学学习吗?另一个数据又要震惊你:从进入高校时的录取线来看,有一项对某学院 2000 级新生的一项调查表明,父亲的社会地位不同,大学生入学的实际录取分数是不一样的,农村子女入学的实际录取分比干部子女的录取分高约 20 分,工人子女的实际录取分比干部子女的平均分要高出约 4 分。从大学生的学科专业的分布来看,也越来越具有阶层的属性。上层社会的子女更多地选择了热门专业和艺术类专业;而工人、农民等低阶层的子女选择冷门专业的更多。原因通常与高考层出不穷的加分政策相关。

  当教育成为商品和市场的时候,自然是钱多的就能买到更多,进而成为教育精英,毋庸置疑。李政道是商人的儿子,在近百年以前,经过这样的阶层传递,他的儿子也同样成为了教授,中国的教育却依然没有变化,甚至,在对教育市场“无微不至”的开发之下,如今底层要成为教育精英,要走更为艰难的路。下岗工人的孩子尚且如此,更多农民工的孩子呢?他们或许只能进职校,早早地成为新一代工人吧,继续为精英教育出来的老板们打工吧。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