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青春时代

从来没有一件事情容易过

作者:陶露露 发布时间:2019-08-05 09:35:42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回眼一望,十二天的暑期社会实践已经过去,一周的支教生活也早已戛然而止。在这个夏天里的欢声与笑语、挣扎与呼喊、梦魇与难眠、流泪与心动,都在一张张参差不齐的返程票中划上了句号,那些义愤填膺、那些慷慨激昂,或热血、或激荡,都在以后回忆的岁月中似青烟般缭绕心尖,然后回头笑道:“咳,这都不算什么。”

  集结令:命里有时终需有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主动请命担任音乐课的老师。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经验,凭着对音乐的满腔热爱,我硬着头皮开始了课程的准备,考虑音乐课该怎么教,怎么教小朋友们才感兴趣,也翻阅了大量书籍,整夜地查资料、看视频,与此同时记录下了许多上课需要用到的要领,又精心选择PPT模板,熬夜肝到了三点,随后一直修修改改,才做出了一版我比较满意的课件。潘埼老师说:“你的PPT是最大的,我都没敢打开。”

  然而在第二次全体实践成员的会议上,队长闫硕皱着眉头,眼神有灰暗:“这次支教,我们不一定能做了。”由于当时金寨发生了一起抖音女网红来金寨支教的视频,内容有不正确的导向,在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后来当地政府出面,令行禁止各种有关支教的事宜,而金寨也在暑假将至之际也出现过好几起安全事故,这也引起了金寨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因此这次金寨之行的支教可能无法如期正常进行了。整个团队因这件事一直都争执不休,开会的氛围也蒙上了一层灰色。

  团队也提出了另一套方案,打算将社会实践的地点改为黄山,这套方案让团队里的大部分炸开了锅。之前的策划书已经花费的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从确定选题到第一次踩点,确定实践区域和范围,都已经形成了一个固定的雏形,若是突然改换地点,则前面所有的策划和选题全部都要推翻重来。新闻组组长曹云佳情绪有些激动:“如果一定要换地点,那么我申请不再担任新闻组组长一职。”

  后来经过了二次踩点,又重新确定了金寨的地点,也找到了支教的地方,一切都能如期举行,所有人心中都,松了一口气。而我自己,内心也如过山车一般,因着实践的选址担心支教的命运而忽上忽下。

 

343c413a058567abd880ebd4e765fb37.jpg

  冲锋号:绝知此事要躬行

  青山的九曲十八弯,弯着弯着,弯到了淠源宾馆,弯到了每一个青山孩子们的心尖尖上。

  那里的条件真的很简陋,没有其他支教团队那样的好的学校、教室设施,只能在一个不知名的酒店大堂里,摆了些简单的课桌椅,将横幅挂上一挂,把投影幕布放下来,就是一个简易的课堂。

  支教的开班典礼比我们想象的要顺利。那一天,我们所有的老师面对着我们的院旗和我们的团旗、支教队伍旗帜进行宣誓,耳畔想起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身边是小朋友和家长们炽热的目光,我们越发感受到身上所背负的重担之艰,所承受的期望之切。开幕式结束之后,紧接着便是我的第一堂课。

  在来到金寨之前,我觉得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PPT已经就绪,音乐文件也已经拷贝完毕,还提前进行了一次模拟授课。可是当我真正踏上课堂的那一刻起,说实话我的心是颤抖的,不敢注视小朋友们的目光,甚至连说话都是颤抖的,看到小朋友们对我提起的话题不敢兴趣,我也尴尬得手足无措到需要暂时停顿以寻求其他老师的帮忙,当我把话筒递到小朋友们的嘴边,他们却采用一种抵抗的方式拒绝和我交流,我也一度慌张失神。可是当所有的小朋友们一起唱起《我相信》时,我能够感受到那种成就与快乐。

 

39b5408dd148a8345c539512039ccafb.jpg

  我一共有三个课时,前节课在第一天和第三天,最后一节课在第六天。三节课与其他老师相比已经算是比较多的了,可是我虽然确实是一位支教组的队员,却也仍是一名新闻组的队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应该先是新闻组,然后才是支教组,我知道新闻与支教没有先后之分,可是我的的确确把两者看得有失偏颇了,因此带来的后果也是可想而知的。在我课时的第六天,我找到了一位绝佳的采访对象,因此找我组的潘静同学替我上了最后一天的课。我不知道我做的选择是否正确,但事实的结果是:最后一天我的采访内容颇丰、收获颇丰,甚至亲历了《人间世》一般的生活惨剧,给了我认知上的巨大冲击;而支教这边也是如理想状态一般结束了最后的温暖平和的支教一天。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有得必有失,在支教这一边,当最后汇演之际,许多学生对我的印象是不太熟悉的,甚至是陌生。这是一枚最后苦涩的青果,我必得含着泪咽下去。

  鸣金镝:西出阳关无故人

  七天的支教时光在那一个气球翻转的夏日即将告一段落。

  支教的结束是最后的支教汇演。实践队员们大都参与到了支教的汇演排练之中,新闻组表演节目、支教组组织节目顺序、摄影组进行拍摄和剪辑、技术组制作邀请函和节目单,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汇演终于来了,很多家长都很配合,齐刷刷地坐在教室的桌椅上,以期盼的目光翘首以待。我负责的是整个新闻组和新媒体组的节目,吉他合唱《童年》。由于整个社会实践的时间太过紧张,很难抽出时间提前来排,于是在表演前的一天,我们才开始进行第一次联排。不过成员们都很积极,大部分都抓紧时间练习,于是午间的露台就是三五成群一小队地练习。

  汇演那一天所有的议程依次进行,可是由于经验不足和准备得不充分,导致我们汇演的进程有点太快了,一个小时不到我们的汇演差不多就要结束了。

  最后汇演节目不够,很多节目由于彩排不充分而使得最后的表演效果不尽人意,很多节目都是现场会才艺的老师即兴表演的。潘埼老师鼻尖沁出了细汗,语气轻而急促:“能上吗?总不能半个小时就结束吧,再拖久一点!”于是程学志老师将一场原本2分钟就可以结束的B-BOX硬生生给拖到了8分钟,动次打次的爆破音里,能感觉到他嗓音里略显疲惫的沙哑。

  咔嚓一声,相机快门启合,所有人的模样都定格在那天,有淘气的皮正奥,温婉的江竹君,安静可爱的汪峰……“露露老师,我想和你合影。”稚嫩的声音在我耳边轻响,我眼泪差点没有绷住,心里一直说着“对不起”,却是如涌了蜜一般甜。这一声,化解了我胸中久久散不去的酸涩。

 

5a7d37ac8276feccb065cf475c4acdd2.jpg

  最后的最后,我们与小朋友分别。那张毕业照里,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气息。这一刻,我才意识到,我们所遇见一切的不易,都在这一节点消散成烟,也因着这些熠熠生辉的笑靥,这个夏天里所有的付出,都将划上一个完美的圆。

  文/陶露露 图/祝欣

  安徽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赴金寨暑期社会实践团队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