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青春时代

我用青春坚守, 还要用一生留恋

作者:李胜楠 发布时间:2019-11-23 09:40:28 来源:解放军报 字体:   |    |  

  西藏军区文工团舞蹈演员李胜楠是一名大学生直招士官,扎根高原、为兵服务11年,随演出队几乎跑遍了海拔4000米以上的哨所和点位,为一线官兵送上精彩的演出。她热爱舞蹈事业,深受高原官兵喜爱的《洗衣歌》舞蹈,她跳了11年,每次上台她都有新的感受,都有新的激情。今年年底,李胜楠服役期将满。在即将离开部队之际,李胜楠带着无限的眷恋写下了这篇离别感言,以纪念她留在雪域高原的青春背影和永存心底的战友深情!

  西藏军区 温 燃推荐

  “为祖国坚守”文艺晚会迟迟未落幕,反响完全超乎预期,加演一场又一场。对一名即将退伍的文艺战士来说,不知道这样的安排,是否是上天的有意眷顾。

  起舞,不落幕,与战友同在舞台挥洒汗水的时光,越到最后越感到弥足珍贵。本来计划在9月29日结束的演出,一直推迟到10月2日,这可能是我军旅生涯中最后一次大型的晚会演出了。

  此时的舞台,犹如离别的车站,一次又一次地挽留,而我终将是一名归乡的旅客,不得不离去。

  “前进吧,雪域将士,强军路上筑梦新时代荣光……”随着《前进吧 雪域将士》雄壮的歌声响起,西藏军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为祖国坚守”文艺晚会的最后一场,也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我站立舞台中央,眼噙泪花,思绪翻涌,从军11年来的点点滴滴缓缓从我心头掠过,久久不能平复。

  我曾经好多次幻想过自己退伍时的样子,可当这一刻真的到来时,那种涌上心头的孤独和不舍,比高原缺氧更令人窒息。

  11年前,我怀揣着儿时从军报国的梦想,踏上了这片雪域高原,成为西藏军区文工团的一名战士。我已不记得自己第一次穿上军装时的喜悦,11年后,这身军装早已成为我的皮肤;我也记不清自己初上高原时的恐惧和彷徨,11年后,我已深深恋上这片如同家乡般的高天厚土。

  回首来路,我从一名父母眼中的乖乖女变成坚守高原的女战士,从书生青年变成热血青年,由柔弱变得坚强。不错,多年以后,我成为一名高原文艺轻骑兵,正如我军旅生涯最后一场文艺演出——“为祖国坚守”,我用11年的青春完成自己的最后一次坚守。

  我们为什么要坚守?我起初并不理解。入伍后,少年时的挚友天各一方,偶尔联系,电话这头,我说忙,远在内地的好友打趣说:“国家又不打仗,你们工资又高,不会是忙着享受生活吧?”我没有反驳,只是默默微笑。那天,我和战友们乘车赶往边防连队,一路上,沿途山崖掉落的石块,在我们的车顶上奏起交响乐。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面对“生死考验”,如同一名战士任凭子弹从耳畔飞过,枪口却时刻搜索迎面而来的敌人。

  其实并不是我变得勇敢了,而是来到了这样一个英雄的集体。我还记得知心大姐、央金团长介绍文工团历史时的一句话:“立足高原,写兵演兵唱兵。”作为团队的领头雁,她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几个月前,“为祖国坚守”文艺晚会筹备工作有序展开,整整3个多月,舞台上有她示范的身影,后台有她忙碌的身影,办公室有她伏案的身影,在她的感召下,全团官兵同心协力、兢兢业业,呈现了一场精彩纷呈的文艺大餐,受到高原官兵的一致好评。作为全程参演的一名文艺战士,我感到非常的自豪!

  时光如水,奔流向前,而文艺战士却总是逆流而上,总希望在流淌的岁月里留下一些痕迹。多年以后,不知道是否还有人会想起,那些高原文艺战士遍布雪域边关的足迹,那“石头上的芳名”,那雪山上赤足舞动的《洗衣歌》;是否还有人记得,那些付出后收获的感动和尊重,边防战士们冒着危险为他们采撷一朵冰山雪莲;是否还有人记得,这支文艺劲旅翻雪山、蹚冰河、过草地,深入边防、深入基层、深入乡村和牧区,行程近万公里,每年为军地慰问演出上百场,给高原官兵送去精神食粮,为藏族同胞们带去党的声音,被高原官兵和藏族群众亲切地称为雪域高原上的“百灵鸟”。我自豪,我是一名西藏军人;我自豪,我是一名高原文艺轻骑兵!

  抚今追昔,1950年,文工团的前辈们迈着昂扬的步伐,不畏山高路险、高寒缺氧,从天府之国到世界屋脊,一路征程一路歌声,为进藏官兵加油鼓劲,向藏族群众宣传党的政策。著名作曲家罗念一就是在进藏途中,一路观察,一路体验,被高原官兵和藏族同胞的军民鱼水情深深触动,创作出传唱了半个多世纪的经典歌舞节目《洗衣歌》。我很荣幸多次参演《洗衣歌》,演出越多感受越深,军民鱼水的情真意切,激励着一代代驻藏官兵戍守雪域、建功高原。

  一分锤炼一分收获,绿色军营让我学会了用青春去体验直线加方块的生活,教我学会了刚毅、勇敢和坚强。军营的历程,绘成了我生命中一段永远不能被替代的岁月,随着时光的流逝,一定会在记忆的海洋中融入情怀与温度。

  秋叶翩然,离别在即,每每军号声在耳畔响起,总感到比平日里多了一份激动,而激动中又增添了许多眷念。告别军营,作别并肩战斗的战友和熟悉已久的营院……我总感觉,雪域高原的某个地方藏着我的青春。我用青春坚守,还要用一辈子来留恋。

  别了,我亲爱的战友们!别了,我敬爱的央金大姐!别了,神圣的喜马拉雅!难说再见!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