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青春时代

人类爱情史的珠峯

作者:汪启信 发布时间:2018-06-15 19:15:1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1.jpg

  爱情,男女间最奇妙、最美好、最神圣的情感。无论男女,谈论她,心里暖暖的,很温馨。

  爱情诞生了生命,延续了人类社会。爱情,文人墨客笔下永恒的主题。《罗米欧与朱丽叶》,欧州文艺舞台奏响的爱情乐曲,伴着掌声和眼泪,在西方人心里飞旋……

  新中国诞生不久,周恩来总理就把我国优秀的传统爱情剧《梁山伯与祝英台》推上世界政治舞台,睿智地取名《中国的罗米欧与朱丽叶》。该剧迷醉了西方观众,倾倒多国外交家。中华五千年的灿烂文明,折服外国政要。一部优秀的爱情剧,胜过十场精彩的外交演讲。

  爱情,世界文明史上绽放的一朵芳香四溢的不败鲜花。

  纪念马克思,我们颂扬他的伟大思想,驱歌他为世界无产阶级作出的巨大贡献,同时,我们要放声歌唱马克思、燕妮闪耀共产主义光辉的伟大爱情!

  1818年5月5日,马克思诞生在莱茵河畔一个律师家庭。1814年2月14日,燕妮出身在风光旖旎的特里尔城一个显赫的贵族家庭。马克思、燕妮两家相距谨几分钟路程。他俩一起欣赏特里尔城美丽的风光度过童年,一同拍打莱茵河跳跃的浪花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马克思聪敏好学,才华横溢。他17岁写的《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文中说:‘在选择职业时,我们应该遵循的主要方针是人类的幸福和我们自身的完美。如果一个人只为自己的劳动,他也许能够成为着名的学者,大哲人,卓越诗人,然而他永远不能成为完美无疵的伟大人物……’燕妮喜欢马克思飞扬的文采,欣赏文中字里行间闪烁的思想光辉。马克思得到了燕妮的青睐,赢得了少女的芳心。燕妮出身名门贵族的小姐,优雅高贵的气质,是特里尔城公认的第一美女,上流社会舞会的‘皇后’。马克思爱恋燕妮的美丽,喜欢燕妮的温柔,善良,更欣赏燕妮脱俗而又美好的思想。青年马克思热情奔放,倾情送爱。

  1836年晚夏,在波恩大学攻读法律的大一学生马克思回到特里尔城,急切地向自己朝思暮想的姑娘燕妮求婚。面对仰慕已久的情人伸出的双臂,燕妮激情地投入到马克思的怀抱。俩人私订终身。

  1836年4月,马克思转赴离特里尔城更远的柏林大学主攻哲学。远离自己‘无限美好的燕妮’,马克思挥毫写诗,抒发自己对未婚妻燕妮的热切思念

  ‘燕妮,任它物换星移,天旋地转,你永远是我心中的蓝天和太阳……’‘温柔的风送来了燕妮的名字,好像给我捎来了幸福的讯息,我将永远讴歌它~~让人们知悉,爱情的化身啊,便是这名字燕妮!’马克思在大学期间,写了叁本爱情诗献给燕妮。住在特里尔城的燕妮,激情地挥笔,以莱茵河水为墨,写诗传递自己对马克思的爱意:‘你的形象在我面前是多么光辉灿烂,多么威武堂皇啊!我从内心里多么渴望着你能常在我的身旁,我的心啊,是如何满怀喜悦的欢欣为你跳动。我的心啊,是何等焦虑地在你走过的道路上跟随着你……’燕妮坚守自己的爱情,她毫不妥协地同几个极力反对她婚姻的贵族亲戚作坚决的斗争,把爱情的旗帜高高地插在障碍物上。

  马克思、燕妮从私订终身到结合,相距七年。这七年中,俩人只有过几次短暂的相聚。多数时间是分住两地,彼此只能用思念和书信陪伴对方。人的思想要经受岁月风浪的历炼,人的感情要遭遇时代风雨的冲刷。马克思在波恩大学就读时,他的‘哲学高过神学’的主张,曾触怒校方。1836年,转入柏林大学,该校‘青年黑格尔派’反对专制统治,渴望民主政治。马克思加入了该组织,并积极参与活动。这些都得到了燕妮的赞同。燕妮在信中说:‘我甚至想象,如果你失去了右手,我便可以成为你必不可少的人,那时,我便能记录下你全部可爱的绝妙的思想,成为一个真正对你有用的人。’

  1842年,马克思获得耶拿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同年10月任职《莱茵报》主编。这期间,普鲁士发生了有名的‘林木盗窃问题’。马克思在《莱茵报》上发表多篇文章,,严厉评击普鲁土政府维护贵族地主利益的‘审议’,立场坚定地站在民众一边,维护农民的利益。普鲁士政府对此非常气愤,查封了《莱茵报》。马克思失业了。严酷的社会现实使马克思更看清了反动政府的丑恶本质,更强化了马克思反对强权专制的造反精神。1843年6月,马克思回到心爱的燕妮身边,准备投入新的战斗。为爱苦苦守望了七年的燕妮,激情地投进马克思的怀抱,热烈地亲吻自己的最爱,把心中的爱输送进马克思的血液里。燕妮、马克思牵手走进婚姻的殿堂。马克思、燕妮的结合,不仅是人世间男女情爱的归宿,更是俩人理想、精神、价值观的高度融合。

  1843年9月,《莱茵报》复刋。马克思在该报发表了一篇批评俄国沙皇尼古拉一世的文章,引起沙皇不满,向普鲁士提出强烈抗议。普鲁士国王下令查禁《莱茵报》,并驱逐马克

  思出国。1843年秋,燕妮和马克思结婚仅四个月,夫妻俩就逼迫流亡到法国,拉开了俩人充满困苦和自我牺牲的生活序幕。这对出身豪门贵族的燕妮是多么严酷啊!但燕妮己把自己与马克思融为一体,坦然面对眼前的艰辛……

  马克思在流亡国外期间,刻苦地日以继夜地创建无产阶级革命理论,亲身参加、指导实际革命斗争。1847年,马克思、恩格斯应邀参加‘正义者同盟’,马克思和恩格斯指导该

  ‘同盟’改组,将名称改为‘共产主义者同盟’,用‘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战斗口号代替塬‘正义者同盟’的‘人人皆兄弟’的口号。马克思和恩格斯亲手为‘共产主义者同盟’起草纲领《共产党宣言》,并于1848年2月公开发表。‘共产主义者同盟’,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党。《共产党宣言》开篇:‘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州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湼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全世界的资产阶级为维护其阶级政治的和经济的利益,联合起来,疯狂地迫害、围剿无产阶级的领袖马克思。燕妮,形影不离自己的丈夫,也必然难逃厄运。

  —— 1844年6月,普鲁士反动当局以‘叛乱鼓动者’下令逮捕马克思,并要求法国政府引渡马克思到普鲁士受审。马克思不得不决定煺出普鲁士国籍。自27岁到65岁的38年时间里,马克思无国籍,自称‘世界公民’。1849年2月,马克思被以‘煽动叛乱’的罪名,在科伦陪审法庭受审。马克思在法庭上辩护:‘当国王实行反革命的时候。人民完全有权利用革命来回答它’。1848年3月3日傍晚,比利时国王签暑命令,限马克思24小时内离开比利时,警察闯进马克思的住宅,拘留马克思18小时后,武装押送到法国边境。燕妮也被逮捕和拘留,并遭遇警察的粗暴对待。出身贵族的燕妮,没有丝亳畏惧,严励斥责警察的恶行。1849年7月,法国反动政府发出驱逐今,把马克思驱逐到莫尔比省。同年8月,再度下驱逐令,驱逐马克思出法国。临近产期的燕妮,带着叁个孩子,随马克思流亡英国伦敦。1871年6月,马克思发表《法兰西内战》,英国资产阶级报刋疯狂攻击马克思,说‘巴黎起义’是马克思从伦敦策动的,并散布虚假消息,说‘马克思在荷兰被捕’,各种报纸还刋载说:‘马克思已经逝世’。燕妮和马克思结婚仅四个月,就跟着自称‘世界公民’的丈夫马克思流亡异国他乡,拖儿带女,居无定所,屡遭政治迫害。在经济生活上也陷入极端困境。马克思家的经济来源主要靠其微薄的稿费收入。一家人常衣食无着落。马克思因无钱交房租,经常搬家;马克思因拖欠煤气费和水费,受到停水断气的威胁;马克思因付不起税款、拖欠债务、房租,受到房东的威胁,甚至被控告到法院,遭到法庭传讯。马克思甚至因无钱给孩子们买衣服和鞋子,致使孩子无法上学。1850年3月底,流亡伦敦的燕妮给好友约瑟夫.魏德迈写信描述她当时的生活:‘因为这里奶妈的工钱太高,我尽管前胸后辈都经常疼得厉害,但还是自己给自己的孩子喂奶。这个可怜的孩子从我身上吸去了那么多的悲伤和忧虑,所以他一直体弱多病。日日夜夜忍受着剧烈的痛苦。他从出身以来,还没有一夜能睡着二、叁个'小时以上的。最近又剧烈地抽风,所以孩子终日在死亡线上挣扎。由于这些疼痛,他拼命地吸奶,以致我的乳房被吸伤裂口了,鲜血常常流进他那抖动的小咀里……’1852年2月27日,马克思在给恩格斯的信中说:‘一个星期以来,我已达到非常痛快的地步,因为外衣进了当铺,我不能再出门……’,‘我的妻子病了,小燕妮病了,医生我过去不能请,现在也不能请,因为没有买药的钱’。马克思和燕妮共生了四女二子。只有叁个女儿长大成人,另二女一子均因饥饿和疾病结束了短暂的生命。这对父母,特别是身为母亲的燕妮是多么沉重的打击啊!但这对恩爱的伉俪,为共产主义信仰,为全世界无产阶级的解放,把个人的痛苦,家庭的不幸全都置之不顾。也许有人会问,马克思出身富贵家庭,燕妮出身贵族,何以会遇到经济困扰?1851年3月,马克思因经济拮据,曾写信向母亲求助,但遭到母亲拒绝。马克思也曾写信给在荷兰的亲戚求助,但没有得到答复。燕妮家及亲戚本就反对这门婚姻,就更是求助无门。马克思、燕妮叛逆了家庭,背叛了所属的资产阶级。这就是阶级、阶级斗争!燕妮为支持马克思写作,维持家庭窘迫的生活,典当了陪嫁的银器和能作价的衣服。—— 燕妮除了料理家务,尽母亲和主妇的责任,为全家每天的生活操心。她还是马克思不可缺少的秘书。马克思手稿,字迹潦草难以辨认,全靠燕妮整理,誉写清楚,再送到印刷厂或出版社。联系出版,办理有关手续,处理难办的事务,必须写明的情况,这大多由燕妮操办。马克思写作《资本论》时,身患重病,疼痛难忍,有时只能卧床向燕妮口述。燕妮说,这是她一生最幸福的时刻。马克思家生活困苦,燕妮仍尽力帮助了许多革命者。许多初见燕妮的人,都感觉她‘与众不同’。一位德国工人领袖,在回忆录中说燕妮‘非常有感召力,给了他精神上的鼓励’。

  —— 燕妮是马克思忠实的伴侣,坚实的后盾,是马克思坚强的精神支柱。马克思伟大!燕妮伟大!两颗伟大的灵魂紧紧相拥。—— 马克思、燕妮的黄昏恋,更加强烈,催人泪下。1880年,66岁的燕妮不幸身患肝癌。为了不让马克思为她担忧,她以惊人的毅力,克制忍受巨大的疼痛。马克思旧夜照料妻子,寸步不离左右。为了要爱妻快活些,马克思于1881年7、8月间,陪爱妻到法国看了大女儿和几个外孙。由于劳累、焦急和失眠,马克思也病了。他患的是肺炎,有生命危险。但马克思仍身不离燕妮。他们的小女儿在谈到父母暮年的生活时说:‘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天早晨的情景,他觉得自己好多了,已经走得动,能到母亲房间去了。他们在一起又都成了年轻人。好似一对正在开始共同生话的热恋着的青年男女,而不象一个病魔缠身的老翁和一个弥畄的老妇,不像是即将永别的人。’1881年12月2日,燕妮长眠不醒。这是马克思从未经受过的最大的打击。燕妮逝世那天,恩格斯说:‘摩尔(马克思的别名)也死了。’燕妮去世后二年另九个月十二天,1883年3月14日,马克思逝世。

  —— 马克思、燕妮同葬在英国伦敦海格特公墓。—— 科学共产主义创始人马克思,生前,没有对共产主义做具体的描述,他只是说,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是一个物质生产力极大丰富,所有人自由而全面地发展。如有人问,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的爱情应该是怎样的?这里,我用马克思《给燕妮》的诗的最后一句作答:‘爱情的化身啊,便是这名字燕妮!’

  —— 写于2018年6月14日凌晨3时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