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青春时代

班长的微笑

作者:郑岳明 发布时间:2018-06-24 20:33:39 来源:解放军报 字体:   |    |  

  前两天,一个离开军营很久的战友写信回来,说他对老班长的微笑一直念念不忘。一向爱笑的班长得知后很吃惊,没想到自己从未在意过的一点笑容,会在战友心中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

  老班长丰金山,兵龄16年,当过班长、代理排长,立过功、受过奖,到了军旅生涯的最后阶段,他却选择留守在孤灯对影的“一号院”。

  号称“一号院”,其实是团里前几年腾出来的老旧营房,距离营区大约5公里,平日里主要存放一些训练器材,平时看护库房的就丰班长一个人。去年8月,我被安排到“一号院”值班。

  走近院落,飘扬的红旗辉映着蓝天,笔直的柏树像一个个卫兵,环抱着整洁的院子,我深吸了一口纯净的空气。

  班长早已在门口等候,他快步上前,麻利地接过我手中的行囊,微笑着说:“你来啦,快进去吧!”亲切的笑容让我忐忑的心平静不少。

  “一号院”的工作很重要,但日常生活确实单调又重复。冷清寂寞的生活渐渐让我烦乱,当初坚守院落的誓言正在被平淡的时光慢慢磨灭。我的躁动,班长看在眼里,却没有多说什么。

  从晨曦初现到夕阳西下,我总能见到班长像巡查阵地一样,一个人把偌大的院子收拾得井井有条,库房、器材、宿舍、营院……里里外外整洁如新。看着他把无聊变成充实,还有他脸上的微笑,我读懂了十多年军旅生涯留给他的稳重和岁月赋予他的智慧。渐渐地,我融入了“一号院”的生活。

  后来,“一号院”扩建翻新,存放一批新器材。那段时间,大地好似蒸笼,马达的轰鸣,焦灼的油味,推土机扬起的灰尘让我叫苦不迭。反倒是他,像上满的发条,锯树、挖水管、扛线杆、抬装备,满是干劲。夜晚,当他停下手中的活,总会带着微笑在新器材旁再站一会。

  习惯了班长的微笑,似乎忘了他的严肃。

  有一次,班长因事回连队,我一个人在“一号院”值班。由于我的疏忽大意,部队过来领取训练器材时,我在仓库来来回回好几趟都没找到,眼瞅就要耽误训练。他得知情况心急如焚,已经30多岁的人不到20分钟就从5公里外奔了回来。

  给部队取完器材后,他沉默不语。“一号院”器材保障零失误的招牌差点就让我弄砸了。

  第二天,见到班长,我低下头,既自责又懊恼。没想到他微笑着拍拍我的肩膀,带着宽容与鼓励。这一次,我真心感觉班长的微笑太珍贵了,正是我渴望和需要的。

  如今,因为任务转换,我早已离开“一号院”。

  临走前的晚上,“一号院”静谧安宁。我和班长坐在院子里,望着远处星星点点的农户,我问他:“这里冷清无聊,再说过两个月您都要退伍了,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

  “即使我不在,总要有人来。”他淡淡地回答。

  我瞥见了他眼里闪烁的东西,他看了看我,立刻又露出微笑。

  看到那熟悉的笑容,我终于明白了他的选择。这是老兵的微笑,奉献的微笑。它消释了我的不解,深深地感染了我。就像这浩渺的夜空一样,班长甘愿做一颗星辰,即使没那么耀眼,也要散发自己的光芒,用他的态度、他的微笑去对待工作并感染着身边的人。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