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青春时代

孤烟暮蝉:不仅仅是为了纪念--写给年轻人的一些话

作者:亿喜紫网在线 发布时间:2014-12-09 22:55:15 来源: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 字体:   |    |  

 1.jpg

  在和平年代太久了,我们往往会忘记和平的意义,没有切肤之痛,只有对安逸的麻木。那些年那些事那些不能忘却的纪念都渐行渐远,我们拖着手走在阳光里,撑着伞在细雨中矫情地伤感,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争执,又为一些莫名其妙的烦恼纠结,人生过得象白开水一样,却忘记了白开水的珍贵与不可或缺。我们就这样活着,不知道炮弹在身边呼啸而过是什么样的感受,也不知道穿着草鞋在寒东腊月行军是什么滋味,短短的几十年,历史长河的一瞬间,我们把那些人,那些年青的鲜活的慷慨的生命都忘记了。

 

  对于抗日战争,对于那些残酷的记忆,我们现在只能从文字与图片中去了解去体会,那些亲历的人们,大多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同样是年轻人,70多年前的他们,在抗争在喋血在义无反顾,而70多年后的一些人,在骂娘在装X在无病呻吟。更有甚者,一些年轻人更在“皇民”化,在骂中国人是支那猪,我不知道这种去除自我认知否定自我身份的人有什么生存的价值,去除了自我认识那么作为人的哲学核心就没有了,这样的一个族群在微博上形成了群体并且非常活跃,这到底是谁的悲哀?今天我不想去责备谁,我只想从年轻人的立场去分析这些现象的成因,或者是用一个年轻人的眼光去看这些问题,但求能公正客观地剖析而不是居高临下地指责。

 

  全球化把竞争的平台从国家之内拉大到国际之间,使得原本平面化的压力变得立体了。特别是工业体系不怎么完备的中型国家或地区,这种变化愈明显。全球化的竞争让这些国家的年轻人面临更大的生存压力,使得年轻人的起步更加艰难。这样的情势之下,年轻人趋向于更加保守的政治理念,就是自我封闭式的排斥全球化的浪潮,他们越是用激烈地手段去达到封闭的结果就越代表保守主义的抬头与巩固。如今我们在香港在台湾在欧洲都看到了在保守主义的沃土中生根发芽的年轻人,他们用激烈的行为与手段去抵抗全球化的冲击,企图用自我封闭来抵挡所承受的压力。但事实是,在当下,一个封闭的排斥全球化的国家,是无法继续生存下去的,年轻人不过是用保守给自己未来的道路封上一块砖而已。

  在全球化的当下,作为政治家在争取选票的时候,不应该只是迁就选民的感受而一味地讨好,更应该站在国家或地区的战略上去思考如何开好车。如果无法做到自己开车至少也要选择一辆快车稳稳地坐好,以便使自己的人民获得收益。但是很不幸的是,总是讨好选票的政客多而清醒务实的政治家少。于是,年轻人被利用而不自知,被玩弄而不自觉,被忽悠而不自醒,在一波又一波的浪潮中,眼看着机会从手中溜走,拿着22K的台北年轻人和拿着18K的高雄年轻人,还在狂热地追捧那些虚无缥缈的理念与自闭,却不知道世界并不会等待他们的脚步,太阳花与“支那猪”的对抗手段,在历史的车轮面前显得那般苍白与渺小,台湾的未来在哪里我们不知道,但肯定不在太阳花盛开的自卑里。

 

 

  全球化的影响对中国来说,影响也不是不明显,但总体来说,全球化对于中国这样的工业体系极度完备的国家来说是利大于弊的,这也可以从近十年来中国的发展速度与变化感受出来。虽然我们也不可避免地感受到贫富差距拉大所造成的巨大的心理落差感,但是我们也不能否认整个社会的人民生活水平是获得了极大的提高,也就是贫困人口的大面积缩减,社会福利的大幅度提升,以及社会上升通道的相对通畅,这些都表明,这个国家的进步与逐渐完善。但是,作为年轻人却感受到更大的压力,这也是不能回避的事实,社会福利的提升就意味着年轻人的压力更重了,经济的发展导致房价飙升也使得年轻人安居乐业的梦想变得奢侈,而很多大学(特别是非重点大学)教育的手段落后也使得很多人毕业就面临失业,而高不成低不就的心态,又使得这些年轻人并不能委身一份蓝领的职业,这些都是我们教育制度上出了问题,不过幸好最近国家也在纠正这些事情,比如将全国700余所高校改为职业技术学院。

 

 

  年轻人的就业率,我们国家算非常不错了,相比于欧洲近3成的失业率,西班牙更是高达5成年轻人失业率,作为中国的年轻人(当然不包括弯弯)还是相当幸运的。可是压力是事实存在的,心理落差也是事实存在的,加之新舆论平台的发展,使得之前那种精英型单方面地向民众传递信息的模式崩溃了,所有的情绪都在这个平台上快速发酵与释放,这使得所有的压制与控制的手段都变得苍白,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国外的历次XX花革命中感受一二。包括ISIS这样的恐怖组织都是充分利用社交平台来进行操作与扩张的,这让我们看到,民众间特定人群的联系串联组织成本在急速降低,形成社团与社区相比之前用传统的方式,成本在以指数级规模下降,而效应却以指数级规模上升,各国都在面对新的挑战,并不是只有中国。

 

 

  年轻人更容易被情绪所左右,这是不争的事实,而社交平台,特别是微博这样的公共平台,更利于情绪的积聚和扩散,而负面的情绪更容易引起群体的共鸣,就好象之前崔永元的两条微博:

  

  图1

  

  图2

 

 

  这两则微博其实可以当作公知微博范本来分析了,首先站在弱势群体的立场来挑动仇恨,这在中国是很容易的,人口基数这么大,随便找个题材都有几百万的弱势群体。要知道中国现在还是发展中国家,我们一无所有被动挨打被列强瓜分还只是几十年前的事情,肯定还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再说了,这个世界并不存在完美无缺的国家,美国黑人还要占街暴动呢。说几句漂亮话影射几句政府就很容易在微博这样的公共平台上找到共鸣,再把情绪带动一下,就是完美的高大上的精神领袖了。

 

 

  我们来看图1,其实只用一句就能反驳,要知道东京的房价是全世界最贵的,日本如果房子这么便宜,那怎么还会产生胶囊公寓这么奇葩的产物?再来看图2,白血病的发病率最高的国家是丹麦,每10万人26个,美国是13个,而中国据2011年统计是5.2,这是一种常见病。还是那句话公知之所以影响力巨大,就是利用弱者,制造情绪发泄的垃圾桶,把一些似是而非的观点通过一些模棱两可的话语发布出来,然后凝聚负能量,挑动仇恨与不安,而这其中年轻人变成其扩散的工具与介质。这两条微博都有一万多人点赞,难道这么多人都没有脑子吗?不是的,他们只是在群体里发泄自己的不满而已,而崔永元就是那个为他们提供垃圾桶的人。

 

 

  公知们的垃圾桶并不是为了清理垃圾而制造的,相反他们利用年轻人的垃圾情绪,凝聚它们并将它们扩大扩散,最终变成社会的不稳定因素。从某些方面看来,公知跟ISIS有着相同的功能:利用年轻人,散布不真实的愿景(一个是不真实的大伊斯兰国一个是不真实的西方),鼓励发泄积累情绪中的负面,鼓励用非常规非法治手段去争取利益等等。公知是诞生于公共社交平台的毒瘤,正如李承鹏的“名言”:让你盲目地仇恨,莫名地恐惧,稀里糊涂地活,不明不白的死。其实这句用在公知身上是再合适不过的,目前对于这个“癌症”我们能用的手段是极其有限的,在言论自由的大环境下,在公共平台的混乱与不堪中,自干五能做的只是尽力而为,实际的操作与影响力并不在我们手中。

 

 

  对于年轻人的不满与躁动,我们应该尽可能地去理解与倾听,并用实际的行为去感染与转化,同时,我们也期待国家加大力气去弥合社会矛盾,在发展国家的同时,多做底层论述与结构方案,同时要另起平台,多吸引有思考能力与拥有社会身份与资源的年轻人加入到平台中与公知同场合较量,用年轻人来影响年轻人,用年轻人来清理年轻人心中的垃圾而不是让垃圾发酵,这才是最终的解决方案与可能,国家发展得这么好,年轻人不应该成为阻力更不应该袖手旁观,而应该投身其中去创造去添砖加瓦,这才是年轻人应有的位置与责任,追随先烈的终身梦想,重塑中华的世界地位,有我,有你,有我们。最后,在我们第一个国家公祭日到来之际,向那些为国家牺牲的了英灵致以最深的感激与敬意,你们的血不会白流,中华民族终将复兴。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