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青春时代

从“战地婚礼”到“刑场婚礼”

作者:陈曾明 发布时间:2020-03-19 09:59:2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一

  2月28日下午5时18分,武汉雷神山医院。武汉的天空下着雨,白色的板房点缀着红色气球,医院变成了礼堂,工作服成了最美的婚纱。

  “嫁给我吧!”新郎于景海手拿玫瑰,单膝跪地,笑着望着他的新娘。新娘周玲亿从新郎手中接过玫瑰,大声回答:“我愿意!”“待到花开登鹤楼,再看长江水东流。我宣布,于景海与周玲亿结为伉俪!”上海第八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长张继东大声宣读了证婚词。

  这是一场特殊的婚礼,没有父母见证、没有高朋佳宾,没有热闹的酒宴、没有戒指、没有红包,见证婚礼的是来自全国12支医疗队的“战士”代表,他们为两位亲人送上了诚挚的祝福。

  这是一场特别的婚礼,“今天,雷神山医院既是娶媳妇又是嫁女儿。”武汉雷神山医院院长王行环动情地说,“我参加过数不清的婚礼,这是我见证过的最简单的婚礼,也是最特别的婚礼。”

  这是一场意义非凡的婚礼,在抗击新冠疫情的一线,在解救苦难的“战场”上,在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这朵盛开的爱情之花,多么温馨、多么鲜艳,武汉人民为之欢欣,湖北人民为之欢呼。

  于景海是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肝移植监护室的护士。新娘是他的同事,这位来自江苏的姑娘,是一位消化科护士。1月23日晚上,俩人从上海坐飞机到达承德普宁机场,准备回平泉老家过年。刚下飞机就接到电话,医院通知准备组织支援湖北医疗队,两人毫不犹豫地决定一起支援湖北。

  他们原定于2月14日情人节领证,2月28日举行婚礼。突如其来的疫情打破了两人的计划。两人参加支援湖北医疗队后,都在雷神山医院,但是却不在一个病区,再加上住宿隔离和值班安排,很少碰面。两人成了同一所医院的“异地恋”,只能通过微信为对方鼓励加油。

  十几分钟的简短婚礼之后,新娘周玲亿又做好了上夜班的准备,8小时的夜班替代了洞房花烛夜。新郎于景海笑着鼓励她:“加油!”周玲亿深情地点点头,带着领导和同志们的祝福,带着爱人的炽热爱情,坚定而勇敢地走向病房。

  周玲亿曾经幻想过上千种婚礼的形式,唯独没有想到这种。然而,也正是因为这个特殊的婚礼,才让她铭记一生。

  这是没有婚纱的婚礼,这是没有豪华场面的婚礼,你能说他们的爱情不忠贞吗?不纯真吗?不崇高吗?他们心心相印、携手并肩、互相鼓励,在妖雾弥漫、疫魔横行的抗疫前线,他们不畏生死,勇敢战斗,救死扶伤,把自己的爱献给受病毒折磨的人,把他们的爱献给危难中的祖国,他们的爱绚丽灿烂,是大美之爱!

  时间回放到1928年2月6日,在广州红花岗畔的刑场上,那里也在举行着一场特殊的婚礼。两个青年男女革命者,面对敌人的枪口,从容不迫地举行结婚典礼。

  这是广州起义行动委员会负责人之一周文雍同志和当时中共两广区委妇女委员陈铁军同志。陈铁军出身于华侨商人家庭,在"五卅"运动革命浪潮的冲击下,她由一个追求个人上进的大学生,转变为关心国家、民族前途,积极参加进步活动的革命者,并于1926年加入了共产党。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广州也发生了"四·一五"反革命事件,白色恐怖笼罩着广州。这时党派她协助周文雍同志工作。周文雍是中共广州市委工委书记,正夜以继日地准备武装起义,反抗国民党的屠杀政策。因为工作需要,党指示周文雍和陈铁军合租一个房子,建立秘密联络点。为了掩护工作,他们假称夫妻,秘密进行活动。对党的忠诚,对人民的热爱,工作上的互相帮助和生死与共的斗争,把这两个年轻人的心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但在当时,他们都以事业为重,顾不上谈个人的爱情。

  1927年广州起义失败后,广州陷入敌人大屠杀的血海之中。积极参加这次起义的周文雍和陈铁军仍然在广州坚持地下斗争。由于叛徒的出卖,两人同时被捕入狱。在狱中,两人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和威胁利诱,始终大义凛然,坚贞不屈。周文雍在墙上写下了这样的诗篇:"头可断,肢可折,革命精神不可灭。壮士头颅为党落,好汉身躯为群裂!"临刑前,在周文雍的要求下,敌人给他和陈铁军合照了一张像:周文雍身着西服,拖着沉重的铁镣,昂然挺立。陈铁军披着宽围巾,紧紧地靠在他身旁。

  1928年2月6日,周文雍和陈铁军被敌人押上刑场。两位烈士态度从容,昂首挺胸,高唱《国际歌》。在广州红花岗刑场上,陈铁军向周围的群众宣布:"我们要举行婚礼了,让反动派的枪声来作为我们结婚的礼炮吧!" 周文雍和陈铁军牺牲后的第二天,这张照片被刊登见报,照片旁附加了陈铁军的话:“我们俩过去在一块工作,一直没有结婚,现在我们宣布举行婚礼。”图文感人肺腑,轰动一时。在广州起义战斗中与周文雍结下了真挚友谊的聂荣臻同志从香港报纸上看到这则消息后非常难过,他十分动情地说:“那是刑场上的婚礼啊!”

  1962年2月17日,周恩来在紫光阁接见话剧、歌剧和儿童剧作家时,动情地讲述了周文雍与陈铁军双双走向刑场的感人事迹,他号召作家们把这个故事写成戏剧,说这是“最纯真最高尚的爱情”。著名作家张义生怀着强烈的创作欲望,很快完成了小说《刑场上的婚礼》的写作。在聂荣臻、徐向前和邓颖超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关怀下,张义生又将小说改编成了电影文学剧本。1978年3月28日,聂荣臻特邀编剧张义生、导演蔡元元到家中谈论剧本。聂荣臻说:“周文雍、陈铁军在广州牺牲的事,是我从香港到上海时告诉周恩来和邓颖超的。他们在广州期间与两位烈士有来往,邓颖超与陈铁军感情比较深,陈铁军搞妇女和学生运动。当时革命处在低潮,白色恐怖很厉害,斗争很艰苦。你们在剧本中要着重写他们到群众中搞宣传,写他们从接受任务假扮夫妻,到产生了真正的感情,来不及更多时间去谈个人事情而被抓入狱,直到共赴刑场,当着群众宣布两人的爱情。到刑场的戏要达到高潮,要让观众流泪。我一直为他们的牺牲感动。”

  此后,聂荣臻还为拍摄电影之事三次邀请张义生、蔡元元到家中深入讨论。他说:“周文雍是广州有名的工人领袖,陈铁军是个了不起的女同志,斗争中很英勇不怕死,被抓后又那样顽强,这样的女同志是很少见的。周文雍和陈铁军是忠诚、勇敢、热情的一对。烈士有千千万,像他们这样赴刑场的没见过,这个戏拍出来很有教育意义。要让当今的年轻人知道什么是革命,什么是爱情。名字还是用《刑场上的婚礼》好。”

  1980年,由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电影《刑场上的婚礼》在全国上演,引起巨大轰动,很多观众一边观看,一边流泪,为他们纯真高尚的爱情深深地打动。

  二

  一对革命情侣,双手紧握,面带微笑,在敌人的枪声中英勇就义。这爱何等的坚贞不渝!何等的崇高神圣!这场独一无二的刑场婚礼,是两位先烈对伟大革命事业的无比忠贞,充分显示了烈士壮烈的革命情怀和对祖国对党对人民无比忠贞的高尚情操。在那长夜漫漫、风雨如磐的岁月里,有多少忠贞的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视死如归,以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捍卫党的事业,追求人民的解放。

  一对白衣天使,彼此带着口罩,穿着工装,在战“疫”一线,在救死扶伤的战场,他们不畏生死、不惧艰辛,双手相执,相依相拥,他们的爱是对人民的爱,是对祖国的爱,超越了男女之爱,个人之爱,是战疫之爱,是时代这爱。

  从1928年到2020年,岁月走过92个年头。同样的婚礼,一个在敌人屠刀霍霍的刑场,一个在与疫魔厮杀的战场,一对是白衣天使,一对是革命情侣,一个在武汉,一个广州,他们同样在民族危难的关头,在人民遭遇苦难的时候,在祖国和人民最需求的地方,挺身而出,临危不惧,舍小家为大家,化男女私爱为拯救生命的大爱,他们的青春闪耀着绚丽的光芒,他们的爱情绽放出沁人的芬芳。他们是党和人民的好儿女,是青年的楷模,是爱情的典范。

  在历史的长空中,在岁月的长河中,92年前周文雍和陈铁军的爱情之火,早已幻化为天空的星辰,至今辉映天地;在荆楚大地,长江岸边,92年后的于景海和周玲亿的爱情之花,鲜艳夺目,芬芳万里,成为今天战疫前线的亮丽风景,成为武汉天空上的一道明丽的彩虹。刑场上的婚礼早已穿越了时空,今日战场上的婚礼必将历久弥新。

  其实,不光是于景海周玲亿他们,不光是青年男女,在这段特殊的日子里,在经历生死离别的时刻。抗“疫”一线,一幕幕令人感动的“爱情”画面频频上演:四川广元医疗援助队送别现场,一位丈夫带着哭腔隔着车窗玻璃对着妻子大喊“平安回来,听到没有,一年的家务我包了。”男医生因为疫情推迟婚礼,隔窗写下最美情话:今天,我欠你一个婚约;今生,我用一生去守护!身穿厚厚的防护服,“全身武装”的医护夫妻通过声音和眼神还是认出了彼此,在隔离病房的走廊来了一个特殊的拥抱。他们中间,还有“我们的爱是并肩战斗!”的来自北京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急诊科的护士白钰和邢正涛夫妻,还有“疫情不退我们不退!”的朱维维、李俊夫妻。即使普通人、即使是病人,他们的爱情故事也同样感人,一对耄耋夫妻,双双感染,87岁的老爷爷举着吊瓶探望83岁的妻子,耐心地哄老伴吃饭喝水。舍家为国的情怀,并肩作战的逆行,眼神交汇的懂得,相濡以沫的陪伴——让人们真正懂得了,隔绝病毒,不能隔绝爱。面对生死,爱情展现了她最美的风采!

  在这个特殊的时候,在这个别样的年代,我们还要特别记住一对普通夫妻的爱情故事,她曾经感动了无数居家隔离的人们,也感动了参加抗疫战斗的中南大学湘雅二院副院长、武汉市武昌方舱医院医疗院长徐军美。

  面对出征时的压力和担心,徐院长坦言:“母亲已经走了,老家还有81岁的父亲,可敬的93岁的岳母,他们怎样办?妻子,儿子……万千思绪在心头涌起。转而想起古人讲的自古忠孝难两全,这句话真实不虚啊!”“真正使我深深感动并彻底改变想法的,是前段时间新华社发的一张照片和照片背后一位小护士的故事。湖北郧西县店子镇医院护士江世娥,送病人到90里外的县人民医院。返回路过家门口时,丈夫抱着9个月大的孩子,给她送饺子。她怕病毒传染,背对着丈夫和孩子吃饺子,和孩子相距约三四米。我想,这饺子,她一定是含着泪水一起吞下去的吧?但是,还不能有哭声,因为孩子还小,不能影响孩子的笑脸。我给这张照片取了个名字,叫《护士》。我认为,可以和英国的著名油画《医生》媲美。她把一名普通护士的家国情怀映照得淋漓尽致,带给我很深的触动。”

  “一位护士,从正月初二起至被拍到的那一天,连续工作已有25天,容易吗?这样辛苦,估计薪水也不高,容易吗?‘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的心豁然开朗,我感到无比的轻松,我放下了包袱,真的!我要全心全意地投入到治病救人的抗疫战斗中。”

  这张2月22日新华社刊发的照片,不仅有普通女护士的家国情怀,还有丈夫无尽的牵挂、深情的守望,还有孩子深深的眷顾。这是这个特殊的时刻,一家人彼此温暖的依依深情、彼此眷念的脉脉厚意,似水长似海深!

  他们的爱情多么浪漫!多么坚贞!多么美好!是人间大爱,是世间挚爱,是书写在抗疫一线、书写在祖国大地上的真爱!

  三

  从历史到现实,从崇高到普通,生生不息、绵延不绝的中华民族是一个懂得爱情真谛,勇于追求纯真美好爱情的民族,千百年来,诞生了牛郎与织女、梁山伯与祝英台等等无数的爱情佳话美丽传说,滋养了一代一代灿烂的爱情之花,也成为世界流传的爱情赞歌。

  中国共产党自领导人民革命以来,在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伟大斗争中,勇敢地担当起了妇女解放的历史重任。开天辟地的伟业催生了伟大的爱情,绚丽的爱情之花让火红的年代灿烂辉煌。无论是战争年代《柳堡的故事》、《林海雪原》里的战士爱情,还是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小二黑结婚》里青年农民小二黑和小琴对自由婚姻的追求,还是《朝阳沟》里知识青年拴保和银环立志扎根农村、建设美好家园的志同道合,都是那么美好,都是那么令人神往!半边天、铁姑娘、女民兵、女拖拉机手、女飞行员......砸烂封建枷锁,男女平等,新中国的妇女获得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人格独立、精神自由,掌握了自身的命运,赢得了崇高的地位。

  但,从历史回望现实,从伟大俯视渺小,社会上的爱情现实、婚姻状况能让我们从容淡定、心安理得吗?一掷千金的豪华婚筵,几十百多辆清一色奔驰迎宾车队,新马太、欧美蜜月游,几金几银、几斤几两现金的婚礼,无婚车不谈婚,无婚房不结婚,这样的爱风婚俗不还在盛行吗?“高富帅”、“白富美”不正是时下青年男女的爱情偶像吗?黄色段子老走光视频大行其道,裙底小说床上文化长盛不衰,张口“性解放”、闭口“性自由”,歌坛上是“爱呀爱”,影视上是“搂呀抱”,把爱情当儿戏、把婚姻当游戏的男男女女比比皆是,以至于离婚率年年攀升。老板经理包小三、养小蜜,局长县长耍情人、搞通奸,“婚外情、婚外恋”都要成了家常便饭、正常现象了,“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偷情通奸,拖三挂四,男情女欲的腥臊之味、腐恶之气充斥社会,污染世风。

  封建社会尚知道为贞妇烈女立贞节牌坊,宣扬“三从四德”,规范家庭行为。但改革开放的中国,却有专家学者、政府官员借“思想解放”之名,大力倡导“性开放”,借“发展经济”之口,大力推行“性产业”。把官场当情场,把商场当色场,诱女人上色场,推女人上市场,情欲需求,色情交易,这不是对妇女的玩弄、欺压、剥削和压榨吗?鼓励色情行当、政府官员拉女人陪吃陪喝陪睡,美其名为为招商引资创造硬条件,软环境,还把色情发展成产业、发展成支柱产业,美其名为发展经济。下流堕落到了何等地步,无耻到了什么田地了?

  当我们看着战疫一线那些戴着护目镜、穿着防护服的柔弱女子、焦急忙碌的身影,那些玩弄妇女,把她们当情色对象、泄欲目标的人,能不脸红心愧吗?那些把社会爱情、婚姻、家庭搞得乱七八糟、乌烟瘴气商人官员,在那些女白衣天使用血肉之躯筑起的防疫“屏障”前,他们能抬起自己的脑袋吗?那些向年青人灌输“性经色典”的学者、那些把女人当工具、把女性当色情产业的专家,在女白衣天柔弱肩膀撑起的兰天下,你们还有脸谈论那些奇谈怪论吗?你们的创新学说不该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扔进垃圾箱里了吗?

  一个时代、一个社会、一个国家的爱情是否积极健康,标志这个时代、这个社会、这个国家的青年是否有朝气有活力,也标志着这个时代、这个社会、这个国家的文化水平、文明程度和精神风貌;一个阶级、一个民族,爱情婚姻观念、价值取向,标志一个阶级的先进与落后,标志着这个民族的生活和发展;爱情婚姻家庭健康与否体现着社会的和谐,爱情婚姻家庭规范与否体现着社会的安定,也体现政治文明、社会治理能力的高低。

  如果一个社会主流精英纵欲贪色,声色犬马,那么这个社会必定物欲横流,贪腐成风。如果一个社会离婚成风,那么这个社会的家庭注定不会稳定,这个民族迟早要遭遇生存问题。

  四

  “疫情过后,我们就去领证”与“疫情过后,我们就去离婚。”这两句互相打架的话,防疫战疫期间同时窜网走红,流行大江南北,触动无数少男少女的心。居家隔离、拉开距离,阻挡不了爱情,爱恨情仇依然每天都在发生。“‘疫’无反顾的爱”“疫消霾散,娶你回家”“我的软肋是你,铠甲也是你”成为“隔离病毒不隔离爱”的真实写照。然而,也有人面对考验,感情破裂,将“立马离婚”作为疫情过后的首个选项,甚至调侃“疫情中的婚姻=原形毕露+烽火连天+歇斯底里+孤独入骨”。大浪淘沙,风静沙清,淘出了真爱,也洗出了假意,浮出了虚爱,也沉淀了真情。有人越发亲密,有人闹着分开。

  一场疫情,成为一面“镜子”,照出了爱情的人间百态,也考验着我们每个人爱的能力、成长的能力。

  什么是真正的爱情?今天的青年需要什么样爱情?需要什么样的的婚礼?今天我们的社会需要什么样的婚姻家庭?什么样的爱情婚姻家庭是美好的、文明的、幸福的、健康的、和谐的?当我们经历特大疫情生死考验的时候,在民族危难、国家危急的时刻,每个谈情说爱的年青人、每个家庭成员、每个社会公民,都要冷静地想一想,思一思;一个政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也要深深地虑一虑,捋一捋,如何传承发扬本民族的优秀爱情传统,如何引导青年引导社会创造出无愧于新时代的爱情文化、婚姻文明、家教家风。

  男女爱情绝不仅仅是儿女情长,男欢女爱,个人私情私爱;爱情也不仅仅不在于花前月下、卿卿我我、恩恩爱爱,海誓山盟、天长地久,更在于心心相印、心心相吸,志同道合、相濡以沫,同甘共苦、忠贞不渝。人个真挚之爱与对国家对人民的爱相结合相贯通,就是纯洁之爱崇高之爱,男女之爱与追逐财富贪图虚荣相联系相结合,就是庸俗之爱渺小之爱。

  歌唱爱情、赞美爱情,呼唤纯真的爱、热烈的爱、甜美的爱,让我们从对抗疫战疫的女白衣天使们的尊重、崇敬、学习、热爱开始,再启步,再出发。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